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110章:个中滋味有谁知

第110章:个中滋味有谁知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295  |  更新时间:

刘静月和刘香月姐妹俩见柳飞等人像是失去了三魂七魄一样,皆是笑了一声。

刘静月指了指刘香月道:“你啊你,真是太调皮了!”

刘香月将嘴一嘟道:“哪有!我已经及时告诉你我找到他了好不好,只是没想到你这么快就从国外出差回来了。”

柳飞见她们俩你一言,我一语的,摇头道:“二位,拜托你们能考虑一下我们的感受吗?”

柳玉莲亦是附和道:“这到底是咋回事啊?”

柳静月示意众人坐下道:“这件事说来话长。我有个长得很像的双胞胎妹妹的事,恐怕有一些人知道,但是估计很少有人见过。因为香月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就到国外读书了,今年也是刚毕业。”

顿了顿,她继续道:“上次的那个凤凰市果贸会,我受到邀请后本来是没时间参加的,但是香月觉得整天呆在家里太无聊,所以就瞒天过海替我参加了。她回到京城后就一直在琢磨着那个救她的蒙面人是谁,好奇心作祟之下,她就带着保镖回来调查了,调查了一番后才猛然发现柳飞就是两年前的那个人,所以……”

刘香月笑盈盈地道:“我之所以一直没有告诉你们,也是因为姐夫一直不承认认识我姐,我想继续试探他,所以就没表明身份。我必须得在这声明一下,我可没乱来哈。”

柳飞见她终于肆无忌惮地露出古灵精怪的一面,哭笑不得地道:“这段时间演你姐演得很辛苦吧?”

刘香月微微一笑道:“确实挺辛苦的,因为我本来就是一个活泼,好动的人,突然让我演一个御姐,真的太折磨我了!不过呢,为了我姐一辈子的幸福,我这么做也值得了!话说姐夫,现在正主也来了,你还不承认吗?”

柳飞重重地咳嗽了一声道:“你……你别喊我姐夫……”

她这突然换了一个身份,柳飞都还没适应呢,她便以小姨子自居,这让他情何以堪啊!他很庆幸几天前她落水之后,他想人工呼吸,但是最终被她给及时挡住了,也很庆幸昨晚在酒店里狂吻的人是她姐姐,不然的话,他们俩得有多尴尬啊!

刘静月也是脸色有些微红地道:“香月,我怎么和你说的?你又乱喊了!”

刘香月直接站起身道:“我就不明白了,你明明深爱着他,而他心里也明明有你,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子呢?直接在一起快快乐乐地生活不是很好吗?”

刘静月摇头道:“感情的事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

柳飞实在不想讨论这个话题,而且他已经留意到柳玉莲那杀人般的眼神了,他赶紧道:“刘大小姐,两年前你为什么没有告诉我你还有一个妹妹?”

既然已经瞒不住,装不下去了,柳飞也就只能释然了。

更何况他现在真的十分好奇,他倒是听说过有长得特别像的双胞胎,但是还是第一次遇到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双胞胎。

最为重要的是这个妹妹在姐姐的光环下就像是不存在一样。

这有点不科学啊,以京城刘家的实力,再加上她们姐妹俩的能力,她们二人联手的话,肯定可以在华夏商界创造出一段前无古人的佳话的。

刘静月看了他一眼,有些伤感地道:“两年没见了,你对我还是那么生分,喊我静月就好。两年前我的那个从小玩到大的朋友成为了那桩特大走私贩毒案的幕后老总,我也受到了牵连,要不是你的兄弟小龙,我可能已经死了!所以为了保护香月,让她远离这个案子,我一直到一年前才告诉她。”

顿了顿,她继续道:“你们肯定很好奇我们家条件那么好,她为什么一直在国外上学,其实这和我奶奶有很大关系。”

见她的声音变得越来越低沉,刘香月十分乐观地道:“姐,还是让我来说吧。我从小就是个闯祸精,到处惹祸,而恰好我出生后家里的生意就各种不顺,我奶奶那个人特别的迷信,就请了算命先生询问,结果算命先生说我和我姐命中相克,在一起就容易发生祸害和磨难,所以她就力主把我送到了国外读书,一读就是这么多年。”

缓了缓,她继续道:“说来也奇怪,我到国外后,家里的生意就变得特别好了,是以奶奶死后,爸爸还是没让我回国,妈妈怕我一个人在国外太孤单,就时常到国外陪我。对于我个人来说,其实无所谓啦,我还是很喜欢自由自在地在国外呆着的。”

她话音刚落,柳玉莲抽泣了一声,直接起身拥抱了她。

脸上依然挂着笑容的刘香月道:“哎呀,没事,不用安慰我。我爸妈都去世后,姐姐天天嚷嚷着让我回来帮忙,我这人真是害怕公司的那些琐事,所以就偷懒没回来,现在想想挺对不起她的,毕竟让她一个人扛起那么大一个家,而我整天却过着衣来张口,饭来张手的生活。”

刘静月抿了抿嘴,很是伤感地道:“你千万别这么说,是姐姐对不起你,没有说服奶奶和爸爸让你生活在家里,姐知道你这么多年一个人漂泊在国外很不容易……”

她话还没说完,只听柳玉莲突然冷声道:“我要杀光所有算命的!”

她这么一说,刘香月才突然想起从柳家村村民那里听说的有关她“克夫克父母”的传言。这才意识到她并不是来安慰她,而是她们俩都被说成命中带“克”,很像,这明显是惺惺相惜,深知个中滋味。

想了想,她拍了拍柳玉莲的后背笑道:“没事啦,谁让我们都是心大胸宽,乐观向上呢,让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滚得远远的。”

柳玉莲点头道:“对,让它们有多远滚多远,再也不见!”

刘静月有点不太清楚状况,不过看到自己的妹妹还是一如既往的乐观开朗,她也很高兴。

她抿了抿嘴道:“香月,既然你已经毕业了,今后就留在姐姐身边吧,爸妈都不在了,我们要共同撑起这个家。”

刘香月美眸一转,突然窜到柳飞身旁,一把抱住了他的胳膊道:“我才不要呢,我要和姐夫在一起!”

她这动作再加上这话,可把柳飞给吓了一大跳,他重重地咳嗽了一声道:“你怎么就这么拗呢,再说一遍,不要喊我姐夫!”

“我就喊,我就喊,我就喊……你能怎么着我?”

嘿,这还反了天了!

一个柳玉莲就已经让柳飞头大了,现在又来了这么一个人精,如果让她留在身旁,柳飞几乎敢肯定这日子没法过了。

刘静月也是看不下去了,摇头道:“香月,你又乱来了,也不怕别人看笑话。”

刘香月笑道:“姐,其实你们都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是这样想的,我听玉莲说姐夫是最不怕克,最能降邪的,那我若是待在他身旁,肯定能把这一身的晦气除掉,然后再回到你身旁,那我也不用担心连累你,家族的生意也会一直好下去,这何乐而不为呢?”

“胡闹!”

刘静月摇了摇头说了一句,不过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柳飞则是差点吐血,这搞了一圈是他想歪了啊,他这是被当成“避邪圣物”了,这丫头敢再乱扯一点吗?

不过看到大家伙都笑了起来,他也没什么好责备的,直接拍了一下她的头道:“你和玉莲不组成黑白双煞行走人间真是太可惜了!好了,不扯这些了,说说吕家的事吧。”

刘静月连忙道:“等等,你们能先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吗?”

刘香月连忙坐到她身旁,详细地和她说了前因后果,刘静月皱了一下眉头道:“原来如此。我的个人看法是你们既然决定间接搜集证据,那就一定要把这个‘中间人’和目标都给盯紧了。”

顿了顿,她继续道:“首先,这个中间人的真诚度未知,能不能实现既然目标未知,万一倒打一耙,那可就麻烦了;其次,如果中间人真帮我们拿到了至关重要的证据,那么目标人一旦嗅到风吹草动,要么反扑,要么逃跑。我的意思是让香月带来的八个保镖分成两拨去盯中间人和目标人,以便我们随时掌握对方动态。”

李云柔十分佩服地道:“哇撒,你们姐妹俩要不要都这么聪明啊,我们真是自惭形秽!”

刘香月连忙道:“我可没法和她比,她一个人扛着整个家族企业,什么事没经历过,手腕老练着呢,我就是一个小嫩芽!”

柳飞笑道:“你还自谦起来了。好了,她把我说的话都说完了,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就按照她说的办,然后再根据黄少博那边的进展采取进一步的行动。”

刘香月重重地咳嗽了一声道:“散会了,散会了,玉莲,云柔,我们走吧。”

她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柳玉莲和李云柔当然明白她这是什么意思,皆是眼神有些复杂地看了一眼柳飞和刘静月,然后离开。

柳飞沉默了一会儿后,看了一眼刘静月,轻声道:“昨晚不好意思,我把你当成了香月,还上来就把你给训斥了一番……”

刘静月用手撩了撩耳边的发丝道:“没事,我已经猜到你弄混了,我们长那么像,你弄混也很正常。你……这几年过得怎么样?为什么突然决定回来种地了呢?”

柳飞笑了笑道:“离开组织就是为了图个自在,就这么简单。你看起来瘦了一些,这些年……”

刘静月莞尔一笑道:“我一直都很好,就是琐事一大堆。其实我一直想问你,你是不是因为小龙的死才不愿意接受我的?”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