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163章:以命换命

第163章:以命换命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742  |  更新时间:

一语暴露本性!

当大礼堂内众多的宾客听到常博文所说的话后,都不敢相信,这是他说出来的?这怎么可能是他说出来的!

他可一直是大家眼中的乖孩子、凤凰男、爆发股啊,这是疯了吗?

李母早已是泣不成声,她声嘶力竭地大喊道:“你就不要再逼她了好不好?如果只有我死,你才肯放过她,才不对你爸的死耿耿于怀,我现在就死在你面前还不行吗?”

“妈!”

李云柔生怕母亲做傻事,赶紧放下蓝色妖姬冲到她面前,紧紧地抱着她,大哭了起来。

母亲虽然被逼得走了这一步,但是无论如何她也是生她养她的母亲,更何况那种万虫噬心般的感觉恐怕不是常人能够理解的。

所以,她不希望她有事,而她又何尝不是因为怕她有事才宁愿放弃自己的幸福答应嫁给常博文的呢?

常博文见她们娘俩哭成一团,用手扯了扯红色的领带,指着她们道:“装什么可怜?哭什么哭?这一切还不都是你们逼的?”

说到这,他突然将炮火对准李云柔道:“老婆,我为你付出了那么多,爱你那么深,你看看你是怎么对我的?我是彻底疯了,都是你给硬生生逼的!我再问你最后一遍,和不和我走完这婚礼流程?”

柳飞实在忍不住,又朝着他给了一拳道:“还威胁呢?我替她说了,她不是你老婆,也不会和你走完流程,你少在这做梦了!另外,因为爱一个人就可以为所欲为,无法无天了吗?你真特么能玷污爱,我听到这个字从你嘴里蹦出来都觉得特恶心!”

“呵呵……呵呵……”

常博文用手摸了一下嘴角的鲜血,看了他一眼,挑眉道:“那你替伯母去死吗?如果你愿意,我不会再逼迫他们一家,更不会再在他们面前提我爸的死,你敢吗?”

柳飞冷声道:“你这是要和我做交易?”

“你觉得呢?”

“你配吗?”

“我确定我很配!我知道你医术高超,但是我研制的这毒药是我的私人物品,我敢保证全世界除了我以外没有人能够解开,她吃的那些解药也只是能够暂时压制住她体内的毒性而已,并不能彻底解毒!”

说实话,自从昨晚偷听到他和李母之间的对话内容,又看到他竟然也会针灸,而且还能通过穴位诱发毒性后,他是相当得震惊。

这种毒他没有解过,他并没有太大的把握。

常博文见他沉默不语,笑道:“怎么?怂了?害怕了?那就滚!有多远滚多远!李云柔是我的,她就是变成鬼,那也是我的!”

柳飞摇头道:“你真是丧心病狂得够可以,你想疯是吧,那老子陪你疯,老子疯起来连老子自己都害怕!毒药拿来,我吃!但是我加三个条件,一,给伯母解药,彻底解了她体内的剧毒;二,乖乖去警局自首,老老实实地承认这一切;三,永世不得为医,永世不得骚扰云柔一家!”

“飞哥,你疯了啊?”

李云柔听到这话后,完全震惊了。

常博文现在已经是完全丧失理智,胡作非为了,被抓去警局接受法律的审判还不是早晚的事,他就是为了救她母亲,也不能拿自己的命开玩笑啊,这也太傻了!

大礼堂里的其他人也是炸开了锅,纷纷议论了起来。

“这家伙脑袋被驴踢了,没毛病吧?”

“太神经,完全就是两个彻头彻尾的疯子啊,云柔就是嫁给谁,也不能嫁给他们俩中的任何一个!”

“真是看不下去了,马上乱成一锅粥了,赶紧报警,让警方来处理!”

……

听到众人的议论,常博文将手一摆,让保安将大礼堂的门关上,大声道:“如果你们想看到有人死的话,那就尽管报警!”

说完,他看向柳飞,万分不可思议地道:“有种啊,你真敢玩?”

柳飞道:“我的出现是不是让你突然觉得很自卑,没了任何优越感,然后彻底激发了你对云柔的占有欲,让你丧心病狂?”

常博文冷声道:“你也太高估你自己了!”

柳飞一字一顿地道:“别掩饰,你不是要疯吗?爽快点,是还是不是?”

常博文其实到现在为止都不敢正视自己的内心,但是看到他玩真的后,他那争强好胜的欲|望又被完全激发了起来,他嘴角微勾道:“一部分吧!我这人从小就这样,是我的,谁也抢不走!如果它自己要跑,那我就亲手毁了它!”

柳飞耸耸肩道:“所以说你现在把火力转移到我的身上是我的荣幸?”

常博文道:“你才知道啊?我就是看你不爽,就是要活生生地拆了你和云柔,所以现在更准确地说你不是在换伯母的命,而是在换云柔的命。我这么说,你是不是瞬间觉得自己为爱牺牲特伟大?哈哈哈……”

此时常博文的面孔已经扭曲得异常狰狞,柳飞见过的最残酷的杀手也没有流露出这样的表情。

可以说他是肆无忌惮,完完全全把内心最邪恶的一面给暴露出来了。

而异常讽刺的是这样一个人竟然还是一个医生,就他这样,一旦兽性爆发,将来真不知道有多少病人会死在他的手下!

柳飞真是受够了他的这张嘴脸,所以催促道:“别特么废话了,一句话,答不答应?”

常博文道:“答应,你不是想成为让人唏嘘的痴情男吗?我成全你!”

说完,他抽出自己的皮带,飞快地扯了几下,一个极小的细管子冒了出来,他捏着它在柳飞面前晃了晃道:“怎么样?很小巧玲珑吧?这可是我多年研究的结晶!这年头,当个医生能赚几个钱啊,你知道这样的毒药在黑市上有多受欢迎吗?完全就是有价无市啊!”

柳飞看了一眼细管中的白色液体,用手抹了一下鼻子道:“终于露出庐山真面目了,你真是能够伪装的!你这人往日里在众人眼里有多优秀,那就代表着你内心有多邪恶!”

常母听到儿子说这些,整个人都崩溃了,她立即冲到常博文的面前道:“儿子,儿子,你不要吓妈好不好?你在胡说什么呢?不是这样的,这一切都不是这样的!”

常博文一把推开她道:“妈,别哭了,你要坚强!难道当年爸在工地上为救那个老东西死去,老板拒不赔偿,还派杀手威胁我们的事,你忘了吗?懦弱注定被踩,没钱就是没命!我这些年赚了那么多,你以为是白来的啊,全都是我辛辛苦苦研究赚来的!”

顿了顿,他继续道:“本来娶了云柔后,我的人生就彻底完美了,都是他,都是他把我害成现在这个样子的!我是打不过他,我是要坐牢了,我是要身败名裂了,但是在此之前,我一定要看着他死在我面前,不然我咽不下这口气!”

众嘉宾听后,全都感觉后背发凉,这得心理扭曲成什么样子才会说出这样的话啊?

李云柔父母听到这些话,在异常愕然之余,全都捶胸顿足起来,原来刚才还不是他最可怕的一面,现在才是。如果女儿真的嫁给他了,可以预见,她这一生都要毁了……

“我也成全你!”

就在众人都还在消化这个完全变样的常博文时,柳飞一把夺了细管,然后仔细端详了一番道:“我服毒,你给伯母服解药,同时进行!”

常博文笑了笑道:“有种!我现在都有点小佩服你了,不过你的身手那么好,天晓得你会不会耍花招?必须得等你喝下毒药后,我才会给她服下解药,这个没得谈!放心,我目前只有一粒可以完全解毒的药,而且肯定是你意想不到的,其他的都在米国呢,你可以放心去死了!”

“好,我答应你!”

“不行!我不允许!飞哥,不要啊,千万不要,他就是一个疯子!我不能失去母亲,但是也不能失去你!”

“柳飞,你别这样,我死,这一切都是因我而起,我本来就该死!”

……

柳飞话音刚落,李云柔直接起身冲向他,李母则是直接做好了咬舌自尽的准备。

常博文异常明确地说:“柳飞,这是你救她唯一的办法,我想我不用再多说什么了!”

柳飞看了一眼冲过来的李云柔,直接快跑了几步跳上桌子,将细管的小塞子给捏掉,然后警告道:“这是我们两个疯子之间的事,你不要过来了,不然我立即喝了!”

“飞哥!”

李云柔完全懵了,那个睿智无敌的柳飞哪去了,现在完全就是一彻头彻尾的大傻瓜啊!

常博文将手一摆,五六个保安跑到他面前,他沉声道:“放心,剩下的一半的酬劳我照付,而且帮我保护好两家人,我还有额外奖金,绝对不会连累你们,这样的美差可是错了这村就没这店了。你们知道什么叫保护吧?”

四五个保安相互看了一眼,分成几波,分别去“保护”李云柔、常母、李父和李母等人。

“孺子可教也!”见几人全部被保安控制住,不能做什么傻事,常博文十分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摘下手中的钻戒,用力往地上一摔,只听“嘭”得一声,钻戒完全碎裂,他在地上找了一会儿,捡起一小块似乎做了特殊标记的晶莹剔透的碎片,炫耀道:“把解药藏在钻戒中,我想这世上应该没有比我还聪明的人了!不过,云柔啊,这正好说明我对你的爱。你知道这一小粒解药值多少钱吗?买几百个钻戒都完全不成问题的!”

看到这一幕,柳飞也惊呆了,这还真是一个狡猾的人渣,而且够恶心!

常博文拿着一小粒解药来到李母的面前,一把捏住她的下巴,然后冲着柳飞道:“喝吧,放心,我这肯定是解药,伯母要是死了,我又坐牢了,那我妈岂不是特孤单?我最起码要给她留一个可以说话的人,你说是不是?”

“你这话说得我竟无法反驳!”

柳飞冷笑了一声,不管李云柔等人的强烈反对,一仰头,直接把细管里的毒药喝了下去。

“牛!确实牛!你这疯得让我都佩服得五体投地!”

常博文看了柳飞一眼,向他竖起了大拇指,然后将解药给李母服下。

“飞哥,你为什么要这样?呜呜呜……”

看到柳飞毫不犹豫地喝下了毒药,李云柔两腿一软,直接瘫坐在了地上,嚎啕大哭了起来。

李父、李母和常母等三人这会儿完全是大脑一片空白,他们这一辈子别说经历了,听都没听说过这样疯狂的事。

看到柳飞慢慢地弓腰蹲在了桌子上,捂着肚子,面部表情变得越来越痛苦,常博文哈哈大笑道:“怎么样,无畏的勇士,这万虫噬心般的滋味很不好受吧?这毒药是不是特别有魔力?说实话,能让你这个被人称为‘神医’的人帮我试药,我突然好有成就感!别吝啬,给点评一下嘛!”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