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169章:真不要脸

第169章:真不要脸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713  |  更新时间:

一人一筏,各执一桨。

柳飞还从来没有和谁像这样较量过,这俨然给人一种武侠电影中,两大高手对决的幻觉。

柳飞望了一眼蔚蓝的大海,十分贪婪地吸了一口气道:“这空气新鲜,无污染!”

本已严阵以待的飞鱼听他突然蹦出来这么一句不正经的话,直接笑了出来。

他摇头道:“你那到底是什么肚子啊,我真是一点都看不出来你是喝了六杯最后的男人和两杯杀手的人。”

柳飞拍了拍肚子道:“宰相肚!”

“真不要脸!”

刘香月隐隐听到柳飞这么说后,直接啐了一口,不过人却早已乐开了花。

李云柔笑道:“和他这么一个该正经的时候不正经,不该正经的时候又偏要正经的人一起生活,真是想生气都难。”

小白道:“他确实是奇人一个,我已经很久没见过这么厉害的人物了。不过,我们这大哥也是翘楚,你们很快就会明白了!”

他话音刚落,但见飞鱼用长桨狂拨了几下海水,身下竹筏如同离弦的箭一样撞向柳飞。

柳飞也没有闪躲,只听“嘭”得一声脆响,两个竹筏撞在了一起,飞鱼当即挥舞着长桨扫向柳飞的下盘。

柳飞眼疾身快,纵身一跳,谁曾想这竟然是飞鱼的一个圈套,他就势将他的竹筏用力一踹。

眼看着就要落海败北,柳飞眉头一紧,手中长桨斜撑着竹筏飘了一两米,猛然翻身而跳,在空中划过一道美妙的弧线后,稳稳地落在了竹筏上。

“帅呆了,酷毙了!”

“尼玛,这样也行?请收下我的膝盖!”

“你们不要这么厚此薄彼好吗?大哥只是这么一招就让他这么狼狈了,相信拿下他是早晚的事!”

……

听到豪华游艇上众人的议论,柳飞用手抹了一下鼻子,看向飞鱼道:“话说咱能不能不要上来就这么残暴?这风平浪静,一望蔚蓝的,多好的景色啊,你也不知道欣赏欣赏!”

“打败了你再欣赏!”

四局已败三局,飞鱼是铁了心要拿下这局了,所以根本就没有心思和他在这嬉皮笑脸的,他再次大吼一声,划着竹筏冲向柳飞。

柳飞也是第一次玩这玩意,快速地拨了几下长桨,想直接躲过去,结果愣是没躲过去,还是被撞了。

他踉跄了几下,忽然一跃而起,窜到了飞鱼的竹筏上,谁知飞鱼早就料到了他这一招,在他出招之前,突然侧身几步,竹筏猛然向一侧倾倒,而他则是蜻蜓点水般地跳到柳飞的竹筏上,二话不说,朝着柳飞的脑袋就是一桨。

“卧槽!”

柳飞惊呼一声,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直接斜趴在了竹筏上,算是勉强保持住平衡。

豪华游艇上的众人看到他被打得如此狼狈,全都大笑了起来,暗想着总算是出了一口恶气了。

柳玉莲、刘香月等人则是紧张到了极点。她们都看得出来,柳飞不太适应这种竹筏作战,如果飞鱼再这么猛攻下去,他落水肯定是早晚的事。

也许是柳飞之前的表现太过抢眼了,致使飞鱼不敢有丝毫的大意,现在碰到柳飞趴倒在竹筏上这样的好时机,他自然是不愿放过,立即一桨又一桨的砸向柳飞的身体。

柳飞连滚几圈,一躲再躲后,忽然反手用长桨撞了一下飞鱼的竹筏,趁他身体稍微失去平衡之际,他直接用长桨撩水袭向他的面庞,随后两腿一勾,弹跃而起,一桨又一桨地抡向他。

面对着他这狂风暴雨般的反击,飞鱼硬着头皮强挡了一会儿,发觉硬拼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后,他将身体一斜,用长桨快速地拨了几下水,趁着竹筏绕到柳飞身后之际,一桨打向柳飞的肋部。

柳飞侧身一躲,直接跳上他的竹筏,也不用长桨了,一拳又一拳地抡向他,甚至在他用长桨阻挡的时候,他还是用拳头。

就这么被他打了一会儿,飞鱼感觉浑身都在发抖。他异常震惊地倒吸了一口凉气,随后大喝一声,腾跃而起,一桨砸向柳飞。

柳飞柳眉微弯,忽然趴下,整个身体横跨两个竹筏,随后两脚用力一踹,两手同时前抓,蛙跳向前,落在了竹筏上。

飞鱼见脚下悬空,大惊失色,身体一侧,勉强落在柳飞竹筏的边缘,不过身体已经歪向大海。

令他没有想到的是柳飞竟然一把抓住他的肩膀,用力向后一拉,然后道:“不好意思,我已经完全适应了,这也就意味着你完全没机会了,我只问你一句话,服不服?”

“当然不服!”

飞鱼青筋暴起,再次用长桨打向柳飞,那一桨桨完全是冲着打死人去的。

而就在如此紧张的时刻,柳飞又做出了一个让人大跌眼镜的举动,把长桨给扔了!

飞鱼感觉像是受到了侮辱似的,火力更猛,但是柳飞这会儿已经如在平地一样,左闪右躲,游刃有余。

十几分钟后,飞鱼已经是大汗淋漓。

柳飞则依然是脸不红,心不跳地应对着。他看了看飞鱼道:“身手不错,不过就这身手也想打赢我?难!看好了,我可要反击了!”

说着,他一跳而起,祭出无影脚,踹得飞鱼一退再退,竟毫无招架之力,在他眼看着就要落海时,柳飞忽然收脚道:“第二次了!”

“你!”

飞鱼咬了咬牙,一脚扫向他的下盘,一桨直捣他的小腹,柳飞一个两连闪,右腿侧向一扫,飞鱼“噗通”一声趴在竹筏上,险些又落水,柳飞赶紧闪到斜对面让竹筏保持平衡道:“第三次了!”

“我今天还就不信这个邪了!我和你拼了!”

“第四次!”

“第五次!”

……

“第十次!”

当柳飞第十次救飞鱼,让他不至于落水时,飞鱼一方的所有人都低下了头,不想再看了。

柳玉莲、刘香月等人则早已抱在一起,欢呼了起来。

不服?救到你服为止!

对,就是这么任性!

飞鱼也实在是被救得打不下去了,他突然将长桨一丢,往竹筏上一坐,有气无力地道:“服!彻底服了!我们这身手压根就不是一个档次的,先生真是神人也!”

柳飞笑了笑道:“承让,承让!”

说完,他和他一起回到豪华游艇上,然后带着柳玉莲等人在他们的注目下一瓶又一瓶地搬走了所有的珍藏名酒。

柳飞见他们没有一个敢再玩了,笑了笑道:“飞鱼,多谢你的酒,事实证明,咱们还是各玩各的好,后会无期!”

飞鱼苦笑一声道:“拿了我的好酒还要后会无期,要不要这么无情?我想我们肯定会再见的,你难道就不关心入场券的事?”

“你若遵守承诺,自然会给的,何必我多言?”

“好!三天内必送到你那儿。”

“多谢!”

柳飞开着游艇离开后,小白连忙凑到飞鱼身旁小声道:“如何?”

飞鱼笑道:“真是不枉此行,这个人比传闻中的强大太多了,她呆在他身旁,我放心。”

小白道:“可是我们又没试他的医术,他能治好她的病吗?”

飞鱼道:“人品比医术更重要,他虽外表吊儿郎当,但璞玉其心,不然我怎么安心让他们朝夕相处?赶紧安排去吧!”

“是!”

……

柳飞将快艇开得离他们远远的后,来到舱内,往凉席上一躺,捂着肚子道:“我的妈呀,真要命!”

柳玉莲、李云柔、韩颖和刘香月纷纷围坐在他身旁,齐声道:“你就可劲装吧,刚才还生龙活虎的呢!”

柳飞揉了揉肚子道:“真没装,我现在可难受了,那最后的男人和杀手都是极烈的鸡尾酒啊,你们以为我真喝得过那死胖子?只是玩了个心眼而已。”

“什么心眼?”

她们连忙问了一句,都像是好奇宝宝一样看着他。

柳飞干咳一声道:“你们真想知道?那……帮我按按摩吧,也许我会好受些!”

“你个混蛋!”

四个美女一起捶打了他几下,不过也都脸色微红地帮他按了起来,柳飞那叫一个舒服啊。

刘香月见他还陶醉起来了,立即催促道:“我们是看你表现得那么逆天,让我们看嗨了的份上才帮你按的,你倒是赶紧说啊。”

柳飞反过来趴在凉席上道:“你们帮我好好地按按后背。其实道理很简单,我能把毒药给逼出来,当然也能把烈酒给逼出来啊,傻缺才会和他玩命喝!”

李云柔美眸一转,慌忙道:“你是在潜泳的时候吐出来的?”

柳飞歪头看了她一眼道:“聪明!”

柳玉莲眉头紧锁道:“这怎么可能呢?那胖子的酒劲都上来了,你的为什么迟迟没上来?而且都喝下去有段时间了,你是怎么逼出来的?”

柳飞歪头看了一眼,见她的手正捏着他的屁股呢,瞬间无力吐槽道:“大姐,别这么明目张胆地耍流氓好吗?”

柳玉莲低头看了一眼,随后惊呼一声,连忙拍了一下他的后背道:“泥煤!我……我走神了。”

柳飞再次将身体一翻,拍了拍自己的肚子道:“其实这也很简单,我这肚子既能海纳百川,也能排斥万物,自然可压酒劲,可逼烈酒!”

“去死吧!”

他这说法显然是不能让四个美女信服,她们当即朝着他的肚子打了起来,柳飞连忙坐起身道:“你们还想回去吗?我这会儿真的很难受,尤其是肚子。”

其实他并没有撒谎,只是他没有明说而已,这次喝酒和调酒比试之所以都能够胜出,多亏了他体内五行之气。五行之气都能把毒药逼出来,压制酒劲,然后再逼出烈酒也就不足为奇了。

至于他调的七色彩虹鸡尾酒连每层边缘都没有杂色也是因为他在调酒的时候,将五行之气沿着长勺导入到了酒杯之内,利用五行之气的排他性,结合各类酒的密度进行分层,效果自然会很好。

四个美女见他的脸色这会儿确实苍白了很多,也没有再闹,而是将他推倒,继续帮他按摩。

柳飞用手枕着头道:“别在意这些细节,结果最重要!不过,对方这来头可不小啊,我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回去后必须得好好地调查调查他才行!”

“不好的预感?”

几个美女齐刷刷地看向他,都希望他多说点,谁曾想他竟然睡着了,柳玉莲举起拳头就要给他一下,李云柔连忙摇了摇头。

在这种舒舒服服的按摩下,柳飞做了一个梦,梦中,他和刘静月结婚了,躺在一张红色的大床上,就在他一个翻身擒住刘静月准备共赴巫山的时候,刘静月突然咧嘴一笑,轻声道:“姐夫……”

“啊!”

柳飞猛然一坐而起,用了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然后看了看面面相觑的几个美女,吐了一口粗气道:“我咋会做这样的梦?让我静静……”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