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77章:身病心病一起治

第77章:身病心病一起治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541  |  更新时间:

听到巩冲的下一个比试,李姗姗虽然嘴上什么都没说,但是脸色却是瞬间变得苍白。

柳飞看她这样子,对巩冲道:“换一个。”

巩冲立即嘲讽道:“怎么,怕了?如果你要是直接认输的话,我可以换,不然的话,那就比!是你异常狂妄地让我定游戏规则的,现在想反悔,晚了!”

柳飞皱了一下眉头道:“你怎么这么没眼力劲?你以为我真怕你啊?”

巩冲抽了一下鼻子道:“难道不是吗?”

李姗姗瞪了他一眼道:“够了!巩冲,这样很有意思吗?你已经输了那么多局了,还好意思在这死皮赖皮地要求比啊?你也不怕传出去成为笑柄!”

巩冲道:“看来我猜的没错,这小子压根就不会开车。你向着他可以,但是拜托不要向的这么明显好吗?我刚才已经说了,如果他不敢比,直接认输就行了。”

见他还没反应过来,柳飞真是无力吐槽了。

这家伙的情商堪忧啊。

李姗姗的脸色为什么会变得苍白,还不是因为他这要赛车让她想到了那场车祸,触动了她内心深处最脆弱的那根神经?

身病易治,心病难医。

柳飞虽然快把她皮肤的灼伤给治好了,但是车祸给她留下的心理创伤和阴影,他可没帮忙治啊,而且这个要比灼伤难治多了。

他不接受他的比试内容,根本就不是怕他,而是怕刺激到李姗姗。他连这个都意识不到,还好意思口口声声说自己追姗姗花了大把的心思,柳飞也是服。

李姗姗见巩冲嘲讽个没完,走到柳飞的面前道:“飞哥,你的车技?”

柳飞道:“我既然敢说各方面碾压他,自然是有自信的。”

“那就比!”

“可是你……”

李姗姗攥着粉拳道:“没……没事,有你在,我不怕。”

说这话时,她的樱唇有些发颤,苍白的脸上悄然布上了一层薄薄的红晕。

巩冲有些不耐烦地道:“到底比不比啊?不敢比或者怕输钱的话,直接认输就行了,多简单的事,在那磨叽什么呢?”

李姗姗咬了咬牙道:“比!但是有个条件,如果你再输,永远不要再来烦我,更不准找飞哥的麻烦,不然……”

“不然我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这下满意了吧?不过我也有个要求,如果这局我赢了,你最起码要给我一个追你的机会,而如果我再赢一局的话,那你可就得直接答应当我的女友了,这样够公平吧?”

李姗姗实在是烦透他了,点头道:“就按你说的办,你最好记住你说的话。”

“等他赢了我,你再说这句话吧。”

说完,他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过了一会儿,他看了一眼李姗姗道:“走吧,专业的赛车场,正好带你出去透透气。”

李姗姗向柳飞使了个脸色就要走,柳飞笑道:“你就这么相信我?”

李姗姗抿了抿嘴,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我也不知道,反正我就是觉得你一定会赢。”

“看来我要是不赢的话都不好意思见你了。”

三人一起下了楼,李姗姗突然道:“对了,车?我们家的车在我上次出车祸的时候报废了……”

柳飞干咳一声道:“我也没车……”

一听这话,巩冲直接笑翻了,他指了指柳飞道:“你特么搞笑呢吧,没车比什么?要我看,咱也别折腾了,你直接认输得了,这样我最起码有个能够追求姗姗的机会,我完全能接受!”

“我接受不了!”

柳飞毫不客气地回击了他一句,开什么玩笑,都快把他虐成渣渣了,还让他翻盘,这怎么对得起姗姗?

“你马上就能接受。”

巩冲异常自豪地将他们俩带到一辆跑车前,指了指道:“你不是知道很多吗?我这跑车是什么品牌,售价多少,想必你也很清楚吧?”

柳飞看了看,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这是一辆黑色的,终极敞篷版超级跑车,车的品牌是兰博基尼。

由于它高昂的价格、炫酷的外形、极低的产量,所以是台不折不扣的全球限量兰博基尼。

柳飞曾经听朋友提起过这款车,他还专门上网查了查,实在没想到会有机会亲眼看到。

不得不承认,他们巩家确实有钱。

巩冲见他不说话了,笑道:“怎么样,看出来了吗?”

柳飞道:“售价超过两千六百万,全球只有三台,兰基博尼终极敞篷版超级跑车。”

巩冲颇为吃惊地道:“呦吼,想不到你这个乡巴佬这么有见识,厉害,厉害!”

柳飞冷笑一声道:“那又如何?赛车是赛出来的,而不是炫出来的。”

巩冲冷不丁地道:“那么请问柳老板,你的车呢?”

“咳咳……”柳飞干咳一声,走到李姗姗身旁小声道:“要不要跟着我疯狂一把?”

“疯……疯狂?”

李姗姗有些忐忑地看了一眼依然是镇定自若的柳飞,心里就像是有万千只蚂蚁乱爬一般,一刻也不得安静。

“算了,你还是跟我一起吧,然后一切都听我的。这附近哪里有银行?”

李姗姗大惊道:“你……你这是要现买一辆车吗?”

柳飞干笑一声道:“我是那么壕的人吗?你不要问,跟着我就行。”

“离这五百米处就有一家营业厅。”

李姗姗看了他一眼,直接带着他走向银行营业厅,完全无视了巩冲请她上车的要求。

来到营业厅,柳飞取出十万块钱的现金,然后来到路边拦出租车。

“你特么神经病吧?”

“靠!光天化日这么炫富有意思吗?老子很忙,别耽误我做生意。”

“你这么有钱干嘛不自己买一辆新的去比?你们现在的这些年轻人啊,不是中二就是有病!”

……

一连拦了四五辆出租车,结果无一例外地都被司机师傅训斥了一顿,柳飞要无言以对了,这天上掉馅饼的事竟然没人相信,他还偏不信这个邪了。

他又拦了一辆看起来有些陈旧的出租车,向开车的中年大叔说了一下自己的意图并直接把十万现金交到了他的手里。

中年大叔伸头看了一眼靠着兰博基尼,早就笑得快岔气的巩冲,咬牙道:“钱是真的,那辆跑车也是真的,看来你这是想拿我这破出租来羞辱他啊,那大叔也豁出去了,陪你们玩玩!只是若是你赢了,说好的报酬一分都不能少。”

柳飞万分感慨地拉着他的手道:“大叔,终于遇到一个懂我的人了,太不容易了!对付这么爱炫富的人就得用最吊丝的方式羞辱他!您放心,如果这车子要是被我赛报废了,这十万块钱的押金就是您的了,要是赛出了故障,我保修,另外酬劳一分不少。”

中年大叔道:“行,反正我抱着你的十万块钱呢,也不怕你耍赖,而且我都录音了。”

柳飞指了指他道:“大叔,您有当特工的潜质啊,当司机太屈才了。”

中年大叔哈哈大笑道:“你太抬举我好了。这车子交给你了,我坐后面去。”

柳飞下车看了看无比震惊的李姗姗,笑道:“别愣着了,请吧!”

李姗姗哭笑不得地道:“你……你用出租车和他比?而且还押了十万块钱的押金?”

“都说了,疯狂一次嘛!相信我。”

巩冲撑着腰走到他身旁,继续笑道:“尼玛,我今天真是长见识了,这样也行?你真特么是个人才!”

柳飞瞥了他一眼道:“小心笑死啊!你管我那么多干什么?能赢你就行,还不在前面开路?”

“卧槽,你让我一辆全球限量版的兰博基尼给你一辆破出租开路?”

“不然呢,你主动认输?”

“……”

巩冲算是被他给整得彻底无语了,还真的开着兰博基尼在前面带路。

柳飞见李姗姗全身都有点发抖,主动拉住她的玉手道:“别紧张,放轻松。”

他知道让她直接克服心理阴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但是既然已经决定要身病心病一起医了,那么无论她待会有什么剧烈反应,他都要硬着头皮狠心继续下去。

“有你在,不紧张!”

李姗姗深吐了好几口粗气,弯腰坐到副驾驶的位置上,然后两手发抖地系上安全带。

柳飞坐到驾驶位上后,又安抚了她一会儿,启动车子,她突然大叫了起来,一只手直接抓住他的大腿掐了起来。

柳飞低头看了一眼,也没说什么,而是继续道:“有我在,一定会没事的,相信我,也要相信你自己!之前的那次只是意外,只是意外……”

李云柔一遍又一遍地重复他说的话,情绪慢慢冷静下来,柳飞缓缓地启动车子,四平八稳地开着,速度很慢。

过了好一会儿,柳飞逐渐提速,在他忽然调转车头转弯的时候,李姗姗突然大叫一声,柳飞也是惊呼一声。

当车子重新缓慢运行,李姗姗侧头看了一眼,发现她的手似乎抓到他的传家宝后,俏脸瞬间变成了大苹果,整个人窘得恨不得找个缝隙钻进去。

柳飞也是无语了,暗想他这为了治好她的心病可是冒着断子绝孙的风险啊,也是够拼的。

不过这也给了一个让她转移注意力的好契机,他悄悄地加快车速,而且有意让车子不再那么平稳,李姗姗没有再出现大动静。

这无疑让柳飞觉得他这“牺牲”还是值得的。

来到位于城郊的专业赛车场,巩冲的那些已经等候多时的朋友见柳飞开着辆破出租,一个个笑得勾肩搭背,有个夸张的还直接蹲下身不停地捶地。

“今天真是长见识了,我们玩赛车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兰博基尼对破出租,我勒个去,这要是被记者知道的话,绝对头条啊。”

“巩少真是闲得蛋疼!这还用比吗?这搞笑的家伙肯定会被虐得渣渣都不剩啊。”

……

听众朋友说个不停,巩冲重重地咳嗽了一声,指了一下中年大叔拎着的包道:“你们可别小瞧他,这也是个有钱的主,十万块钱都准备好了。”

一男子道:“那也不能和你比啊,你可是去年咱们凤凰市赛车锦标赛的冠军!”

“这不是想为诸位好友赚点零花钱吗?我宣布,我赢了比赛后,那十万块钱,你们平分,你们要做的就是待会记得给我加油。”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