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164章:恒城女婿,柳家媳妇

第164章:恒城女婿,柳家媳妇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291  |  更新时间:

“有点像薄荷糖的味道,清清凉凉中还带点甜!”

“挺滑溜的,入吼后直灌小腹,又有灼烧感!”

“似乎不像一些剧毒那般前劲十足,你这毒药应该是缓而不慢地持续发力,这样最折磨人!”

……

当李云柔已经为他哭成了“断肠人”,当李父和李母神经绷得都要断了;当众多的宾客既震惊于他这疯癫行为又为他担心的时候,他真的应常博文的要求评价起毒药来。

这就是柳飞。

一个疯起来连他自己都怕的人。

李云柔瞬间怔住了。

李父和李母目瞪口呆。

众多宾客嘴唇大张,似乎呼吸在这会儿都凝滞了。

常博文则是眉头紧皱地看着他,一脸的意外、一脸的震惊、一脸的不可思议。

缓了缓,他指着柳飞,心悦诚服地道:“这世界上的疯子,我特么只服你!这评论也是截止到目前为止对我这毒药最准确的评论!”

柳飞苦涩一笑道:“我的荣幸喽?”

“不不不,我的荣幸,我的荣幸,哈哈哈……”

柳飞冲着他勾了勾手道:“你这毒药确实很牛逼,我现在可以确定我很难解开,只是有些美中不足,你往我这走走,我和你说道说道,将死之人,其言也善嘛!”

“疯子,这特么就是一彻头彻尾的疯子啊!”

“这真是白活了几十年啊,我就没见过还有比这更奇葩的事。”

……

众宾客听到柳飞的这句话,全都不好了,作为一个被迫服毒者,他竟然还要完善始作俑者的毒药,这简直滑稽到了极点。

常博文听了后一时都没有缓过神来,不过他还是走到距离柳飞一两米的地方,然后摇头道:“你也让我彻底长见识了,牛!太牛了!看来我们对医学的追求都是永无止境啊,哈哈哈哈……”

“噗!”

“噗!”

……

他话音刚落,柳飞突然将头一伸,两手快速地在身前翻转着手印,然后朝着他连喷了五六口鲜血,他瞬间变成了一个“血人”。

“这……”

礼堂内的众人再次一片哗然。

柳飞则是用手抹了一下嘴角的鲜血,朝着他连“呸”了几口,指着他狠狠地教训了起来。

“就你这人渣也配谈医学?这简直是对医学的极大侮辱!”

“你还真以为我会帮你试毒啊?你算哪根蒜,哪根葱?就你这人品,我见你一次就恶心一次!”

“你特么就是一心理极度扭曲,神经、变态、疯狂,还以爱为名的超级大恶魔,你没出门就被雷劈死或者被车撞死,真是你祖宗八辈子积足了阴德了!”

……

连气都不带换的狂喷了一会儿,柳飞突然收住,然后徐徐地吐了一口粗气,看向早已炸开锅的众人。

“他……他竟然没事,还这么能喷,我的天呢,我没看错吧?”

“他是把毒药都从肚子里硬生生地逼出来了吗?这怎么可能?”

“真是彻底长见识了,这世上怎么还有这样的奇人异事,太牛逼了!”

……

早已把眼线都给哭花了的李云柔见柳飞狂吐了好几口鲜血后,竟然生龙活虎地站着,一点事都没有了,真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一样,她慌忙揉了揉双眼,柳飞已经来到了她的面前,而且还十分亲昵地帮她擦了一下眼角的泪水道:“让你担心了,我已经没事了。”

李云柔磕磕巴巴地道:“可是你刚才明明喝下毒药,很痛苦啊,这……这是真的?”

“你以为是回光返照啊?”

“呜哇!”

李云柔再也忍不住,一边大哭着一边把他搂在了怀里,而且劲道要多大就有多大,放佛要把他给融进自己的身体里一般。

柳飞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后背道:“哭吧,尽情地哭吧,把所有的委屈,所有的痛苦,所有的担心都哭出来,然后跟我回柳家村重新开始,那里才是属于你的地方。”

李云柔一听这话,哭得更加用力了,她要在柳飞的怀里解脱,也要在柳飞的怀里新生。

“滴答!”

“滴答!”

……

李云柔的哭声虽然是响彻整个礼堂,但是依然没能掩盖住常博文脸上由鲜血和毒药混合而成的液体滴在地板上所发出的清脆的响声。

常博文刚才伸手去抹了一下,但是根本就没有抹到脸,这举动更像是人类从诞生时就保留下来的条件反射似的举动,他的心已经完全不在这上面了。

别人都是落水狗,他现在倒好,俨然成了一“落血狗”。

而这何尝不是对他最残酷,最严厉的惩罚?

他最为骄傲的结晶就这么被别人当着他的面给喷了出来,而且还全都喷在了他的脸上……

他不愿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甚至有抠掉自己双眼的冲动,可是它已经发生了,已经成既定事实。

他这会儿似乎连问为什么,怎么可能等等的问题的勇气都没有了。

他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离开水的鱼,内心唯一引以为傲的东西也被催毁了,已成“无心”之人。

当他缓缓地转头,看到所有人,包括他的母亲都像是看着一个妖怪一样看着自己时,他突然仰天大笑数声,然后癫狂式地砸了一会儿桌子,把自己的双手都给砸出了血,最终一屁股瘫坐在地上,嘴里不停的嘀咕着,但是没有人知道他在嘀咕什么。

常母饱含泪水地走到他面前,蹲下身将他抱在怀里,一遍又一遍地说着“乖”,所有人都为之动容,可是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随着一阵警笛声传来,很快,警方的人赶到了,看来还是有人偷偷报警了。

警方的人了解到了事情的经过后,也是震惊到了极点,先是像看怪物一样看着常博文,随后又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柳飞。

柳飞则是一连打开好几瓶矿泉水漱了漱口,擦了擦脸,在警方要将他们全部带回警局之前,他提了一个小小的要求,警方自然无法拒绝。

“李云柔小姐,你愿意嫁给我们海鸣山,当我们整个柳家村的媳妇吗?”

柳飞手捧着一大捧蓝色妖姬单膝跪在了李云柔的面前。李父和李母见状,直接失声痛哭了起来。

李云柔饱含深情地看了柳飞一眼,缓缓地伸出手,在她的手就要碰到蓝色妖姬时,她又忽然缩了回去,然后十分果断地摇了摇头。

“啊?”

这一会儿的功夫,柳飞让这里的所有人不知道震惊了多少次,这回轮到他自己震惊了。

他本来以为这是水到渠成的事,谁知竟然被她给拒绝了!

他正要发问,李云柔向前走了一小步,然后伸手拉起他,隔着蓝色妖姬,猝不及防地啄了一下他的嘴唇,这才把蓝色妖姬给收了。

这意思很明白,我不仅要当柳家村的媳妇,还要当你的媳妇!

李父和李母看懂了,相互搀扶着,老泪再次流了出来。

众多的宾客看懂了,一起鼓起了掌。

柳飞也看懂了,但是整个人都傻了……

结束了这简短的“仪式”,柳飞等人都被带到了警局。

四天后,柳飞正式带着“媳妇”回柳家村,在临别之际,李母紧紧地拉着柳飞的手道:“小飞,伯母在这再和你说一句对不起,以前都是伯母对你有偏见,但是你已经把我们一家三口的命都给救了一次了!”

柳飞拍了拍她的手,笑道:“伯母,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吧,就当这是一场噩梦好了,等你们安抚好常博文的母亲后,我和云柔来接你们到海鸣山过段时间,换换心情。”

李母忍不住哭着道:“一定,这个一定!我们家云柔能够认识你,真是她几辈子修来的福分!”

李父则是帮她抹了一下眼泪道:“好了,别哭了,这些年哭得还不够多吗?善恶到头终有报,对于博文的事我们虽然也很痛苦,但是那是他自己选的路,我们也没办法啊!”

说到这,他突然话锋一转,看向柳飞道:“小飞,我就把云柔交给你了,我相信她 跟着你一定会幸福的。”

嘎!

柳飞怔了一下,随后干咳了两声,这……这是真把我当成他们的女婿了?让我冷静会……

李云柔脸色微红地看了柳飞一眼道:“爸、妈,我们走了,只要伯母那边的情绪稳定 下来,你们一个电话,我们就会来接你们的。”

“去吧,去吧!离开太久,你那支书的位置别被人给抢了!”

李父、李母摆了摆手,柳飞带着李云柔来到机场,上了飞机。

李云柔略微犹豫了一下,直接往他的肩头一靠道:“飞哥,我到现在都没有想通,你是怎么把毒给逼出来的,这不科学啊。”

柳飞笑道:“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有科学的吗?”

他这么一说,李云柔竟无言以对。

柳飞则是暗笑了一声,其实并不是他有什么神通,而是全靠他体内的五行之气。

因为他自身是和五行相融的一个闭塞且完整的小循环,有很强的排他性,他修炼出的五行之气更是如此,这也就使得当剧毒窜进他的体内后,五行之气会在无形之中进行排他性的抵御,他再运转五行之气进行倒逼,自然是可以逼出来。

只是那剧毒太烈,还是对他的机体造成了一定的冲击,所以才会吐血,不过那几口血又算得了什么?多吃点补品就补回来了。

现在让他头疼的是经过这件事后,李云柔是放下了所有的矜持,铁了心地要跟着他了,她虽然既没说要嫁给他,也没说要和刘静月竞争追他,但是有些东西已经很明显了。

他今后该怎么处理,这可很考验他的智慧……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