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50章:拿命嘲讽

第50章:拿命嘲讽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226  |  更新时间:

人要脸,树要皮。

在这样正式的场合,又肩负着代表整个凤凰大医院和对方讨论的重任,估计也只有柳飞敢厚着脸皮给出这样的回答。

凤凰大医院的众医生已经坐不下去了,有些甚至直接站起了身,准备走人,不过柳飞漫不经心的一句话留住了他们。

“定义?咱们都是多大的人了,还玩这种背书式的游戏啊?更何况中医那么博大精深,我个人觉得就我这点能耐根本就定义不出来!山本先生,你不是对西医很有造诣吗?要不你给西医一个定义,让我听明白?”

山本大康听他这么说,不屑一驳道:“你这是玩踢皮球的把戏,把球又踢给我了。”

柳飞微微一笑道:“你看哈,我就是个江湖小郎中,而你是岛国医学界赫赫有名的青年翘楚,如果你都不能给你擅长的西医一个准确的定义,那又何苦要来为难我这一个学渣呢?”

被他这么一激,山本大康立即道:“呵……真没见过你这么厚脸皮的人!这有何难啊?西医就是以自然科学为基础的西方国家的医学!”

柳飞蹙了一下眉头道:“山本学霸,你不会只会背书吧,这好像是书本上的定义。你这样搞学术研究的,难道就没有自己消化的,简单,直白的理解?”

山本抽了一下鼻子道:“西医就是医学科学。”

柳飞挠了挠头道:“不好意思,我还是听不懂,咱能不能别这么官方,直接点!”

“西医就是西方国家治病救人的学问。这下该明白了吧?别让我鄙视你的智商!”

柳飞笑了笑道:“那按照你这么个说法,我想我能勉强定义一下中医是什么了,就是华夏治病救人的学问,你也听明白了吧?”

“你!”

山本大康怒了,这特么兜兜转转地绕了一大圈,原来他就是为了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用他的话堵住他的嘴了,真是够狡猾的。

凤凰大医院的众医生看到这情形,也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这对话虽然听着滑稽,甚至还有些幼稚,但是柳飞玩得够溜!

他这明显是意识到山本大康想用最基本的问题玩死他,用了最有效的方法反击。

其实无论是中医,还是西医,都很博大精深,都经过历史沉淀,想用三言两语说清楚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他们这第一个交锋其实都是打着“定义”的幌子让对方难堪,毫无疑问,柳飞用山本大康的方式给了山本大康一巴掌,这一巴掌虽然不疼,可是足以给他个下马威,让他知道柳飞虽然学历低,但是智商和情商可不低。

“好了,这种小把戏就算是预热了,咱们还是直入主题吧,说说吧,你为什么觉得中医是垃圾?”

见山本大康憋得脸色微红,柳飞主动抛出了这么一个话题,而很显然,这也是他们这次讨论的核心话题。

山本大康一阵见血地道:“因为是伪科学,很多东西无法给出科学的解释!”

柳飞很耐心地道:“比如?”

“你们中医中的‘五行说’、‘气说’等等,太多了,全都是故弄玄虚,糊弄普通百姓!”

柳飞嘴角微勾道:“山本先生,说实话,你这言论我都不屑一驳,但是为了中医的面子,我还是驳一驳吧。”

说完,他站起身,走到他面前道:“首先,你口口声声说科学和伪科学,难道只有能解释的东西才叫科学吗?‘科学’一词是千年前才出现的,但是中医几千年前就有了,中医的历史可比科学早!”

顿了顿,他继续道:“其次,纵观近百年来的中西医之争,我们中医一直都被你们西医扣了‘不科学’或者‘伪科学’的帽子,但是这个帽子的大小和尺寸什么的又是你们西医制定的,你不觉得这很可笑吗?如果以我们中医的标准,你们西医是‘治表不治本’,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纯属骗钱呢,又谈何科学?”

一听这话,山本大康不干了,他一怒而起,针锋相对道:“你胡说八道!西医无论是从制药还是到治病,都是有科学依据的,你们中医呢,全靠经验!”

柳飞笑了笑道:“这我就不得不批评你了,咱们虽然活在二十一世纪,但是不能忘祖啊,人类最初的时候是靠什么活下来的,还不是靠经验?说到这,我不得不说一下,你们西医经常把无法用科学手段证明中药有效挂着嘴边,这科学手段还不又是你们西医给的标准?而且什么是有效,实用就是有效啊!如果无效的话,那我们华夏上下五千年真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听他这么说,山本大康的脑袋突然有点短路了,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看到这情形,李争一对身旁的主任医师道:“看到没?有理有据,针针见血,正经起来的柳飞比不正经的时候可怕多了,山本都要招架不住了!”

主任医师也是十分震惊地道:“他……他这真的只是高中学历?这总结归纳得很好,很精辟啊!”

“哈哈……借用他刚才说的两个字,经验!书本上学到的是知识,但是长期治病救人积累下的经验也是知识,而这部分知识往往比书本上学的还要管用!”

主任医师点头道:“确实!惭愧啊,没想到他医术高超不说,对中医的见解也这么深刻!”

……

岛国考察团的众人见形势不妙,赶紧用岛国语叽叽咕咕地说了起来,明显是给脑袋有些卡壳的山本大康一些提示和建议。

在他们看来,这次较量他是绝对不能输的,不然传出去,他这么一个岛国医学界的骄傲输给了华夏的一个乡村小野医,这丢人可就丢得太大了!

山本大康很快也反应过来,笑道:“不错嘛,完全看不出是高中没毕业!不过我还是要说你们中医就是伪科学!有本事你用自然科学的手段证明给我看!”

柳飞向后退了几步,往椅子上一坐,摇头道:“说实话,我本来都不屑于和你讨论这个话题的,因为压根就没意思。但是既然讨论了,你还玩这么一招,你不觉得更没意思吗?”

说到这,他翘起二郎腿,一边掰着手指一边道:“中医和西医起源不同、理论基础不同、诊断方法不同、治疗方法不同,压根没有什么可比性!但是有个很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殊途同归,都是为了救人!他们本该就是兼容并驱的,为毛非要让它们对立起来?”

山本大康十分干脆地道:“因为中医压根就不配!”

“是吗?呵呵……我也懒得和你在这浪费唾沫星子了,一句话,要怎样你才肯为中医道歉,给个话吧!”

山本大康想了想,嘴角微勾道:“这个简单,实不相瞒,我得了一种十分罕见且奇怪的病,如果你能够以你们中医诊脉的方法诊出我这病的话,我就为我的言论道歉!”

其实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在和柳飞的争论中已经处于下风了!他是固执,但不死板,这么争论下去,他只会越来越难堪。

而且他也承认这不是他们两个在这磨磨嘴皮子就可以说得清楚了,柳飞既然想来更直观实际的,他当然愿意奉陪!

柳飞打量了他一番,起身走到他面前诊脉,诊了一会儿,他的眉头是越皱越紧,看到这画面,山本心中暗笑不已。

“怎么样,你们中医这一套还是不行吧?”

过了五六分钟,见柳飞还在诊,山本很不耐烦地缩回了手。

柳飞走了几步,一脸严肃地道:“你没病。”

山本心里咯噔了一下,随后摇头道:“你这是以为我是在故意诈你?呵呵!”

柳飞道:“我猜你本来确实是想诈我的,但是很遗憾,为了你的性命考虑,我不得不上当,你暂时是没病,但是一旦发病,很有可能一命呜呼!”

“哈哈哈……”

听到这话,山本大康指着他笑了好一会儿,也没有给他更正的机会,直接回到座位上拿出自己两份最新的体检报告道:“很不巧,由于某些需要,我来华夏之前刚在全岛国最有名的两家医院做了全身检查,这是我身体的各项指标和诊断报告,请问柳大郎中,我这病从何而来?”

柳飞压根就没接,而是让他交给凤凰大医院的众医生,他们看了看后,也是以手扶额,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看来这次柳飞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这明显是掉进山本设好的圈套里了,这脸打得太狠了!

一家医院的检查还有可能出错,但是两家医院,又是岛国最有名的两家医院,同时出错的概率可以说几乎为零……

山本大康见柳飞呆若木鸡,脸色有些难看地站在那里,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又想反将我一军?你终究还是上当了!这下该认了吧,能把没病诊成有病,这也只有你们中医能够干得出来!你们中医就是伪科学、垃圾、为骗钱而辛苦打造了千年的幌子而已!”

听他尽情嘲讽了好一会儿,柳飞淡淡地道:“嘲讽完了吗?你对中医的怨念真是大得令人发指啊!”

山本大康冷声道:“不是怨念,是因为它本身就是垃圾,就不该存在!不然你们华夏的医院为什么弃中医而用西医?”

柳飞吐了一口粗气,异常严肃地看着地道:“山本先生,你这是在拿命嘲讽!”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