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85章:胜利之吻

第85章:胜利之吻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401  |  更新时间:

男子一声令下,七八个男的一起冲向柳飞。

柳飞一手勾着韩颖的柳腰,压根就没有起身,一手拿起还剩半杯鸡尾酒的酒杯,用力一捏,只听“嘭”得一声,酒杯碎裂,在玻璃渣似落未落之际,他用力一甩,七八个涌过来的男子闪躲不及,或捂着脸,或弓着胳膊哀嚎了起来。

还呆在酒吧里的所有人看到这画面全都惊呆了。

从柳飞拿起酒杯,到捏酒杯,再到甩出玻璃渣,一气呵成,丝毫不拖泥带水不说,而且速度极快,仿佛在眨眼之间便完成了这一系列的动作。

这身手实在太酷炫了。

挨揍的男子这会儿已经震惊得说不出话了。在凤凰市混了那么多年,他还从来没见过身手这么好,下手这么狠的人。

他这俨然是只要出招就必见血啊。

说实话,就这一招,他就已经知道怕了,但是考虑到这是他老大的地盘,让他这么一个外人在这撒野实在说不过去,所以他当即大吼一声,让七八个男子抄家伙一起上。

七八个男子面面相觑一番后,拿凳子的拿凳子,提酒瓶的提酒瓶,再次冲向柳飞。

柳飞拍了拍韩颖的玉手,不慌不忙地站起身,稍微向前迎了两步,随后手脚齐出,不一会儿的功夫,七八个男子全部躺在地上哀嚎了起来。

柳飞转头看了一眼男子,犹如一道闪电一般窜到他的面前,一把掐住他的脖子,将他往上一提道:“敢当着我的面調戏我的女友,谁给你的胆子?”

男子大惊失色,上气不接下气地道:“我……我错了!”

“晚了!”

只见柳飞猛然拽了一下,男子惨叫一声,他刚才搭着韩颖香肩的手臂便耷拉了下来。

柳飞将他往地上一丢道:“手断了,还能接回去,但是若是没了,再想长回来可就难了!这次只是给你点小小的教训,你最好长点记性!影影,我们走!”

韩颖愣了愣,慌忙走到柳飞的身旁,一把挽住他的胳膊,柳飞则是伸手勾着她的香肩,和她紧贴着走出了酒吧。

“妈呀,这是谁啊?太变态了!”

“我们凤凰市道上可没这号人物啊,他是从哪冒出来的?”

“我们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他走了吗?老大要是知道了的话……”

……

听着一帮狼狈不堪的手下在低声议论,男子强忍着疼痛站起身道:“一群废物,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派两个人跟着他!”

两个男子匆匆离开后,没过几分钟便鼻青脸肿地回来了。

男子大惊失色道:“这是?”

一人欲哭无泪地道:“他好像提前猜到我们会跟踪他们,所以我们刚出酒吧没多久便被他给打了!他……他还让我们带句话给您……”

“什么话?”

“他说若是再看到您的人,就……就让您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卧槽!老子在凤凰市混了那么长时间,何尝受过这样的奇耻大辱?”

他话音刚落,两个西装革履的男子走了进来,其中一个长得五大三粗的人看到酒吧里一片狼藉,立即咆哮道:“这是怎么了?”

男子浑身哆嗦了一下,将头一低道:“老大,是……是被人砸场子了!”

“你说什么?”林风冲到他面前,狠狠地扇了他一巴掌道:“你们是干什么吃的?那柳豹之前那么猖狂,也没敢来我的地盘上撒野过,他比柳豹还猖狂?”

男子十分憋屈地道:“完全就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他的身手极好!我……我只是想邀请他的女友喝杯酒,结果就被他废了一条胳膊,七八个兄弟也全部被打了!”

林风紧皱眉头道:“他奶奶的,咱们道上什么时候出了这么个人啊?他叫什么名字?”

男子低头道:“不……不知道!刚才我派去跟踪他的两个兄弟也被打了!”

“什么?!”

“哈哈哈……”

在林风气得要暴走的时候,和他一起走进来,皓齿明眸,浓眉鹰鼻,长得十分英俊帅气的男子放声大笑了起来。

众人一片狐疑。

林风看了他一眼,也不敢发脾气,十分恭敬地道:“奇哥,让您见笑了!”

绰号为“穷奇”的男子向他面前走了两步,沉声道:“这事有点意思,让他们都去治疗吧,多大点的事啊。他只要在凤凰市,还怕查不出他是谁?”

听他这么说,林风立即道:“我明白了,是我气昏了头脑,有奇哥在,他算个屁!”

……

柳飞载着韩颖回到别墅后,韩颖看着柳飞打趣道:“飞哥,你不去当演员太可惜了!您这表演完全就是影帝级别的,太有视觉冲击力了。”

柳飞指了指她道:“要喊我龙哥!另外,从现在开始,妆容什么的不要变,在家里也一样。”

韩颖点了点头道:“不好意思,我又错了。”

柳飞笑了笑道:“没事,你立即改正就好。今天你表现得很好!如果我们得到的情报没错的话,那酒吧的老板最近和穷奇走得很近,我们在酒吧大闹一场,肯定会引起穷奇的注意!接下来就是‘添柴加火’了,你好好休息一下,明天我们去赌场和拳击场。”

韩颖莞尔一笑道:“嗯,都听你的。”

第二天晚上,柳飞带着韩颖先来到了一家拳击场,看了几场拳击后,他摇了摇头,随后走向擂台,一连KO了八个人,直接把号称是这家拳击场的“拳击之王”给惊动了,他当即赶来要和柳飞一较高下。

柳飞见他体格很大,身体健硕,肌肉横生,还是个外国人,抽了一下鼻子道:“在华夏人的拳击场,让你一个外国人封王,这有点说不过去啊,今天我就把你这‘帽子’给摘了!”

彪汉用双拳砸了砸如石头一般的胸膛道:“口出狂言,先赢了我再说吧!”

说完,他大吼一声,双拳齐飞,一起抡向柳飞,由于他下盘极稳,体重超常,所以他每踏步前行一下,整个擂台似乎都要跟着抖三抖。

柳飞一闪再闪后,还是一闪再闪。

打了三四分钟,彪汉竟没有一拳抡在柳飞的身上,这可把他给彻底惹毛了,他出拳的速度更迅疾,拳劲也更生猛,可是打了一会儿,还是打不到。

不算太大的看台上,早已是人满为患,观众们看到这情形,全都炸开了锅。

“这完全就是老鼠戏大象啊!”

“这人是什么来历,这身手也太好了!”

“他不会是一直在憋大招,也想一拳把这个拳击之王给KO了吧?”

……

“结束了!”

就在他们议论纷纷之时,已经被彪汉逼到死角的柳飞突然大喝一声,铁拳出击,拳拳生风,将彪汉活生生地逼退五六米后,竟然一拳将其轮番在地,彪汉缓了好一会儿也没有站起来。

“我们的拳击场自然要由我们主宰!我宣布,我才是这拳击场的拳击之王!”

柳飞十分张狂地大声说了一句,引得众多观众一阵喝彩。

韩颖原本很紧张的眼神忽然间变得柔和了起来,她忍不住暗自嘲笑了自己一番,为他担心?他是需要别人担心的人吗?

她和柳飞一起大摇大摆地出了拳击场,又来到一家警方已经锁定,但是暂时还没有取缔的地下赌场。

柳飞进入赌场后,也是开启狂飙模式,出手很阔绰,玩了好几个小时,有输有赢,最终竟赚了十几万。

两人出了赌场,韩颖略微犹豫了一下,突然歪头亲了一下他的面颊,然后低头不语。

柳飞转头看了她一眼,见她的脸蛋红红的,忍不住打趣道:“这算是‘胜利之吻’吗?不过瘾啊,能不能多给几个!”

“去你的!”

韩颖用胳膊肘子捣了她一下后,羞得恨不得找个老鼠洞钻进去。

柳飞则是二话不说,反亲了她一口,然后把她往怀里一拉,小声道:“有人跟踪我们!”

韩颖立即绷紧神经道:“现在怎么办?”

“不知道是不是穷奇的人,我卖个破绽,试探试探他们。你要做好随时被他们抓走的心理准备,然后记得任性、嚣张!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韩颖点了点头,两人一起勾肩搭背地闲逛着,待来到一个人流量比较小的公众厕所前时,柳飞和她腻歪了一会儿,然后走进厕所,韩颖则是在路边低头玩手机。

很快,几个“行人”捂住她的嘴,把她给摁住,与此同时,一辆黑色奔驰车停到了路边。韩颖被推进奔驰后,奔驰迅速消失。

柳飞解完手,哼着小曲从公众厕所里走了出来,见韩颖没了,立即喊了几声,一个男子走到他面前道:“先生,别喊了,你的女友被我们老大给请了去,跟我走一趟吧。”

“王八蛋!”

柳飞青筋暴起,朝着他就是一脚。

男子痛呼一声,弓着腰道:“我死了,你可就永远见不到你的女友了!”

“带路!”

男子将柳飞带到一个大厦的楼顶,柳飞看到韩颖被两个大汉押着站在边缘处,立即指着十几个拿着钢棍的男子道:“你们要是敢动她一根毫毛,老子让你们统统摔成烂泥!”

戴着墨镜,抽着雪茄的林风看了一眼柳飞,用手抹了一下鼻子道:“何玉龙,二十六岁,出生在京城,因为打架致人重伤坐过三年牢,出狱后依旧张狂。据说你父母早亡,你很小的时候就在少林寺当了和尚,按理说在佛法的熏陶下,你应该秉性纯良,一心向善才是!为何吃喝嫖赌,打架斗殴,而且还一身戾气?你这分明就是反其道而行,妥妥的佛门败类啊!”

柳飞捏了捏咯吱作响的拳头道:“呦,你们挺有能耐的哈,这么快就把我的老底给摸清楚了!不过有一点,你们是不是没查到啊?”

林风笑道:“愿闻其详?”

“老子最讨厌别人要挟老子!”

说完,他大吼一声,像是一头老虎一般冲向十几个拿着钢棍的男子……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