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148章:李支书大胆表白

第148章:李支书大胆表白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565  |  更新时间:

凤凰吕家。

吕应雄怡然自得地扇着一把扇子道:“这小子够狡猾吧,竟然玩起了‘空城计’!”

孙涵抿了一口茶,哈哈大笑道:“实则虚之,虚则实之!在他麻烦不断的情况下使出这么一招确实是够老辣的,但是他说他炼制新药,避不见客也就是糊弄糊弄那些不知情的人而已,像咱们设圈套的人,他如何糊弄?”

吕应雄朗声大笑道:“孙兄这话说得实在是太好了!他除非有分身术,不然这次咱们吃定他了!根据我提前安插在恒城的手下汇报,柳飞现在已经到达了恒城大医院,十几个顶级杀手也已经潜伏到位,以你之见,咱们什么时候动手合适?

孙涵沉默了一会儿道:“海鸣山那边呢?”

吕应雄道:“那边我派了绝对效忠于我的一些手下,他们的身手也是非常好,只要柳飞不在海鸣山,别说挟持柳玉莲等人,抢了黄唇鱼,就是踏平整个柳家村也是绰绰有余!”

孙涵道:“很好!以我之见,两边同时行动,争取一鼓作气,全部拿下!”

吕应雄点了点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柳玉莲等人绝对是手到擒来,到时候如果十几个顶尖杀手迟迟没有拿下柳飞的话,也可以以柳玉莲等人作为威胁!不过我看过他们的身手以及武器,他们拿下柳飞完全不在话下!我现在有点担心的是如果柳飞剧烈反抗,拒不投降的话,要不要直接杀了他?”

孙涵沉声道:“两边同时动手最是稳当,不过尽量还是不要直接杀了他,你想过没有,要是我们能够得到他的那些技术的话,我们早晚有一天会成为华夏首富啊!”

吕应雄摇头道:“我对这个柳飞实在是太了解了,他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刺头,想让他老老实实交出这些东西,恐怕比登天还难。这样,我发话下去,尽量不要他的命,如果他要是孤注一掷,负隅顽抗,甚至不理人质死活的话,那就别怪我痛下杀手了!”

……

恒城医院。

冯院长急匆匆赶到病房后,立即和柳飞寒暄了起来,就像是失散多年的老朋友似的。

当得知他要给李父做手术后,他当即吩咐专家组全力配合,直接忽略了常博文的存在。

常博文异常震惊地道:“院长,这……这定好的主刀的人是我啊,治疗方案什么的也已经确定了,你怎么说换就换了呢?”

冯院长看了他一眼道:“你知不知道他曾经把凤凰大医院院长的女儿活生生地从鬼门关给拉了回来?她当时也是出了车祸,要比这还严重,所以我们有什么理由不相信他?”

“可是我也有这样的成功案例啊!”

“起死回生?”

“……”

常博文瞬间语塞,他在国外确实做过很多的车祸方面的手术,但是还真没有做到起死回生过。

不过,他还是不放心,赶紧看向伯母,李母刚要说话,李云柔连忙拉着她的手劝说道:“妈,已经没时间了,有这么多人相信他的医术,又有冯院长亲自做担保,您还有什么好质疑的!”

顿了顿,她继续道:“实话和您说,他由于一直在潜心研究新药,一般不给人看病的,这段时间不知道有多少人到海鸣山找他看病,全都被他给拒绝了,他这也是看在我和他的情谊上才愿意救治的!”

听到“情谊”二字,李母怔了一下,常博文的嘴唇则是直接抖了一下。

柳飞也是没想到李云柔会突然用这个词,他干咳一声道:“伯母,您放心,我一定保住伯父的两腿,如果出了任何问题,一切后果由我来承担!”

李母咬了咬牙,将眼一闭道:“去吧!”

终于得到了她的允许,柳飞总算是吐了一口粗气,他看了一眼一脸愤怒的常博文和他的母亲,也没有当回事,赶紧准备了一下,然后把李父推进了手术室。

手术的过程是漫长而熬人的。

整整十个小时后,柳飞脸色苍白地走出手术室,李云柔等人皆是万分紧张地站起身来。

“成功了!”

他淡淡地说了一句,其实他这会儿内心真的很高兴,但是太累了,有点高兴不起来。

李云柔一听这话,向前快跑了几步,万分高兴地将他熊抱到自己的怀里,哭着道:“柳飞,我真是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了!”

“咳咳……”

李母看到她竟然当着自己未来丈夫和婆婆的面这么抱着一个男子,重重地咳嗽了几声提醒她,但是李云柔不但没松手,反而抱得更紧了。

无奈,她只得看柳飞道:“骨头……修复好了?”

柳飞点了点头。

“腿也保住了?”

柳飞再次点了点头。

李母一时老泪纵横,冲进了手术室,常博文和常母相互看了一眼,有些喜悦,但是更多的是愤怒,而这愤怒之源显然是来自于柳飞……

被李云柔这么亲切地抱着虽然很舒服,但是柳飞也知道她是个有婚约的人,他拍了拍她的后背道:“去看你爸爸吧,不出意料的话再过四五个小时,他就会醒。”

“嗯……”

李云柔点了点头,推开他,脸色有些微红地跑进了手术室。

柳飞看了一眼常博文,还没说话,冯院长和老会长一起笑着来到他的面前表示祝贺。

冯院长道:“看来李院长说得没错,你不但完全继承了宋神医的衣钵,而且还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这医术真是没谁了,我彻底服了!”

老会长则是颤巍巍地道:“在咱们中医领域能够出你这样的奇才是咱们中医之福啊,这次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一定要好好地和你交流交流!”

柳飞没想到他还在医院等着,这整得他太不好意思了,他连忙道:“我既然答应了,那一定会专门登门拜访您的,您年纪这么大了,这样等着我受之有愧啊,先回去吧。”

老会长笑呵呵地道:“没关系,我家就在这附近,我已经腾出了一间房子,你到我那休息休息吧?”

冯院长拍了拍柳飞道:“去吧,这边我会看着,你这一站就是十个小时,肯定累坏了,医院太吵,而你又是名人,恐怕会打扰到你休息。”

见他们盛情难却,柳飞只得答应。

望着柳飞跟着会长离去的背景,常母咬牙切齿地道:“神气什么?就是有再多的人往你脸上贴金,也改不了你这个乡巴佬的本性!”

……

转眼间三四天过去了,柳飞除了每日帮助李父针灸以外,俨然成了老会长家里的座上宾,两人闲暇的时间全部都放在探讨中医方面,倒也是志同道合,很是惬意。

不过好景不长,这天,常博文,李母和常母单独把他约到一家餐厅内,而且还要了包间,嘴上说的是要好好感谢他,但却没有李云柔的身影,柳飞多少能猜到一些东西。

不出他的所料,点好菜后,李母率先道:“村长……呃不,应该称你为柳神医,你不仅保住了我老伴的命,而且还保住了他的两腿,我真的万分感激,你就是让我给你当牛做马都行!”

柳飞连忙道:“应该的,不用。”

李母道:“我知道云柔在柳家村被你照顾得很好。说实话,当初她去柳家村当支书的时候,我和她爸爸是竭力反对的,但是这孩子实在是太拗,根本就不听劝,我们也是没办法!这次她爸爸突然横遭车祸,也让我们更加意识到不能让她去那么远,那么偏僻的地方,还是要留在身边,早日成家的好。”

柳飞道:“伯母,其实你不用说得这么隐晦,我明白你的意思。她刚开始到柳家村的时候,我也是劝她早点回家吧,只是没想到她这么能吃苦,而且还干得很出色,深得柳家村父老乡亲们的喜欢。站在村民的立场上看,我肯定不希望她辞职;站在朋友的立场上,我觉得她很喜欢这个工作,应予尊重。当然,这也是你们的家务事,我也很尊重!”

顿了顿,他继续道:“至于你们猜测的我和她之间的关系问题,其实我们就是好朋友,没你们想得那么复杂。如果是两厢情愿的话,我也很赞成云柔早点结婚,毕竟她年纪也不小了。”

听他如此坦诚地说,李母瞬间释然了,她笑道:“柳神医果然是明白人,实在是太感谢你了!”

常母道:“这是聪明人的做法,不然闹得脸上都挂不住,何苦呢?”

嘿,咱挑明了说了,她怎么整得像是威胁谁似的?

平心而论,柳飞很不喜欢常博文母子,但是他也听说常博文和李云柔从小到大是青梅竹马,又有婚约在身,如果两人彼此喜欢的话,那他也没什么好说的,如果李云柔不喜欢他的话,他自然是会支持李云柔。

常博文道:“看得出来,你对云柔十分照顾,我对此表示感谢,只是你应该明白,我爱云柔,她也爱我,她是我的未婚妻,我们俩从小就有婚约,属于娃娃亲,你最好和她保持点距离,不然我是绝对不会客气的。”

相比于他母亲,常博文这话挑衅的意味更加明显了。

柳飞就纳闷了,他就把话说到这份上了,他们母子俩还这么说,是不是有病啊?

就在他想说些什么时候,李云柔突然推开包间的门走了进来,然后一脸认真地道:“妈、伯母、文哥,你们为什么非要这么苦苦相逼呢?之前我就是因为不想结婚才去柳家村的,现在你们又来这一套!我都不知道说了多少遍了,我只把文哥当亲哥哥看待,和他之间并没有男女之情,你们不要老是拿你们上一代订的婚约来逼我好不好?这都什么年代了?!”

“嘎!”

包间内瞬间寂静无比。

柳飞十分吃惊,因为在他的印象中李云柔一直都是温婉贤淑的江南女子,性格比较内敛,谁曾想她也会这么直白,这是一点儿面子都没有给常博文留啊,想到刚才常博文说的话,再看他现在的表情,柳飞突然有种想笑的冲动,这脸打得也太快了……

不过,她这话让她母亲彻底生气了,李母一怒而起,指着她道:“你……你这是在逼我和你爸!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喜欢上他了?”

李母虽然没指谁,但是这还能有谁,李云柔咬了咬牙,突然伸手把柳飞的胳膊揽在怀里,死死地抱着,一字一顿地道:“我就是喜欢他!”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