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62章:忍者无敌

第62章:忍者无敌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381  |  更新时间:

她一个女孩子家半夜三更地在这站了那么长时间,大有“程门立雪”,铁了心要拜他为师的意思,柳飞又非草木,当然能够感受到她的诚意。

只是她这一抱一吻,倒是让他没有想到。毕竟她远没有柳玉莲那么情绪化,而且说实话,他和她也不算熟。

海鸣山的一切都是静悄悄的,偶有虫鸣响起则会让这里的夜晚显得更加的静谧。

两人就这么站了一会儿,谁都没有说话。

也许是察觉到气氛有点尴尬,韩颖微微转头看了他一眼道:“你能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吗?”

她指的自然是郑龙斌被抓一事。

他仅仅用了三天的时间就不吭不响地搜集到证据,然后把郑龙斌给送进了监狱,这很让人匪夷所思。

柳飞见她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自己,笑了笑道:“只是顺手拿下漏网之鱼而已,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韩颖皱了一下柳眉道:“漏网之鱼?此话怎讲?”

柳飞走了几步道:“还记得柳家村斗殴案吧?”

关于这个案子,韩颖自然是记得的,当时她奉命跟着他,而且还和他打了赌。他们两个就是在那个时候认识的。

只是这个案子和郑龙斌有什么关系?

韩颖略微回想了一下,恍然大悟道:“你的意思是说当时他之所以一口咬定你要负主要责任,是因为暗中和柳豹等人有勾连?”

柳飞点头道:“没错。我当时就怀疑他有问题,只是先是这个案子,紧接着又是玉莲被绑架案,再然后就是忙着种植、售卖大樱桃,一直没抽出时间去调查,最近几天比较闲,也就去凤凰市调查了一番,很庆幸的是找到了一个关键人。”

“谁?”

“柳豹的女友。”

韩颖美眸轻眨了两下道:“莫非他掌握了柳豹和郑龙斌之间勾连的关键线索?”

柳飞道:“没错。在柳家村斗殴案发生之前,一个神秘人曾经偷偷溜进柳豹的住处,当时柳豹虽然让她回避了,但是为了能够抓住柳豹的把柄方便将来保命,她偷偷地拍了几张照片,照片中清楚地显示柳豹给了郑龙斌一笔钱,两人相聊甚欢。”

听到这,韩颖总算是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了,这些照片也许还不足以给郑龙斌定罪,但是有这个关键的线索在,警方一旦顺藤摸瓜,恐怕会找出郑龙斌和柳豹之间更多的私下交易。

而她也由此想到柳豹这个出了名的恶棍为什么这么多年一直都没有事了,搞不好也和郑龙斌有关。

她叹了一声道:“他倒是真能装,满嘴的仁义道德,背地里却干着这样的勾当,我算是彻底被他给蒙蔽了!”

柳飞道:“有些人就喜欢玩这种双重人格,到头来,遭报应的自然是他们自己!其实我本来并没有抱多大希望的,毕竟在玉莲绑架案的时候,那艘船上的人,除了我和玉莲以外都死了,柳豹有没有和其他人勾结的线索相当于一下子全断了,我也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去查的,没想到没找到柳豹和吕家勾结的证据,却把这个漏网之鱼给拿下了!”

韩颖粉拳微攥道:“这就叫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不过柳豹的女友为什么偷偷拍下这样的证据。”

柳飞长叹一声道:“还不是因为柳豹从一开始就强迫她当他女友的,而且还以她弟弟的性命作为威胁!”

“那个人渣……”

“她弟弟是个哑巴,我觉得还有让他说话的希望,所以承诺帮忙治疗,她也就愿意出来指证郑龙斌了。只是考虑到柳豹的一些手下恐怕还散布在凤凰市,接下来恐怕还得你们警方和我多留点心,保护他们姐弟俩。”

韩颖立即道:“你放心,是你和她让我出了这口恶气的,我就是豁出了命也会保护他们姐弟俩的。”

柳飞干咳一声道:“我只是去收拾一下漏网之鱼而已,没……”

韩颖直接打断道:“你可以不承认这是为了我,但是这不妨碍我感激你!”

柳飞不想承认其实只是不想让她觉得她承了他多大的人情。

而且对于郑龙斌这个蛀虫,他其实早就想收拾了。

现在她既然这么说了,那他还能说什么呢。

他沉声道:“随便你怎么想吧,反正现在恶人已经伏法,之前那事,你也别留下什么心理阴影,今后开开心心地当你的女警就好。”

韩颖撩了一下耳边的发丝,微微一笑道:“这个一定会的,不然岂不是辜负了你的一番好意?只是我还是想当你的徒弟,真心的。”

柳飞道:“为什么?不要和我说我是个好人……”

“因为我爸是英雄,我也想成为英雄,当你的徒弟,学到你的本事,我觉得我就会离这个梦想更近。”

说这话时,韩颖的声音很低沉,美眸也略显湿润。

柳飞隐隐猜到了一些东西,他轻声道:“你爸也是一名警察?”

韩颖点头道:“是的,不过他执行任务的时候……”

说到这,她已经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柳飞向前走了两步,拍了拍她的香肩。他其实一直都觉得她长得就不像一个警察,也不适合当警察,但是听到这个原因后,他又有点佩服她。

因为她父亲就是在这个位置上离她而去的,而她不但没有畏惧这个工作,反而要像她父亲一样成为一个英雄,这个实在难得。

“我想变得更强!”

抽了一下琼鼻后,韩颖突然铿锵有力地补充了这么一句,要是在平时,柳飞肯定会忍不住想笑,因为她天生童颜,说这话时就像是小孩子说我长大了一定要当科学家一样。但是这会儿他没心思笑,也没法笑。

他知道她的这个愿望是建立在父亲因公牺牲,她又差点被郑龙斌糟蹋的基础之上的。

只有她变强了,她才能保护自己,她才能惩治恶人,她才能成为一个英雄。

任何人都没有资格嘲笑一个有梦想、有追求的人。

七年前,他又何曾不像她一样想变强,想报仇,想惩罚所有的恶人。

他还记得当初柳豹的嘲笑、村民们的不待见,然而七年过去了,现在还有谁像当初那样嘲笑他?

可以说,他在韩颖的身上看到了七年前的自己……

他突然有收下她这个徒弟的冲动,可是他又是一个嫌麻烦的人。

正犹豫着点,韩颖似乎看出他有些动摇,遂柔声道:“如果说之前我们俩的那个打赌是你跟我开了一个玩笑,而我输了以后,又跟你开了一个玩笑的话,那么我现在诚心诚意想拜师,如果你不答应的话,那我就每天晚上都来这等,一直等到你同意为止!”

柳飞以手扶额,干笑道:“古时有人为拜师站在雪地等,你这是要夏夜蒸桑拿?”

说这话时,柳飞瞟了一眼她的白衬衫,待发现她的白衬衫因为汗透而和她的身躯贴在一起,他甚至可以清晰看到她胸衣的完美轮廓后,他当即转头,差点流鼻血……

韩颖留意到这一幕,低头看了看,脸色微红道:“如果蒸桑拿可以让你收我为徒的话,我愿意天天蒸,这就是我的决心!”

柳飞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心想你这哪里是蒸桑拿,如果你每晚都穿成这样在这里等着的话,我早晚要邪火攻心而死……

想了想,他道:“你的诚意我感受到了,你的故事我也听到了,如果你能受得了我这个人的诸多缺点的话,那就兑现那个开玩笑式的对赌吧,不过咱可事先说好,我没有什么教徒弟的经验,你要学会忍!”

韩颖激动之下一把拉住他的胳膊,随后又慌忙松开,双手抱胸道:“徒弟拜见师父!”

柳飞笑道:“我是一个很随意的人,不用这么客套。现在已经很晚了,你就去和云柔凑活一晚上吧,今后抽空教你功夫。”

韩颖像是小鸡叨米般点了点头,兴奋得像个孩子。

高兴了一会儿,她突然想到了一个人,连忙道:“玉莲好像不想让你收我为徒,这个……”

柳飞哈哈大笑道:“这个你就放心吧,她骨子里并不是一个小肚鸡肠的人。她如果知道你的故事以及郑龙斌差点把你那个的事,搞不好会嚷嚷着杀到大牢灭了他!那个……你现在知道我三天前为什么让你忍了吧?”

韩颖立即道:“因为忍者无敌!你那么厉害的人都能忍,我为什么不能,如果我这几天冲动揭发他的话,肯定会遭受议论,他搞不好也会反击,哪里比得上这样一击致命,干脆利索?”

柳飞十分满意地道:“不错,很有觉悟!真正的高手不是懂得如何使拳头,而是如何收拳头。”

韩颖盈盈一笑道:“是,多谢师父,徒弟受教了!”

……

翌日,柳玉莲知道韩颖拜师成功,倒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告诫柳飞不要玩师徒恋。

柳飞继续在大棚里倒腾着那一大盆土,幻想着种出的“黄金”的样子,李争一突然给他打来了一个电话,说的倒不是李姗姗的病情,而是凤凰市两年一届的“果贸会”……

中午吃饭的时候,他把此事告诉了李云柔和柳玉莲。

柳玉莲神情复杂地道:“这个果贸会如果真是你说的由凤凰商会牵头,胜天果业和吕家联合承办的话,那基本上没有你什么事啊。”

柳飞干笑道:“这还用你说?”

李争一告诉他这事是出于一番好意,毕竟这两年一届的专业水果展销会是附近五省水果业的大盛会,能够让自家培育种植的特色水果在这个展销会得到一个展台,为数众多的水果公司可都是想尽办法,挤破了头。

可是对于柳飞来说,他根本不用想这些,因为这特么是两大“仇家”主办的,肯定拒他于十万八千里之外啊!

不过,他又不想错过这个宣传自己水果的绝佳平台,这该怎么办?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