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159章:死里逃生,欲盖弥彰

第159章:死里逃生,欲盖弥彰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702  |  更新时间:

一场让众人都出乎意料的“小较量”就这样结束了。

众人都没有想到柳飞用了这么一招,可以说这既打击了云巅制药,又让公众对他的止血药有了更多的期待,是一石二鸟之计。

不过,在柳飞这里却是一石三鸟之计。

这天晚上十一点左右,正在熟睡中的柳飞突然被吵醒,他睁开眼看到是蝎子打来的电话,接通道:“发生什么了?”

蝎子言简意赅地道:“大鱼已上钩,你家东南方向五六百米处,赶紧过来!”

一听这话,柳飞喜出望外,赶紧起身,套了一件t恤,穿着大裤衩就出了门。

当他来到蝎子身旁时,赫然发现一个戴着怪兽面具,身材高大的男子正在和幽狐火拼。

看了一小会,柳飞颇为震惊地道:“身手这么好?”

蝎子道:“确实非常好,而且他是个外国人!”

柳飞大为吃惊地道:“你已经看过他的面孔了?”

蝎子道:“这个也是我们运气好,我们从海元城回来的路上就留意到了这个人,他来到守成镇后就一直鬼鬼祟祟的,你们这鸟不生蛋的地方八百年也很难见到一个外国人啊,所以我们俩就一直盯着他,半个小时前看到他偷偷摸摸地来到海鸣山外,换了衣服,戴了面具,往你们柳家村赶来。”

顿了顿,他继续道:“结合你说的上次那三个同样戴着怪兽面具的人,现在基本可以肯定他们是一伙的。”

他话音刚落,只听一声痛呼,幽狐直接摔在了他们俩的面前。

这可把柳飞和蝎子都给吓了一大跳。

幽狐捂着胸口站起身道:“他……应该吃药了!”

“他奶奶的,吃药就无敌了啊,看爷今天怎么削死你!”

蝎子用手抹了一下鼻子,直接冲向黑衣人,两人打了十几个回合,蝎子也是痛呼一声,被那黑衣人一脚踹飞。

“这……药力更猛了!”

柳飞几乎不用对比就可以直接看出来,眼前的这个黑衣人要比之前那三个袭击他的黑衣人还要彪悍,幽狐和蝎子一打一的话估计不是他的对手。

当然,这对于他们俩来说肯定是个打击。

看到他们俩皆是青筋暴起,随时都有可能再次冲向黑衣人,柳飞将手一摆道:“我来试试吧!”

说完,犹如一道旋风一般冲到黑衣人的面前,一脚踹向黑衣人的肚子。

黑衣人一把抱住他的腿,大吼一声,用力一甩,柳飞在空中翻滚了几圈,稳稳地落在了地上。

黑衣人转头扫了他一眼,快跑几步,一脚又一脚地踹向他,那速度简直是快到了极致,但是皆是被柳飞给躲了过去。

蝎子大跌眼镜地说道:“卧槽,不是吧,他的身手竟然比我想中象得还要彪悍,他这是怎么练的啊,怎么这么牛逼?”

幽狐也是皱了皱眉头道:“他的身手以前虽然也很厉害,但是哪有现在这么逆天,到目前为止,他竟然没有落于下风!”

蝎子干咳一声道:“他……不会也是吃那种药了吧?”

幽狐极其冰冷地看了他一眼道:“你这是怀疑他?”

蝎子笑了笑道:“你丫神经病吧,我就是开个玩笑而已,你有必要这么认真吗?”

幽狐道:“我的字典里没有‘玩笑’二字,下次说话的时候注意点,大家都是兄弟,这种玩笑开不得!”

“你!”

蝎子万分抓狂地指了指他,向一旁走了五六米,然后送他一鄙视的眼神。

“嗷!”

“嘭!”

“啪!”

……

随着一声声暴吼,拳击声,脚踹声此起彼伏,柳飞和黑衣人就像是洪荒野兽一般,同以蛮不讲理,霸道无比的打法和对方火拼。

两人就这么火拼了五六分钟,柳家村所有的狗都狂吠了起来,周围原本几十厘米高的杂草也都“陷进”泥土里,至于那些石子、砂砾什么的不是被踢飞当武器,就是被直接碾得粉碎。

可以说,这绝对是一场巅峰对决。

柳飞虽刚突破到《元气五行诀》第三重境界没多久,甚至连这重境界中“凝气”的窍门都还没有掌握,但是“一重境界一重天”,他从第二重境界突破到第三重境界,完全实现了质的飞跃,如果要是赤手双拳火拼的话,蝎子和幽狐联合起来都未必是他的对手。

蝎子和幽狐早已是看得眼花缭乱,毫无疑问,柳飞撑得时间越长,他们也就会越震惊。

然而,让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一幕出现了,两人打着打着,柳飞先是送黑衣人一通连环腿,打得他有些凌乱后,竟然一拳又一拳地砸向他的胸膛。

黑衣人虽然也在不停地闪躲,可是他的势头太猛,而且完全是东西呼应,虚假结合,他根本就是防不胜防。

没过多久,黑衣人突然“噗”了一声,虽然他戴着面具,大家都没有看到血,但是声音太明显,完全可以肯定他被打吐血了。

“燃爆了有没有!这简直就是战神啊!”

蝎子毫不吝啬地夸了一句,幽狐则是剑眉微弯,忽然间想明白了一些东西。

柳飞见他们俩都乐了,他则是叫苦不已,因为攻得太猛,他现在两条手臂都在发抖。

黑衣人稍微缓了一下,突然大喝一声,犹如一头野牛一般不要命地冲向柳飞,然后手脚齐上,一路狂飙。

柳飞知道他这是要把积攒一肚子的怒火都给发泄出来,一旦怒火发泄完了,他也就萎了。

所以他也没有硬拼,而是一退再退,不知不觉间已经退到了蝎子和幽狐两人之间。

他见黑衣人的攻势渐弱,正准备反击,黑衣人却是突然大吼一声将手往腰侧按去。

柳飞双瞳放大,飞速甩出一根银针,然后大声道:“炸弹,快跑!”

原本一脸放松的蝎子和幽狐一听这话,先是怔了一下,随后像柳飞一样疯狂地跑了几步,一跃而起。

黑衣人虽然被一针刺在了心窝上,但还是忍痛按了微型炸弹按钮。

“嘭!”

只听一声巨响,黑衣人瞬间血肉横飞,而在他周围则出现了一个大坑。

“呼……”

柳飞吐了一口粗气,抖了抖身上的泥土,站起身来后,发现身上有好几处都在流血,不过幸运的是伤得不是太严重。

他见蝎子和幽狐还没起来,赶紧喊了一句,蝎子双手发抖地爬起来,随后一屁股瘫坐在地上,看了一眼正在流血的腰则,颤巍巍地道:“丫丫的呸的,这个幕后之人太丧心病狂了!要不是你反应得快,今晚咱们三个恐怕统统都要去见阎王老儿了……”

幽狐脸色苍白地将身旁的一条血粼粼的断臂扔到一旁,然后撑着腰站起身道:“这大坑的直径有四五米,可见这微型炸弹的当量十足。好在我们三个都是经历过枪林弹雨,身手也都很利索的人,不然的话,慢一慢都必死无疑!”

柳飞见已经有手电筒照过来,连忙道:“你们的伤都没有大碍吧?赶紧先离开,别被村民们发现了,这边我来应付,回头咱们再碰头讨论!”

蝎子和幽狐相互看了一眼,点了点头,迅速消失。

当一帮村民急匆匆地赶过来后,有人看到如此血腥的场面直接昏厥了过去。

柳飞先安抚了一下村民们,然后赶紧给娄峦打去了电话。

很快,娄峦带着韩颖等人火速赶来,他们看到这情形,也是完全震惊了。

“师父,你没事吧?”

韩颖见柳飞的伤口已经简单地处理了一下,还是不放心,十分关切地问了起来。

刘香月则双眼泛红地道:“他这也就是福大命大,不然我们……我们……”

说着说着,她直接呜咽了起来,柳飞拍了拍她的香肩道:“没事,没事,这不是逃过一劫嘛!”

韩颖也是眉头紧锁道:“没有大事真是万幸!这个性质太恶劣了,一定得彻查清楚。师父,以你之见,他和那三个黑衣人是不是一伙的?”

对于这个,柳飞也没有避讳,他点头道:“应该就是一伙的,不过和那三个来枪技术的黑衣人不同,这个家伙是想来同归于尽的,而且还是个外国人。”

“啊?外国人?”

由于黑衣人的身体早已被炸得支离破碎,韩颖完全看不出来,听他这么一说,她眉头皱得更紧了。

她看向柳飞道:“你可有得罪什么外国人?”

柳飞此时真想说他得罪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数都数不过来,不过想了想后,他还是摇头道:“应该没有,而且一个外国人跑海鸣山来和我同归于尽?这动机也太模糊了!”

韩颖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道:“现在人被炸成这样,调查起来估计很有难度,不过我们一定会全力调查的。师父,你先好好休息,一有消息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的。”

柳飞点了点头,转身往回走,谁知柳玉莲和刘香月却是一左一右地跑到他身旁,然后拿起他的胳膊放在自己的肩膀上,扶着他往回走。

柳飞哭笑不得地道:“这待遇我喜欢,今后可不可以多点?”

柳玉莲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开玩笑,难道你就不害怕,不心有余悸吗?”

柳飞反问道:“怕就能躲避一切,怕就能解决问题?”

其实从他选择走这条路开始,这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只不过让他有点没有想到的是会来得这么猛烈。

人生有时候就是这样,你获得越多,肩负的东西就越多,面对的危险和挑战也就越多……

在家休养了几天,这天晚上十一点多,他来到海鸣山的主峰之上,和蝎子、幽狐并肩坐着看向仿佛伸手就可摘的明月。

蝎子给他们每人发了一小瓶酒道:“来吧,为了庆祝咱们三大难不死,逃过一劫,喝一个!”

三人碰了一下后,皆是喝了几口,幽狐直接道:“这会不会是那个云巅制药的晋墨雨所为?”

柳飞眉头紧锁地沉声道:“如果真是他的话,那这个人恐怕要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可怕!”

蝎子道:“可是他就是一娘娘腔啊,我们调查那么久了,也没有调查出他有什么问题。这会不会是有外国的组织介入了,想搞死你?”

柳飞道:“两批黑衣人,完全不同的目的,第一批是为了抢技术,第二批则是要同归于尽,如果这些推敲到晋墨雨身上,我个人觉得更相符些!我让他们云巅制药栽了大跟头,而且又和他存在直接竞争关系,拒不合作,估计他早就想除掉我了。至于选了个外国人来执行任务,我觉得有可能是为了分散和转移我们的转移力,有欲盖弥彰的嫌疑!”

顿了顿,他继续道:“当然,即使这样,我也不能一口咬定就是他,我想我们可以酌情考虑扩大范围,免得有漏网之鱼!”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