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108章:一吻解惊魂

第108章:一吻解惊魂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274  |  更新时间:

人们常说,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我就在你眼前,但是你却看不见我。

柳飞此时真想要这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或者她把他给无视了也行,但是很显然,双方都做不到。

“你怎么在这啊!”

“你……”

两人对上第一眼后,内心的反应都写在了脸上,柳飞是惊讶、抱怨和生气,刘大小姐则是一脸的惊讶,也不知道到底是装的,还是她的自然反应。

“来不及了!”

柳飞知道现在既不是质问的时候,也不是强拉着她离开的时候,因为吕应雄等人已经离他们很近了,他们俩哪怕是被他捕捉到一个侧脸,恐怕都会引起这只老狐狸的怀疑,进而影响到他们接下来的计划。

看了一眼柳大小姐那绝美且带着几分喜色的脸蛋,柳飞一咬牙,直接抱着她,凑头堵住了她的嘴,然后一边吻着一边把她往墙角处推。

“唔……”

刘大小姐彻底蒙圈了,她显然是没想到柳飞会突然对她做出这样的举动来,所以有些吃惊地反抗了几下,令她没有想到的是柳飞不仅没松开,反而是伸手拉了一下她的帽檐,然后双手捧住她的脸小声提醒道:“吕应雄在身后……”

“吕应雄?”

刘大小姐怔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柳飞便再次堵住了她的薄唇,双手死死地捧着她的脸,身体更是将她的身躯给完全遮挡住。

刘大小姐缓了缓,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原本紧蹙的眉头突然舒缓,然后双手用力地勾着他的脖子,热烈地回应了起来。

酒店老板带着吕应雄一行人走近他们后,皆是有点看不下去了。

他们怎么在走廊里就亲上了呢,而且还亲得天昏地暗的,有点不像话啊!

酒店老板干咳一声,有些尴尬地道:“这个……现在的年轻人啊……”

吕应雄凑头仔细看了看,暗自琢磨着这两个身影怎么都那么眼熟呢,似乎在哪里见过。

其他人看到吕应雄这举动,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他都一把年纪了,什么没见过,怎么能这么公明正大地歪头看呢,也不怕别人说闲话!

吕应雄留意到身旁之人的眼神,重重地咳嗽了一声,站直身体道:“咱们继续到楼上去看看吧。”

一行人在踩着楼梯往上走的时候,吕应雄又忽然转头看了一眼,但是柳飞和刘大小姐的保护工作都做得太好了,他愣是没有看到他们的面孔。

摇了摇头,他对酒店老板道:“其实也正常,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开放,咱们都老了!”

酒店老板连忙附和道:“是啊,现在这些年轻人闪婚、闪离、裸婚的太多了,我们这些老古董如果不改变观念的话,恐怕真的接受不了。”

“哈哈哈……”

吕应雄笑了笑,没有再多说什么。

察觉到他们已经走远了,柳飞松开刘大小姐,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这一通亲吻真是差点要了他的命。

刘大小姐也好不到哪去,她用手抚了抚急速跳跃的胸口,然后含情脉脉地看向柳飞,眼眸之中似乎含着泪水。

不过她刚想说话,柳飞却是一把拉住她的手,一边走着一边说道:“我的姑奶奶啊,你来这里干什么?这不是添乱吗?那个红箱子是你的吗?赶紧打开门进去,我不让你出来,你千万别出来!”

刘大小姐听得一愣一愣的,眉头紧皱道:“你……你在执行任务?”

“你这不是废话吗?我真是怕了你了!”

柳飞没好气地说了一句,但见一个女服务员急匆匆地跑了过来,然后低头对刘大小姐说道:“实在不好意思,我们也没有想到这个房卡会出问题,现在已经没问题了,祝您住宿愉快,有任何问题都可以随时呼我们!”

“不要再出现这样的问题了!”

刘大小姐显然心情不错,也没多说什么,不过在她伸手去接房卡的时候,柳飞却是抢先一步,接过房卡把门给打开,然后飞快地将她的密码箱拎进房间,又把她给拽进房间道:“老实呆着,不要再添乱了,ok?”

刘大小姐有些懵地点了点头。

柳飞拍了拍她的香肩,随后打开门伸头看了看,见走廊里没人,赶紧来到605房前敲了敲门。

因为刘大小姐而耽误了那么长时间,他现在真的担心柳玉莲会出事。

很快,房门被打开,见是穿戴整齐的柳玉莲开的门,柳飞吐了一口粗气,然后直接闪进了房间,将门一关。

柳玉莲伸手拧了他一下,质问他为什么才来后,指了指浴室,示意黄少博正在浴室洗澡呢。

柳飞嘴角一勾,刚走几步,谁曾想黄少博却是突然道:“宝贝,谁啊?”

柳玉莲连忙道:“是来送红酒的服务员。”

“我不是刚点了吗?”

“那点够谁喝的啊,我又捡最贵的点了几瓶!你洗好没有啊?真是太磨叽了!”

黄少博哈哈大笑道:“宝贝,你怎么突然这么急了?你之前可是各种磨叽啊,你们女人啊,有时候真是比我们男人色多了!好了,我马上就来!”

说着,黄少博一边用毛巾搓着头发一边打开了浴室,不过他前脚刚踏出浴室,便感觉有张被单扑向他,然后他被裹得像是粽子一样,被人一顿拳打脚踢。

过了一会儿,他感觉身体一轻,随后被扔到了床上。

意识到中套了,他立即扯着嗓子大喊道:“臭娘们,你知道老子是谁的人吗?你不想活了是不是?”

柳飞扯了一下被单,让他的头冒出来,指了指自己道:“知道我是谁吗?”

黄少博看了他两眼,微微皱了皱眉头。

柳玉莲当即打趣道:“飞哥哥,看来你的大名还不够响亮啊!”

柳飞冲着黄少博一字一顿地道:“柳飞!”

黄少博顿时脸色大变道:“你……你就是柳飞?”

柳飞嘴角一勾,一把掐住他的下巴道:“钓到你这个小鱼不容易啊,我想我不说,你也知道我为什么要找你了吧?”

黄少博故意装傻道:“我……我不明白您是什么意思,我和您远日无仇,近日无怨的,我真不知道您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柳飞就知道他肯定不会轻易承认的,所以早有准备。他当即向柳玉莲使了一个脸色,柳玉莲抓起被单一角塞到黄少博的嘴里,柳飞从腰侧拿出一根银针朝着黄少博的笑穴给了一针。

很快,黄少博像是疯了一样,想癫狂大笑,但是奈何嘴已经被彻底堵上了,想挠痒痒,可是手脚都已经被毛毯给裹得严严实实的,他只能在床上拼了命地翻滚着。

他本来幻想的可是和柳玉莲一起滚床单呢,就是做梦也没有想到会是这种方式。

这种又笑,又痒,但是他又什么都做不了的折磨真是太要人命了,他恨不得让柳飞直接捅他几刀,一了百了。

过了一会儿,柳飞见他已经忍不住哭了,抽了一下鼻子道:“怎么样?现在愿意说了吗?”

黄少博连忙点了点头。

“愿意把吕应斌和你们老大之间的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都说出来吗?”

黄少博先是点了点头,随后慌忙摇了摇头。

“那就继续!”

其实这两个问题也是柳飞故意这么问的,在这个特质银针的药效彻底散发完之前,他也没有办法让其停止。

采用这种递进式的审问方式有利于彻底摧毁他的心理防线。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像是已经半死不活的黄少博突然点了点头。

柳飞不慌不忙地看了一眼时间,又故意磨叽了一会儿,估摸着药效快消失了,才一把拽出他嘴中的被单,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黑色的东西往他的嘴里一放。

很快,黄少博不笑也不痒了,他缓了好一会儿方才欲哭无泪地道:“您这是什么东西啊?这……这简直比死了还难受!”

柳飞邪笑一声道:“这比死了还难受?你如果不好好听话的话,恐怕很快就会体验到比这还难受的。”

黄少博大惊失色道:“什……什么意思?”

柳飞道:“我刚才给你服下的黑色东西既是解药,也是毒药,它可以解了又笑又痒的毒,但是也会在你体内种下新毒,这种毒会让你身体的各项功能陆续消失,而首当其冲的便是你的……”

说到这,柳飞指了指他的身下,黄少博顿时想死的心都有了,他不是一代神医的徒弟吗?怎么玩这么阴的手段,太可怕了!

他脸色惨白如纸地道:“你……你有解药的对不对?”

柳飞耸耸肩:“当然!只要你每隔三天服下我的一粒解药,这毒就不会复发,帮我办完事,我自然会帮你解毒!想必你也听说过我的名号了,所以不要幻想着别人可以帮你解毒,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我这毒一般医生恐怕都查不出来,没有我的解药,就是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

黄少博咬了咬牙,将头一低道:“飞爷,只要您愿意给我解药,不要让我成为太监,您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柳飞刚想发问,他的手机突然响起了,见是刘大小姐的手机号码,他有些生气地道:“我的大小姐啊,又怎么了?你闹够了没有?我现在真没心思陪你玩!”

电话那头的刘大小姐一头雾水地道:“混蛋,你神经病吧?我好心问你进行得怎么样了,你这什么态度啊,再也不理你了,哼!”

“喂?”

柳飞喊了几声,万分无语地摇了摇头,随后挂了电话看向黄少博道:“你们老大干什么的?”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