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113章:难缠的香月

第113章:难缠的香月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226  |  更新时间:

“柳飞……”

听到这个如雷贯耳的名字,别说顾展铭,他的众手下都是浑身一颤。

他们之前虽然没有见过他,也没有亲身体验过他的厉害之处,但是都听说过他把柳豹给虐成渣渣的传闻。

柳豹是何许人也?

在凤凰市混混界那可是响当当的狠角色,连顾展铭见到他也会让三分的。

可是饶是如此,他们也没有想到柳飞竟然变态到这种程度了。

他可远比传闻中的要可怕多了!

顾展铭像是看着一个恶魔一样看着柳飞道:“你……你……”

柳飞笑了笑道:“你和柳豹拥有共同的后台,所以你肯定认识他吧?”

很明显,他说的后台指的是吕家。

顾展铭眉头一紧,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在两天前,吕应斌找他的时候还曾专门提过过些日子让他配合他一起除掉柳飞呢,并且还以柳豹的案例提醒他柳飞异常不好对付,让他切不可轻敌,他就是做梦也没有想到他们还没行动呢就被柳飞给抢先一步打趴下了。

现在该怎么办?

说实话,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他此时的大脑完全是一片空白。

如果拿他和之前的柳豹作对比的话,那他真是比柳豹还惨,柳豹最起码还和他真正扳过手腕,而他呢,完全是被摧枯拉朽一锅端了。

想到这,他又有些怨毒地看了一眼黄少博。

要不是他,事情就不会变成这个样子。

要不是他,他也不会落得个如此下场!

柳飞见他不吭声,抽了一下鼻子道:“看来你这是准备放弃抵抗了,很好!你们八个,出来吧。”

早就看傻眼的八个保镖听到柳飞的呼喊,赶紧走了过来。

顾展铭和他的众手下看到他们,全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敢情他也是早有准备啊,只是没让他们出手而已,这打脸打得,他们恐怕一辈子都挥不去这心理阴影了。

“把他们赶到一块,手机全部没收,谁要是敢反抗,往死里揍!”

“是!”

柳飞一声令下,八个保镖连忙忙碌了起来。

比起打架,他们还是喜欢这样的差事,太特么轻松了。

柳飞打电话报了警,看了看沉默不语的顾展铭道:“你难道就没有什么要说的吗?”

顾展铭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冷笑道:“以这种滑稽的方式栽到你的手里,我认了,不过你认为你这样就可以扳倒吕家了吗?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柳飞耸了耸肩,语出名人道:“我可从来没说我要这样扳倒吕家!”

“什么?”

顾展铭完全震惊了,他没听错吧,他废了这么大的劲难道不是这个目的?这怎么可能!

柳飞并没有回答他的疑问,而是抽出他的皮带,将他的双手一绑,然后用手枪指了指他的脑袋,来到黄少博的面前。

黄少博这会儿看着他的眼神满是崇拜,不过他也没忘了正事,连忙道:“现在可以给我解药了吗?”

柳飞笑道:“别着急,待会警方的人来,你知道该怎么说吧?”

黄少博也不傻,连忙道:“明白,我会说我主动联系的你!”

“很好,是个明白人。”

说完,柳飞转身就走,黄少博慌忙道:“飞爷,解药……”

柳飞干咳一声道:“那个……你压根就没中毒,所以自然就没有解药一说了。”

黄少博哭笑不得地道:“不是吧?”

柳飞道:“你看我像是在骗你吗?我只是猜中了你最害怕什么,吓了吓你而已,怎么,你难道还真想让我给你吃毒药啊?”

一听这话,黄少博一连向后踉跄了好几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欲哭无泪。

他就这样被赤果果地耍了,而更为可笑的是他竟然相信了!

这特么被玩得好惨啊,不过他还能说什么,还能做什么呢?

他已经没脾气了……

很快,宋正为亲自带着一大批干警赶来,在简单地了解了一下情况后,把他们全部带回警局。

柳飞将优盘交给了他,他查看了一下优盘里的内容,当即派人去吕家抓吕应雄和吕应斌父子。

一保镖小声对柳飞道:“您让我们都聚集到这边来,难道就不怕吕家父子听到风声逃跑吗?”

柳飞笑了笑道:“一,他们得听得到风声,这事那么突然,他们想有什么太迅速的反应太难;二,他们不会逃跑。”

保镖十分不解地道:“为什么?”

柳飞言简意赅地道:“换成是你,你会弃了那么大的产业和财产亡命天涯吗?而且你知道洗钱的罪名最高判多少年吗?”

保镖似有所悟,点头道:“您说的是,我明白了。”

柳飞十分肯定地道:“不,你不明白!”

“……”

很快,吕应雄和吕应斌父子被带到了警局,他们俩看到一脸笑容的柳飞站在警局门口迎接他们时,心中真是千种情绪,万般滋味。

他们之前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对他三连击都没有把他送进监狱,现在倒好,他一个反击就让他们毫无防备地被抓了。

要论效率,他比他们高得可不止一星半点,这曲线扳倒他们的方式玩得可真是出神入化。

柳飞冲着吕应雄笑了笑道:“这个地方已经等候你们多时了!”

吕应雄道:“你觉得你血口喷人,捏造证据就能把我们父子怎么样了吗?”

柳飞道:“我可没要把你们怎么样,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啊,你们干过什么好事,你们心里最清楚!”

说完,他直接忽略了满眼恶毒的吕应斌,带着八个保镖离开。

回到柳家村,柳飞都还没说话呢,八个保镖便争先恐后地将柳飞把三四十个人虐成渣渣的事说了一下,刘香月异常高兴地走到柳飞身旁坐下道:“姐夫,你要不要这么厉害?”

柳飞干咳一声道:“不是我厉害,是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而已,如果他们要是提前知道让黄少博背叛他们的人就是我的话,那肯定每人一把枪,我就是身手再厉害,也不可能是他们的对手。”

刘香月一脸好奇地道:“那你是怎么知道他们人手一把枪,大胆留在那儿等他们的呢?”

柳飞道:“经验!首先,这几位保镖朋友和我说他们都拿着长棍,这完全是一帮混混作风嘛,如果都拿枪的话,那还拿长棍干什么?那不是多此一举吗?其次,就当时的情形,我一个人突围没什么大问题,但不是还有一个黄少博嘛,他冒死帮我们拿到了那么关键的证据,我必须兑现承诺,让他有减刑的机会,他要是被直接打死了,我岂不是违背承诺?最后,有机会把他们给一锅端了,为什么不抓住?万一节外生枝呢?”

刘香月笑道:“你还真是有情有义!这下好了,吕家父子都被抓进大牢了,你可以给我们姐妹俩当导游,陪我们四处看看了吧?”

柳飞干咳一声道:“你们这次帮了我那么大的忙,这肯定是没问题。只是仅想靠洗钱这个罪名扳倒吕家父子,不现实。”

刘静月心领神会地道:“没错,洗钱很难认定不说,即使罪名成立,一般是判一到五年,情节严重的判五到十年,吕家这是利用互联网保险业务帮助别人洗钱,金额未知,涉及人员未知,即使他们父子俩最终脱不了干系,恐怕也会把罪责推到一个人身上,不会傻到两个人一起坐牢的,而且以吕家的财力,他们家的律师团队肯定很强大,他们定然会为他们俩竭力脱罪的。”

柳玉莲十分不甘地道:“啊?那这样岂不是太便宜他们了?”

柳飞摇头道:“便宜?只能说他们的噩梦才刚开始!说实话,当我决定利用协助洗钱这一点来对付他们之后,我就没想着将他们俩彻底扳倒,而是……”

说到这,他戛然而止,柳玉莲忍不住朝着他一顿乱打道:“而是什么啊?能不能别吊人胃口?”

刘香月也是掐了他一下道:“你这是想由此让他们慌乱,让他们露出更多马脚,然后抓住机会,让他们重罪判刑,永不得翻身,比如杀人?”

柳飞转头看了她一眼道:“你猜到了还掐我干什么?”

刘香月又掐了他一下道:“我就是看你不爽想掐你怎么样?”

“你!”

柳飞不由自主地举起了手臂,令他吐血的是刘香月却是将俏脸一仰道:“打啊,狠狠地打啊,我可是喊你姐夫呢,要是被别人知道你一个当姐夫的欺负小姨子,你这神医、英雄外加大老板的脸往哪里搁?”

柳玉莲、李云柔见状,直接笑喷。刘静月也是实在没忍住,笑出了声。

柳飞万分无奈地将手一甩道:“香月,你先是扮你姐来各种试探我,把我整得分不清东西南北,现在又这么任性,你觉得这样合适吗?”

“合适啊!”刘香月理直气壮地道:“你让我姐找了你两年,等了你两年,我姐是个斯文人,而且将来还要给你当老婆呢,撕不下这脸皮,但是我不一样,我就是来为她报仇,帮她出气的,我看你今后还敢玩失踪!”

柳飞以手扶额,沉默了好一会儿道:“香月,我后悔了,过几天你还是和你姐一起回京城吧,咱们海鸣山的庙太小,装不下你,哪怕是多留一天都不行!”

刘香月咯吱咯吱地笑了好一会儿道:“可以啊,那我就把你绑到京城折磨,那儿庙大,而且风景多!”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