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155章:弄假成真,疑窦再生

第155章:弄假成真,疑窦再生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203  |  更新时间:

李云柔也是彻底受够了她们俩这一唱一和式的天天唠叨。

可是她现在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她是不可能和父母断绝关系的,所以这说一千,道一万,最受折磨的那个人还是她。

不过,令她稍感诧异的是最近常博文并没有再跟着她们两个老人家一起劝说,这似乎有点反常。

难道是她和柳飞在那晚路灯下的举动刺激到他,让他彻底放弃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无疑是她最希望看到的。

一旦常博文放弃了,这两个老人家就是再怎么闹,恐怕也只能是耍耍嘴皮子而已。

她知道现在柳飞夹在她和两个老人家之间也是很尴尬,而且是一直在隐忍,有些话他是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所以想了想后,她看向两人道:“妈,伯母,整个案子的详细情况现在还没有出来,个中缘由要比你们想象得要复杂多了。请你们能摒弃成见,先让他把伤养好,行吗?这样,如果你们答应的话,我愿意和你们谈还不行吗?”

她这是让步了。

李母和常母相互看了一眼后,都有点喜出望外,看来这三天两头到医院来“狂轰乱炸”是凑效了,要知道她之前可是坚称她和常博文之间是不可能的。

“愿意谈就好,愿意谈就好!”

常母笑呵呵地拍了拍她的肩膀,李母则是把她拉到一旁小声道:“妈也不是那么冷血的人,你偶尔来看看他没有问题,但是你要注意啊,你可是黄花大闺女,这要是被别人给看到了,成何体统!”

李云柔直接把她往门外推道:“你们能让人家喝完药吗?等他喝完药,我就离开还不行吗?”

“好好好!”

李母赶紧向常母使了一个脸色,两人先离开了。

李云柔则是往床边一坐,唉声叹气地道:“我简直要疯了!”

柳飞直接拿起药碗,一口气喝完道:“让你为了我用缓兵之计,抱歉!其实她们有些东西说得也没错,这次确实是我连累到你家了。”

李云柔摇头道:“这年头坏人和眼红的人那么多,有些事也不是你能决定的。我这确实是缓兵之计,现在文哥的态度很重要,我们俩那天那个样子,他可能已经比谁都明白了,所以我感觉他已经放弃了,现在就是她们两个老的还不甘心,我先让她们缓缓,然后争取慢慢说服吧!”

柳飞道:“暂时也只能这样了。清官难断家务事啊,这样的事尤其折磨人,我这个外人也不方便过多地插手。总之,你要挺住,追求幸福是每个人的权利,你这样争取是理所应当的。”

“嗯!”李云柔点了点头,突然眨了几下水灵灵的眸子,羞嗒嗒地道:“飞哥……我是说如果哈,如果你是先遇到了我,而不是刘大小姐,你会……”

说到这,她慌忙低头,半响没有说出一句话来,她也不知道今天这是怎么了,但是要是不问的话,她总感觉心里乱七八糟的。

“会!”

柳飞直接了当地给出了答复,其实他和刘静月的关系也不是他们想得那样,只不过现在很多东西不方便说。

得到了这样的答复,李云柔一下子羞得满脸通红,她慌里慌张地站起身,先去拉窗帘,又去倒茶,然后才意识到自己的脸是越来越红,遂赶紧向柳飞嘀咕了一句,离开了病房。

这种感觉很奇妙,尽管她知道这只是一个假设,但是她还是像表白被接受一样开心。

“难道她真的喜欢上我了?”

看到她这样子,柳飞笑了笑,不过笑得有些复杂。

诚如蝎子所说,曾经他是万花层中过,片叶不沾身,但是回到柳家村之后,他这桃花运走得丧心病狂,感情债又欠了太多,他今后恐怕有得折腾。

不过,是个男人好像都梦寐以求被这样折腾……

转眼间又过了三四天,柳飞转回柳家村修养,李云柔则是继续留在恒城照顾父亲。

柳玉莲和刘香月见他可算是回来了,瞬间哭成了泪人。

柳飞笑道:“没事,有惊无险而已,我就是打不死的小强,这世上想要我命的人多了去了,可是来索命的往往是赔了自己的性命。”

柳玉莲嘟了嘟嘴,也不管刘香月就站在一旁呢,直接往他的怀里一趴道:“我们也是后来才知道你那边吸引了大部分火力,是那么的危险。都是你,为什么死活不愿意让我们去恒城看你?”

柳飞道:“你们都去恒城了,海鸣山的这些东西怎么办?”

刘香月坐到床边,用手抹了一把眼泪道:“你不在的这段时间,你养的那些鱼啊,种的那些东西好像都长得很慢,这有点诡异啊!”

柳飞干咳一声,原来他是每隔三天就会输送一次五行之气的,这段时间没有持续输送,它们肯定长得慢,这也很正常。

他笑了笑道:“我这不是回来了嘛,今天我就变个魔法,让他们快起来。”

“去你的!”

刘香月白了他一眼,然后道:“话说我很好奇,你是怎么知道对方用了调虎离山这一招的?”

听她这么一问,柳飞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相信现在很多人都对这个事情很好奇,比如在恒城袭击他的那帮杀手,比如孙涵,比如吕应雄。

其实他并没有到料事如神,未卜先知的程度,他做出这样的判断更多的是经验和推敲。

在发生这件事之前就已经发生过三个暴走的黑衣人玩调虎离山这一招了,他当时差点上当,所以当发生这件事,尤其是李云柔在离开院子时说的那句她父亲突然横遭车祸的话,彻底触动了他的神经,他当即打电话进行了部署。

当然,这种部署刚开始的时候更多的是为了防范于未然,以防万一,在到了恒城之后,他看了李父的伤势,又根据警方的判断,越来越觉得这可能是一场阴谋,所以他又打电话给蝎子和幽狐完善了这个计划。

这才有了后来蝎子伪装成他的样子和幽狐一起坐镇海鸣山帮他收拾那帮歹徒的情景,也才有了楚玉才及时出击,粉碎孙涵的阴谋,促使吕应雄自首的情形。

只是有些事也着实出乎他的预料。

比如吕应雄和孙涵一下子派那么多一流的杀手对付他,而且还恰好抓住了那么好的一个机会,再比如楚玉才的临场应变能力,要不是他果断应对,相信孙涵这会儿就不会被抓到大牢,而是将所有的罪名都推到一个死人的身上,自己却像是没事人一样。

他将这些告诉柳玉莲和刘香月后,两人都是美眸圆睁,震惊不已。

这计划虽然是他不断完善的,但是这也足以说明他强大的应变能力。

柳飞留意到她们俩的表情,微微一笑道:“其实这次我们能够成功,还是多亏了我的那两位朋友。要是没有他们俩,这次我会损失成什么样子,还真不好说。”

柳玉莲和刘香月可就等着他说这句话呢,她们赶紧问他那两个朋友到底是什么来头,为什么那么牛逼。

柳飞意识到说漏嘴了,赶紧用手抚着胸口道:“哎呦,我突然心口疼,整个人也是晕晕的,你们让我休息一会儿吧。”

刘香月剜了他一眼道:“不说就拉倒,只是你敢演得再拙劣一点吗?”

柳玉莲则是毫不客气地在他的腰侧拧了一下道:“本姑奶奶就没有见过比你还讨厌的人,哼!”

两个大美女离开后,柳飞干笑着摇了摇头。他这也是没办法啊,由于上面直接发话了,恒城警局、凤凰警局和守成镇派出所联合成立的专案组都没有公布此案的一些细节的东西,如果他把那两兄弟的身份给暴露了,铁定没好果子吃。

睡了小半天,当他睁开眼的时候,他赫然发现幽狐和蝎子就站在床边。

他摇头道:“你们俩什么时候进来的?想吓死我啊?她们俩呢?”

幽狐冷冷地道:“打晕了!”

“……”柳飞甚是无语地指了指他道:“自己人有必要这样吗?”

幽狐道:“我只知道组织要求绝对保密,我不允许任何人听到。”

蝎子抽了一下鼻子道:“飞哥,别鸟他,他永远就是这个德行!说正事吧,虽然我们抽手帮了你一把,把那个姓吕的和姓孙的都给送进了大牢,但是三个黑衣人的事我们也没有放松。近来我们俩把云巅制药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给查了一遍,结果竟然一点异常都没有发现,你的判断是不是有误啊?”

柳飞颇为震惊地道:“什么?一点异常都没有发现?这怎么可能!我之前给那个晋墨雨把过脉,他的脉象异常凌乱,十分罕见,而且很有冲力,这个人绝对不简单。”

“绝对不简单?”

蝎子笑着指了指幽狐,幽狐依旧是冷冷地道:“我特意试探了一下他,差点把他给打个半死,结果他只知道抱头求饶,完全就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而且看他当时那情况,不像是装的。”

“啊?”

这无疑让柳飞更加诧异了,怎么会这样?难道说他真的判断失误,那三个黑衣人不是晋墨雨派来的?

不可否认,在蝎子和幽狐两个侦查好手都没有查出什么蛛丝马迹的情况下确实存在这种可能,但是他还是觉得这里面有问题。

有时候,没有问题反而就是问题……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