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76章:清纯护士变花痴

第76章:清纯护士变花痴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366  |  更新时间:

“你哪点都不如!”

一向温婉清纯的李姗姗见巩冲叨叨个不停,十分心烦,无比坚决地说了一句后就下了逐客令。

不过那巩冲的脸皮够厚,不但不走,反而直接走到沙发旁坐下道:“你累,我也累,而且我是心累!我追了你那么长时间,你竟然连一点机会都没有给我,如今还拿这个乡巴佬来侮辱我,那咱们今天就来做个了断!如果他真的各方面都比我优秀的话,我主动退出,不然的话,那你就当我的女朋友!”

李姗姗万分无语地道:“你敢不敢再无耻点?”

“怎么,不敢比,怕了?还是他原本就是你拿来搪塞我的挡箭牌?”

柳飞笑着摇了摇头,主动伸手勾住李姗姗的香肩,把她往自己怀里一拉,小声道:“需要我帮忙吗?”

李姗姗等的就是他这句话,连忙道:“需要!他这人实在是太烦人了,不过这人脸皮厚,而且还很难缠,我怕……”

“无妨,我年轻的时候就是个愣头青,所以我最清楚该怎么对付‘愣头青’了!”

李姗姗本来很郁闷的,但是听了他这话后,她突然有了想笑的冲动,他年轻的时候?这话说得怎么像是他已经七老八十似的,他明明没比她大几岁啊。

巩冲见他们还搂上了,顿时火冒三丈道:“你个土包子,到底敢不敢比?这是男人之间的较量,自然要用男人之间的方式解决,你和她一个女人在那叽歪什么?”

柳飞嘴角微勾道:“说得像是你是男人似的。”

“王八蛋,你说什么?”

“我说你不是男人啊。”

“你……找死!”

巩冲本来就一肚子的火,又听他这么说自己,无疑火气更胜,他一跃而起后,攥着拳头看向柳飞,眼眸之中似乎已经燃起了熊熊烈火。

柳飞十分淡定地松开李姗姗,向他面前走了两步道:“就你这粉拳绣腿的,吓唬谁呢?实不相瞒,我确实是个小农民,也就是你说的乡巴佬,土包子,但是没办法,姗姗就是喜欢我。你不是要比吗?行,反正我也挺无聊的,那咱就比比,说吧,你要比什么?”

“先打一架再说!”

巩冲也是个暴脾气,大喝一声后直接提拳打向柳飞。

柳飞就站在原地,也没闪躲,待眼看着他的拳头就要打在他的面颊上,李姗姗已经准备推他一把,让他闪躲的时候,他突然伸出手一把抓住巩冲的胳膊,随后一个轻松的侧转,反擒住他,右腿往他腿弯处踹了一下,巩冲便单腿跪地哀嚎了起来。

是的,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巩冲没想到这个看起来甚至有些呆愣的家伙身手竟然这么好,这相当于是把他给直接秒了啊,太丢人了!

柳飞手下猛然用力道:“怎么样?打架这块,认输吗?我打架打得头破血流的时候,估计你还躺在豪宅里养尊处优呢!”

巩冲惨叫一声,慌忙求饶道:“这……这方面我输了!”

“算你识相”,柳飞松开他,拍了拍手道:“下个比什么?”

“比你麻痹!”

巩冲丝毫不顾手臂的疼痛和自己的身份,猛然扑倒直接抱住柳飞的两腿,打算将其掀翻,但是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柳飞还是像一座大山一样岿然不动。

柳飞笑了笑,居高临下地道:“耍赖?玩偷袭?你这好吊丝的做派啊,你现在和个小丑又有什么分别?”

巩冲咬了咬牙,大吼一声,再次用力,不但没有掀翻柳飞,柳飞的两腿还“毫不费力”地快速向外移动,硬生生地把他的双臂撑开了。

这简直就是一头牛啊!

在打架这块,巩冲真是彻底绝望了,他放弃了挣扎,像是一滩烂泥一样瘫坐在地上。

李姗姗看到这情形,震惊之余差点笑了出来,她真是没想到柳飞不但医术好,身体也这么魁梧,巩冲在他面前完全就是一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

巩冲喘着粗气缓了一会儿,忽然站起身道:“比财富!”

李姗姗看不下去了,立即道:“你真是够无耻的,你们家是有钱,但是都是你爸妈赚来的,和你有什么关系?”

巩冲道:“姗姗,你太不了解我了!我承认,我家里很有钱,但是今年我也自己创业了,这半年多的时间,我已经成功创造了三百万的利润!”

“就你?”

在李姗姗的眼里,他就是一纨绔子弟,听他说创业赚钱,她感觉就像是天方夜谭一样。

巩冲见她不相信,让她拿出电脑,调出公司的注册信息、公司网址等等,然后给她看了一眼上半年的利润账单,然后嘚瑟无比地道:“怎么样,这下心服口服了吧?我看这个乡巴佬还怎么和我比!”

顿了顿,他继续道:“姗姗,你在我眼里虽然就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一般,但是也必须要现实点,他给不了你幸福!”

“就因为没钱?”

“难道不是吗?这个社会就是这么现实!你结婚后就会明白,小到柴米油盐,大到房子车子,都需要钱,他给不了你这么多!”

柳飞用手抹了一下鼻子道:“你不要把自己的价值观强加在别人身上。有钱有有钱的活法,没钱有没钱的活法,没钱也可以活得很幸福。”

巩冲冷笑一声道:“你这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吗?一个全身上下的衣服加起来都不到两百块钱的人还有资格在这谈有钱没钱,你不觉得丢人吗?”

柳飞干咳一声道:“我只是就事论事而已,另外,谁告诉你我没钱了?”

巩冲指着他哈哈大笑道:“你有钱?我巩冲向来看人很准,你要是有钱,地球特么倒着转三圈!”

衣着普通,谈吐懒散,巩冲饶是怎么看也不觉得他是个有钱人!而且即使他有钱又怎么样?他能比他有钱吗?他可是只用了半年多的时间就赚了三百多万!他估计得几辈子才能赚这么多。

柳飞道:“你是半年多赚这么多是吧?我是一个月赚这么多!”

巩冲愣了一下,随后指着他笑得捶胸顿足,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李姗姗听着也是有点懵,她知道他开网店卖樱桃赚了一笔,但是到底赚了多少,她还真的不清楚。

在她的观念中,一个网店就是再火爆,一个月的时间也不可能赚那么多啊。

柳飞也没有过多地解释,直接打开自己的网店,调出后台销售额,然后又把自己两盆黄金果卖了六万块钱的新闻给调了出来。

巩冲伸头看了看,越看越崩溃,沉默了好一会儿,他才指着柳飞道:“你……你就是果贸会上出尽风头,现场拍卖了两盆黄金果的小……小果农?”

柳飞道:“你说呢?”

巩冲一连向后退了好几步,支支吾吾地道:“你……这……这不可能!这怎么会这么赚钱?”

柳飞笑了笑道:“你自己做不到,别以为别人做不到!你看不到我的樱桃的价格是多少吗?最简单的加减乘除运算你不会吗?这还用我一点点算给你看?”

作为商人世家的后代,巩冲怎么会不懂这些,只是这太震撼,太逆天了,他完全接受不了。

李姗姗也是难以置信,她完全没有想到这个衣着普通的男人原来这么有钱!

过了一会儿,柳飞见巩冲像是霜打的小草一样一蹶不振,走到他面前道:“我再自己加一项吧,你不是说我是乡巴佬吗?那让我来说道说道你身上的这几件东西吧!首先,你的西服是很奢侈的波士定制西服,来源于德国;其次,你手腕上戴着的腕表是创立于一百三九年,瑞士现存的唯一一家完全由家族独立经营的老牌制表商打造的百达翡丽品牌,赫赫有名的爱因斯坦也是他们的顾客之一,不过我刚才随便瞄了几眼,你这腕表应该是假的。”

“什么?!”巩冲先是一惊,随后冷笑一声道:“你懂得还挺多!不过你说是假的就是假的啊,这特么是我在品牌店买的,还能有假?”

柳飞微微一笑道:“百达翡丽手表每年的产量只有五万只,讲究慢工出细活,极其注重打磨,我刚才只是随便瞄了一眼,你这手表的上沿边缘位置有一小点很粗糙。虽然很小,但也足以说明问题,你这块腕表很有可能是假的!”

巩冲低头仔细看了一会儿,循着屋内的光线换了好几个地方才看到腕表上沿一点点的位置确实有些粗糙,不过不异常仔细看的话,根本看不出来,他不得不质疑他这什么眼神啊,竟然随便一看就看出来了!

柳飞见他不说话了,继续道:“你脖子上戴着的这尊小佛像是清初之物,应该是你们家的祖传宝贝。”

这家伙竟然还懂玉石,而且一猜就中……

巩冲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他不就是一个乡巴佬,小果农吗?怎么会如此牛逼,这也太不科学了!

李姗姗眨着水灵灵的美眸目不转睛地看着柳飞把巩冲虐成渣渣,觉得他实在是太有魅力了,她虽然一向矜持,但是这会儿也显得有些花痴了。

“怎么样?你还要比吗?”

柳飞见原本趾高气昂的巩冲被他这么直截了当地连番“暴击”后,似乎已经彻底失去战斗力了,遂主动询问了一句,令他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还贼心不死,忽然道:“继续比!我巩冲怎么可能是那么轻易认输的人!不过这次咱们玩点大的,玩点刺激的,就怕你不敢!”

柳飞哈哈大笑道:“这世上就没有我怕的东西,今天我非得让你心服口服不可!”

巩冲说了一下将要比试的内容,而且是以十万块钱作为赌金,柳飞的脸色瞬间黑了下来。

巩冲见状,十分得意地笑了起来,他就说嘛,人无完人,他就不相信他会样样在行,这下终于栽到他手里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