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162章:老子就是来抢婚的

第162章:老子就是来抢婚的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587  |  更新时间:

初见犹在前,再见她已婚!

柳飞不得不感慨时光飞逝,岁月如梦。

此时的大礼堂已经被鲜花点缀得**、大气、华丽,常博文穿着笔挺的西服,听到神父的询问后,以浑厚得都严重变音的话语大声道:“我愿意!”

神父微笑着点了点头,看向目光呆滞的李云柔道:“李云柔小姐,你是否愿意嫁给常博文先生让他成为你的合法丈夫,按照上帝的法令与他同住,与他在神圣的上帝面前结为一体,在婚约中共同生活,并承诺从今之后始终爱他、尊敬他、安慰他、珍爱他、保护他,不论他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于他,直到离开世界,至死不渝?请回答。”

李云柔没有吭声。

神父以为她没有听到或者走神了,再次道:“新娘请回答。”

李云柔还是没回复。

台下众多的亲朋好友看到这画面,顿时一片哗然。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她突然反悔了?不可能吧!博文这么优秀,绝对是万里挑一啊,这样的丈夫现在可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

“就是,他相貌、身材、家世背景、学历、工作单位、财产、品德等等哪一样不是同龄中的佼佼者啊,云柔这丫头可不能糊涂!”

……

常博文隐隐听到亲戚们的议论,脸色微红,连忙向李云柔使了好几个脸色,可是李云柔还是无动于衷。

他咬了咬牙,伸手扯了一下她,随后又瞪了她一眼,像是在暗示什么,李云柔紧咬着嘴唇,两眼朦胧地犹豫了一会儿,以低不可闻的声音道:“我……愿意。”

她的声音非常小,很多人都没有听到。

不过常博文可不管这些,他赶紧向神父使了一个脸色,神父正准备继续,另外一道浑厚得也严重变音的话语从大礼堂外“冲”了进来:“我反对!”

台下的众多宾客一听这话,齐刷刷地向后望去,再次一片哗然。

李云柔听着声音很是耳熟,连忙转头看了一眼,当看到是柳飞捧着一大捧美出边际的深蓝色的玫瑰花站在门口时,她双手捂嘴,一直强忍着的泪水夺眶而出……

常博文看到柳飞,整张脸顿时扭曲了,他赶紧向门口的一群保安使了一个脸色,让他们赶紧拦住他。

“嘭!”

“啪!”

“噗通!”

……

柳飞抱着蓝色妖姬,昂首挺胸地往前走着,直接用踹得,一众保安且战且退,不一会儿的功夫便被他给全部踹翻在地,哀嚎不已。

礼堂内的众宾客看到这画面,皆是异常惊愕地站起身来。

有看热闹不怕事大的甚至还直接嚷嚷了一句:“这特么是来抢婚的吗?”

柳飞听到后,大声回应道:“没错,老子就是来抢婚的!”

其实,他不太喜欢用“老子”二字,但是他发现这个时候如果不用这两个字,不足以显示他的愤怒,不足以表明他的态度,不足以震慑某些人的气焰。

李云柔的父母、常母听到这话后,先是怔了一下,随后皆是满脸怒火地看向柳飞。

常博文直接冲到柳飞的面前,指着他的鼻子威胁道:“你要是敢坏了我和云柔的婚礼,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噗通!”

他话音刚落,整个人就飞出了三四米,然后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没错,他也享受了和那些保安们一样的待遇,被柳飞直接给踹飞了。

“草!老子和你拼了!”

怒不可遏的常博文何曾在众目睽睽之下丢过这样的人啊,他立即站起身咆哮着冲向柳飞。

不过……

“噗通!”

“噗通!”

……

柳飞几乎是通过不停地踹着他来到李云柔面前的。

他直接无视了已经被他给踹得狼狈异常,但是还是有可能攻向他的常博文,直接将一大捧蓝色妖姬往李云柔面前一递道:“我代表柳家村的所有父老乡亲们反对这场婚礼,请你回柳家村!”

嘎!

所有的宾客愣了一下后,全都愤怒了。

“卧槽,这小子是谁啊?他凭什么反对?这和他有毛线关系?”

“人家婚礼举行得好好的,他突然来搅合,这是活该要被雷劈啊!”

“大家都还愣着干什么?报警,赶紧报警啊!”

……

看到周围已经乱成了一团,李母捶胸顿足地道:“柳飞,你到底想闹哪样啊?求求你放过我们家,放过我们家云柔,行吗?我给你跪下了!”

说完,她真的要跪,柳飞冷声道:“你还好意思为这样的无耻女婿下跪吗?你要袒护他到什么时候?”

李母万分惊讶地看了他一眼,嘴唇剧烈地抖动了起来,竟不能说话。

常母异常慌乱地道:“如果大家伙还认我们两家是朋友,当我们是亲戚的话就一起动手把这个王八羔子给拿下,我就不信他还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杀了我们不成?”

说完,她一马当先冲向柳飞,其他人也是迅速围向柳飞。

柳飞大喝一声道:“你还要纵容你儿子到什么时候?我就不相信你不知道他干了什么好事?”

常母踉跄了两下,随后冲着他大吼道:“我儿子堂堂正正,你少在这污蔑他,今天你擅闯礼堂,破坏我儿子的婚礼,我一定要让你去坐牢!”

“真正该去坐牢的应该是你的儿子吧?”

柳飞缓缓地转过身,用他那犀利无比的鹰眼扫了一眼周围,冷冷地说了一句。

众人再次惊呆。

这是什么意思?

他如此嚣张莫不是掌握了什么证据?

“啊啊啊……你这到底给我吃得是什么啊?我快难受死了!求求你给我解药吧。”

“伯母,你不是一直都特别赞成我和云柔的婚事吗?那就再稍微忍耐两天,只要我和云柔结了婚,入了洞房,正式成为你的好女婿,我一定把解药给您,然后侍奉孝顺您一辈子!”

……

当两段十分简短的对话突然在礼堂中飘起的时候,所有人都为之咋舌。

柳飞看了一眼趴在地上,面色极其苍白的常博文,又看了一眼李母,抽了一下鼻子道:“很不巧,你们俩昨晚私聊的所有内容都被我给录下来了,这只是一个小片段而已。”

顿了顿,他继续道:“伯母,我就搞不懂了,你已经领教到常博文身为一个医生,背地里却是如何得阴险毒辣了,怎么还忍心把女儿交给他呢?”

“胡说!你胡说!这一切都是你捏造的,我压根就没有说过这样的话!”

常博文咬了咬牙后,再次怒火滔天地冲向柳飞,然而又是被柳飞给一脚踹飞。

常母摇头道:“柳飞,你少在这血口喷人,我儿子绝对不是那样的人!”

“是吗?呵呵……那委屈一下伯母了……”

柳飞突然将手一甩,两根根针先后窜出,直接刺中了李母身前两穴,李母突然痛呼一声,趴在桌子上,不停地哀嚎了起来,而且嘴里还吐着白沫,表情极其痛苦。

“这……”

所有人都傻眼了,李父和常母的面部表情更是异常复杂。

李父眉头紧锁地看了一眼柳飞,怒声道:“柳飞,你是救过我一命,但是你这样做也太过分了,你这是把我老伴怎么了?”

柳飞将蓝色妖姬往李云柔的怀里一送,快速走到李母的身旁,掏出银针,给她施了几针,短暂地控制住她体内的毒素道:“您难道还没看出来吗?她这是中毒了!而且是比较罕见的可以通过刺激关键穴位诱发毒性的毒,这毒一旦发作会让人犹如百虫噬心一样痛苦!至于解药,常博文自己也说了,一旦毒性被他诱发,半个小时内不服用他的解药压制,她就会毒发身亡。”

李父无比震惊地转身看了一眼常博文,颤巍巍地道:“他……他说得是真的吗?”

常母一时心急,惊慌失措地道:“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我儿子绝对不是这样的人,他只是让她配合他演戏而已,你们都别听这个王八蛋的,明明是他把她害成这样的。”

她本来只是慌于辩解,但是无意中却是透露出了更多的信息。

演戏?

为什么要演戏?

难道说李云柔不是心甘情愿嫁给她的宝贝儿子的?

众人纷纷小声议论了起来,柳飞看了一眼常母道:“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在故意装糊涂?”

常母曾听常博文说过他和李母演了一出大戏让李云柔心甘情愿地答应嫁给他了,可是她一直都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演的,问了他们也都不回答。

现在听柳飞这么说,她整个人都不好了,她可是深知演戏和主动下毒之间的差别啊,所以她也不管那么多了,立即辩解道:“什么装糊涂?明明就是演戏,这是千真万确的,博文,你说是不是?”

常博文像是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慌忙道:“王八蛋,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以为我真不敢报警吗?”

柳飞有恃无恐地道:“报啊,你倒是报啊!”

“你!”

“不承认是吧?今天我还非得让你亲口承认了,你个人渣!”

说完,柳飞快闪两步,一把将其揪起,朝着他的面颊狠狠地给了几拳,将他近乎打懵后,快速地搜了一下他的身体,很快便搜到了一个小瓶子。

他从小瓶子里倒出两粒药递到李母面前道:“刚才我只是用银针帮你强制压住毒性,但你体内的剧毒已被诱发,不赶快服解药的话……”

他话还没说完,李母直接捏起解药吞了下去,然后瘫坐在地上,捶胸顿足地道:“造孽,造孽啊!我对不起云柔,是我怕死,我该死!”

常母慌忙扯了一下她的衣服,小声道:“亲家母,你说什么呢?这儿这么多人,你可不要乱说,不然我们两家今后还怎么见人?”

李母眼泪哗啦地道:“你儿子根本就没有演戏,这些都是真的,他真的给我服下了剧毒,让云柔亲眼看到我毒发时痛苦万分的样子!他是为了在你面前保持好儿子的形象,说是我主动配合他演戏,促使云柔同意这门婚事的吧?”

常母知道已经无法挽救,一连向后踉跄了好几步,随后也是瘫坐在了地上。

“哈哈哈……哈哈哈……”

就在这时,常博文突然大笑着站起来,他指了指周围的人,又指了指柳飞,暴吼道:“今天这婚是不结也得结,不然就是你们联手害死她的,对,你们联手害死她的!云柔,我问你,你是要你|妈,要是要这个乌龟王八蛋?”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