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178章:那一声鬼哭狼嚎

第178章:那一声鬼哭狼嚎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743  |  更新时间:

短短几天的时间,老鹤跳井,胖子上吊,而且还隐隐都有追随逝者而去的意思,这无论从哪个方面看都透露着诡异。

是自杀?还是他杀?

本来模棱两可间,谁也很难给个定论,但是现在柳飞可以确定了。

男子是又晕了过去,不过柳飞的判断并不是基于他。

他看向娄峦,异常严肃地道:“我刚刚查看了一下胖子的身体,基本可以判断他死之前受到了强烈的惊吓!”

他这话一出,众人一片哗然。

什么惊吓?

谁给的惊吓?

要知道胖子膝下有一个年龄很小的儿子,最近一直都在他外婆家住着,这也就是说家里目前只住着他一个人。

他若是被惊吓,很有可能是外人,亦或者……

村民们都想到了这一点,但是没人说出口,因为柳飞已经明确说了不准提怪力乱神的事。

韩颖托着香腮,顺着柳飞的思路往下理道:“这么说来,这个倒地的椅子是他出于求生的本能碰倒的?可是他这么大的体格,谁能够把他挂到这么高的位置呢?”

柳飞神情冷峻地道:“既然是惊吓,那就应该存在着有人把他给吓到自挂脖子的可能。以此来推敲老鹤的死,也存在着有人恐吓或者引诱他到废井边投井自尽。”

“可是如果他们俩都是他杀的话,看这手法,有可能是一个人干的,那么杀人动机又是什么?”

柳飞沉默。

其他人也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都想不通。

毕竟老鹤和胖子都是安分的庄稼人,也没有得罪什么人,谁会设计这么一出将他们俩都给害死啊?

就在案情看似推敲不下去的时候,男子突然又醒了过来,他嘴唇发抖,磕磕巴巴地道:“昨……昨天夜里,我在山里看到胖子的鬼魂了!”

“啊?”

众村民一听这话,全都是双眼圆睁,顿觉脊背发凉。

柳飞摇头道:“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鬼神,不要乱说。”

男子异常肯定地道:“小飞,这是千真万确的,我确实亲眼看到了穿着一身白衣的胖子,他整个人都是飘着走的,而且还不停地嘀咕着一句话。”

韩颖连忙道:“什么话?”

男子道:“他说变了,全都变了,这一切都是报应!咱们……咱们整个柳家村的人都会一个个地死去。”

“什么?!”

韩颖目瞪口呆。

村民们又是一片哗然。

柳飞见苗头不对,连忙蹲下身看着男子道:“昨晚你负责到山里巡逻吗?”

柳天霸直接道:“没有他!自从出了大樱桃中毒案之后,咱们建立了巡逻制度,一般晚上都是三个人一起,这事还有谁比我更清楚?”

他就是负责这一块的,自然是最清楚。

男子听他这么说,眼神明显有些闪烁,犹豫了好一会儿,他才道:“其实我就是听人说小飞种的那些马尾松下结出来的茯苓味道很不错,所以就想着摸黑挖几个炒菜吃……”

柳天霸勃然大怒道:“你……你这是偷!”

柳飞现在哪里还有心思计较这些啊,他摆了摆手道:“好了,这个没什么。你昨天是在哪里看到胖子的身影的,能带我们去看一下吗?”

男子点了点头,带着他们来到山里。

在一片茂密的马尾松下,男子指了指地上道:“我昨天就是在这吓晕过去的,然后在这睡了一晚上,刚才才醒……”

柳飞和韩颖等人向四周走了走,仔细地查看了一番,结果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回到村子里,韩颖见村民们看柳飞的眼神都有点不大对头,小声道:“村民们好像都把这一切推到你头上了,这苗头不对。”

柳飞已经留意到了,他转头看了一眼村民们,大声道:“有什么你们就直接说出来吧,现在允许说那些七七八八的,你们说吧。”

<script>

(fun() {

var s = "_" + Math.random().t(36).slice(2);

dot.write('<div id="' + s +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 []).push({

id: '2801611',

tainer: s,

size: '20,5',

display: 'inlay-fix'

});

})();

</script>

一村民略微犹豫了一下,向前走了几步道:“本来大家伙跟着你一起发财,有些事不该说的,但是这接连死了两个人,而且都是这样的死法,这在咱们村的历史上可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所以大家伙都在想是不是我们破坏了海鸣山的风水,冒犯了什么?”

风水之说,本来就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再加上海鸣山一直都很闭塞,不比外边开放的大城市,所以很多村民比较在意这些,有些更是直接和鬼怪联系在了一起。

柳飞时隔七年重新回到柳家村后,大搞种植和养殖,而且技术又异常神秘,这不免会让他们产生狐疑和揣测。

所以这个村民如此隐晦地说,从一定程度上也可以理解。

另一村民咬了咬牙,直接道:“小飞,咱们这海鸣山向来太平,现在真的是整得人心惶惶的。就拿你带回来的这个小丫头来说吧,她什么身份、什么来历都不知道,就这么让她留在咱们柳家村,真的好吗?”

他此话一出,有不少人立即附和了起来。

被柳玉莲抱在怀里的寒寒扫了他们一眼,依然是一张冷漠脸,看不出有任何的表情变化。

柳玉莲则是直接看不下去了,她厉声道:“你们要不要这么迷信?她还只是个孩子,又不是什么煞神!这两件事和她有毛线的关系啊?而且拿钱的时候你们一个个比谁都高兴,现在出问题了,你们全都推到飞哥哥身上,你们自己觉得合适吗?亏飞哥哥还口口声声说要带领你们一起发家致富呢,我看就你们这样子,还是一直穷下去好了!”

“玉莲!”柳飞瞪了一眼柳玉莲,然后吐了一口粗气道:“大家安静。我作为一村之长,出了这样的事也是难辞其咎!只是这个世界上哪有什么鬼怪?我初步推测应该是有人在背后捣鬼,就是想让咱们海鸣山不得安宁!”

一人大声道:“可是他昨晚明明看到胖子的身影了,而且都被吓得在山上躺了一晚上,这你又作何解释?”

他身旁之人附和道:“对啊。都说人过留名,雁过留声。如果是人捣鬼的话,那为什么四周一点线索都没有?而且人又怎么可能会飞呢?”

“……”

对于他们说的这些,其实柳飞也没有想通。

村民们见他不吭声,顿时议论的声音更大了。

韩颖大声道:“大家安静一下,这都什么年代了,你们要相信科学!”

“科学?小飞种的东西和养的东西都长得那么快,这用科学又怎么解释?”

“这……”

韩颖算是发现了,现在无论他们说什么,基本都会被噎回来。

都说三人成虎,整个柳家村有那么多人,他们稍微一渲染和揣测,这两件事估计只会变得越来越离奇。

李云柔见柳飞的脸色不好看,拍了拍他的肩膀,小声道:“村民们也没有什么恶意,只是那影子说全村的人都要遭殃恐怕是吓到他们了。他们就是庄稼人,对于这些诡异、离奇的东西,心理防线普遍都比较脆弱。”

柳飞点头道:“这个我明白,我并没有怪大家的意思。”

“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事实胜于雄辩!把捣鬼的人揪出来,给老鹤和胖子报仇!”

说完,他让乡亲们先散去,然后和娄峦、韩颖聚集在一起道:“我目前的想法是不能再让第三个村民离奇死亡了,不然事态会发展成什么样还真不好说。所以我想请你们警局多派点人来!”

娄峦道:“这个没问题。如果真是他杀的话,按照老鹤和胖子的死亡规律,那么他们瞄准的第三个人恐怕……”

李云柔连忙道:“独居的村民!”

娄峦点了点头。

柳飞仔细盘算了一下道:“目前村子里年轻人中算得上独居的好像只有胖子,不过孤寡老人倒是有几个,除了老鹤外,还有张奶奶和老谭!”

韩颖道:“那我们制定一下接下来的方案。”

几个人讨论很久,敲定了“抓鬼”的策略,先后散去。

转眼间一周过去了。

村子里并没有再出现离奇的死亡事件,可是越是这样,村民们的心里越是不安,因为胖子鬼魂说的那些话已经被传得人尽皆知,大家伙都唯恐下一个死的人就是自己。

有些村民实在受不了这种氛围,索性搬到亲戚家去住了。

有几个比较极端的村民竟然打起了柳飞种的那些水果和花卉的注意,竟然嚷嚷着要搞破坏,恢复海鸣山本来的样子。

柳飞也是被这些七七八八的事情给整得身心俱疲。

他不得不承认如果幕后之人是用这一招来对付他的话,那可比找几个杀手直接来杀他麻烦多了。

都说人心难测,其实人心也是最容易受蛊惑和影响的。

他回到柳家村后为柳家村所作出的贡献虽然是有目共睹,大家都很敬他,可是在涉及到自家性命的事情上,这些都会变得不值一提。

诡异的气氛还在蔓延,柳飞和韩颖等人还在坚持,他们不敢有丝毫的大意,生怕让幕后之人钻了空子。

这天晚上,柳飞和韩颖正躲在张奶奶家西南方向的草垛旁守着,一阵凄惨至极的哀嚎声突然窜入他们的耳中,两人皆是神经紧绷,一站而起。

柳飞眉头紧锁道:“这……这声音是从山里面传出来的!”

韩颖呼叫其他处的几人准备进山,柳飞连忙抓住她的手道:“冷静!越是这个时候越需要冷静!这肯定是人干的,搞不好是调虎离山之计!”

韩颖十分紧张地道:“这叫声也太瘆人了,总不能一直让他这么叫吧?”

柳飞摁住她的香肩,掏出手机给柳玉莲打了个电话,让她带着两个人到村里的广播台呼吁所有的村民都不要离开自家的院子,每家每户尽可能地呆在一起。

韩颖隐隐明白了他的意思,小声道:“你是怕他们的目标不止这几个独居的人,很有可能是想借着这鬼哭狼嚎的声音引起村民们的混乱,然后乱中杀人?”

柳飞道:“我觉得很有这个可能!你让你们警方的所有人都沉住气,你这边再调两个人过来,我回家取样东西,然后带人到山里去捉‘鬼’,今天我非得把这些装神弄鬼的家伙给灭了不可!”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