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119章:病西施,臭姐夫

第119章:病西施,臭姐夫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439  |  更新时间:

刚才家里的气氛还是剑拔弩张,这会儿已然是轻松愉快。

同是送了见面礼,但是很显然这对姐弟送的“见面礼”才是让柳飞无法拒绝的。

他看了一眼他们道:“请问你们是?”

男子笑道:“柳神医这么聪明,不妨一猜!”

柳飞想了想,又看了他们一眼道:“你们是楚家的大少爷和大小姐?”

男子、女子以及他们的保镖都颇为诧异,这也能猜到,看来确实够聪明。

男子也不再拐弯抹角,直接道:“我叫楚玉才!”

女子则是莞尔一笑道:“我叫楚凝霜,你猜的没错!”

柳飞忍不住笑了起来,现在这局面真是越来越有趣了。

作为凤凰三雄之一的楚家,他肯定是早就听说过的,但是这两位,他确实是第一次见。

他隐约听人提起过楚家这些年在和吕家和孙家的斗争中没讨到什么便宜,如今看来,他们是打算和他合作了,或者换句话说,他们很早就想和他合作了,只是在等一个他无法拒绝的机会而已。

如果能够和楚家联手的话,那他面对吕家和孙家,肯定不会有那么大的压力。

但是平心而论,他和他们楚家的人并无交集,而且也听到一些传言,如果贸然和他们合作的话,会不会坑到自己还真不好说。

楚玉才见他似有所想,笑道:“看来你已经知道我们的来意了。其实来此之前,我们已经听到了一些传闻,说是你把吕应斌给送进大牢的。想必你也知道,这些年,凤凰三雄中吕家和孙家一直在联手对付我们楚家,我们楚家也是压力颇大,现在我们拥有共同的敌人,我想合作应对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柳飞道:“你们就不嫌我是个商界新人,没钱没背景没地位?”

楚玉才哈哈大笑道:“柳总过谦了,鼠目寸光的人才会这么认为!说实话,我已经暗中观察你很久了,你的来头可不小!”

柳飞笑了笑道:“我哪有什么来头,就是一个小农民而已。”

楚凝霜一针见血地道:“伪装身份用的,您就不要来蒙我们了。柳神医,我知道你现在很难一下子相信我们,但是来日方长,我们可以慢慢加深对彼此的了解,我觉得我们是同道中人。”

李云柔见状,连忙扯了一下柳飞小声道:“人家都送上门来请求合作了,你还有什么好犹豫的?他们楚家在凤凰三雄里实力虽然是最弱的一个,但是总比你一个人对付吕孙两家要强啊!”

柳飞看了她一眼,也没有多说什么。

楚玉才道:“如果你还需要时间考虑,那我们可以给你时间,我们不急。”

是啊,吕家和孙家现在要联手对付的可是他,他能为他们吸引一部分火力呢,他们自然是不急。

柳飞还是没有回答,而是看了一眼楚凝霜道:“我还是先帮你看病吧。”

楚凝霜美眸轻眨道:“你……你怎么知道我们来这的另外一件事就是请你帮我看病的?”

楚玉才亦是附和道:“柳神医,你真是太神了!这要是不能和你合作,回去后我恐怕都无法向我父亲交差了。”

柳飞摇头道:“楚小姐这病都写在脸上了,我除非是庸医,不然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楚凝霜抿了抿嘴,站起身走到他面前,柳飞抽了抽鼻子,闻着一股淡淡的药香味,伸手捏住她的皓腕道:“看来楚小姐是个药罐子。”

楚凝霜点头道:“我从小就是个药罐子。”

柳飞帮她把了一下脉,眉头是越皱越紧,楚玉才见状也是紧张得不得了,迫不及待地问道:“我姐姐这病还能彻底治好吗?”

柳飞松开楚凝霜的手,站起身托着下巴走了几步道:“想必你们已经看医无数,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楚小姐这病是从娘胎里带来的,很不乐观!从中医的角度来说,中医讲究阴阳平衡,而楚小姐这明显是阴远大于阳,身体早已失衡,所以……”

说到这,他戛然而止。

楚玉才直接向后踉跄了几步,他本来以为柳飞作为宋神医的唯一弟子,以他的神奇医术,姐姐或许有救呢,现在看来希望还是很渺茫。

在他姐姐很小的时候,医生就曾说过,她的五脏先天受损,最多能够活到二十岁,如今已经二十四岁了,可以说已经是奇迹了。

当然,这也和他们楚家雄厚的财力有关,不然要是换成普通人家,恐怕根本就承受不了那么高昂的医药费。

楚凝霜似乎早有心理准备,所以她的反应要小很多,她原本就很苍白的脸上突然挤出了一丝笑容,然后道:“既然柳神医都这么说了,那就听天由命吧,能够多活那么多年,我已经知足了。”

柳飞看了她一眼,心中也是生出许多怜悯之情。本来他是不想给她希望的,但是想到他们对莫玉有恩,而莫玉又对他有恩,他还是忍不住道:“其实也不是回天乏术。”

楚玉才一听这话,简直高兴疯了,他连忙跑到柳飞的身旁,像个孩子似的十分激动地拉着他的手臂道:“你有办法?”

楚凝霜也是一连惊奇地看向柳飞,漆黑的眸子之中隐隐有泪珠滚动。且不论他说的是真是假,这么多年了,她还是头一次听说她还有救,这无疑又激起了她活下去的希望。

柳飞很是自负地道:“可以这么说吧,如果说这世上还有一个人能够救你的话,那就是我了。”

这是一句让人听着容易生厌的话,不过柳飞可一点都没吹牛,因为救她的关键东西,只有他有,而且还会让他消耗很多东西。

现在这已经不是能不能救的问题,而是值不值得救的问题,因为他也是要付出不小的代价的,而且这注定是一次与死神赛跑的马拉松式治疗。

楚凝霜也是个聪明人,她仔细琢磨了柳飞这一句显得很自负,也很突兀的话,突然抿了抿嘴道:“我可以把命交给你!”

楚玉才有些蒙圈,不过他还是连忙道:“柳神医,你只要能够救我姐,这合作对付吕孙两家都是次要的,只要你有任何的要求,哪怕是要我们楚家的财产都完全没问题。我从小看着她病怏怏的,像是随时都会死去一般,真的心如刀割,我想没有人能够体会这种心情。如果钱可以换命的话,我宁愿用我们楚家所有的财产来换我姐的命!”

楚玉才的真性情也是挺让柳飞意外的,不过这也从一定程度上说明这个朋友可以交。

柳飞道:“如果你们楚家是因为楚小姐而和我合作的话,我愿意接受,如果因为其他的原因,我不接受!”

他这话说得让人很吃惊,尤其是李云柔,她完全没有反应过来,这怎么听着有点像是以楚小姐的命作为交易的意思呢?是不是太冷血了点?

楚玉才想了想,突然明白了柳飞的担忧,连忙道:“我爸在商界的一些做法可能有一些非议,估计你也听说过,但是他也是无时无刻不想治好我姐的病,所以请你放心,我们楚家要的是共赢,和你共赢,绝对不会再兔死狗烹之类的。”

柳飞点头道:“那就好!”

他这么做也是没办法,他可是早就听说那楚家老爷子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善用计谋,而且还不止一次干过兔死狗烹、背后捅刀的事情。

他可不想和他们合作扳倒吕家和孙家后,又突然和他们楚家倒戈相向,那样很伤人不说,而且很没意思。

楚凝霜抿了抿嘴道:“要怎么治?”

“你随我来!”

柳飞把她带进他的卧室,不过更准确地说是刘香月的卧室,然后把门关上,拿出药箱,示意她脱衣服。

楚凝霜虽然知道他的用意,但是和他第一次见面就要全身赤果着,她还是十分难为情。

忸怩了好一会儿,她咬了咬牙,轻轻地脱了红色的长裙,然后无比娇羞地用手护在胸前。

柳飞故作镇定地看了她两眼,然后赶紧转头。

她虽然由于长期生病,很瘦,但是身材无处不体现着一种匀称美,再加上她是黄金比例身材,皮肤比李云柔的还要白,所以她的身材也是一种与众不同的美。

另外,她可能是太喜欢红色了,竟然连贴身衣物都是红色的,看着着实惹火……

柳飞徐徐地吐了一口粗气,然后从衣柜里拿出一个新被单铺在床上道:“你躺在上面吧。”

已经把胸衣扣子都解开的楚凝霜有些愕然地看了一眼他道:“不……不用再脱了吗?”

再脱?

再脱那可就是光明正大耍流氓了!

咱是一个很有医德的医生好不好?

柳飞干咳一声道:“不用!我主要是详细地帮你检查一下,然后试着用针灸帮你疏通一下经络。”

“哦……”

楚凝霜似懂非懂地应了一声,但是俏脸早已绯红,她恨不得找个缝隙钻进去。

她平躺在床上后,看了一眼一脸严肃的柳飞,竭力地控制着自己的心跳,但是不知怎的,心跳反而是越跳越快,而且额头已经开始冒汗了。

柳飞坐到床边,竭力让眼中的“艺术品”变成器官,然后开始忙碌起来。

而就在这时,外出逛街的刘香月和柳玉莲手挽着手回来了。

她们看了一眼楚玉才,又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然后冲着李云柔齐声道:“这是怎么回事?”

李云柔道:“他在帮人看病。”

刘香月哼了一声道:“这家伙怎么又把我的房间当成他的房间了?是个女的?”

李云柔点了点头。

“这大白天的,看个病需要搞得这么神神秘秘的吗?这家伙不会是……”

想到这,刘香月嘴角一勾就要推门,楚玉才连忙拦住,然后无比震惊地看着她道:“你……你是京城刘家的刘大小姐?”

刘香月也没回答,直接把他推到一旁,然后推开一道门缝,伸头一看,当看到坐在床边的柳飞将脸贴在女子的胸前时,她大叫一声,赶紧转过身大声道:“臭姐夫,你对得起我姐吗?”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