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145章:小闹怡情,大闹伤身

第145章:小闹怡情,大闹伤身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431  |  更新时间:

孙涵和吕应雄已经隐忍了有段时间了,他们看着柳飞的果业公司在不断地壮大;看着他凭一己之力研制出轰动整个医学界的止血药;看着他快速地成为一个大名人,说实话,他们早就恨得牙痒痒了!

如今这么好的一个机会摆在他们的面前,他们若是再不加以利用的话,他们真担心等他彻底强大起来,他们就彻底没有机会了。

而就他们和柳飞之间的恩恩怨怨,一旦柳飞强大起来,绝对会把他们孙吕两家碾压得不成样子。

吕应雄其实要远比孙涵更痛恨柳飞,因为他的宝贝儿子现在还被关在大牢里呢,这一切都是拜柳飞所赐,只是他之前一连使了那么多招数都被柳飞给一一化解,他其实挺心虚的。

现在突然听孙涵说对付柳飞很简单,他真想苦笑,他这是不撞南墙,不知道柳飞是有多狡猾啊!

孙涵似乎看出了他心中所想,笑了笑道:“我这次的计划绝对完美!我问你,你一直都拿柳飞没办法,除了他的实力外,还有什么其他因素?”

吕应雄忽然想到了一点,慌忙道:“你这是要调虎离山?”

孙涵指了指他道:“吕兄果然聪明过人!那柳飞自从回到海鸣山后就一直呆在海鸣山,基本上没去过其他地方,你老是派人到他的地盘上去挑战他,无疑是让他占尽地利啊!”

“那你的意思是?”

“把他引出来!”

“怎么引?”

“他身边的人!”

听到这,吕应雄已经对这个计划有个大致的轮廓了,不过据他所知,柳飞身边现在有三个女人,柳玉莲本来就是柳家村的,刘香月是刘静月的妹妹,动她可就相当于和整个京城刘家为敌了,显然不合适,这算来算去,好像只有柳家村的村支书李云柔了。

他连忙道:“你派人去调查过那个支书了?”

孙涵道:“除了不用得罪和得罪不起的,你不觉得她最合适吗?而且她家是在恒城,那座城市只能算是三流城市,也方便动手!”

吕应雄当即道:“你打算怎么动手?”

孙涵微微一笑道:“据我派人所查,李云柔的母亲是老师,父亲是公务员,家境殷实。那柳飞之前不是治好了李争一女儿的病吗?让他再治一次类似的病对他而言不是很有‘誘惑’力吗?哈哈哈……”

他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吕应雄当然明白他是要制造车祸,这确实是一个把柳飞给引出海鸣山的好方法。

想了想,他道:“如此一来,我似乎还真有了摧毁有关他一切的好机会!”

孙涵摆摆手道:“你不要怨念这么大嘛,他可是养了几十条黄唇鱼呢,我们完全可以占为己有啊,而且完全可以抓住柳玉莲等人要挟他交出他的技术以及止血药的配方,如果到时候他不配合,咱们再杀之而后快也行啊!”

吕应雄指了指他道:“好!这次的钱我出,你运筹帷幄,得到技术,咱们瓜分!”

孙涵道:“咱们是兄弟,这些都好说。我已经让小川暗中联系了一个在世界上都赫赫有名的杀手组织了,我回家后让他来找你一下,这次保证让柳飞死无葬身之地!”

“哈哈哈……很好!如若事成,我必有重谢!”

……

柳家村。

经过几天的调养,柳飞和柳玉莲的身体都没有什么大碍了,柳飞又像往常一样忙碌了起来。

他先给冯闯打去了电话,直接问道:“现在咱们果业公司在建或者已经建成的专卖店有几家了?”

冯闯道:“八家!还有四家在规划中……”

柳飞道:“暂时就八家吧,还在规划中的暂时不要执行了。”

冯闯有些诧异地道:“为什么?”

柳飞沉声道:“为大局考虑。我之前是没想到我能这么快研制出止血药,现在既然研制出来了,一旦走完审批,那和云巅制药之间势必有一场硬仗要打,所以目前攒钱很重要!”

听他这么说,冯闯瞬间明白了,他道:“行,那我就把工作重心再转移到线上销售上面,尽量减轻线下销售的压力。”

柳飞道:“可以!最近吕家和孙家都没有什么动作,我估计他们搞不好又在酝酿什么阴谋,公司那边你要多加留意,一有什么情况记得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

冯闯道:“明白!”

和他打完电话,柳飞到山里逛了一圈,然后又挖了一些茯苓,继续研究和炼制减肥药。

李云柔、柳玉莲和刘香月见他似乎把那天晚上发生的事给完全抛诸脑后了,都十分吃惊。

那天晚上三个黑衣人暴走的状态给她们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了,万一再来一波这样的人怎么办?他最起码也要有所应对啊。

刘香月走到他身旁,略微犹豫了一下道:“姐夫,那天晚上的事,你难道打算让它就这么过去了吗?”

柳飞转头看了她一眼道:“不然呢?警方已经结案了,我还能做什么?”

“可是你故意隐瞒了那么重要的信息。”

“既然隐瞒了,那就一直瞒着吧。”

一直在不远处侧耳听着的柳玉莲实在受不了了,立即冲到他面前道:“飞哥哥,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你这样让我们心里都很忐忑和不安啊,万一还有那样的人来怎么办?”

柳飞道:“短时间内应该不会来了!”

“那将来呢?”

“将来的事将来再说吧,总之你们都收起好奇心,不要再问了,有我在,我一定不让你们以及柳家村的村民出现什么闪失的。”

李云柔大声道:“你这话说得轻松,那天晚上你明明很危险,你是故意不承认!”

见她们不停地追问此事,柳飞想了想,索性心一横,直接道:“反正我就是不说,你们能拿我怎样?”

柳玉莲和刘香月相互看了一样,相互使了一个脸色,一起去挠他的胳肢窝,结果他完全免疫,她们又死缠烂打了一会儿,结果他还是该干嘛干嘛,似乎完全无视了她们的存在。

见硬的不行,三个美女合力把他推到了沙发上,然后一起动手帮他按摩。

柳飞可从来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啊,也没抗拒,而且一直在指导她们怎么按,不过绝口不提黑衣人的事。

三个美女问了一会儿后,干脆不问了,耐心地帮他按了起来,而且是越按越温柔,越按越用心。

在这种舒服的享受中,柳飞的身心得到了完全地释放,不知不觉中竟然睡着了,而且睡得像是一头猪似的。

当他醒来的时候,他直接震惊了,因为他竟然和沙发绑在了一起……

他侧头看了一眼三个美女,发现柳玉莲手里拿着皮鞭和打火机,李云柔的手里拿着菜刀,刘香月的手里拿着鸡毛掸子,有那么一瞬间,他直接想歪了。

但是她们在最短的时间内让他清醒了过来,先是刘香月用鸡毛掸子去挠他的脚心,见他还是免疫后,她直接拔掉一根鸡毛在他的鼻孔前扫来扫去。

“哈欠!”

“哈欠!”

……

柳飞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觉得鼻子痒痒的,想用手摸摸,奈何手被绑得死死的,他只得干笑一声道:“都住在一起那么长时间了,你们还不了解我吗?我要是不想说的,就是天王老子逼问也没有用,你们就放弃吧!”

柳玉莲再次加码,用皮鞭勒住他的脖子,然后晃了晃手中的打火机道:“你要是再不说,我就先烧了你的头发,然后再让云柔削了你的脑袋!”

对于这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威胁,柳飞选择了无视,他有些慵懒地道:“云柔?云柔杀过鸡吗?”

李云柔咬了咬牙,当即把菜刀往他脖子前一横道:“当然杀过!你……你不要逼我们。”

“我勒个擦,飞哥啊,你这小日子过得太特么滋润了,看来我来得太不是时候了,我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看见!”

就在双方看起来很“僵持”的时候,一个穿着一身休闲服,嘴里叼着一根草,长得很帅气的男子竟然不声不响地出现在了堂屋里,然后睁着一双豹眼死死地看着他们,笑呵呵地说着昧着良心的话。

三个美女看了他一眼,全都吓了一大跳,这人什么时候进来的?怎么任何声音都没有?

柳飞已经听出来是谁了,他也是醉了,他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他好好种地的美好形象肯定没了!

柳玉莲冲着男子道:“你是谁?”

男子干咳一声,理了理衣服,笔挺地站着道:“各位嫂子好,我来找飞哥!”

“谁是你嫂子!”

柳玉莲、李云柔和刘香月几乎是同时爆发,皮鞭、菜刀和鸡毛掸子也全都对准了他。

男子连忙举起双手,然后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沙发道:“他……已经起来了!”

三人定眼一看,发现柳飞竟然已经解开了绳子后,全都无言以对。

柳玉莲早就领教到柳飞解绳子的本事,所以这次是特意把绳子栓得无比复杂,谁曾想还是被他这么三下五除二地解开了,这也太没天理了!

柳飞见她们全都瞪着自己,站起身道:“那个……适可而止,有客人到。”

男子微微一笑道:“飞哥,你这会儿不是应该说小闹怡情,大闹伤身吗?”

“卧槽,你……”

柳飞怒指了他一下,追着他出了院子,三个美女彻底反应过来后,脸都红成了大苹果,纷纷要宰了那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混球!

柳飞追着男子来到山上,男子喘着粗气道:“哥啊,我是为了让你逃出她们的手掌心才故意那么说的!我就纳闷了,你这个万花层中过,片叶不沾身的人怎么会被几个女人给闹得这么狼狈?莫不是被我刚才给说中了,在重口味培养感情啊?”

柳飞万分无语地摇了摇头,双拳一提,朝着他的面颊轰去,男子快速闪躲了几下,郑重警告道:“飞哥,我这可还是拿枪的手,你那早换成锄头了,你觉得你还是我的对手?”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