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140章:小媳妇送树咚

第140章:小媳妇送树咚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408  |  更新时间:

“啊……”

正在扇风的李云柔无视柳飞的脸色,突然觉得腿部疼痛,当低头看到一条暗褐色的小蛇后,她痛呼一声大叫了起来。

柳飞三步并作两步冲到她面前,将手一伸,直接从她的裙下把小蛇给抓了出来,当小蛇猛然回头,用它的钩形毒牙咬向柳飞的手面时,柳飞眼疾手快,另外一只手已经抓住它的三寸,手下忽然用力,小蛇一命呜呼。

“咬哪儿了?”

柳飞将小蛇给扔到一旁,连忙蹲下身去掀她的裙子,意识到不妥后,他又连忙缩回手。

刚才小蛇突然从一旁的杂草层中窜出来,直接窜到了她的长裙下,是以柳飞只知道她肯定被咬了,却根本不知道她被咬哪儿了。

李云柔紧咬着牙,虽然感觉很疼,但也是很难为情,因为小蛇正好咬在了她的大腿内侧,这让她怎么和柳飞说?

柳飞见她支支吾吾地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来,而且额头已经开始冒冷汗,知道情况不妙,也没管那么多,直接将她的两腿一分,然后再次去掀她的裙子。

李云柔慌忙抓住他的手,嘴唇有些发抖地道:“你……你要干什么?”

“我的姑奶奶,有毒啊!”

柳飞万分无奈地看了她一眼,随后再次示意她。

李云柔略微犹豫了一下,羞臊着脸,将裙子往上撩,然后用手死死地摁住裙摆,唯恐裙下风景乍泄。

柳飞看了一眼她那两条雪白的大长腿,又看了一眼在她膝盖上方约两指处的伤口,抿了抿嘴,直接将头凑了过去。

李云柔万分慌张地将腿一缩道:“你……你要干嘛?”

“废话,帮你吸毒啊,这可是毒蛇!”

柳飞真是服了她了,她要不要命了?她可是有夫之妇,他能把她怎么样?

见她不吭声,似乎是默许了,柳飞赶紧歪头,当他的嘴唇触碰到她的皮肤时,李云柔浑身哆嗦了一下,然后将头一仰,双拳紧握,显得很痛苦。

而就在这个时候,刘香月通过向村民打听和询问,终于来到附近看到了柳飞的身影。

不过当看到柳飞和李云柔是这个状态时,她先是嘴唇半张,随后惊呼一声,赶紧转过头用手捂住双眼道:“死姐夫,你……你和云柔竟然……竟然……”

刘香月简直要崩溃了,他们俩可是一个有“准女友”,一个有“准丈夫”啊,怎么能在这荒山野岭做出这么见不得人的事呢?

而且他们俩可是一个是村长,一个是支书,这要是被村里的父老乡亲给撞见了,他们俩还有脸在柳家村待下去吗?

这边,刘香月正气得牙痒痒,恨不得要杀了柳飞,那边,柳飞突然抬起头,随后将头一歪,吐了一大口黑血,然后低头继续忙碌。

“你们……你们……呜呜!”

强忍着心中的怒气,刘香月又转头看了一眼,当看到柳飞和李云柔还是那个状态,而且李云柔似乎还一脸“陶醉”的样子时,柳飞在她心目中的完美形象瞬间全无,李云柔在她心目中温婉淑女的样子也是荡然无存,她以手捂脸,哭着往山下跑去。

跑了没多远,她还一不小心摔了一跤,膝盖都流血了,不过她此时根本就感觉不到疼痛,毅然决然地爬起来往山下跑。

“噗!”

“噗!”

……

柳飞相继吐了五六口毒血,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竹筒,弹出银针快速地帮她针灸了起来,然后往她身旁一坐道:“幸亏及时,不然你可要有麻烦了!”

李云柔俏脸上积攒着的那一层厚厚的红晕此时不仅没有消散,反而是越来越红。

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伤口,抿了抿嘴,将裙摆拉下,磕磕巴巴地道:“谢……谢你!”

柳飞将手一摆道:“不用谢!你刚才不该乱动的,不然这家伙也不会上来就袭击你!”

李云柔万分娇羞地看了他一眼,当发现他的嘴唇有些肿起的时候,她指了指道:“你的嘴……”

柳飞用手摸了摸嘴,从竹娄中拿出了两瓶矿泉水,扔给了她一瓶,然后自己打开一瓶漱了漱口道:“没事,稍微缓缓就会消肿了。”

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他脑海中总是不停地浮现出她那两条莹白无比的大长腿,倒不是腿太长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而是腿太白了!

他记得他之前就无意中看到她洗澡时的情形,当时虽然只是匆匆一瞥,但是她那欺霜赛雪,莹白无比的皮肤还是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次这么近距离地看,而且还有“亲密接触”,他赫然发现竟然被他想象得还要白,如果她要是像韩颖一样长着一张娃娃脸的话,那无疑就是一冰雕玉镯的“瓷娃娃”。

李云柔见柳飞的眼神似乎有点不对,她轻咳一声,很是关心地道:“那个你……你真的没事?”

“没事……”

柳飞浑身哆嗦了一下,慌忙收敛心神,然后给予自己最深深的谴责,想什么呢?人家可是有未婚夫的人了,这么胡思乱想有违平日风范啊!

深深地吐了一口粗气,他站起身走到小蛇旁边,捏起它看了看,但见它头略呈三角形,尾短,体粗短,全背呈暗褐色,体侧各有深褐色圆形斑纹一行,嘴里的钩形毒牙十分显眼,他看向李云柔道:“这种蛇叫蝮蛇,是很有名的一种小型毒蛇!”

李云柔嘟了嘟嘴道:“我……我从小就怕蛇,对它们也不了解,不过它咬人真心疼!”

柳飞干笑一声道:“我的支书大人啊,它最可怕的不是咬人有多疼,但是有毒啊!刚才你那是要啥不要命的节奏吗?”

之所以用了“啥”这个字眼,也是因为柳飞不知道该用什么词合适,贞操?显然没到那种程度,清白?更是不搭边,撑死也就和羞耻心沾点边,刚才他们俩那状态确实够羞耻的,不过作为一个医生,在紧要关头,再漂亮的美女在他的眼中也就是一“器官”……

李云柔实在不愿意再去想刚才那画面,她满脸通红地瞪了他一眼,埋怨道:“你既然都看到蛇了,为什么不直接上来弄死它?”

柳飞以手扶额道:“你把我当神仙啊?你就坐在杂草旁边,它直接从杂草层里窜出来的,我只有向你使脸色的时间啊,而且如果我贸然惊到它,你恐怕只会被咬得更惨!”

李云柔心里其实也明白这个道理,但是一想到刚才那画面,她就觉得太让人难为情了,这让她今后怎么面对他啊。

柳飞就近找了一根藤条将蝮蛇一栓,挂在竹篓边道:“这才是真正的石榴裙下死,全然不要命的货色!不过看在它还是宝贝的份上,我就不让它忍受烈阳暴晒,风吹雨淋之苦了!”

李云柔美眸圆睁道:“你……你要干嘛?扔了好不好?我看着就害怕!”

柳飞有些无语地看了她一眼道:“都已经死了,你有什么好怕的?等等,如果你要是真害怕的话,那赶紧回去吧,记得自己把伤口再处理一下,这大热天的,免得感染了!”

李云柔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异常倔强地道:“我就不走!”

开什么国际玩笑,我为了看你在搞什么幺蛾子,都已经被蛇给咬了,而且还被你占了那么大的便宜,如果这个时候走了,那岂不是亏大了?

柳飞见她死赖着不走,也是无语的,他摇了摇头,拿起铁锹在马尾松树根旁继续挖了起来。没挖多久,他嘴角一勾,放下铁锹,用手扒出一个形如甘薯,球状,外皮淡棕色的东西看了看,然后扔进了竹篓里,继续开挖。

李云柔看到这玩意,当即站起身走到竹篓旁拿起来仔细地看了好一会儿,然后异常好奇地道:“这……这是什么?”

柳飞漫不经心地道:“马尾松下的蛋!”

李云柔二话不说,朝着他的后腿踹了一下道:“你这人能不能正经点,到底是什么啊?”

柳飞转头看了她一眼道:“嘿,现在连你都敢踹我了……踹了我还让我说,你觉得可能吗?自己脑补吧!”

李云柔送他一个大白眼,当即嘀咕道:“装什么神秘,你不说,我发到网上问问去!”

柳飞听到她这嘀咕声,连忙阻止道:“我的姑奶奶啊,咱为海鸣山留点神秘感行吗?别什么都倒腾到网上去!”

“那你说不说?”

“马铃薯!”

“去死!”

李云柔一怒之下,直接冲向他,谁知脚下踩到了一个石子,竟然一个踉跄直接把他扑得后退了好几步,靠在了马尾松上。

柳飞看了一眼她覆在他胸膛前的两只手,又和她对了一眼,哭笑不得地道:“别人都是壁咚,胸咚什么的,你这是玩“树咚”外加咸猪手吗?”

“啊!”

李云柔本来还没觉得有什么,但是听他这么一说,赶紧缩回手,整个人羞得恨不得找个缝隙钻进去。

柳飞看她这样子,也是暗笑不已,不过很快他便隐隐有了一种罪孽感,我今天怎么总是忍不住打趣她呢,她可是有夫之妇啊,罪过,罪过……

趁着她终于消停点了,柳飞又快速地挖出了几块,然后把坑重新填上,还用杂草给伪装了一下,然后道:“走吧,回家了!”

“哦……”

李云柔轻声应了一声,跟个小媳妇似的低头跟在他的身后,当猛然抬头看到挂在竹篓边的那条小蝮蛇后,她又惊呼一声,连忙走到了他的前面。

两人没走多远,柳玉莲突然慌里慌张地跑来道:“飞哥哥啊,可找到你了!那个……那个香月不知道怎么了?突然大哭了一场,然后收拾东西走了,好像是要回京城,我怎么拦都拦不住!”

柳飞一头雾水地道:“她要回京城?”

开什么玩笑啊,她可是一直赶都赶不走的人,怎么可能会主动回京城呢?除非……

“不好!”

忽然想到她家可能出事了后,柳飞连忙将竹篓交给柳玉莲,然后赶紧去追。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