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120章:炸弹疑云

第120章:炸弹疑云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379  |  更新时间:

刘香月这么一声大喊把柳飞和楚凝霜都给吓了一大跳,尤其是楚凝霜,她本来就是四肢僵硬,心跳加速,这猛然间像是要喘不过来气似的。

她也搞不懂这是为什么,她明明只是看病而已,怎么却有一种偷|情的感觉,这也太羞耻,太莫名其妙了!

柳飞没想到刘香月早不回来,晚不回来,偏偏这个时候回来。

他走到门旁打开一道门缝,冲着她道:“我是一个很有医德的人好不好,别吵吵嚷嚷的,人命关天呢,幸亏我还没施针,要是在施针的过程中被你这么一喊,出了问题谁负责?”

听到“人命关天”这几个字,刘香月抿了抿嘴,将头一低道:“我……我错了还不行嘛!”

“别嚷嚷!”

柳飞把门一关,继续给楚凝霜看病,楚玉才则是完全惊呆了,他刚才没看错吧,柳飞竟然呵斥了在商界鼎鼎大名的刘家大小姐,这什么个情况啊?

而且她为什么喊他姐夫?

难道说他们两家是亲戚关系?

如此的话,那柳飞的背景也太特么强大了,根本不用和他们楚家合作就可以完全无视吕孙两家了。

刘香月见楚玉才一直盯着自己看,像是见到了大明星似的,恍然意识到柳飞和姐姐交代的话,顿时拍了一下额头,肠子都悔青了。

柳飞可是早就和她说了,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暂时尽量不要让商界中人知道他们的关系,这个人一眼就认出她是刘家大小姐,毫无疑问是商界中人,再加上她刚才那么一喊,岂不是直接露陷了吗?

刘香月大脑转得飞快,但瞥见柳玉莲后,她嘴角抹过一丝笑容,连忙跑到柳玉莲身旁拉着她的手臂道:“姐,你就这么放心姐夫啊?”

柳玉莲有些愕然地看了她一眼,当刘香月偷偷地掐了她几下,又向她使了好几个脸色后,她干笑一声道:“嗨,他是个医生,这有什么好担心的?要像你这样,那妇产科的医生都不用活了!”

楚玉才见状,无疑更晕了,他走到刘香月面前很有礼貌地道:“刘大小姐,您怎么在这?”

刘香月干咳一声道:“我不是你说的那个什么刘大小姐,我是……她妹妹啦,而且你看我浑身上下有个总裁样吗?”

“啊,妹妹?那你们这长得也太像了吧?”

刘香月风淡云轻地道:“双胞胎嘛,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我这次出来旅游,恰好碰到了多年前曾经救我一命的姐姐,然后就跟着她来海鸣山玩了。你不要张扬,更不要乱说,我姐姐是我姐姐,我是我!”

李云柔和柳玉莲听她这么明目张胆地瞎编乱造,差点都笑了出来,不过这是她捅的锅,而且还捅得那么彻底,她就是含着泪也得补完啊……

楚玉才虽然还是有些犯浑,但是眼前的这位确实和传说中的冰山总裁不一样。他勉为其难地相信这是一对双胞胎,暗叹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刘香月见楚玉才还是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看,一咬牙,凶巴巴地警告道:“看什么看?信不信我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楚玉才浑身哆嗦了一下,连忙低头。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柳飞和楚凝霜终于走出了房间。

刘香月见他们俩皆是额头冒汗,嘟了嘟嘴,暗想着等他们走了,我再找你算账。

楚凝霜看到刘香月后也是吓了一大跳,刘香月赶紧主动介绍了一下自己,然后道:“我还想在海鸣山多玩一段时间呢,你们可不要乱传。”

楚凝霜心领神会地道:“放心吧,我们现在和飞哥是合作关系,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肯定会守口如瓶,不会给他添什么麻烦的。”

还飞哥……

刘香月愤愤地看了一眼柳飞道:“我想你们误会了,他是他,我是我,我们俩可没有半毛钱的关系,我只是替我的这个干姐姐打抱不平而已。楚大小姐啊,你对他也太放心了,我告诉你哈,他这人色着呢……”

“咳咳!”

柳飞实在听不下去了,这是开启黑他的模式了吗?咱不带这么玩的。

楚凝霜忍不住娇笑一声道:“刘大小姐,你别误会,我和飞哥是纯属的医生与病人的关系,而且他都有婚约了,我不会……”

“嘻嘻,那这样我姐就放心了!”

刘香月赶紧掐了一下柳玉莲,柳玉莲也是醉了,但是没办法,必须得赔她演下去啊,她咧嘴一笑道:“我这好妹妹也是看我受苦受多了,想让我和他早点修成正果,所以楚小姐,你也别往心里去!这病该治治,合作也一样。”

楚凝霜点了点头。

柳飞写了一个药方递给楚凝霜道:“你这个病主要在于调养,然后等我炼制成一味药才能有希望完全治好,所以治疗周期可能非常长,你可一定要有耐心。另外就是记得每隔一星期到我这来针灸一次。”

楚凝霜连忙道:“经过你刚才那么一针灸,我现在感觉整个人都精神了很多,你不愧是宋神医的真传弟子,真是妙手回春啊。”

柳飞道:“过奖了!咱们该如何合作对付吕孙两家的事再商议,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我也就不留你们了,你们还是早点回去吧。”

楚玉才连忙掏出一张银行卡递给他道:“咱们一码归一码,这个治疗费肯定不能少了你的。”

柳飞将银行卡一推道:“暂时不用!想治好楚小姐这病,你们必须要听我的,包括这些。”

楚玉才见他一脸严肃,连忙点了点头,然后带着楚凝霜离开。

他们前脚刚走,刘香月和柳玉莲就立即把他逼到了墙角处质问。

柳飞道:“两位姑奶奶啊,真不是你们刚才看到的那个样子,我刚才只是稍微俯下身听她的心脉而已……”

刘香月十分鄙视地看了他一眼道:“脸都贴到她的胸上了还抵赖!我看你就是以行医为名耍流氓,你就是再怎么检查也不用让她脱光衣服啊!”

柳飞以手扶额道:“我要是真想耍流氓就让她全部脱光了好不好?两位小妹妹啊,你们要相信我的医德,她这病非常棘手,我这也是没办法。好了,香月,说说你捅的篓子吧,你现在主动在商界人士面前暴露了自己的身份,按照之前的约定,你该回京城了!”

刘香月一愣,随后赶紧抱住他的胳膊撒娇道:“姐夫,我真的不是有意的,这不是勉强圆过去,尽量撇清你和我们家的关系了嘛,更回避了你和我姐的关系……”

柳飞弹了一下她的额头道:“你这叫欲盖弥彰!哎,真是服了你了,我郑重告诉你,还想在海鸣山待,那就一定要小心,不然真的会给你姐惹大麻烦的。”

刘香月有些不懂地道:“为什么是给我姐惹大麻烦?”

柳飞道:“这个三言两语也说不清楚,总之你记住我说的话就行了。好了,我也没工夫在这和你扯,三天后,在镇上还有公司正式的挂牌仪式,我还要去忙活。”

刘香月连忙道:“到时候我也去!”

柳飞有些无奈地看了她一眼道:“记得全副武装戴口罩啊,到时候去的可都是商界人士,你姐那么有名,你肯定一眼就被认出来。”

刘香月唯唯诺诺地点了点头。

三天后。

海鸣山果业有限责任公司揭牌仪式在守成镇镇上的一栋写字楼前正式举行。

写字楼前早就摆放了八盘迎客松状的黄金果,一条长长的红地毯直通写字楼正门。

这次的揭牌仪式虽然比上次在山里举行的要隆重很多,但是也很简单。

柳飞本来不打算再办一次的,但是新任总经理冯闯以宣传、规范管理为由劝说了他,他也是兑现承诺,让他放手办。

前来参加揭牌仪式的有众多的媒体记者,还有守成镇的主要领导,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在揭牌仪式就要举行的时候,凤凰市主管经济的副市长竟然不请自来了,这顿时让媒体骚动不已,柳飞在有些吃惊的同时也是感觉脸上有光。

原本揭牌和剪彩环节都没有安排这位副市长的,现在他来了,自然也得安排进去。

柳飞让人做好准备后,正准备宣布仪式正式开始,一人突然从写字楼中冲出大声道:“门旁有炸弹,大家快跑啊!”

他这么一说,现场顿时乱成一团。

柳飞向冯闯使了一个脸色,冯闯十分冷静地大声道:“大家千万不要乱,不要踩到别人,我现在就报警,请拆弹专家来!”

柳飞闪进楼里,发现门旁确实有一个黑色的包裹,而包裹还不停地发出“滴滴”的声音,他也是头皮一麻。

要知道这栋写字楼虽然只有五层,但是并不是只有他一家公司在这租赁办公,整栋楼里的员工还是非常多的,现在这炸弹随时都有可能爆炸,万一当量很大,那这整栋楼的员工可能都会有危险。

柳飞看了一眼斜前方六十米处的一个侧门,暗想着现在正门的人实在太多,抱着炸弹从正门跑出去的话,万一爆炸,那后果不堪设想,而且现在楼上听到消息的员工已经一窝蜂往下涌了,他必须得趁着这个当口赶紧抱着炸弹从侧门跑出,将其扔到空地里。

吐了一口粗气,他一咬牙,冲到包裹前,拿起包裹,一边拆开包裹一边拼了命地往侧门跑,但是没跑多远,当他看到炸弹的庐山真面目之后,他原本发软的两腿像是瞬间给灌了石头似的,他将炸弹奋力往地上一摔,一连几脚将其踹得粉碎,然后从侧门窜出,绕了一圈,来到正门前扫视众人。

很快,他那一双犀利的鹰眼锁在了一个人的身上,他当即如同闪电一般窜到他的身后,那人也是听觉灵敏,慌忙转身,但是为时已晚,柳飞一拳将其抡翻在地道:“王八蛋,是谁让你这么干的!”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