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182章: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第182章: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662  |  更新时间:

随着孙川死去,吕孙两家的案子以及海鸣山的离奇死亡案总算是告一段落。

警方虽然也对柳飞在绝望之际用双拳砸破石门的神奇表现感到震惊,但是他和韩颖都没有大碍,这无疑是他们希望看到的。

胖子的死让他的儿子成了孤儿,他今后虽将呆在外婆家,但是柳飞承诺他成年前的所有费用都由他来承担。

经过这场风波,海鸣山再次恢复到平静之中。

可是没过几天,一个不速之客突然到来。

他不是别人,正是晋墨雨,一个可能比孙川、常博文等还要可怕的人。

对于他的“造访”,柳飞多少有些诧异,他看着穿着一身酒红色西装,长得十分清丽秀气的晋墨雨道:“今天这是什么风,竟然把大科学家给吹来了?”

晋墨雨笑道:“当然是海风!大海广阔无际,海纳百川,有这样的胸怀,吹什么风都是一片和煦!”

柳飞针锋相对道:“看来晋总你不在海边生活不知道啊,海风不但有和煦的一面,也有凌厉的一面,大海不仅海纳百川,还藐视群流!”

晋墨雨道:“这世间的万事万物都是物极必反,有些东西太过凌厉,终究会伤了自己!”

他话说到这,柳飞已经明白他此番的来意了,他的目标是谈判,但是手段却是威胁。

想必他已经听说他的第一个止血药生产加工线将要投入运营的消息了,经过上次他那么一搅合,他们云巅制药公司的云巅止血膏以及云巅创可贴这段时间表现得可不怎么景气,如果他的止血丸和止血膏正式推向市场,那么海元省止血药市场“两雄逐鹿”的局面将正式形成。

而如果双方都扩大规模,加大各种资源投入的话,那么这场没有硝烟的战火可能烧至全国。

以柳飞手握药品的质量以及奉行的低价策略,云巅制药除非陪着他打价格战,不然恐怕会很被动。

所以晋墨雨来了。

他这明显是沉不住气了。

柳飞看了他一眼,态度很明确地道:“那又何妨?有些东西天生就是凌厉的,不会因任何因素而改变。”

晋墨雨摇头道:“您这话说得也太绝对了吧?”

柳飞咧嘴一笑道:“那你可以拭目以待!

晋墨雨身后的几个保镖一听这话,顿时气得火冒三丈,不过在柳飞面前,他们又不敢多说什么,只能暗自憋着。

晋墨雨道:“柳总,大家都是生意场上的人,合则两利,分则两伤,有钱大家一起赚不是很好吗?为什么非要斗得你死我活!”

柳飞道:“不好意思,我合作也是要看对象的,像晋总这么高大上的人以及云巅制药这么高大上的公司,我实在是高攀不起,除非……”

“除非什么?”

“你们主动避让,别卖类似的药了!”

“你!”

见好说歹说都不行,晋墨雨十分恼火。

他这已经是第二次来海鸣山,第二次被整得灰头土脸了,要不是看在止血药市场巨大利益的份上,他才懒得来。

稍微缓了缓,他很认真地看向柳飞道:“柳总,我和你有仇吗?”

柳飞反问一句道:“晋总,我和你有仇吗?”

“……”

晋墨雨从他那犀利的鹰眼中似乎看出了一些东西,心里咯噔了一下。

有些事既然已经做了,那也就意味着早晚有一天会被发现。

但是大家都是聪明人,在没有证据或者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况下,都会尽量避免撕破脸皮。

晋墨雨深知柳飞的能耐,他装糊涂道:“柳总,您真会说笑,你和我怎么会有仇?俗话说得好,买卖不成仁义在,即使合作不成,那也没必要大动干戈!”

柳飞笑道:“话虽如此,可是某人早就准备好大动干戈了,如果我不提前做好准备的话,估计到时候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你说得太严重了。”

“事实永远比想象得要严重。”

“……”

两人的对话再次戛然而止。

可以说在他们先后研制出止血药物后就注定难以成为朋友,接连两次遇到暴走的黑衣人更是让柳飞把他当成了敌人,虽然说现在还没有证据证明他就是在幕后指使那两拨人的真凶,但是柳飞觉得即使不是他,也和他脱不了干系。

这是一个用阴柔外表掩饰内心的人,谁都知道阴柔的背后可能是阴柔,但也可能是阴暗!

就像是常博文一样,如果一个从事医学工作的人太过阴暗的话,那对病人和社会造成的影响都是难以估量的。

所以他的态度很明确,咱们不仅没得合作,而且一旦被我找到证据,我一定让你露出庐山真面目。

柳飞这软硬皆不吃的做派让晋墨雨很是头大,可是他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来对付他。

略微琢磨了一下,他也不再客气,沉声道:“据我所知,柳总的制药基地也只是刚建好了围墙和一个厂房而已,生产流水线也是刚到位,你觉得以你现在这实力,能够和云巅制药抗衡吗?”

柳飞大笑道:“上来就直接说这些不就得了,干嘛还叨叨那些没用的?你自己不嫌虚伪?”

顿了顿,他继续道:“没错,我的制药公司在你们云巅制药面前就是一个小虾米!可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你肯定懂吧?我就这点家业,想怎么闹就怎么闹呗!”

晋墨雨眼神一凌道:“你是铁了心要玩价格战吗?”

之前他们的云巅止血膏定十五块钱一瓶,柳飞的止血丸和止血膏加起来才十块钱,给他们带来了空前的压力,一度受到舆论媒体的指责,说他们眼里只有钱,没有社会责任。

现在他搞了一条生产线正式投产了,如果他要是再降价的话,那他们的止血膏很有可能会卖不出去啊。

是以到那个时候,他们肯定会跟着降价,价格战一触即发,其他的制药公司再搅搅局,这潭水最终会变得有多浑,恐怕没人能预料。

而这当然不要最要命的,最要命的是价格太低的话,他们赚取的利润都将非常少,绝对是两败俱伤的局面。

不过柳飞显然是没有在意这些,他看向晋墨雨道:“我研制药物就是要造福所有人。”

晋墨雨先是一怔,随后哈哈大笑道:“你一个开公司,将药物进行商业化运作的人配说这句话吗?”

柳飞扭了扭脖子道:“配不配,你早晚会看到!晋总啊,我奉劝你一句,还是回去后早作准备吧,我疯起来可是出了名的可怕,你们可要顶住!”

晋墨雨勃然大怒道:“你种的九死还魂草都卖那么高的价格,你把由它而炼制的药定这么低的价不是自己割肉吗?你觉得有意思吗?”

柳飞言简意赅地道:“薄利多销!”

“那你的那些天价黄金果、大樱桃和蓝色情缘呢?”

“物以稀为贵!”

“你特么……”

“别爆粗,我怕你一旦开了这口,恐怕就再也忍不住,到最后伤得还是你自己。”

“行,我倒是要看看伤得到底是谁,我们走!”

晋墨雨带着人气呼呼地离开后,李云柔连忙拉着寒寒的小手从房间里走出来,一脸愕然地看向柳飞。

她还没说话,柳飞直接道:“价格战我是打定了,虽然短期内可能会亏本,但是东墙不足拆西墙嘛,先扛着再说!我有黄金果、大樱桃、蓝色情缘等等,马上应该还会整出一个新产品,我誓要和他们斗到底!”

李云柔皱着眉头道:“你这是不打算赚钱了?”

看到寒寒也是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一脸好奇地看着自己,柳飞抚了抚她的头道:“钱肯定是要赚的,但是侧重点不同,你就等着看好戏吧!”

……

半个月后,海鸣山制药有限责任公司生产的第一批止血丸和止血膏正式推向市场,由于海鸣山创可贴还没推出,所以这种“组合药”的主要售卖群体是医院。

不出所料,由于长时间的期待以及低价,止血丸和止血膏一推出就被抢购一空,甚至还出现不少医院为求合作,直接派人在海鸣山制药公司外通宵蹲守的情形。

毫无疑问,凤凰大医院成了最大的赢家,因为他们最先和柳飞签了合作协议。

这些都是闭着眼都可以猜到的,不过也有众人没有猜到的,那就是在云巅制药没有降价让利的情况下,柳飞正式推出的止血丸和止血膏进一步降价,两者加起来定为九块钱,比之前试水的时候还低了一块!

这种不赚钱的做法让整个医学界都震惊了。

当然,最震惊的还属云巅制药公司。

云巅制药董事长董祥面色极其难看地看着晋墨雨道:“那个王八蛋是疯了吗?他这还赚钱吗?哪有他这种亏本卖药的?”

晋墨雨嘴唇微抖,双手攥拳道:“应该还是赚的,不过赚得非常少而已。如果以他卖的九死还魂草的价格来衡量的话,那他肯定是亏的。这家伙还真的愿意大出血,我们再不降价的话,不仅声誉被他给夺了去,市场恐怕也要丢了,董总,您快做决定吧!”

董祥欲哭无泪地道:“你告诉我怎么降?啊!他那是组合药九块钱啊,我们的止血膏质量都没有他的好,要降也得降到九块一下才有竞争力,可是万一那疯子继续降呢?另外,他的药你到底研究得怎么样了?如果你能研制出更好的止血药,那我们的价格定的和他的一样就有竞争力了。”

晋墨雨面色凝重地道:“他的药特意加入了一些混淆视听的东西,很难查出药方,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的药之所以质量比我们的好,主要还是因为他种的九死还魂草非同一般,我最近一直在研究那些九死还魂草,说来也奇怪,它的成分和普通的九死还魂草没什么区别,为什么就是质量更好呢?这也太邪门了!”

董祥以手扶额道:“那你就赶紧研究!你这止血药可是公司今年主推的药,如果搞砸了,咱们公司整年的业绩都会受到直接的冲击。而且我们可是正准备上市呢,这么一搞,还特么怎么上市?”

晋墨雨咬牙道:“我一定拼尽全力,那价格方面?”

董祥抚着胸口道:“还能怎么样?降,也降到九块,先看看效果!”

他话音刚落,他的女秘书急匆匆地跑进办公室道:“董总,大事不好了,那柳飞刚宣布第二批止血丸和止血膏的组合药再让利,定价为八块!”

“尼玛……”

董祥两眼一翻,直接歪到在了沙发上,一脸的苦逼与无奈。

晋墨雨则是双眼喷火地道:“董总,以我之见,他不是要玩吗?咱们直接玩死他得了,省得闹心!”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