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161章:佳人已去,宴席终散

第161章:佳人已去,宴席终散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352  |  更新时间:

“不是吧,云柔,你真的要结婚?”

“云柔,你要嫁的人不会就是那个常博文吧?你不是不喜欢他吗?”

……

作为她的好姐妹,按理说听到她的婚讯,柳玉莲和刘香月都应该为她感到高兴才是,但是她们已经听柳飞说过她回家后被疯狂逼婚的事了,也曾专门给她打电话了解过一些情况,对她的处境也都是很头疼。

现在她突然作出这样的决定,她们真的是无法接受,如果说她们的第一反应是震惊的话,那么她们的第二反应无疑是觉得这其中肯定是另有隐情。

李云柔见他们一个个都目瞪口呆的,吐了一口粗气道:“其实我也很舍不得你们,但是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我的年纪在这摆着呢,这很正常!”

柳玉莲当即道:“正常毛线啊?和你结婚的人是不是常博文,你不是不喜欢他吗?”

李云柔颇为淡然地点头道:“是他!最近我也想通了,天底下不知道有多少爱情败给了现实!我是对他没有太多的男女之情,但是我们俩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对彼此都很了解,结婚后也不用磨合,感情可以慢慢培养!”

柳玉莲双眼放大道:“不是吧?你这明显是屈服于他们的压力了。你快告诉我,他们到底怎么逼你了,我现在就到恒城为你出气去!”

刘香月附和道:“我也去,天底下哪有这么不讲道理的父母?这不是完全不顾你的感受,硬生生地让你开始一段注定不会幸福的婚姻吗?”

李云柔走了几步,坐在沙发上,莞尔一笑道:“其实也没有你们想得那么恐怖。家庭、爱情、亲情等都是一体的,我爸妈是给了我很大的压力,可是我们家确实和人家有婚约在先,而且常博文虽然偏执了些,但确实是喜欢我的,他各方面条件也都很不错。”

说到这,她长舒了一口气道:“与其去憧憬一个不爱我的人,倒不如和一个爱我的人共度一生,这样最起码不会受什么委屈。”

“……”

柳玉莲和刘香月彻底无语。

柳飞心里则是咯噔了一下。

毫无疑问,她突然回来辞去村支书的职位,又宣布婚讯,这里面肯定是另有隐情。只是她现在一直试图从各个方面圆,让他们都放心,这俨然是不想透露更多的内情。

这很可怕!

因为这说明她已经笃定要嫁给常博文了。

这就像当初她拒绝嫁给常博文时一样坚定。

她说的一些东西听着似乎有些道理,但是细细品味,更多的就是无奈,而且是极其得无奈。

看来,她父母以及常博文母子已经逼得她无路可走,不得不结婚了。

沉默了一会儿,柳飞道:“之前你不是说常博文主动放弃了吗?”

李云柔干笑一声道:“也许是我低看了他对我的爱。”

看到她脸上和语气中不受控制地流露出苦涩之情,柳飞、柳玉莲等人都是相当得心疼。

而柳玉莲又是个直性子,她当即拉着她的手道:“你不用演给我们看了,你就直说到底是什么原因,我们一起帮你面对!我们都是好朋友,在这涉及到你终身大事的事情面前,拜托你不要拒我们于千里之外,把我们当成外人看待好不好?”

李云柔抬头看了他们一眼,笑了笑道:“我虽然和你们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是除了我父母以外,你们绝对是我最亲最亲的人,只是木已成舟,有些事情已经无从改变了。我已经受够别人逼我了,你们就不要逼我了,都祝福我吧,放心,我一定会幸福,无论在哪里,都会为你们,为海鸣山,为柳家村的父老乡亲们加油的!”

说完,她忍不住哽咽了起来,随后哽咽变成抽泣,抽泣变成大哭,大哭又变成嚎啕大哭……

柳玉莲和刘香月相互看了一眼,一起抱着她,也是忍不住流眼泪。

柳飞则是以手扶额,在房内走了一圈又一圈。

以前他觉得他们俩更多的是朋友关系,但是如今听她当着自己的面说她要结婚了,他真是出奇得难受。

这种难受除了是对她屈服于现实而感到同情以外,还有一些其他的情愫。

他想到了他们俩第一次见面就误会的情形;想到他们互相不待见,甚至都不屑斗嘴的情形;想到同在一个屋檐下度过几个月,一起并肩作战的情形;想到毫不犹豫地帮她吸蛇毒以及在路灯下疯狂热吻的情形。

有些东西,它就是这么无声无息,悄然产生了,似乎不受人控制,更不受外界环境的影响。

他肯定得帮她,必须得帮她,只是怎么帮,这个目前看来很是棘手。

当然,最重要的无非还是李云柔的态度,如果她已经铁了心要嫁给常博文了,他真的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

三个美女抱在一起哭了一会儿后,李云柔主动帮柳玉莲和刘香月擦了擦眼角的泪水道:“好了,都别哭了,天下就没有不散的宴席,咱们缘分尽此,但愿下辈子还能再见吧!”

说完,她站起来就要走。

这可让柳玉莲和刘香月都有些懵了。

柳玉莲一把抱住她道:“你……你难道都不多留一会儿?”

李云柔抿了抿嘴道:“他……在山外等着呢。”

“呃……”

柳玉莲将头一低,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刘香月见柳飞一直都没有说话,连忙走到他身旁,扯了扯他的衣服道:“姐夫,你倒是赶紧想办法啊!”

柳飞想了想,走到李云柔的面前,李云柔此时其实很不敢看他,但她还是强忍着眼泪抬起头,满脸笑容地看着他,轻喊了一声“飞哥”……

“如果你真的已经做出决定了,我们尊重你的决定。”

柳飞淡淡地说了一句,李云柔道了一声“谢谢”后,眼泪再也忍不住,不停地往外流。

刘香月看不下去了,用力掐了柳飞一下道:“你这说得是哪里话?你没问题吧?”

柳飞看了她一眼,然后继续对李云柔道:“你这是没带请柬,都不打算邀请我们这些好朋友参加你的婚礼吗?”

李云柔抿了抿嘴,神情更加悲伤地道:“他……他不希望你们出现……”

“这个王八蛋,我现在就去宰了他!”

柳玉莲攥了攥拳头,怒不可遏地往门外走。

柳飞一把抓住她,然后看向李云柔道:“真的不行?”

李云柔低着头沉默了好一会儿,方才抬起头泪眼朦胧地摇了摇头,然后轻声道:“我……我已经怀孕了,这次婚礼也是一切从简,还请你们见谅!”

说完,她捂着嘴跑出了房间,跑出了院子,跑向山外,眼泪如同决堤的河水一样不停地流着……

本来她是很想给柳飞一个大大的拥抱的,但是最终她发现,她根本就没有这个勇气了!

房间内,柳飞十分震惊地向后踉跄了一步,柳玉莲和李云柔则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半响说不出一句话来。

有时候,有些事情也许就这么简单。

李云柔说了那么多,也许最终还是归结于这一点。

她也许不爱常博文,受不了家人的逼迫,但是孩子是无辜的。

良久之后,刘香月走到沙发旁,双手抱膝坐在沙发上,撅着嘴道:“现实永远是这么残酷,这下我们完全没辙了。”

柳玉莲则是直接踢飞了两个板凳道:“肯定是那个王八蛋逼着云柔生米煮成了熟饭,云柔一那么好的妹子,怎么能嫁给这样的人呢?我实在受不了,实在受不了!”

柳飞依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倚在门旁,看着远处的群山。

柳玉莲看他这样,万分无语地道:“飞哥哥,你今天这到底是怎么了?你倒是说句话啊?”

柳飞有些木然地道:“她说了这么多,你们听出她的潜台词没有?”

刘香月想了一下,连忙道:“她必须得嫁了!”

“还有呢?”

“不会和我们再见了,呃,她……她不会想不开要自杀吧?”

柳玉莲当即道:“她怀孕了啊!”

柳飞摇头道:“其实很明显的一个潜台词就是不让我们去恒城。”

在柳飞看来,不让去可不代表不能去,而他的字典里又恰恰没有“不能”二字。

所以与其在这同情、揣测、伤感等等,倒不如亲自到恒城去看看,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柳玉莲和刘香月都听出了他的话外之音,异口同声地道:“我和你一起去!”

柳飞扫了她们俩一眼道:“我是去调查,你们俩就在海鸣山老实呆着吧。”

刘香月嘟了嘟嘴道:“如果她真怀孕了,那怎么办?”

柳飞没有回答。

在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他暂时不想再多说什么。

当天,他先往恒城方向寄出了很多束蓝色妖姬,然后他本人于第二天一大早坐飞机出发来到恒城。

他的到来就像是蓝色妖姬被寄来一样无声亦无息,没人知道。

转眼间到了李云柔的大婚之日,柳飞看了看放在桌子上已经委托花店给包装好的一大捧绚丽夺目的蓝色妖姬,沉思良久。

最终,他站起身理了理衣服,捧着一大捧蓝色妖姬出了门,直接打的来到李云柔和黄博文结婚的大礼堂外。

李云柔曾说他们的婚礼一切从简,但是并非如此,大礼堂内早已是人满为患,很多人都在低声称赞常博文和她是郎才女貌,十分般配。

柳飞站在大礼堂门口,远远地看到穿着一袭白色婚纱,打扮得极其漂亮的李云柔站在常博文的身旁,她面无表情,如同行尸走肉一般。

此时已经到了神父证婚环节……

【摸爬滚打求鲜花、贵宾票和红包啊,有的都记得投一下哈,另外没收藏的都记得收藏一下本书,点一下就可以了,很简单的,感谢!】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