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150章:小树林激战

第150章:小树林激战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404  |  更新时间:

常博文见柳飞在这种情况下还能把他给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彻底疯了,就像是一头野牛一般不停地冲向他们俩,即使打不过柳飞,他也要把他们俩给活生生地撞开。

不过理想很丰|满,现实很残酷。

他的一次次撞击不但全部被柳飞给轻松避开,而且他们俩就像是在跳着“接吻之舞”似的,舞姿潇洒,配合默契,一次次地刺激他的内心。

“李云柔,你闹够了没有!”

忽然,他放弃了撞击,冲着李云柔声嘶力竭地大喊了起来,眼眸之中蕴含着滚动的泪珠。

长这么大,他一番风顺,想要什么便会得到什么,还是第一次受到这样的屈辱。

他实在是太爱她了,他宁愿相信她这是为了惩罚他,让他为昨晚的行为付出代价。

也许她疯过了,闹过了,她就会发现还是他最爱她。

已经吻得有些岔气的李云柔听他这么说,松开柳飞,冲着他针锋相对地说道:“常博文,你闹够了没有?天涯何处无芳草,你为什么要这样逼我?刚才当着我妈和伯母的面,我已经给你留足了颜面了,你还想怎么样?”

常博文慌忙辩解道:“云柔,你为什么就不相信我呢?我昨晚真的是喝醉了,一时酒虫上脑才差点对你做了那种事,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李云柔摇头道:“喝醉了?你还真会找理由,我看那才是真正的你吧?我现在这样和你说吧,没有昨晚的事,我们还可以好好地当朋友,但是你昨晚那样对我,咱们这朋友也不用当了!”

常博文依依不饶道:“我真的只是一时糊涂,我是怕失去你啊!你知道吗,长这么大,我唯一爱的女人就是你,我一直都想着早点把你娶回家。为此,我也一直努力着,可是你为什么一点机会都不给我呢?”

李云柔有些抓狂地道:“我再说一遍,感情的事是勉强不得的!我在去柳家村之前就和你说过我们俩不可能,在我眼里,你就像是我的哥哥一样,你为什么要把我往死里逼?”

顿了顿,她继续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我妈在对待这件事上为什么这么决然,你和伯母曾经私下在她面前说过什么,我也听到过。”

见她已经下定决心撕破脸皮了,常博文攥了攥拳头道:“我们说的有错吗?这婚约不是我们逼的,是你的父母亲自许下的!而且我爸要不是为了救你爸那么早就死了,我们母子会受这么多的苦?”

柳飞以手扶额,一脸不可思议地看向常博文道:“常博文,我本来不想说什么的,但是听到这些话让我严重怀疑你是不是在国外留学过!西方是最讲究恋爱,婚姻自由的,你和你母亲这么苦苦相逼有意思吗?按照你这道理,我还救了云柔的爸爸呢,那云柔以身相许于我是不是也很天经地义,你没资格反对?”

“你!你跟她没婚约……”

“那就制造婚约!”

“伯父伯母不会同意的!”

“我俩私定终身不行啊?”

“……”

常博文瞬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其实作为一个高学历的知识分子,他又何尝不知道这样苦苦相逼甚是不妥,但是他实在是太爱她了,他实在受不了一个和她刚认识几个月的人就这样把她给硬生生地抢走了。

柳飞见他沉默,抽了一下鼻子道:“爱向来不是理由,也不是回报,而是付出!你这样真的让人很厌恶,你该好好清醒清醒了!”

说完,他拉着李云柔就走。

常博文双手抱头蹲在路灯下沉默了很久,没有哭泣,没有咒骂,而是将双拳狠狠地砸在了地上,直接砸出了血……

柳飞拉着李云柔走了很久,来到一片树林后,他掏出纸巾擦了一下石凳,然后和她并肩坐在石凳上。

李云柔抿了抿嘴,轻声道:“柳飞……算了,我今后还是喊你飞哥吧,飞哥,真的特别感谢你!我知道你和刘大小姐之间的关系,我不是要横插一脚,只是你也看到了,我已经快被逼死了。”

柳飞拍了拍她的香肩道:“不用说这些,我都看在眼里了,我又不是傻子,怎么会不明白?说句不好听的,伯母,常博文和他的母亲,这三个全是偏执狂,现在完全就是统一战线,硬逼你一个人,你敢这样做抗争,其实我挺意外的。”

可以说,李云柔的反常表现让柳飞看到了不一样的她。

不过将心比心,如果他遇到这样的事,他也受不了。

感情从来不是施舍,更不是强迫,他们这样做也许是吃定了李云柔温婉的性格了,实在太过分。

想了想,他问道:“你爸爸对于你这婚约是个什么态度?”

李云柔叹了一声道:“我爸是个妻管严!”

“……”

柳飞向后一靠,苦笑着摇了摇头。这也难怪她会突然爆发,在这四个人这样的逼迫下,她得承受多大的压力啊。

就今天常博文等人的表现来看,柳飞基本可以肯定他们已经走入一个死胡同了,李云柔如果再不狠下心抗拒,那么只有两种可能,要么她和常博文结婚,郁郁寡欢一辈子,要么被活活逼死……

李云柔见柳飞沉默不语,轻咳一声道:“刚才其实我是太紧张……然后一不小心……随后一咬牙就……”

她这话虽然说得断断续续的,但是脸已经红成了大苹果。

柳飞刚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后来转念一想,瞬间明白了她的意思,敢情她把他的双手放在她的屁股上是放错了位置啊,后来估计是想硬着头皮硬撑到底,让常博文彻底死心,所以愣是没让他移开,他这便宜占得也是没谁了……

气氛突然变得有点尴尬,他连忙转移话题道:“那个……昨晚常博文怎么你了?”

李云柔冷声道:“他想生米煮成熟饭,而且还说了很多不可思议的话,后来被我狠狠地踹了一脚,我才得以逃脱。就他这样还好意思口口声声说爱我?我看他只是想满足他的占有欲而已,他出国这几年,我越发觉得他变了,偏执得很是吓人!”

柳飞道:“这做得确实是太过分了,我也觉得他好像心理有问题,你今后提放着他点,一有什么情况第一时间和我说,咱们是朋友,我肯定会永远站在你这一边的。好了,不提这烦心的了,撞你爸爸的人抓到了吗?”

李云柔紧皱着眉头摇了摇头道:“没有。不过警方一直都没有排除故意撞人的可能,我最近也一直在琢磨,我父亲并没有得罪什么人,如果是故意撞人,那动机是什么?”

“哈哈哈……还能是什么?当然是调虎离山,杀了你身旁之人啊!”

李云柔话音刚落,一阵爽朗的大笑传来,紧接着十几个穿着黑衣,戴着口罩的人从他们周围走了过来。

李云柔惊呼一声,连忙站起身,柳飞则是扫了一眼周围,缓缓地站起身,不禁有些惊讶。

以他的听觉,他竟然都没有捕捉到这些人就在周围,看来这些人的身手全都不简单啊,而且搞不好就是专吃这碗饭的职业杀手。

他见李云柔很紧张,直接拉着她的手,然后看向面前道:“这从头到尾就是一个大圈套?”

黑衣人笑了笑道:“你说呢?柳飞,不管你的身手有多厉害,你现在已经被包围了,识相的话就乖乖投降了!哦,对了,海鸣山那边是和我们这边同时行动的,你家里的美女,包括一些村民已经沦为人质,如果你不想他们死的话就乖乖投降,然后交出你的技术!”

“这……”

听他这么说,李云柔瞬间懵了,怎么会这样?那玉莲、香月等人现在岂不是命悬一线?

她万分不安地看了一眼柳飞,柳飞的鹰眼之中已经满是怒火,嘴角甚至也十分罕见地抖动了起来。

黑衣人看他这样子,再次大笑道:“怎么样?现在是不是感觉很无助,很挣扎?但是没办法,这就是你的宿命!说实话,当你带着她走入这片树林的时候,我们就知道我们已经不战而胜了!如果只是你自己的话,你也许可以和我们奋力一搏,但是现在多了这个累赘,呵呵……”

李云柔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她慌忙道:“飞哥,你不要管我,快想办法救玉莲、香月和村民们!”

柳飞摇头道:“这事因我而起,我不会丢下你不管的,听着,待会无论怎样都要绝对相信我,跟着我的行动来!”

黑衣人十分吃惊地道:“不是吧?看来还真被雇主给言中了,你丫简直就是一彻头彻尾的刺头啊,竟然这样了还敢和我们斗,行,那我们今天就让你输得心服口服!”

“我柳飞可从来不相信什么宿命!”

柳飞大吼了一声,正要向前,只听“嗖嗖嗖”数声,有五六把飞镖同时从他的前后方袭来。

他耸了耸两耳,当即一个侧身,一把将李云柔拦腰抱起,先躲过了几把匕首,随后一个漂亮的蝎子摆尾,脚尖连推两下,两把飞镖直接窜向两个黑衣人,其中一人反应神速,直接躲了过去,另外一人则是太过大意,竟然是胸膛中镖,鲜血瞬间溢出……

众黑衣人看到这一幕全都震惊了,柳飞则是在放下李云柔后,冲着香唇半张的李云柔露出了迷之微笑,放佛在说边亲吻边虐人的花活,我玩得起;边护花边对敌的花活,我照样玩得起!

“靠,一起上,宰了他!”

为首的黑衣人见柳飞太过张狂,将手一摆,十几把锋利无比的飞镖划破小树林的静谧一起飞向他,而十几个黑衣人则是紧随飞镖后面,纷纷掏出了锃亮的匕首。

月光本就惨淡,再加上有树林遮挡,所以树林中的光线点点斑斑,有些昏暗,不过饶是如此,在十几把匕首的折光下,柳飞的周围像是瞬间明亮了起来。

可是谁都知道,那是死亡的气息!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