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114章: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第114章: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380  |  更新时间:

看着刘香月古灵精怪的样子,柳飞真的很难想象她刚来柳家村的时候是怎么装的,她和她姐姐虽然在相貌和身材上差别不大,但是在性格方面可谓是天壤之别。

不过,联想到关于她的故事后,柳飞忽然觉得她能够有这种性格实在太难得了。他之前碰到过太多抑郁寡欢,得了心病的病人,其实很大一部分归因于家庭环境。

几人又有说有笑地聊了一会儿,柳飞带着刘静月和刘香月姐妹俩在海鸣山中逛了起来。

两姐妹手挽着手,一路嘻嘻哈哈,招蜂引蝶,俨然成了一道勾人的风景线。

柳飞隐隐看得有些痴了,不过他也保持着足够的清醒。

虽然他现在已经躲无可躲,避无可避了,但是还是要尽可能地不让外界知道他和她们姐妹俩,尤其是和刘静月的关系,不然的话,她肯定会有麻烦。

逛了大半天,京城还有一大堆事情等着刘静月处理呢,所以她准备离开。

在柳飞和刘香月将她送到镇上后,她看着柳飞异常认真地道:“你……这次不会再突然失踪了吧?”

柳飞很简单地回答道:“海鸣山是我的家。”

流浪了七年,既已回家,自然不会轻易离去。

刘静月听到这个回答,莞尔一笑,显得很满意,略微犹豫了一下后,她想上前,又想转身离开。

站在一旁的刘香月看不下去了,直接伸手把她往前推了一把,她惊呼一声,直接扑到了柳飞的怀里。

柳飞怕她摔倒,连忙伸手抱住她,然后看了一眼正在朝着他做着鬼脸的刘香月,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

既已抱,那便再无推开的道理,刘静月有些忐忑地抱紧柳飞,突然想哭,但是最终也没有让一滴眼泪流下来。

要是两年前,她和他有这样的分离时刻,她也许会抱着他大哭一场,现在这是分离,但更是重逢,哭反而破坏了重逢的喜悦。

她知道柳飞可能有很多心结和顾虑,但是她愿意等,她相信对于他而言,只要他想,一切都不是问题。

两人拥抱了一会儿,刘静月脸色微红地松开柳飞道:“香月我就交给你了,这丫头特别调皮,如果太过分的话,你打电话给我,我让她立即滚回京城!”

柳飞看了一眼刘香月,笑道:“没事,她既然想在海鸣山玩一段时间,那就在这尽情玩吧,你不用担心。”

刘静月点了点头,又向刘香月叮嘱了几句,然后带着四个保镖离开。

刘香月看了一眼剩下的四个保镖,嘴角高翘道:“老规矩,不召唤不准来烦我!”

四个保镖相互看了一眼,也是心领神会离开。

柳飞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然后叫了一辆车来到海鸣山外,一边带着刘香月往山里走一边道:“虽然是在山里,但是还是要小心为上,今后到哪儿事先记得和我说一声,不然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我没法向你姐交代!”

刘香月笑道:“那要不你走到哪,我就跟到哪?”

柳飞干笑一声道:“我已经有个小尾巴了,不想再多一个!”

刘香月蹙了一下眉头道:“你说的是玉莲?”

“你说呢?”

“哈哈……看得出来,玉莲很喜欢你,那她和我姐之间,你选谁?”

柳飞没有回答,其实也没办法回答,他现在的心思压根就不在这上面。

回到家中,他再次扩建“培育室”,开始大规模种植鲈鱼。在这过程中,他和徐乔及莫玉谈了一下,由于已经有了小河虾合作的成功案例,所以双方谈得十分顺利,也是当即定了价,签了合同。

由于签的是有额外利润分成的合同,所以他们给定的鲈鱼的价格是四十块钱每公斤,这个价格放在水产品市场上其实是很一般的价格,这么做也是为了酒店的整体品牌战略考虑的,毕竟价格太高的话,吸引力降低,对酒店其他产品或服务的拉动作用也就降低了。

柳飞已经通过售卖小河虾吃到了甜头,自然不会去在意这个价格。

如今细柳河已经被充分利用上,他的目光进一步转移,来到了海里,这是他带领村民们开辟致富路的起点,现在重新聚焦这里,自然是有新的打算。

可以说经过这几个月的捕捞,细柳河出海口附近的海产品急剧减少,目前村民们还像之前那样一天捕捞那么多,已经是不可能了。

柳飞还是像原来一样,并没有先告诉村民们他的计划,而是先组织村民在断崖下修一个小“码头”。

由于断崖十分陡峭,在海底打桩也不容易,所以这个工程还是有些难度的。不过好在很多在外务工的年轻小伙都回村一起创业了,其中很多人的水性也非常好,柳飞也是没有任何的架子,直接下海带头干,所以很快他们便在断崖下搭建起了一个小型码头。

这个码头算是一个真正的出海处,既可以将捕捞的海产品放在此处,也可以在此歇脚、补给等等,可谓是一举多得。

当然,最重要的是可以有一个落脚点。

村民们通过粗绳下海这种方式说到底还是很不安全,柳飞也是很担心发生意外,他已经找人专门定做了“链梯”,这种梯子和一般的梯子很像,唯一不同的是通体全部由质地很好的钢铁打造,而且在铁链的边缘还有“拉环”,如此一来,无论是下海还是攀岩,村民们都有力可借。

将链梯置于小码头之上,村民们沿链梯到达小码头之上,可以歇一歇再作业,不用一直泡在海里,这对他们的体能来说也是一个很大的节省。

建完了小码头,搭完了链梯,村民们的热情也是高涨,有很多村民争先恐后地想到小码头上体验一把。

柳飞也能理解他们的心情,没有阻拦,但是都给他们配置了安全带,以防万一。

几天后,两个好消息相继传来。

首先是柳志和柳大威的审判结果出来了,两人都被判刑一年六个月,不过不同的是由于柳昊还未成年,而且神经病还没治好,所以柳志是缓期两年执行,柳飞也算是兑现了当初的承诺。

另外一个消息是震惊凤凰市的吕家协助洗钱案。吕应斌一个人独揽了罪责,吕应雄被释放。

这个结果也在柳飞的预料之中,就像刘静月之前所说,他们父子俩不可能傻到一起坐大牢,推脱不了的话,肯定有一个人拼了命地揽责。

吕应斌太年轻,而且也管控不了吕家那么大的产业,他揽责也就成了理所当然的事。

在柳飞看来,如果不出意料的话,成功脱罪的吕应雄接下来会消停一段时间,避避风头,但是不用多久便会对他展开复仇行动,而目标肯定是让他死!

柳飞的目的很简单,继续趁着他们慌乱之际搜集证据,让吕应斌永远也出不了监狱,然后再把吕应雄给送回监狱。

这天,他正心情愉悦地琢磨着已经搁置一段时间的药方,显得有些无聊的刘香月笑嘻嘻地走到他身旁道:“姐夫,研究什么呢?”

柳飞抬头看了她一眼道:“你这是想让我陪你玩?”

刘香月干咳一声道:“没有,是正事,正事!”

“什么正事?”

“我想畅游大海!”

柳飞怔了一下,随后将医书一合,皱了一下眉头道:“游大海?你不是水性不好吗?呃,不对,话说你到底是会游泳还是不会游泳啊?”

刘香月美眸一转,微微一笑道:“你看我像是不会游泳的样子吗?我就是觉得一个人害怕,所以想让你陪我去,你就答应我嘛,我已经很久没有在大海里游泳了,你们这就在海边,如果不游一次的话,那说不过去啊!”

说完,她又是扯柳飞的衣袖,又是不停地请求的,柳飞也是被她整得无奈,站起身道:“行吧,但是你得答应我不准往深海里游。”

刘香月像是小鸡叨米一般点了点头,拉着他就往外走。

柳飞看她穿着长裤长褂的,无力吐槽道:“你就这么去游泳?”

刘香月抽了一下琼鼻道:“你想让我穿什么去游啊?”

听到这话,柳飞也是醉了,这丫头还真是和柳玉莲一样,什么都敢说。

她这么任性,他也懒得管那么多,和她一起来到断崖处,然后带着她沿着“链梯”来到小码头上。

他往码头上一坐,然后指了指海面道:“就在这附近,去吧!”

刘香月当即当着他的面脱起了衣服,柳飞连忙道:“喂喂喂,你干嘛……”

“当然是脱衣服游啊!”

一听这话,柳飞差点喷出一口老血,这特么是不把他当成一个爷们看待吗?她一个千金大小姐在他一个大老爷们面前如此奔放真的合适吗?

他正要阻止,刘香月已经麻溜地脱了长褂,然后又把长裤一褪,柳飞这才发现原来她里面还穿着一身黑色的比基尼呢,而且还是比较保守的那种,算是把该遮住的地方都给遮住了……

不过饶是如此,她的两条雪白的大长腿以及光滑的玉背还是暴露在了柳飞的眼里。

柳飞摇了摇头,想说点什么,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刘香月留意到他这表情,突然凑头到他面前道:“你想什么呢?不会是想歪了吧?咯咯咯……”

柳飞见她笑得花枝招展的,白了她一眼,随手将她往海里一推,让她赶紧滚下去。

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刘香月“噗通”一声入海后,突然大喊救命,他以为她又在耍他,刚开始并没有在意,但是慢慢的,他发现苗头不对,赶紧纵身跳进海里。

惊慌失措的刘香月抓到他后,像是八爪鱼一样死死地抱着他的身体,哭诉道:“死姐夫,臭姐夫,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柳飞一脸无语地道:“我的姑奶奶啊,你到底是会游泳,还是不会游泳啊?”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