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124章:爱之罪,恨之血

第124章:爱之罪,恨之血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369  |  更新时间:

断崖边。

一个看起来有些消瘦,但是漆黑的眸子中满是杀气的男子站在一块大石头上。

他手里拿着一根绳子,绳子向断崖处延伸,到断崖边缘的时候忽然拐了一个弯,直接延向瀑布的正中央并卡在了边缘的凹槽里。

绳子的另一端是双手被绑的刘香月,她此时已经被瀑布巨大的水量给冲得七荤八素,整个人都是麻木的状态。

而这还不是最吓人的,因为她此时完全就是悬空的,她身下就是大海,如果绳子突然断掉,她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去的话,巨大的冲力恐怕会直接要了她的命!

柳飞跑到断崖处看到这一幕,顿时青筋暴起,直接提拳冲向男子。

在那距离男子还有三四米的时候,男子突然松了一下绳子,只听断崖下传来一声惊恐至级的尖叫。

柳飞怔了一下,随后冲着男子怒吼道:“王八蛋,你有什么仇冲我来,立即放了她!”

男子邪笑一声道:“怎么,心疼了?着急了?别急,这还只是开胃菜,好戏还在后头呢!”

柳飞咬牙切齿地道:“你是谁?你到底想干什么?”

男子笑了笑道:“我是谁?我是谁不重要!你只需要知道穷奇是我的好兄弟就足够了!至于要干什么,这不是明摆着吗?”

穷奇……

听到这个名字,柳飞自然想起了他帮助凤凰警局破获的那起走私贩毒案,那件案子结案之后,他也参与其中的事可以说是绝对保密的,他怎么会查到他的头上?

男子似乎看出了他心中所想,冷笑一声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藏得是够深,但是只要我想查,你就是藏到阴曹地府,我也能把你就揪出来!柳飞,我给你点时间,你好好想想你是怎么对付我兄弟的,待会我让你十倍奉还!”

现在刘香月就悬在断崖下,任由瀑布拍打,而且绳子又那么细,随时都有可能断,所以柳飞现在哪里还有心思去想那些。

他当即双拳一握,再次向前。

男子再次威胁道:“怎么,连想都懒得想?看来我兄弟的命在你眼中是一文不值啊!那好,这个刘大小姐似乎特别有名气,但是在我的眼中也是一文不值,我现在就送她去陪我兄弟,这样的话,他也不会寂寞!”

说完,他风淡云轻地将绳子一松。

“不!”

柳飞见状,大喊了一声,快跑几步,纵身一跳,直接飞跃向前抓住了绳子,然而在他落地的时候,男子也是飞身一扑,一把锃亮的匕首高高扬起,然后捅在了他的后腰上……

“怎么样?这种滋味是不是很享受?别急,好戏才刚刚开始!”

男子给了柳飞一刀后,死死地摁住柳飞,抽出匕首,准备再给他一刀,然后就这么一刀一刀地把他给捅死。

不过他也太低估柳飞的战斗力了。

“嗷!”

柳飞突然嘶吼一声,右脚反抬而起,狠狠地踢了一下男子的后背,在男子身体稍微踉跄之际,柳飞强忍着后腰处传来的疼痛,身体一倾,胳膊肘子砸向男子的腰侧,随后趁机站起身来。

男子弹跳而起后,看了一眼柳飞那不断在滴血的衣服,用手抹了一下匕首上的鲜血道:“看来确实有两下子,不过那又何妨!我本来就没想着直接弄死你,今天我要一点一点地折磨你,直到你身体里的最后一滴血流干为止!”

瀑布所形成的巨大水鸣声虽然很容易淹没他们的话语,但是处于麻木状态的刘香月还是根据绳子的变化感觉到柳飞出事了。

她用力地甩了甩头,然后不顾瀑布往她嘴里灌水的处境,声嘶力竭地大喊道:“姐夫,你别管我!我本来就是个惹祸精,今天也是耐不住性子一个人跑出来玩,这才给了他可趁之机,这是我自找的,我不要连累你!”

柳飞的听力极好,他隐约听到刘香月的这些话后,当即大吼道:“放屁!这和你没关系,你给我撑住了,今天我一定会把你给平安救上来,相信我!”

他已经向刘静月承诺过会保护好她的,而且两人相处也有段时间了,她虽然古灵精怪,时常把他给整得很无奈,但是她这性格也是很讨人喜欢,他怎么可能眼睁睁地看着她死在海鸣山呢?

以男子的身手以及折磨人的手法来看,他现在基本可以肯定他像穷奇一样,也是雇佣兵出身。

现在他要在兼顾刘香月的情况下,速战速决灭了他,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更何况他现在还受了伤。

不过他现在已经没有任何的退路了,他必须要孤注一掷,和他血拼才行。

想了想,他一咬牙,将绳子绑在腰侧,打上死结,然后死死地盯着男子。

男子用手抹了一下鼻子道:“呦,好感人至深,好让人心生怜悯啊!不过我就搞不明白了,她为什么喊你姐夫?”

柳飞现在哪里还有时间陪他扯淡,他冷声道:“这个你去问阎王吧!”

说完,他也没向前冲,而是直接甩出了几根银针。

他现在虽然看不到刘香月,但是就是睁着眼也能想到刘香月的处境,所以他现在能做的就是尽量稳住绳索,不然绳索乱动,她随着绳索在瀑布的冲击下上上下下的,那对她的摧残太大了!

不过,令他没有想到的是男子竟然躲过了银针了袭击,然后握着一把锃亮的匕首冲到他的面前,孤注一掷地去削绳索。

柳飞当然明白他这是想让他将全部的注意力都聚集在绳索上面,无法反击。他一躲再躲后,见男子的攻势越来越猛,索性趁势向后踉跄了几步。

男子见他终于撑不住了,心中大喜,持续增加火力,柳飞一退再退后,突然双拳齐出,朝着他轰了起来,但是没轰几下,男子一个虚晃,又去削绳子,他被逼无奈,只得以手臂阻挡,刹那间,他的手臂上出现了一条长长的血口子。

“啊……”

柳飞惨叫了一声,低头看了一眼岩石上留下的斑斑血迹,怒瞪着他道:“你这个卑鄙小人!”

男子哈哈大笑道:“我卑鄙?我再卑鄙也没有你卑鄙!你不是很擅伪装吗?你不是很嚣张吗?你不是身手很厉害吗?打老子啊,来啊,你他娘倒是来啊!”

说着,他再次像是发了疯一样削向绳索,柳飞又是缓缓向后退,没过多久又挨了一刀。

男子见他的血越流越多,像是打了鸡血似的穷追猛打,彻底沉浸在完虐他的氛围中。

然而当柳飞挨了四刀,已经退到离断崖边只有五米的地方,他准备给他第五刀的时候,他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这一刀,柳飞依然是没有躲得了,不过一阵细长的银针却是突然鬼使神差地窜出,然后直接刺入他的太阳穴。

他怔了一下,还没彻底反应过来,已经隐忍蓄积了无尽能量的柳飞突然暴吼一声,抡起他那已经横着三道刀痕的手臂,朝着他的太阳穴砸去,只能一声闷哼,男子“噗通”一声倒在了地上,再也没有起来……

“香月!”

柳飞强忍着手臂和后腰处传来的疼痛,用力将刘香月给拽到了断崖边,然后将她抱到了一块大石头旁,靠在了那里。

刘香月缓了好一会儿,缓缓地睁开眼看到岩石上残留的鲜血,看到柳飞身上的伤疤以及他那惨白如纸的面庞,整个人瞬间崩溃了,她紧紧地抱着他嚎啕大哭道:“姐夫,你不要吓我!我不要你死!”

柳飞重重地咳嗽了一身,有气无力地道:“我……我没那么容易死,你有没有事?”

“你都这样了,还管我,呜呜……”

刘香月哭了几声,赶紧用手抹了一把眼角的泪水,然后站起身跑了几步,扯着嗓子大喊了起来。

很快,几个村民赶来,慌忙将柳飞送到了医院。

……

当柳飞醒来的时候,他看到柳玉莲、李云柔、刘香月和韩颖全都站在床边,微微一笑道:“我这是昏迷几天了?”

刘香月抽了一下琼鼻,直接俯身抱着他哭了起来,一边哭着一边道:“姐夫,都怪我,是我差点害死了!”

柳飞拍了拍她的后背道:“傻丫头,这和你有什么关系?是他来找我报仇,是我连累了你!”

韩颖用手抹了一下有些发红的美眸道:“师……师父,那个人的身份已经查出来了,也是雇佣兵出身,而且还是个臭名昭著的杀手,这几年犯了不少的案子。”

柳飞咧嘴一笑道:“那这么说来,我又立功了?”

韩颖笑了笑,不过实在忍不住,眼泪还是流了出来。

柳飞连忙道:“你们别这样,我这不是没死嘛,而且我当时那么做,也是有必胜把握的。”

刘香月连忙用手抹了一把眼角的泪水道:“我把当时的情景和她们说了一下,她们查看了一下现场和那歹徒的伤后,说你很有可能是为了让我少受点瀑布的冲击和上下的折磨才一退再退,故意挨刀的,姐夫,你要不要这么傻?”

柳飞抚了抚她的头道:“那歹徒极其凶狠,我当时也没得选择,必须要确保一击制敌,所以就故意麻痹他,趁他大意要了他的命。而且我答应过你姐要保护好你的,你一个弱女子,我这么做也是应该的。对了,你没事吧?”

刘香月摇了摇头道:“我就是擦伤了而已,早没事了。姐夫,经历这事我想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不愿意接受我姐的爱了,其实没关系的,我可以为我姐承受,只要你们俩幸福!”

柳飞拍了一下她的头道:“你是不是被吓得魂还没回来呢?乱说什么!”

他承认,他确实是怕自己仇家太多而连累到柳静月,但是也不能让这个“小姨子”承受这些啊,他对她们俩可是一视同仁的,不希望任何一个人出事……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