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158章:刷刷存在感

第158章:刷刷存在感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281  |  更新时间:

“姐夫,你就说说嘛,你就说说嘛……”

刘香月见柳飞在她这样的举动下还是守口如瓶,真是受不了了,他这是把自己当成坐怀不乱的柳下惠了,还是深藏不露的鬼谷子了?

“起来,炼药去!”

柳飞见刘香月不依不饶的,拍了一下她的头站起身,然后真的亲自动手炼起药来。

“你怎么炼的是减肥药啊?”

看到他拿茯苓,刘香月瞬间无力吐槽了,这都什么时候了,他放着现成的能够赚钱的药物不炼,炼这还没影的,这不是明显和钱以及商机过意不去吗?

柳飞不慌不忙地道:“有些事是急不来的,现在咱们一没工厂,二没生产流水线,三没员工,没法和他们比的。”

“可是也不能就这么看着他们把市场份额都给抢走了啊!”

“到时候再抢回来就是!”

“你说得轻松,哪是那么好抢的?你得明白,在止血药市场,可不是只有云巅止血膏和你的海鸣山止血丸以及海鸣山止血膏!那些竞争对手会坐看你们蚕食止血药市场?”

柳飞微微一笑道:“错了,不是我们,是云巅制药!”

听他这么一说,刘香月恍然大悟,随后指着他道:“你你你……你这个老油条,你这是想利用云巅制药帮你开路,试试市场的反应?”

柳飞道:“只是一个方面而已。总之,别急,我可不会甘于寂寞的,会在适当的时候刷刷存在感。”

说到这,柳飞话锋一转道:“香月,你对花有研究吗?”

他这个转折看似很随意,但也是深有意味的,一方面是不想让刘香月继续追着他问止血药的问题,另外一方面则是涉及他下一步的计划。

刘香月虽然远没有刘静月那么有商业经验,但是脑袋瓜子也是转得飞快,她十分激动地拉着柳飞的胳膊,睁着水灵灵的美眸看着他道:“哇撒,姐夫,你这是打算进军花卉市场了?”

柳飞点头道:“有这个想法。”

“那你打算种什么?”

“要么不种,要么就种最难种,最贵的!”

“哦……”

刘香月似有所悟地指了指他,柳飞也是指了指她,随后两人心照不宣地大笑了起来。

不过,柳飞可以肯定其实他们俩心里想得不一样,他就当是逗她玩了。

柳玉莲走进院子里看到他们俩如此喜乐的一面,微微挑眉,暗想上天为什么待我这么不公啊?一个刘静月已经是难以战胜了,现在还额外“送”这么一个古灵精怪,毫不逊色的“小姨子”,我得什么时候才能追到飞哥哥啊!

刘香月看到她后,连忙跑到她面前道:“玉莲,姐夫打算种花了!”

柳玉莲先是怔了一下,随后打趣道:“今后恐怕会有更多人追他了,我的命咋就这么苦呢?”

刘香月尴尬一笑,然后连忙道:“咱们……呃不,你可以坐山观虎斗嘛!”

柳玉莲一脸正经地道:“云柔不在,咱们都同床共枕那么长时间了,绝对是情谊满满,我问你,我和你姐,你支持谁?”

她虽然没有完全说出来,刘香月也听出来了,她转头看了一眼柳飞,微微一笑道:“你们俩我谁都不支持,我支持养花的小村长,哈哈哈……”

“太狡猾了!”

柳玉莲白了她一眼后,立即去挠她的胳肢窝,两个大美女立即闹成一团。

柳飞轻咳一声道:“左右护法,该归位了,咱们要开始炼药了!”

刘香月和柳玉莲一听这话,指着他哈哈大笑了一番,又冲到他面前每人给了他一脚……

就这样嬉笑打闹,优哉游哉地炼了几天药,这天李姗姗拎着两袋药来到了柳飞家,然后将药递给他道:“飞哥,这是按照你的意思买的,全部都是云巅制药制造出来的止血系列药!”

柳飞先拿起一个盒子打开看了看,皱了一下眉头道:“云巅创可贴?”

李姗姗点头道:“没错!他们是将止血膏变成了创可贴,这样更容易携带,而且更容易包装售卖!不过这只是一种形式,还有一种形式就是另外一个盒子里的,瓶装的止血膏,主要是卖给医院,而且他们声称这止血膏对于止血和术后伤口愈合效果非常好!目前已经有凤凰的医院批量购买了他们的这种止血膏,据说临床效果很不错。”

柳飞先是拆开创可贴闻了闻,随后又打开了瓶子挤出一些药膏闻了闻,笑道:“确实是一个炼药天才,虽然我还无法知道这些药的具体成分,但是这明显和市面上流通的那些止血药不同!”

见他竟然夸起了晋墨雨,柳玉莲、刘香月等人都有点傻眼,他这葫芦里卖得到底是什么药?咱们的止血药不是明明比他的这些要好吗?

柳飞见李姗姗也有些愕然,微微一笑道:“不管人如何,这药确实是好药,值得夸!他这两种药定价如何?”

李姗姗道:“由于效果很好,明显卖得比市面上的要贵,这个云巅创可贴一盒二十片,二十块钱!至于这一小瓶的止血膏,医院批量购买的话是十五块钱一小瓶!”

柳飞笑了笑道:“据我所知,目前市面上的创可贴大概是两毛钱一个,二十块钱能买一百片,他们这价格提得真是够丧心病狂的。”

李姗姗道:“可不是!今天我们医院的很多同事在一起聊天的时候就说他们这是仗着药效好大肆赚钱啊,你的药要是能够及时推向市场的话,他们肯定不会定这么高的价。”

柳飞耸耸肩:“那怪我喽?”

李姗姗连忙摆手道:“不是,当然不是!像创可贴这种居家必备品,这么一小片卖这么贵,简直就是吸血啊,我们也是看不下去。不过没办法,他们宣称他们的创可贴可以比一般的创可贴覆盖更大面积、更深的伤口,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止血,值这个价!从这些天市场的反应来看,效果确实很好,价格高这个问题被提及的也不多。”

刘香月托着香腮走了几步道:“现在大家的消费水平提高了,如果真能及时止血化瘀以作应急之用,一块钱一片确实也没啥。至于医院,这部分费用完全可以算在综合治疗费用中,十五块钱每瓶的价格其实也是不痛不痒的,没什么。”

对于她的分析,柳飞也很赞同。

可以这么说,好药一直都是稀缺品,只要效果好,这样的低价位常备药肯定是大家可以接受的。

不过很明显,云巅制药已经搅乱了止血药市场,这肯定会让那些止血药生产商倍感压力,他们铁定会想办法反击的。

而他如果在他们反击的时候刷刷存在感的话,效果肯定不错。

想到这,他道:“姗姗,谢谢你了!我们明天开始炼止血丸和止血膏,人工炼!”

三个大美女一听这话,全都震惊了,他是疯了吗?人工炼往市场供应,那得多大的量啊?

不过,柳飞并没有多说什么,第二天,他购买了大量的中药材和药罐等器具,然后组织村民们炼了起来。

一时间,整个海鸣山都沉寂在药香的萦绕中。

在炼药的过程中,柳飞还忙中偷懒,购买了五六盆海蓝色的玫瑰花放在了大棚中。

一星期后,柳飞和凤凰大医院联合召开新闻发布会,正式向凤凰大医院供应一小批止血丸和止血膏,而且全都是标准搭配,一小瓶止血膏搭配两粒止血丸,两粒止血丸用于术前内服止血,止血膏则用于术后伤口愈合、祛疤等,价格只要十块钱!

这个新闻发布会一开,云巅制药公司上下皆是狠狠地吐了一口血!

十块钱,而且是两种药搭配着卖才卖十块钱,他们可以肯定柳飞亏本了,因为他用于炼药的九死还魂草的价格在那摆着呢,但是他就是这么任性,他们也没有办法啊。

柳飞的这个存在感一刷,原本就视云巅制药为最大对手的众多创可贴制造商纷纷利用舆论攻击云巅制药的创可贴价格太高,同时用柳飞的止血药作对比,人家效果更好的药反而卖更低的价格,他们云巅制药不是想赚钱想疯了是什么?

“哈哈哈……哈哈哈……”

刘香月一连看了好几份报纸后,直接扶着柳飞的肩膀前合后仰地笑了一会儿道:“姐夫,这就是你所谓的‘放血玩’啊?真是太贱了!我看报纸上说有不少人已经自发起来组织抵制云巅制药的止血药了,并给他们冠了个眼里只有钱的无耻药商的恶名。现在云巅制药创可贴和止血膏的销量锐减,大家都很期待你的止血药,希望可以早点上市售卖呢!他们只想着先发制人抢占市场,疯狂赚钱了,却没想到你来了个后发制人,绝!”

柳飞轻咳一声道:“我只是趁机刷了一下存在感而已,云巅制药更大的压力还在后面呢。”

刘香月道:“同为民营制药公司,你这相当于是壮士割腕,不唯利是图,让公司担负更多的责任了,这肯定可以对只想着赚钱的云巅制药造成杀伤,只是你这基调一定,等止血药上市销售后,价格肯定不能高于这个价了,我感觉你会亏本啊!”

柳飞一脸轻松地道:“放心吧,既然我敢这么玩,自然是亏不了!对了,你们没啥事不要乱跑,都老实呆在家里。”

刘香月大惊道:“你的意思是云巅制药咽不下这口气,可能会……”

柳飞用手抹了一下鼻子道:“也许会,也许不会,一切还是小心为上的好!那晋墨雨外柔内坚,从来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