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181章:苦命鸳鸯命不苦

第181章:苦命鸳鸯命不苦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467  |  更新时间:

心理已经完全扭曲的孙川正在用他自以为最快意的方式和柳飞同归于尽!

他是杀不了柳飞,甚至都碰不到他的手指,但是他依然可以让他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死去,这对于他而言绝对是值得骄傲的事情。

柳飞是怎样的存在?又是何等的牛逼?

他心里最清楚!

但是那又如何?

他现在还不是在他孙川的面前像只濒临死亡的蝼蚁一般拼了命地挣扎?

这就是他骄傲的资本!

一个让他昂首挺胸,有尊严死去的资本;一个让他报仇雪恨,一雪前耻的资本;一个让他自以为有脸去见孙家列祖列宗的资本!

可以说,他将最愚蠢、最无奈、最“悲凉”的做法发挥到了最简单,最精致的地步。

而事实上,一切似乎都在按照他预想中的快速发展。

柳飞是身手逆天,但是面对着幽暗密室,坚固石门,他就像是一头困在铁笼里的老虎一般,再无威力。

孙川见韩颖好像更识时务,已经伸手拉住了柳飞的手,当即大笑道:“对,这才是该有的一幕嘛,赶紧的,别磨蹭了,有什么说什么吧!”

说完这话,他剧烈地咳嗽了好几声,然后有些乏力地伏在地上,他也知道自己的大限将至,可是看着这对苦命鸳鸯上演最后的“绝恋”无疑给他增添了一些多撑一会儿的动力。

“师父,我们……我们今天可能真的要死在这里了。你……你听我说,我能遇到你,能够认你当师父,我真的特别荣幸。只是如果还有下辈子,我……我不想当你的徒弟!”

也不知怎的,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死亡,有柳飞在身旁作伴,她心里竟然一点都不害怕。

她含情脉脉地看着柳飞,漆黑的眸子里泛着泪光,极力让自己的表述更清楚些,她相信柳飞能听懂。

“哈哈哈……你这是想给他当老婆?我就说你们俩肯定有一腿,你们还在那惺惺作态,至于吗?就这样大胆说出来多凄美,多感人?”

柳飞还没有说话,一直都想看热闹的孙川已经主动加起了“旁白”,柳飞怒瞪了他一眼后,蹲下身抱着韩颖道:“小颖,你挺住!我柳飞不信天,不信地,只信自己!一切自然也是今生争取,你作为我的徒弟,我希望你能够和我一样,不到最后一刻绝对不放弃!”

韩颖有些愕然地看了他一眼,脸色有点泛红,他这是什么意思?是说只要出去,她就可以为爱争取吗?

想到这,她突然又有了活下去的信念。

她眼神中流露出的这丝信念被柳飞看在了眼里,他也没犹豫,直接凑头吻了一下她的额头道:“相信我,也相信你自己!这里哪怕是阴曹地府,我们也能闯出去!”

“嗯!”

韩颖泪流满面地点了点头……

“呦呦呦,这心灵鸡汤喂得好啊,我看着都感动了呢!只是你们俩怎么还在做梦,还想着出去呢?有意思吗?”

“有意思!”

柳飞突然站起身,双拳一握,一拳又一拳地砸向石门,看到他又做出这个荒诞不经而且还让人觉得很蠢的举动,他每砸一下,孙川都会“撕心裂肺”地大笑一声。

他是喜欢他们演绎悲欢离别,但是也喜欢看他们拼了命地挣扎到头来却只能认命的画面。

“嘭!”

“嘭!”

……

一声声拳头与石门的撞击声在石室中回荡着,很刺耳,很有冲击感,但是这种蚍蜉撼大树的举动更像是自残行为,他的双手已经是血肉模糊,异常凄惨。

而且他的力道似乎也在快速减弱,这也就意味着他虽然有体内的五行之气排斥这些毒烟,但是在这毒烟的笼罩下,他还是中毒了,而一旦他倒下,他们将彻底失去活下去的希望。

“师父……师父……”

看到柳飞如此执着,韩颖已然泪奔,不过她并没有劝阻,而是在心中不停地喊着他。

他就是一个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屡创奇迹的人,如果他这会儿也听天由命了,那他恐怕就不是柳飞了。

“呵呵……这自残方式我喜欢……”

已经满脸惨白,全身无力的孙川这会儿其实已经是奄奄一息了,可是他还是毫不吝惜地拿命嘲讽,这也成了他强撑着的动力。

只是他想象中的画面并没有出现,在柳飞看着摇摇欲倒的时候,他忽然暴吼一声,他的双拳似乎又重新充满了力量,他每砸一下石门,整个石室都会颤三颤。

“这……这怎么可能?”

看到他像是在抡着铁锤砸石门一般,孙川再也不淡定了,他双瞳放大,嘴唇发抖,一种异常恐惧的情绪在快速腾升。

当然,他恐惧的不是自己的死,还是柳飞的不死!

“嗷!”

“去你特么的石门,老子今天就是要走出去!”

“轰隆!”

……

都说怕什么来什么,就在孙川心里生出一些不安的时候,双眼充血,青筋暴起,犹如战神一般的柳飞猛然用尽了周身的力气,朝着石门轰出了两拳。

让人大跌眼镜的一幕出现了,石门表面先是出现了一道道缝隙,紧接着整个石门像是被轰碎了一般倒在了地上。

“这……”

看了看早已鲜血淋淋的双手,再看着眼前这画面,柳飞自己都感觉像是在做梦一样,他怎么突然会拥有如此变态的爆发力?

韩颖这会儿已经哭了,是激动得哭了,她真是没想到他就这么直接用拳头把石门给轰开了,太粗暴,太震撼,太匪夷所思,不过这不是他的一贯作风吗?只是今天在绝望面前,他把这作风演绎到了极致而已。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石门又不是豆腐渣工程,怎么会……噗!”

有人欢喜自然就有人忧,看到柳飞如此逆天的表现,孙川瞠目结舌之余直接喷了一大口鲜血,然后拼尽全身的最后一点力气,指向柳飞。

可是柳飞都没有再转头看他一眼,他抱起韩颖,大踏步走出了石室,手里为他准备的石头只是随意往后一扔,而不是直接去砸他的脑袋。

他知道柳飞这是在故意羞辱他,他为杀柳飞,不惜以命相博,然而他在柳飞的眼里终究只是一个他害怕脏了手,都不屑出招的可怜虫。

对于眼看着胜利在望的他而言,这无疑是最直接、最无情、最催命的回击。

是以在柳飞手中石头落地的那一刹那,他放佛已经看到黑白无常来找他索命了,他纵有千般震惊,万般不甘,也只能接受又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败给柳飞了……

柳飞带着韩颖回到水池旁后,他连忙将出口堵死,防止毒气蔓延,然后看了一眼奄奄一息的韩颖,完全没顾自己的状态,伸手就扒了她的衣服,将五行之气聚集于手掌之上帮她驱毒。

过了一会儿,当韩颖的脸色出现明显好转后,他双手在身前快速地翻转着奇怪的手印,很快,他的头顶有烟雾缓缓冒出。

如此持续了一会儿,他的身体突然一歪,头枕韩颖那堪称壮观的胸脯昏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韩颖率先醒来,当她看到自己全身上下只穿着贴身衣物,而柳飞的面颊直接贴在她身前的弹软上时,她那依然苍白的脸瞬间绯红。

她隐隐记得在自己就要踏进鬼门关的时候,柳飞那充满魔力的双手滑过她身体的每一寸肌肤,然后把她给硬生生地从鬼门关里拽了回来。

虽然知道他可能是在帮她逼出体内的毒素,但是想到全身上下都被他给摸了一遍,她还是有些难为情。

不过这也仅仅是难为情而已,因为她清楚得记得在她感到绝望的时候,柳飞对她说的那些话。

她用手探了探他的鼻息,发现他的呼吸较为平稳,吐了一口粗气,然后轻轻地坐起身,将他抱在怀里,让他尽量躺得更舒服些。

大概二十分钟后,柳飞睁开眼,率先映入他眼帘的是上方的两团白皙,他脑海中快速地闪过了一些东西,然后慌忙坐起身,看了一眼衣不蔽体的韩颖,连忙扯过衣服给她披上,不过随后又扯下……

韩颖刚开始的时候一脸的错愕,不过很快她以为这是某种信号,羞臊之余直接歪倒在了他的怀里。

然而,她这一歪不仅让柳飞不解风|情,而且还把他给吓了一大跳,他连忙扶她躺好,说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是不是还有些不舒服?你体内的毒素还没清除完,我现在就帮你清除!”

“……”

听到这话,韩颖才意识到理解错了他的意思,顿时羞得满脸通红,胸口乱跳。

可是当柳飞又用双掌帮她逼毒的时候,她被迫放弃了这个念头,因为她全身的神经都随着他手掌的移动而紧绷到了极点,体内似乎出现了某种让她羞于启齿的冲动。

“呼……”

帮她逼完毒,柳飞徐徐地吐了一口气,然后看了一眼满脸潮红的韩颖,又看了看她那火爆无比,线条分明的身材,有些情不自禁地吐了一口唾沫,转过头道:“你……快穿上衣服吧。”

韩颖略微犹豫了一下,看着他那厚实的臂膀,伸到他身后的双手终究还是缩了回来,她快速地穿上衣服,看了一眼他那惨不忍睹的双手,直接撕下一块衬衫帮他包扎。

柳飞见她一脸担心,微微一笑道:“没事,就是血流得多些,看着有些恐怖。能捡回两条命,这点代价算什么?”

韩颖抿了抿嘴道:“师父,你……你怎么突然爆发出那么大的劲道,竟然把那么厚的石门都给砸开了?”

柳飞回想了一下当时的情形,皱了皱眉头道:“如果我说我也不知道你会信吗?这应该是人被逼到绝望时的一种反抗或者说求生潜能吧,我看新闻说有人的亲人被倾覆的大卡车给压住,结果那人情急之下竟然掀起了大卡车,救了自己的亲人,事后再让他搬,他却怎么也搬不起来了。”

这个说法,是他想到的还能说得通的,不过他知道这肯定是和他修炼《元气五行诀》有关,至于这其中的关联到底是什么,他暂时还不得而知……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