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105章:形势逆转,声名鹊起

第105章:形势逆转,声名鹊起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452  |  更新时间:

柳家村。

等候在柳飞家门口的众多记者得知宋天枢突然向媒体声明柳飞是他的唯一关门弟子后,全都炸开了锅。

宋天枢是谁?

那可是有着“当代扁鹊”之称,在华夏医学界享有盛名的医学家,而他主要研究的方向就是中医。

他的中医造诣,无论是理论,还是行医治病都已经达到了让同行难望其项背,出神入化的程度。

他除了医术了得外,脾气还很古怪。

他深居简出,人也很低调,七十岁之后醉心中医研究,偶尔亲自救病治人,但也只救他眼里的有缘之人。

不然的话,你就是地位再高,再有钱,他也不救。

除此之外,这个怪老头还曾公开宣称这辈子不收徒,这无疑把众多想拜他为师,想从他这里学到中医绝学的人都拒到了千里之外。

可以说,他是华夏当代医学界最受关注的一名医生,也是颇有争议的医生,但是没有谁能否认他为中医作出的贡献。

所以任谁也没有想到他会在八十五岁高龄的时候突然宣布自己还有一个徒弟,而这个徒弟正是目前正处在风头浪尖的柳飞。

这样极具噱头的新闻不仅引起了华夏整个医学界的关注,而且还让更多的记者涌向了海鸣山。

他们想了解更多的细节,想报道更多不为人知的故事。

不过让他们吐血的是宋天枢是个“老怪物”,柳飞师承于他,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小怪物”,不仅把所有的记者都挡在了家门外,而且在宋天枢正式向外宣布这个消息后,他没有向公众说一句话。

柳玉莲、李云柔,甚至包括刘大小姐都懵了,她们刚开始的时候对宋天枢这个人还不是太了解,当听了记者们的介绍并上网查了宋天枢的资料后,她们皆是像审问“犯人”一样审问着柳飞。

靠在沙发上的柳飞看着眼前的三个大美女,沉默了一会儿,甚是无奈地道:“你们别这么看着我,我也是被逼的!”

李云柔磕磕巴巴地道:“你……你什么时候成为宋神医的徒弟了?这藏得也太深了吧?而且那执业医师资格证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就冒出来了?”

柳玉莲哭笑不得地道:“飞哥哥,你这消失的七年混得吊炸天啊,竟然可以让这个老怪物收你为徒,而且还亲自出面帮你化解危机,这……”

柳飞瞪了她一眼道:“师父德高望重,不得无礼!他就是脾气怪了点,其实人很好的。”

刘大小姐笑道:“柳飞啊柳飞,你到底还藏了多少我们不知道的秘密?是不是你给宋神医打的电话?”

柳飞道:“我本来不想去叨扰他老人家的,毕竟他都那么大年纪了,这不是形势所逼!”

李云柔像是忽然意识到什么,连忙道:“你不是不符合报考那个资格证的条件吗?”

柳飞笑了笑道:“你再好好想想那第二个条件,第二个条件明明说的是拥有‘执业助理医师证’,又曾在一些指定机构工作几年就可以去考试。我师承宋神医,中医又是我的主研方向,早就拿到了执业助理医师证,又在宋神医的实验室打过几年的下手,所以当然有资格去参加考试,至于那考试,你们觉得能难得住我吗?”

李云柔愣了一下,连忙上网查了一下,结果发现还真是这样的,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他既然有执业医师资格证,那为什么不早说,这样藏着掖着有意思吗?

刘大小姐托着香腮看着柳飞,总觉得哪里好像不大对头,这一切都来得太突然,太巧了,有刻意安排的嫌疑。

她正想着呢,李云柔突然大声道:“你们快来看,官方网站上发声明了,说这几天系统故障,导致一部分人的执业医师资格证缺失,对因此而给公众造成的不便深表歉意,这……这网站特么是干什么吃的啊?一个系统都维护不好?早能查出来还会有这么多的事吗?”

柳玉莲跑过去看了看,也是跟着吐槽起来。

刘大小姐则是继续深有意味地看着柳飞,突然凑头到他面前道:“能耐很大啊,佩服,佩服!”

柳飞干咳一声道:“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反正我本来是一心想低调,但是吕家非得逼着我亮出身份,那就没办法了。”

他话音刚落,李云柔的手机铃声响起,她接通后聊了几句,然后登陆微博看了一下道:“柳飞,你出名了!凤凰大医院把你之前和一个岛国医生针对中西医争论的视频放在了网上。这也是你让他们干的吧?这刚放上去没多久点击量和转发量都很吓人啊。”

一听这话,柳飞一站而起,走到电脑前看了看视频,当看到末尾处还有山本大康的一些忏悔话后,他哭笑不得地道:“这……他们竟然把当日的监控录像放出来了……”

李云柔道:“好像特别精彩,特别激烈的样子,而且这视频中说你通过诊脉就确定他得了潜伏好几年的狂犬病,我虽然不太懂,但是这个当事人已经把你吹上天了,这……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啊,你怎么从来没有提起过呢?”

柳玉莲道:“看起来应该是他给姗姗治病期间,这个家伙到底瞒了我们多少事情?”

刘大小姐嫣然一笑道:“这些都还重要吗?先有宋神医亲自出面声明他是他的亲传弟子,后又出现了这么精彩的视频,我想柳飞的形象这次要被彻底扳过来了,今后来海鸣山看病的人肯定不计其数,又一个神医要闪亮登场了!其实我这会儿特别想知道吕家人的心理阴影面积,他们忙了一大圈,显然是于无形之中又给他作了嫁衣裳!”

柳玉莲拍了一下掌道:“对啊,他们这一而再地为飞哥哥作嫁衣裳,肯定气得吐血了!”

李云柔附和道:“要不是他们这三连击,柳飞也不会受这么大的关注,这个时候再来这么一个大逆转,这脸打得太响太爽了。”

柳飞见她们一个比一个高兴,摇了摇头,走到沙发旁坐下,然后直接给李争一打去了电话。

李争一开门见山地道:“我就知道你肯定会打电话来怪我自作主张的!但是你已经亮出身份了,而山本大康又曾经特别交代在合适的时候将这段视频公众于世,他甘愿当绿叶,我觉得现在非常合适,所以就公布了,还请你不要怪我!”

他这明显既有完成山本的心愿并帮他借势造势,挽回声誉的意思,当然也有为凤凰大医院赚取更多关注的意思,可谓是一举多得,柳飞也确实没什么好说的。

只是这么一来,这势造得太大,他今后彻底低调不了了。

挂了电话后,他看向李云柔道:“云柔,麻烦你出去和那些记者说一下,就说我确实是宋神医的唯一亲传弟子,回乡种地只是想帮助父老乡亲摆脱贫困,同时潜行研究医学,所以不想被打扰。另外让他们帮忙向外界说一下,我暂时只研医学,若无特殊情况,不行医,劝病人们早到医院治疗,勿来我这碰壁!”

李云柔颇为震惊地道:“这……这样真的好吗?”

柳飞道:“去吧,反正我师父是出了名的老怪物,我当个小怪物又有何妨,哈哈。”

“……”

李云柔向记者说明回来后,突然心血来潮道:“你的那个资格证呢?给我们看看啊!”

柳玉莲亦是跟着催促。

柳飞抽了一下鼻子道:“那个嘛……就是一张纸,有什么好看的?而且证书上的照片太丑了,你们不看也罢,我还有事要处理,你们帮忙顶住哈!”

说完,他闪进刘大小姐的卧室,把门一关,然后先给宋天枢打去了电话,宋天枢虽然年纪很大了,但是依然声如洪钟,他朗声大笑道:“没想到我一只脚都踏进黄土了还能占你个大便宜。”

柳飞连忙道:“之前您确实指导过我中医,能成为您的徒弟,绝对是我的荣幸!我现在担心我仇家太多,会给您造成诸多不便。”

宋天枢道:“我虽然不知道你到底干什么的,但是上面既然这么安排了,而我都这把年纪了,又有什么好怕的?小子啊,咱们也有一年多没见了,你啥时候过来继续和我好好探讨中医啊?你的针灸是不是又大有长进了?我可是一直都盼着你来呢!”

柳飞连忙道:“这次您推翻自己当年说的话,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万分感激!您放心,只要我有时间,一定立即到京城去看您。”

宋天枢哈哈大笑道:“行,我等着!刚才那个凤凰大医院发到网上的视频我也看了,你竟然可以通过把脉诊断出那个岛国小医生潜伏多年的狂犬病,这能耐我都自愧不如啊,来了后,你一定得给我好好说道说道!”

柳飞连忙答应,又感谢一番后给蝎子打去了电话,言简意赅地道:“帮我想办法查一下吕家的诸多交易,看看有没有猫腻……”

尽管他一直表现得很淡定,但是吕家的这三连击无疑打乱了他的诸多计划,他也是请求上面完善他的档案,搬出了宋神医才化解了这次风波,所以他势必要拿下吕家不可,不然的话,早晚要被吕家给坏了大事。

查交易无疑只是一个预热……

做完这些,他有些疲惫地往床上一躺,感觉脑后软软的后,他伸手一扯,发现是个粉色胸衣,当即起身,哭笑不得地拍了拍自己的额头,然后站起身开门。

已经在门口等候多时的刘大小姐瞪了他一眼,小声道:“你在我房间那么久干什么呢?我再重申一遍,这房间现在是我的!”

柳飞摇头道:“你真该回京城去了!”

刘大小姐将嘴一嘟,突然凑到他耳边小声道:“如果你现在就拿出执业医师资格证,我现在就回京城,而且永远不会出现在你面前,你拿得出来吗?”

“……”

柳飞无语了,她这显然是发现猫腻了,这些东西都是上面临时给办的,他最快也只能是明天才能拿到实物,她这不是吃定他了吗?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