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78章:速度与柔情

第78章:速度与柔情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326  |  更新时间:

一方是豪车,对场地无比熟悉,还是去年市赛车锦标赛的冠军。

一方是出租,第一次来这地方,第一次开出租比赛。

这一横向对比,估计很难有人相信柳飞会在这场车赛中胜出。

所以,巩冲的一帮朋友的提前庆祝也就不足为奇了。

不过,尽管如此,李姗姗还是坚定地站在了柳飞的这一边,她相信他,这种相信更像是一种直觉,一种从她内心深处迸发出来的奇妙情感。

和他在一起,她总是觉得很有安全感,就像是刚才坐在他开的车上一样,她的神经明明受到了巨大的刺激和煎熬,可是她还是在他的陪伴下承受了下来。

其实她也知道,他这是在有意帮她克服心魔。

虽然一次很难成功,但是最起码有了一个很好的开头。

她看着柳飞,盈盈一笑道:“既然你打算这么做了,那么我无条件支持你,只是一定要注意安全,加油!”

柳飞笑道:“你不要紧张,好好等着,等我赢了那十万块钱,请你吃大餐!”

说完,他走到巩冲面前道:“有什么本事就尽管使出来,千万不要藏着掖着。”

巩冲嘴角微勾道:“你这个担心也太多余了吧?为了姗姗,为了面子,为了朋友们的零花钱,这场比赛我必赢!倒是你,我很担心你那破出租半路出故障啊,到时候我岂不是显得胜之不武?”

柳飞道:“我既然选择了这辆出租车,一切后果自然是由我自己承担。说吧,几圈?”

“十圈,不限跑道,用时短者胜!”

“行吧,开始!”

柳飞看了一眼李姗姗,上了出租车,来到起点等待巩冲,当巩冲把车子开到出租车旁后,前方十米处的人将令旗一挥,双方的车子同时窜出。

不过,巩冲的毕竟是专业跑车,启动用时很慢不说,冲力十足,眨眼间的功夫就把柳飞的出租车甩在了身后。

看台上巩冲的众朋友看到这情形,都一致认为这场比赛刚开始就结束了,或者换句话说,这本来就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比赛,他们真不晓得柳飞哪来的勇气。

柳飞在和巩冲比试身手的时候,曾创造了还没开始就结束的结局,现在他面临这种局面,可以说是被巩冲给还了回来,看起来似乎挺“公平”的,不过柳飞可不想要这种“公平”!

他快速提速后,出租是越跑越快,在十分灵巧地经过两个转弯处的时候,他和巩冲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小。

巩冲通过反光镜看到这一幕,冷笑道:“想不到这小子的车技还有两下子,真是个不简单的人,不过我还处在热身阶段好不好?看好了!”

说完,他猛然提速,兰博基尼跑车一阵狂奔后,突然在转弯处来了一个极其漂亮的大飘移,他的那些朋友见状,全都站起身嗨了起来。

相比于他们,李姗姗显得无比安静,她双手攥在一起,双眼目不转睛地盯着出租车,似乎都忘记眨了。

不过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她的香唇一直在微微动着,像是在祈祷什么。

让她这么一个刚经历车祸没多久的人观看这么紧张而刺激的车赛,可以说对她是一种极大的挑战,但是她选择直面这种挑战,因为她想和柳飞一起战斗!

“卧槽,大飘移!”

“这个调头真是绝了,一般人干不出来啊。”

“不好了,越来越近了,而且这小子还炫起车技了,是可忍孰不可忍啊,巩少可一定要撑住!”

……

巩冲的众朋友傻嗨了一会儿后,看到柳飞在第三圈的时候依靠惊人的车技弥补车子的劣势,以极快的速度快速迫近巩冲的跑车,都紧张了起来。

那可是十万块钱的“分红”啊,他们可不想就这么飞了。

巩冲通过反光镜看到柳飞快速追上,也开始慌张起来,他不断地加速,可是不但没有甩开柳飞,柳飞反而是离他越来越近,直到把他反超,而这才是第四圈,这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他一怒之下,直接将车速提到最高,但是还是没能追上他,而且还大有被拉开差距的趋势。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巩冲在心中一遍又一遍地追问着,可是很显然没有人能够回答他这个问题。

不过,让他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柳飞的破出租突然颠了几下,然后熄火了……

“我去,这是被我给言中了?”

一想到赛前他曾经和柳飞说过小心比赛过程中,他的破出租车出故障,巩冲这心里高兴坏了。

这样虽胜之不武,但是结果才是最重要的,无论如何,他也要争取一个追求李姗姗的机会,不然他不甘心啊!

“这个乌鸦嘴!”

车子出了故障,柳飞也是差点骂娘了,他在眼睁睁地看着巩冲慢悠悠地把他给反超了,而且还伸出头故意朝他做出挑衅的动作后,简直气得牙痒痒。

看台上,巩冲的众好友再次嗨了起来,李姗姗则是紧张到了极点,她实在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意外,不过她并没有放弃,还在祈祷奇迹发生。

半圈!

一圈!

……

巩冲虽然像是兜风似的慢悠悠地开着,故意急柳飞,但是不知不觉间已经领先柳飞一圈多了,而柳飞还在倒腾出租车。

“嘎……”

突然,只听一声脆响,车子突然能动了,柳飞一边提速一边道:“给你机会你不要,那可别怪我了!”

看台上的众人见柳飞开启疯狂模式,拼了命地追着,而巩冲似乎还没有察觉,全都扯着嗓子大喊了起来。

喊了一小会,还在车中优哉游哉抽烟的巩冲这才恍然大悟,赶紧把手中香烟一扔,手忙脚乱地开了起来。

他此时虽然领先不少,但是刚才他可是切身领教到柳飞高超的车技了,这会儿怎么还敢大意!

不过,事实证明,上天不会给他第二次良机。

追到第八圈的时候,柳飞已经和他并驾齐驱了,而由于他的车技完全被碾压,他常常被戏弄得很狼狈,致使他一度有用车撞他的冲动,可是一考虑到自己这是豪车,柳飞那就是一破出租,撞了太亏本,他愣是没狠下心了。

到第九圈的时候,柳飞也不陪他玩了,转弯处一个急速超车,直接把他给反超,然后一骑绝尘,在到达终点的时候领先了他小半圈……

“天呢,这都赢了!飞哥,你简直就是我的神!”

李姗姗完全放下了往日里的矜持,直接跑下看台来到柳飞的面前,略微犹豫了一下后,一把抱住了柳飞,不过支支吾吾的,连个完整的话都没有。

突然有软怀相送,柳飞这心里也是咯噔了一下。他拍了拍她的后背道:“看来一场车祸为你积攒了一辈子的好运气,我们赢了!”

李姗姗推开他,噗嗤一声笑道:“飞哥,你太会说话了,真的太感谢你了。”

柳飞笑了笑,看了看呆在跑车里还没出来的巩冲,走到车旁道:“知道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吗?你这就是鲜活的例子,给你机会你都不要,这下脸丢大了吧!”

巩冲猛然推开车门,窜了出来,指着他道:“你……你……”

“怎么?你想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想到自己的那个毒誓,巩冲眉头一紧道:“我……我是那种输不起的人吗?银行卡卡号给我,我现在就打电话让人给你转账!”

柳飞把卡号告诉他,没过多久,还真的到账十万块钱。

巩冲万分尴尬地看了看早已震惊和沉默的众好友,又看了看对她依然很冷漠的李姗姗,咬了咬牙,直接钻进车中,开着豪车快速消失!

也许他现在最想做的就是找个没人的僻静地,双手抱膝狠狠地痛哭一场……

柳飞按照约定拿回了十万块钱的押金并给了中年大叔一千五百块钱的酬劳,这可把大叔给高兴坏了,不停地感谢。

柳飞开着他的出租到汽车修理厂检查了一下确定没有什么大问题后,便带着李姗姗一起买了点菜,然后到她家烧饭吃。

由于李姗姗不宜喝酒,两人以饮料代酒小酌了一番,不过李姗姗还是像是喝醉了一样,脸蛋儿一直泛着红晕。

她目光灼灼地看着柳飞道:“飞哥,你知道吗?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么开心了,谢谢你,不仅让我度过了永生难忘的一天,而且还帮我摆脱了那个厚脸皮!”

柳飞道:“他应该是真的喜欢你,不过感情这事讲究两情相悦,你都明确拒绝了,他还这么追,那就没意思了。今后你就好好养伤,等你伤好了,以你的容貌和气质,找个自己喜欢的不难。”

李姗姗几乎是脱口而出道:“不……不找了。”

柳飞也没听清,皱了一下眉头道:“你说什么?”

李姗姗意识到说漏嘴了,赶紧低头喝了一口饮料,然后指了指菜道:“飞哥,你烧的菜真好吃,你赶紧吃啊,谁要是能嫁给你,那肯定幸福死了!”

柳飞笑了笑道:“是吗?其实我这人缺点很多的,在这就不暴露了,还是给你留个好印象吧。”

李姗姗嘴角微勾道:“我才不信呢!”

吃完饭,柳飞又陪她聊了一会儿天,然后回到柳家村,赛车和轻松赚了十万块的事也没在人前提。

不知不觉一个多星期过去了,黄金果幼苗有一半被移植到花盆中,另一半被移植到壤土中;果业公司的注册在工商局走流程;柳云雷和曾小兰的婚事也在紧锣密鼓地筹办,柳飞本来以为一切都会顺顺利利的,谁曾想这天唐镇长竟然带着一大帮人不声不响地来到了海鸣山。

副镇长陈君然见到他后给的第一句话就是他太胆大妄为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