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152章:两个柳飞一起虐

第152章:两个柳飞一起虐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369  |  更新时间:

似乎没有什么能够让柳飞感到绝望。

而事实上是因为曾经经历过太多的绝望了,他才渐渐地从个人词典里抹去了“绝望”二字。

他已经听到了三个黑衣人逼近的脚步声了,所以拍了拍李云柔的香肩后便准备出击。

而就在这个时候,李云柔突然猝不及防地亲了他一下,而且还是嘴对嘴的那种,这无疑让柳飞有点懵。

柳飞看了她一眼,李云柔脸色微红,磕磕巴巴地道:“给你加油!”

“还是你懂我……”

这句话都已经到柳飞的喉咙处了,但是他愣是没说出口。毕竟现在是生死关头,人家这也是一片好意,他要是太过放松,太过戏谑的话,那随时都有可能没命啊。

他抿了抿留有李云柔那淡淡唇香的嘴唇,一咬牙,突然纵身一扑,趁身体在空中飘荡之际,将手一甩,几根银针一起窜出。

“嗖嗖嗖!”

“砰砰砰!”

……

银针疾如闪电,枪声快如惊雷,两者一对碰便勾勒出最惊心动魄的交锋。

“直接杀了他!”

一忍再忍,则无需再忍,亲眼看着那么多的弟兄死在他的手里,为首的黑衣人已经不再去想孙涵私下许诺的额外的天价报酬了,立即带着两个手下怒瞪着双眼朝着柳飞疯狂地射击。

柳飞这会儿既像是飘浮在黑夜中的鬼魅,又像是急窜于太阳下的人影,可见却飘忽,可瞄却闪烁,三个人合发十几发子弹,不仅没有打中他,他们还有一人眼中银针,瞬时撕心裂肺地哀嚎了起来。

看到柳飞又躲在了树后,又看了看血流满面的手下,为首的黑衣人真有点怕了。不过想到他在杀手界也算是很有名气的之后,他立即绷着面庞,大吼着冲向柳飞。

随着他越来越近,柳飞也紧张了起来,因为他手里只剩下两根银针了,而且他已经流了很多血,这会儿身体虚得很,所以这就要求他接下来必须要百发百中。

当然,他也有利好的消息,那就是被他拖了那么长时间,相信恒城警方很快就会赶来。

“嗖……”

在察觉到黑衣人距离他应该只有五六米的时候,柳飞再次纵身一跳,嘴里突然爆发出“嗖”这个字眼,为首的黑衣人现在对他的银针实在是太过敏|感了,听到这个拟声字竟然情不自禁地闪躲了一下,然而在他的身体还未站稳的时候,真正的银针已经是直窜他的脖子。

他惊呼一声,完全来不及闪躲,眼看着自己就要鲜血横流,而就在这么生死一瞬间,他那唯一一个还能和他并肩战斗的手下突然用力将他推到了一旁。

“好险……”

快速缓过神来的黑衣人生怕柳飞再甩出银针,立即朝着他疯狂地开了数枪,然后做出了一个他自己都觉得异常屈辱的决定,带着他的三个手下分别退到了树后。

从十几个人对一个人,再到七个人对一个人,再到三个人对一个人,他们已经是一萎再萎了,而即使如此,三个用枪的杀他一个用银针的还不能占优势,这对于干他们这一行的人来说不是耻辱是什么?

“大哥,警方的人估计很快就会赶到,留给我们的时间真的不多了!那边怎么还没来电话?”

他说的那边自然指的是海鸣山!

他话中暗含的策略当然是以人质作为要挟。

虽然对于他们十几个杀手而言,这绝对是耻辱性的做法,但是两边同时行动,以人质作为威胁不就是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吗?

现在他们太需要这个万无一失了!

他所说也是为首之人此时所想,他虽然口口声声说已经绑架了人质,但是其实一直都是在信口开河,忽悠柳飞。

因为按照之前和海鸣山那边的约定,只要那边成功得手,一定第一时间给他们打电话,按理说那么一群高手对付几个村民,早该拿下了才是,但是他确实是到目前为止都没有接到电话!

难道说那边的行动失败了?

黑衣人虽然很不愿意相信这种情况也会发生,但是以柳飞这完全不顾人质死活的做法,他越来越觉得很有这个可能……

柳飞见他们突然不开枪了,立即想到了某种可能,然后大声道:“喂,你们是不是应该打电话问问海鸣山那边是个什么情况啊?人质绑到手了没有?这种事还需要我友情提醒吗?”

已经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询问的黑衣人一听他这话,手突然抖了一下,手机竟然被他给直接抖到了地上。

他顿觉脸上滚烫无比,随后异常慌乱地捡起手机拨打了电话。

……

海鸣山。

七个同样穿着一身黑衣,戴着口罩的人悄悄地潜到了柳飞家附近,小黑和小白早已狂吠了起来。

其中一人冷笑一声,当即从袋子中拿出两块用毒药浸泡过的鲜肉扔向它们,然而让他们感到吊轨的是两条大狼狗竟然连闻都没有闻一下。

“我擦,这是怎么回事?”

那人皱了皱眉头,又走得近些,扔了一块鲜肉,结果它们还是乱叫。

这可让他忍无可忍了,他一咬牙,沉声道:“让你们做个饱死鬼你们还不愿意,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杀了它们!”

两个黑衣人正要向前,柳玉莲和李云柔突然一起从院子里冲了起来,然后万分慌张地道:“你们……你们是谁?你们要干什么?”

七个黑衣人相互看了一眼,全都笑了起来。

我们要干什么?

当然是要绑人抢鱼啊!

为首之人将手一摆,一个人去杀狗,三个人去绑架,还有两个人去捞黄唇鱼,很显然是要“一波流”,该杀杀,该抢抢,该绑绑。

这种做法不可谓不嚣张。

可是他们就是这么嚣张,只因柳飞不在。如果惊动了村民们,那就多绑几个便是!

可以说以他们的身手,这绝对是轻松得不能再轻松的差事了,如果按照吕应雄给的高额报酬,他们这绝对是走一趟就赚得锅满瓢满啊。

然而看似最简单的事情往往最容易出现问题。

就在一黑衣人拿着刀捅向两条大狼狗的时候,一个人影突然哈欠连天地从培育室里走了出来。

黑衣人还没有看清他的面容就被他给三拳两脚地踹飞了。

“你你你……”

“柳……柳飞!这……这怎么可能?!”

……

当几个黑衣人看到他那吊儿郎当,站都没个站样的身姿以及一脸慵懒和淡然的面庞时,全都惊得瞠目结舌,更准确地说是吓得魂都没了!

这怎么可能呢?

他们得到的可是准确无比的情报,柳飞就在恒城,而且这个时候铁定被十几个杀手给包围了,他怎么可能会在海鸣山?

难道还真被孙总和吕总一语成谶,他会分身术?

这即使是脑袋稍微正常点的人也不会相信啊……

看着他们一个个一脸懵逼的样子,柳飞用手抹了一下鼻子,沉声道:“看什么看啊?不知道你爷爷我长什么样啊?”

“你……你是人还是鬼?”

柳飞根本没回答他的问题,连续几个闪身窜到他面前,然后挥拳就打,那人勉强抵挡了几下,随后突然捂着身下哀嚎了起来。

柳玉莲和李云柔看了都为他感到疼。

“蛋碎得这么真实,现在没人怀疑了吧?我说你们啊,是不是傻?既然夜闯海鸣山,那直接杀了两条大狼狗不就得了,还浪费这么几大块好肉干什么?你们不知道我的大狼狗早就只吃我喂的东西了吗?这是什么?这是严重的目标不统一,画蛇添足!这样,我最见不得别人浪费东西了,要不这被小黑和小白嫌弃的几块鲜肉就由你们平分了吧?”

这么贱,这完全是柳飞的作风……

几个黑衣人相互看了一眼,真是欲哭无泪了,他们最不想见煞神,但是煞神还是冒出来了,这可如何是好?

为首之人的头脑倒是挺清醒的,他见三个手下距离柳玉莲和李云柔挺近,当即向他们使了一个脸色,三人会意,一起攻向她们俩,然而他们刚冲到她们面前,一个蒙面人突然从院子里窜了出来,出其不意地狂舞着长鞭,不一会儿的功夫,三个人全部被抽翻在地,疼得龇牙咧嘴……

“又……又一个……”

看到如此彪悍的鞭风和如此迅疾的身法,几个黑衣人近乎崩溃,一个柳飞已经够虐他们千百遍的了,现在又突然冒出来这么一个变态高手,他们该怎么办?或者换句话说还能怎么办?

“跑!”

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几个黑衣人慌忙向断崖方面跑去,那里有接应他们的人,可是没跑多远,他们便被两道魅影拦住,随后两人火力全开,在小黑和小白的“助威”下,仅仅只用了五六分钟,他们全部被打得彻底没了脾气。

“路见不平一声吼哇,该出手时就出手哇,风风火火闯九州哇……”

当七个黑衣人已经认栽,准备主动投往死神怀抱的时候,为首之人的手机响了。

柳飞以手扶额道:“我勒个去,你一个歹徒用这当铃声,真是侮辱歌词啊!看你们都一脸懵逼,想知道真相的样子,我也觉得挺可怜的,接吧,我特许了!”

为首之人接了手机后,立即带着哭腔道:“谁特么说柳飞在恒城的,他明明就呆在海鸣山,我们被虐成狗了!”

另一为首之人怔了一下,微微侧头向前看了一眼,满脸震惊地道:“放屁!柳飞明明就在我前方十米处,真真实实一大活人,怎么可能在海鸣山?你脑袋被驴踢了吧?”

“啊?他现在就在我……我身旁!”

“啊……两个柳飞?”

恒城和海鸣山虽然相隔千里,但是这两个头头的对话却是振聋发聩,让人喷饭。

没错,两个柳飞几乎是同声大笑了起来,而且笑得有些“丧心病狂”……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