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75章:专业男友挡箭牌

第75章:专业男友挡箭牌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199  |  更新时间:

经过这段时间的持续治疗,李姗姗已经出院。

这还是柳飞第一次来到她的家中给她治疗。她家位于一栋高档小区里,但是房间内的摆设简单而不奢华,给人一种十分温馨的感觉。

柳飞换上李姗姗给他拿的拖鞋走进房间后,和李姗姗坐在沙发旁,然后转身看向她。

这么一看,他的眼神就再也无法离开了。

之前她的面颊上都是缠着绷带的,他虽然每次给她换药的时候给会看一次,但是那几次换药都是在她昏迷的情况下,而且她脸上的疤痕也比较明显。

但是现在,她脸上的疤痕已经消去很多,只有几小块还残留有淡淡的疤印。

如此一来,她俊俏的面颊就完全显露了出来。

她的面颊并不是那种锥子脸,而是圆脸,鼻梁小巧,眼睛水灵,再在她这自内而外散发的纯洁气质衬托下,实在是太勾人!

由于柳飞也是个医生,所以他也接触过很多的护士,在他看来,李姗姗应该是他见过的最美的护士了。

她的美是那种没有任何粉黛,没有任何做作的自然之美,而且美中带着很明显的单纯亮洁的意味,看着她就像是看着一汪春水一样,给人一种很清淡,很素雅的感觉。

都二十多岁了,而且还是经历过车祸,差点没命的人,还能保持着这份淡雅,可以说在如此浮躁、喧嚣的都市中是非常难得的。

李姗姗见柳飞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有些紧张地用素手攥着白裙,脸色微红道:“飞哥?”

柳飞愣了一下,连忙收敛心神道:“感觉有一股凉风吹来,好清爽。”

李姗姗转头看了一眼,见窗户关着呢,这才意识到他是在说自己,脸蛋儿瞬间变得更加绯红了,她抿了抿嘴道:“飞哥,你……你就会打趣人!我脸上这疤印是不是好很多了?”

柳飞点头道:“再用十天半个月的时间,你脸上的这些疤痕应该就都能消失了!”

一听这话,李姗姗十分激动地道:“真的?”

柳飞笑道:“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他也知道,自从她出车祸毁容后,除了他和她父母以外,她可能就没有见过外人,肯定憋坏了。

他拿起李姗姗的芊芊玉手帮她把了把脉,又看了看她那玉润珠滑的藕臂,微微一笑道:“应该是气血不通让你有不适反应,我用针灸帮你梳理一下,然后帮你涂药。”

李姗姗有些拘谨地站起身道:“那……那到我的卧室去吧?”

柳飞干咳一声,跟着她一起来到她的闺房,发现她的闺房也是清新调的,到处流露着柔和的气息。

李姗姗十分紧张地躺在床上,然后咬了咬牙道:“开……开始吧。”

柳飞将自己的小药箱放在床旁,看了一眼她那凹凸有致的绝美身段,顿时无力吐槽了!她咋就这么躺下了呢?这是让他帮她脱裙子吗?

李姗姗见柳飞迟迟不动,猛然也意识到这个问题,俏脸红得都可以掐出血了。

她连忙站起身道:“我……我先去准备一下!”

见她一溜烟冲出卧室,柳飞差点笑了出来。她这样子还挺可爱的。

他给她涂的中药虽然是三天的药效,三天后她就可以自己去掉绷带洗澡了,但是呢,每次涂药前,肯定还是要洗澡的。

她刚才就那么一躺,很显然是把最基本的流程都给忘了……

过了一会儿,当柳飞闻到一股淡淡的香气时,他望了一眼门口,但见李姗姗披散着乌黑的秀发,只裹着白色的浴巾走了进来。她香肩外露,两条细长的大美腿泛着光泽,水灵的眸子带着无尽的娇羞,看起来真是让人心里痒痒的。

柳飞站起身先转过身,待她趴在床上,用条毛毯遮住丰翘的屁股后,柳飞转头看了看,这一看差点流鼻血。

她那原来伤痕累累的后背比她的面颊恢复得还快,此时已经是珠润光滑,只是偶有几小片疤痕,如果不仔细看的话,根本看不出来。

他徐徐地吐了一口粗气,拿出银针,从她的后颈一直到她的指尖帮她用针灸梳理了一遍,然后用手擦了擦汗。

他发现在她醒着的时候给她针灸,和把她麻醉后针灸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体验,因为在她清醒的时候,他可以异常清晰地感受到她那紊乱的心跳以及每当他的手触碰到他的肌肤时,她身体的悸动。

后背梳理完,那自然是前身了。

柳飞依然是先转过了身,李姗姗忸怩了好一会儿,一咬牙,缓缓地转过身,然后用毯子遮住下身关键部位,随后用两手护在胸前,磕磕巴巴地道:“可……可以了!”

“嗯。”

柳飞应了一声,转头看了一眼,只是这么一看,他便赶紧抽了一下鼻子,唯恐有鼻血流出。

她前身皮肤的新生修复状况虽然不及后背,但是像之前那样大片的疤痕已经消失不见了,是以完全没了粗糙感,显得异常水润。

而她此时虽然用手护在胸前,但是两只手又怎能遮住她那壮观的规模呢,柳飞还是看到了很多的风光。

按理说他早已把她全身上下都给看了个遍,应该早就免疫了才是,但是这种犹抱琵琶全遮面的状态才最为要命。

柳飞手有些发抖地捏起一根银针,看了看不知道是睁眼好还是闭眼好的李姗姗,轻咳一声道:“那个……我看我还是把你给麻醉了吧?”

李姗姗咬了咬嘴唇道:“不……不用!你……你不是早看到了吗?”

“可是你……”

柳飞指了指她的两手,她眼一闭,猛然将手移开,然后双手抓着被单道:“你……你针灸吧!”

她的手一移开,可以说除了最关键的部位外,他前身的风景全部映入了柳飞的眼帘。

柳飞看了看,一连吞了好几口唾沫,不停地在心里念“清心寡欲咒”,然后硬着头皮施针。

这个过程是漫长而又极其考验人的,柳飞完成后,额头上已经布满了豆大般的汗珠。

稍微缓了缓心神,他又开始给她涂药,刚开始的时候,李姗姗倒还显得很平静,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那抓着被单的双手不仅是越抓越紧,而且喉间还情不自禁地发出了那种声音。

这可让柳飞体内的邪火彻底腾升了,不过看她双手捂脸,十分难为情的样子,柳飞也不好说什么,更不能做什么,只得加快进度,赶紧帮她涂抹好膏药,然后缠上绷带。

做完这些之后,他直接走进浴室洗了好几把脸,压了压心中的邪火,当他彻底缓过来后,他眼神一瞥,又无意中看到了李姗姗那挂在衣架上的两件白色贴身衣物,再次叫苦不已!

“啊……”

李姗姗可能也意识到自己治疗前洗澡时把贴身衣服都放在浴室内,大叫一声冲进了浴室,然后胡乱拿下,羞涩无比地回到卧室把门一关。

柳飞吐了好几口粗气,来到大厅坐在沙发上一连喝了好几口茶。

这看起来是份美差,但是在他看来其实就是项苦差!

要不是因为涂药前要用针灸疏通她的经脉,他肯定让她母亲帮她涂,这样的折磨实在太要命了。

而且要是早知道她有这么大的动静,他无论如何也要把她麻醉了……

过了一会儿,穿着一身白色长裙的李姗姗满脸绯红地走了出来,一直沉默着,也不说话。

柳飞干咳一声道:“那个……你脸上的记得每天睡前涂一下。”

李姗姗点了点头,匆匆抬头看了他一眼,欲言又止,随后又慌忙低头。

这气氛太尴尬了,柳飞也不好多呆,他站起身道:“我还有事,先走了,等过几天再来帮你换药。如果你身体有什么不适反应的话,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就行了。”

“等等!”

李姗姗也是慌忙站起身,想多留他一会儿,可是就是说不出口。

而就在这个时候,敲门声突然响起,她连忙跑去开门。

一个抱着一大捧玫瑰花的男子不顾李姗姗的反对直接走进了房间。当他看到柳飞后,眉头一皱道:“姗姗,这是谁?”

李姗姗略微犹豫了一下,连忙走到柳飞的身旁,一把抱住他的胳膊道:“这……这是我的男朋友!”

柳飞懵了,这是个啥情况啊?他什么时候成了她男朋友了?敢情他这又是被拿来当挡箭牌了?

穿着一身笔挺西装的男子上下打量了一番柳飞,干笑道:“就他?姗姗,你就是为了糊弄我,也不能随便找一个歪瓜裂枣啊,你瞧瞧他这身,加起来恐怕也不会超过两百块钱,标准就是一乡巴佬!”

柳飞刚要说话,李姗姗十分生气地道:“巩冲,你不要太过分了!我出车祸躺在病床上的那段时间你到哪去了?现在来这献什么殷勤?而且我不喜欢你,请你不要再来烦我!”

巩冲放下玫瑰花,指了指自己的心道:“姗姗,我对你真的是真心的!你出车祸的时候我真的在国外度假呢,毫不知情啊,回来后我不是第一时间到医院去看你了吗?你不要永远拒我于千里之外,给我个机会好不好?”

李姗姗十分坚决地道:“不可能!”

巩冲苦笑一声道:“我就搞不懂了,你到底是看不上我哪一点啊?我要什么有什么,绝对比这愣小子强万倍,你说我哪点不如他?”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