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61章:黏人的女徒弟

第61章:黏人的女徒弟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226  |  更新时间:

转眼间三天过去了,柳飞似乎压根就没有把韩颖差点被郑龙斌给强上的事情放在心上。

这天,他一边指挥者村民们将又一批大樱桃幼苗移植到山上,一边捣鼓着一个大盆。

这是一个如磨盘大小的陶盆,呈扁平状,周身园园的,也不知道是他从哪里找来的。

柳玉莲见他将陶盆搬到一个大棚里后便开始往里面填土,更准确地说是填呈小颗粒状的土壤,她不免十分好奇。

她扯了扯柳飞的衣袖道:“喂,你这神神秘秘的,到底在倒腾什么呢?”

柳飞微微一笑道:“如果我说我是在准备种黄金,你信吗?”

柳玉莲轻推了他一下道:“去你的,这朗朗乾坤的,咱能别鬼扯行吗?”

柳飞蹲下身,捧起一小堆土壤,很是耐心地道:“这个呢,叫砂质壤土。说起这砂质壤土,首先要先从土壤质地说起,土壤质地指的是组成土壤的坋粒、砂粒、及粘粒等不同大小的矿物粒子的含量百分比,一般情况下大于两毫米以上的石砾则不考虑在内。”

顿了顿,他继续道:“砂质壤土虽然含砂量仍然相当多,但因为它也含有少量坋粒及粘粒,具有土粒间的结合性。干的时候一块一块的,容易捏碎,湿的时候有粘性,整成土快后不至于破碎。”

听柳飞滔滔不绝地说着这些听起来很专业的东西,柳玉莲一愣一愣的,缓了好一会儿,她见柳飞在偷笑,立即朝着他一顿乱打道:“好啊你,我看你是故意的吧?你明知道我就是个学渣,什么都不懂,你还跟我诌这些,分明就是欺负人!”

柳飞哈哈大笑道:“就是想看你听不懂,一脸呆萌的样子,嗯,很搞笑!”

“你……”

柳玉莲又朝着他打了几下,嘟着嘴道:“你这人咋就这么讨厌呢!你这叽里咕噜地说了一大顿,到底啥意思?”

柳飞微微一笑道:“其实就是想说这种土壤适宜种黄金。”

“嗨,你还和我较上劲了是吧?你还不如说直接种个小孩出来呢!”

柳飞一脸严肃地道:“我没和你开玩笑,我说的是真的。你等着,十多天后,我让你看到黄金。”

“我要是看不到呢?你就嫁给我?呃不……是我嫁给你!”

“……”

柳飞一阵凌乱之后,笑道:“可以啊。”

见他玩真的,柳玉莲那叫一个激动啊,她恨不得白纸黑字给记下来。想了想,她正面一把抱住他,笑嘻嘻地道:“哈哈哈……这回你输定了,你是我的了。”

“咳咳咳……”

柳飞还没来得及说话呢,一阵咳嗽声响起,柳玉莲见是李云柔,也没松开柳飞,直接嚷嚷道:“云柔,云柔,你来得正好!飞哥哥说他正在种黄金,如果十来天后,他要是种不出来的话,他就答应我嫁给他!”

李云柔初听愕然,但是转念一想,怎么可能种出黄金呢,这不过是他们俩打情骂俏的小把戏而已,她可不要掺和。

她莞尔一笑道:“那个……有人来了,是个稀客,你们……”

她这么一说,柳玉莲终于愿意松开柳飞了,她连忙跑到李云柔面前,伸头往大棚外看了看道:“谁啊?”

“是韩警官。”

“她?”

柳玉莲对她还是有些印象的,她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就被她那可爱的童颜以及她身前那足以让所有女人都嫉妒的规模给震撼到了。

韩颖拎着好几袋东西走进了大棚。

她并没有穿警服,上身穿的是白衬衫,下身穿的是黑短裙,这本是很普通的衣着,但是由于她那身材实在是太火爆了,再加上衬衫比较修身,反而让她显得更加的惹眼。

见她手里拿着的都是礼物,柳玉莲和李云柔都有些狐疑,心想他们平时和她交往的也不多,她拎这么多礼物来干嘛?莫非是有事相求?

她们俩都看向了柳飞,但见柳飞正在继续捣鼓着盆里的砂质壤土,对于韩颖的到来似乎一点儿都不意外。

韩颖和柳玉莲、李云柔打了个照面后,径直走到柳飞身旁,略微犹豫了一下,然后脸色微红地轻喊道:“师父!”

柳飞怔了一下,连忙道:“喂喂喂,韩警官,你可别乱喊,我可不是你师父。”

韩颖抿了抿小嘴,低头道:“之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不懂得把握机会,还请你不要在意,收我为徒!亦或者你出任何的考验,我都愿意接受。”

她这么一说,倒是让柳玉莲和李云柔忽然想起来她之前好像和柳飞打了一个赌,她要是输了,就要认柳飞当师父,伺候他。

后来她确实输了,只是她好像耍赖,死活不认了。

现在这主动求着认师父,这又是要闹哪样?

平心而论,柳玉莲可不希望柳飞身旁跟着这么一个妖孽徒弟,她笑着走到他们俩身旁道:“韩警官,你就别在这开玩笑了,是不是有什么事需要帮忙啊?这都什么年代了,哪还存在拜师一说?而且我们家飞哥哥从来不收徒弟的,对吧,飞哥哥?”

说这话时,她可劲地向柳飞使脸色,双手都攥着拳头,意思很明显,你要是敢收她当徒弟,我跟你没完。

李云柔看到这情形,差点笑了出来。

她倒是要看看,柳飞要怎么应对。

柳飞看了一眼韩颖,干咳一声道:“韩警官,之前那都是开玩笑的,你别当真。我懒散惯了的人,教不了徒弟的。”

柳玉莲附和道:“对对对,而且他平时都要忙成狗了,哪里有时间教徒弟啊。”

韩颖听他们这么说,真是后悔得想一头撞死。

之前他主动认她当徒弟,她不干,现在好了,人家直接不收了,可是她偏偏铁了心想拜他为师,这可如何是好?

韩颖犹豫了一会儿,想说些什么,但是最终也没说,只是有些落寞地把礼物放下,然后转身走了。

柳飞抬起手,想说这些什么,但同样最终也没说。

柳玉莲看了一眼地上的礼物道:“飞哥哥,你既然不收她为徒,那为什么还收下她的礼物啊,不是应该让她带走吗?”

柳飞言简意赅地道:“这个算是我应得的吧,如果我连这都拒绝的话,她估计会更伤心。”

听了这话,柳玉莲和李云柔无疑都有点发懵,什么叫他应得的啊?他脸皮敢不敢再厚点!

“叮!”

“叮!”

……

随着两声清脆的响声,李云柔掏出手机看了看短信,顿时美眸圆睁道:“柳飞,镇里发生大事了,那个郑龙斌被带走调查了,我的天呢!”

柳飞煞有介事地道:“什么时候的事?”

“今天早上!今天我们都没有去镇里,是以都不知道,这要不是这个朋友告诉我,我们恐怕要明天到镇里去开会才能知道。”

柳飞十分淡定地道:“抓了就抓了呗,肯定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了吧?咱们唐镇长上台后,对镇里存在的一些弊端和不好的作风处理得很干脆,这对于咱们守成镇的百姓来说是好事。”

李云柔哭笑不得地道:“你就一点也不惊讶?这事可是一点风声都没有,这也太突然了!”

柳玉莲道:“要我说,他活该!云柔,你还记得吗?他在处理咱们柳家村斗殴案的时候,一口咬定飞哥哥要负主要责任,哪有这么办案的?肯定和那柳豹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柳飞微微一笑道:“好了,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他既然被调查,那肯定是犯法了,镇里肯定会向公众有一个交代的,咱们就不要瞎猜测了,淡定就好。天色也不早了,准备晚饭去了!”

柳玉莲连忙拽了拽他的胳膊道:“飞哥哥……”

柳飞一拍额头道:“柳玉莲,你干脆把你们家的锅搬到我们家得了,你这蹭饭都蹭到丧心病狂的程度了!”

柳玉莲道:“别这么小气嘛,我一个小女子还能把你吃穷了?你是干大事,赚大钱的人,胸怀大点!”

“……”

吃完晚饭,柳飞洗了个澡后便睡觉了,大概凌晨十二点的时候,他光着膀子,穿着大裤衩起身准备修炼《元气五行诀》,可是走到院子里后,他两耳一耸,感觉院子外似乎有人,他迅速翻出院子,窜到那人身后,正准备直接将其拿下,但是她却惊呼一声,连忙转身。

她看到是柳飞后,将头一低,异常诚恳地道:“对不起!”

柳飞怔了一下,没想到竟然是韩颖,她不会是没回住处,一直等到现在吧?

韩颖见他没吭声,抿了抿嘴道:“真的非常感谢你!”

柳飞挠了挠头道:“你这三更半夜的不回家睡觉,在这给我们家当门神啊?我可不想看到一堆色鬼聚集在我们家门口!而且你为什么要谢我啊,我又没做什么。”

韩颖道:“你敢说郑龙斌被抓和你没有关系?我为我三天前对你说的那些话道歉……我知道你是为了不影响我的名声,不影响我的前途才让我隐忍。肯定是你在暗地里偷偷搜集证据,直接把他送进了监狱,为我出了这口恶气的。我……我……”

支吾了几下,韩颖一咬牙,也不管柳飞还光着膀子呢,猛然伸手抱住了他,然后歪头送他一香吻道:“你……你是个大好人!”

说完,她赶紧松开柳飞,无比羞涩地转过了身。

柳飞用手抹了一下面颊,有些无语了,这特么又被发“好人卡”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