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136章:殉情与先机

第136章:殉情与先机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315  |  更新时间:

柳飞也知道他和那个深藏不露的晋墨雨之间的较量才刚刚开始,有些事也许急不得,所以他也就没细说一些东西,然后催促刘香月等人赶紧去睡觉。

她们几个也是玩嗨了,回到卧室后,竟然是嘀嘀咕咕个不停,时不时地还会笑几声。

柳飞也是拿她们没办法,敛气静心地先睡了起来。

下半夜的时候,他穿着大裤衩,蹑手蹑脚地来到院子里,然后将两个凳子一拼,盘腿坐在上面修炼起了《元气五行诀》。

他现在是越来越忙了,但是在修炼方面,他可从未懈怠。

一方面,他只有变得更强大,才能拥有这一切;另外一方面,他只有变得更强大,才能完成自己的使命。

常言道,得到越多,承担得也就越多,责任也就越大。

他在机缘巧合之下得到这本一半医术,一半功法的绝世秘籍,自然要承担很多的责任。

好在经过他刻苦地学习与修炼,医术这块,他已经达到了最高层次,也就是炼药的阶段。

炼药是个从无到有的过程,非常复杂且需要凭借自身的医术、经验等多加领悟才行,所以他在这方面的进度很缓慢。

别的不说,单就炼制这可以止血化瘀的药,他就炼了那么长时间,现在还是没有多大的突破,要想炼制那些更高级,更神奇的药,难度可想而知。

他其实一直都在琢磨秘籍中既然给了炼制一些药的配方和猜测,但是偏偏没给全,是不是写这本书的人有意为之。

因为他越来越觉得炼药也是一种修炼,是对他意志和耐力的修炼,也是对他所学医术的修炼。

也许只有经历这个熬人的阶段,他才能体会到更多的医术真谛。

至于功法,《元气五行诀》以天地自然之气,也就是“元气”为基础,按照《元气五行诀》的说法,元气浊而复杂,他必须要把自己的身体修炼成一个可以提炼天地至纯至灵之气的“熔炉”才行。

幸运的是他在几年前就已经成功修炼完成了《元气五行诀》的第一重境界,也就是“纳气”阶段,让自己的身体彻底变成了一个可以吸收、锤炼元气的大熔炉。

也多亏了这个大熔炉,他得以修炼出充满生命力和爆发力的“五行之气”,才会拥有现在的这一切。

他经常在想,他修炼出的五行之气为何如此神奇,后来他想到了华夏的“五行之说”。

其实在古代,“五行之说”早就形成了一个体系,《归藏易》、《连山易》中均有对五行概念的记载,其历史可谓是非常的悠久。

古人觉得天地万物皆由五类元素构成,分别是金、木、水、火、土,它们彼此之间存在相生相克的关系。

很多人可能存在一种误区,很容易把五行物质化,认为五行就是五件东西,其实不然,五行之说更多的是哲学范畴,是抽象的。

柳飞觉得以此为理论,既然天地万物都由五行构成,它们散发出的元气被他熔炼成“五行之气”,然后反哺于天地万物,其实是完成了一个循环,只不过这个循环是他参与进来的小循环,跳出了自然规律,让五行之气的作用最大化了。

由此,他其实也想到了更多,比如他是否能够一直让这个小循环这么良性地运转下去,比如跳出自然规律会不会受到惩罚等等,当然,这些都是后话。现在最关键的是他如何早日地突破第二重境界。

要知道《元气五行诀》分为“纳气”、“培元”、“凝气”、“入虚”、“御物”、“返璞”、“归真”等七重境界,他现在其实还处于比较初级的阶段,第二重境界都没有完成也就意味着修炼的“五行之气”充满不稳定性,很容易会为因五行之气滋养培育而快速长大的动植物带来隐患的,所以他必须得早日突破这层境界才行。

而且,他此番回到柳家村也是有艰巨的任务和使命在身的,如果他手握这样的绝世秘籍而不能让自己尽快变得更强大, 那么他肯定会死得很惨。

可以说,他已经走上了一条不归路,是一路睥睨,还是坠入地狱,全看他自己。

想完这些,他一边默念着心法,一边快速地翻转着手印,很快,从西面八方涌进来的元气飞速地灌入他的体内,然后在他的体内激荡着,翻滚着,挣扎着。

柳飞的身体从表面上看并没有任何的异常,撑死也就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会出现大量晶莹剔透的汗珠,但是实际上,他体内就像是有无数熊熊烈火在燃烧一样,不停地锤炼着那些浊且不纯的元气,将它们一点点洗练、蜕变、凝聚、升华,最终转变成拥有无穷生命力和滋养力的五行之气。

修炼了一会儿,柳飞的剑眉突然皱了一下,这倒不是他修炼遇到什么瓶颈了,而是他突然感受到第三重境界已经离他很近很近了,他似乎突破在即。

而就在这个关键时候,只听“吱啦”一声,门被打开,穿着一身粉色睡裙的刘香月走了出来。

她揉了揉眼看向柳飞后,几乎是和当初李云柔看到他这样时的感觉一样,以为他在撸!

“不是吧,宁愿自己撸也不愿意接受我姐的爱,这……这……”

刘香月咬了咬牙,嘀咕了一声,突然向前走了好几米,然后大声道:“臭姐夫,你在干嘛呢?龌龊!”

“噗……”

她话音刚落,柳飞突然吐了一大口鲜血,然后整个身体向后一仰,直接从凳子上摔在了地上。

看到这一幕,刘香月吓得半死,她连忙冲到他面前,然后一把将他抱在怀里道:“姐夫,姐夫,你这是怎么了?你可不要吓我!”

她这么一喊,柳玉莲、李姗姗和李云柔等人也是急匆匆地从房间里跑了出来,看到这情形,也都是吓得不轻。

她们一起将柳飞给抬到刘香月的床上后,又是给他喝水,又是给他擦身体的,一个个忙得不可开交。

柳飞缓了一会儿,睁开眼,看了一眼哭得梨花带雨的刘香月,忍不住用手抹了一把她脸上的泪水,笑道:“我没事,看把你给吓得!”

感受着他这满是宠溺的味道,刘香月更加自责了,她道:“是不是我害你吐血的?你刚才那到底是怎么了?”

柳飞见她们一个个像是好奇猫似的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心想也不好和她们说《元气五行诀》的事,遂道:“修炼功夫走火入魔了。”

柳玉莲道:“还真会走火入魔啊?为什么我就不会?”

柳飞苦笑不得地道:“你也不看看你练的是什么三脚猫的功夫,能和我的比吗?好了,好了,都别担心了,我稍微休息一下就没事了。”

他刚才是在冲破第二重境界最为关键的节点上,最忌有人打扰,香月突然出现扰乱了他的心神,从而让他冲境失败,一时气血翻涌,吐了血。

不过,他也知道这个不能怪她,她也许只是起来上厕所无意中看到了而已。既然这次没成功,那就下次再努力便是。

他这么想,刘香月可不这么想,她一边帮他按着摩,一边道:“你可吓死我了!你要是因为这而出个三长两短,那我……我……”

柳玉莲凑头看了她一眼道:“你……殉情啊?”

“去你的!”刘香月有些娇羞地推了她一把,然后有些慌乱地道:“我没法给我姐交代啊!”

她发现了,无论她多么慌,多么乱,姐姐永远是个绝好的挡箭牌。

李云柔似乎隐约想到了些什么,她干咳一声道:“你盘腿坐在凳子上是为了修炼武功?”

柳飞直接听出了她的话外音,笑道:“是啊,所以你该把扣在我头上的龌龊男的帽子给摘掉了吧?”

刘香月双手捂脸道:“原来不是只有我一个人这么认为的……”

柳飞当即抬起手在她面前晃了晃道:“我是那样的人吗?”

柳玉莲甚是直接地道:“就是,你们也太不把他当个男人看了,他会无视我们这么一帮大美女而去自己解决吗?”

“咳咳咳……”

柳飞瞬间听不下去了,这家伙永远都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

李云柔、李姗姗和刘香月听了这话后,神情都是有些古怪,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柳飞在刘香月的香软大床上躺了一会儿,回到沙发上休息到天亮,然后原地满血复活。

转眼间又到了售卖九死还魂草的时间段,他已经把九死还魂草的种植规模扩大到了五十亩,这次售卖还是像往常一样,没有全部卖完,而是刻意留了一些。

只是刚卖完没几天,一个让他十分不悦的消息便传来,云巅制药竟然以更高的价格将他卖到市面上的九死还魂草都给买了下来……

李云柔道:“他们这到底是要干什么啊?囤药?”

柳飞皱了皱眉头道:“肯定不是这么简单!九死还魂草一旦流通到市面上那可就不是我说的算了,这云巅制药还真是财大气粗!我想我应该好好地暗中调查一下他们了。”

一周后,柳飞还没调查出什么关键线索,云巅制药突然召开新闻发布会向外宣布,他们的首席科学家晋墨雨研制出对止血化瘀具有十分明显效果的新药,取名“云巅止血膏”……

这个消息本来没有在医学界引起多大的轰动,因为医学界经常有新药推出,而且这又不是针对什么疑难杂症的。

但是当一些人优先使用了一下后,这云巅止血膏的神奇功效瞬间让整个医学界为之侧目,很多医学专家甚至称之为目前世界上治疗止血化瘀最有效的药,应为家家户户所必备!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