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49章:学渣斗学霸

第49章:学渣斗学霸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405  |  更新时间:

柳飞虽然对正常的学术交流和学术研讨兴趣不大,但是当一方的争论变成谩骂和全盘否定,尤其是对中医全盘否定时,他是不能接受的。

要知道他的医术就是以中医作为基础,兼顾西医,对于近百年来的中西医之争,其实他早就听烦了。

可是今天这小子竟然在华夏的国土上,当着这么多华夏医生的面,不停地说中医就是垃圾,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走到唾沫星子乱飞的男子的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能不能把嘴巴擦干净了再说话啊?看你们这样子,都是有文化的人吧?怎么整得像是地痞流氓似的?”

西装笔挺的男子转身看了一眼柳飞,一脸质疑地道:“你是谁?”

嘿,竟然就这样被赤果果地无视了!

柳飞还没说话,李争一突然用力地拍了几下桌子道:“好了,你们不是想争论吗?那咱们就各派出一个代表,好好地说道说道!那位先生就是我们医院的代表,柳飞柳医生!”

别人都是被代表,柳飞这是直接代表别人,按理说这是何等的荣幸,要知道这里坐着的不是主任医师,就是副主任医师或者资深医生,他充其量就是一个小野医而已。

但是他这人散漫惯了,不想把自己的一些看法上升为学术交流,更不想这么堂而皇之地去代表凤凰大医院,所以他冲着李争一微微一笑道:“李院长,我看这个代表还是免了吧,我担当不起,我就代表我个人说一下自己的看法就行了。”

“怎么,你这是直接认怂了吗?”

柳飞身旁的男子见李院长如此抬举他,他却主动推辞,不免对他有些兴趣,再加上他看起来年纪比他还要小一些,他更想知道他的医术造诣达到何种程度了。

柳飞看了他一眼,见他长得还颇为帅气,年纪应该三十出头的样子,笑了笑道:“你的汉语说得不错嘛,怂这个字都会用,不过我的字典里可从来没有怂字!要交流是吧?行,那我就代表个人和你交流交流!请问垃圾……呃,不对,请问您的尊姓大名?”

“你!”

“不好意思,口误,口误,我真不是那个意思,就是被你刚才不停地说中医是垃圾给传染的。”

这样的解释哪里能糊弄得了他啊,男子攥了攥拳头,强忍着怒气,看着眼前这个吊儿郎当,似乎和别人都不一样的医生道:“山本大康!”

柳飞皱了皱眉头道:“山本大糠?好奇怪的名字啊!糠不就是糟糠和垃圾的意思吗?这谁给你取的名字?”

“巴嘎!”山本大康怒目圆睁地指着他,嘴唇抖了好一会儿方才道:“你们华夏的医生就这么点能耐,只能靠嘴片子丢人现眼了?”

柳飞摇头道:“别这么上纲上线的好不好?这不是为了以更严谨的态度认识你,不搞错你名字中的任何一个字嘛,话说到底是不是糟糠的糠?”

“你……健康的康!”

“哦,我就说嘛,再坑儿子的父母恐怕也不想让儿子长大后变成垃圾。”

山本大康咬牙切齿地看了看他,又看了一眼对面强忍着笑容的众医生,沉声道:“你是什么背景?”

柳飞一脸愕然地道:“啊?”

山本大康见他故意装傻,火冒三丈地道:“你是哪个知名医学院毕业的?”

柳飞有些难为情地道:“实不相瞒,我高中都没毕业,更没有进行过系统的专业学习,就是单凭兴趣学了几年。”

他这话说完,别说山本大康,整个岛国考察团成员乃至凤凰大医院很多的医生都一脸惊讶。

尤其是凤凰大医院的医生,他们都知道柳飞之前救了李院长的女儿,可谓是妙手回春,堪比华佗在世,他虽然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小野医,但是根本就没人信啊。

今天又听他这么一本正经地说,他们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难道真的是这样?

山本大康干笑一声道:“你这人倒是有点意思,你没骗我们吧?”

柳飞十分坦然地道:“你应该知道我们华夏有个叫‘档案’的东西吧?如果你们不相信,可以随时去查!而且我这学历其实很丢人的好不好?若是我有更高的学历,更好的出身,我犯得着这么说吗?谁特么不想往自己脸上贴金啊?”

山本大康想了想,觉得他说得也有道理,遂继续问道:“那你在世界知名的学术期刊上发表过多少论文?”

柳飞道:“你让我一个高中都没毕业的学渣去学术刊物上发表论文?这不是和赶鸭子上架没区别吗?实不相瞒,数量为零!”

“医生职级?”

“这个嘛……”柳飞挠了挠头道:“其实我就是来凤凰大医院帮朋友治疗的人,并不是在职医生,自然谈不上什么职级,说白了,就是一个没编制、没学历、没背景的乡村小野医。”

“你们华夏所谓的‘江湖郎中’?”

“嘿,你知道得蛮多嘛,可以这么说。”

“那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讨论?可笑!”

山本大康耐着性子问了这么多,忍耐已经达到了极限,他说这个家伙怎么无论怎么看都不像个医学专家呢,原来就是个江湖小郎中。

就他这学历、背景有什么资格和他讨论交流?这不是拉低他的身份吗?

柳飞看了一眼对面,见凤凰大医院不少的医生都是以手扶额,有点看不下去了,他轻咳一声,厚着脸皮问道:“别着急嘛,你还没有说说你是什么背景呢!”

山本大康身旁一人十分主动地指着他道:“这位是整个岛国医学界都十分有名的青年才俊!他是京都大学医学院最年轻的博士,最年轻的在顶级医学学术期刊上发表论文的人,同时也是三十三岁以下,在世界顶级医学期刊上发表论文最多的人,还是最年轻的世界卫生组织的访问学者。”

顿了顿,他继续道:“他独创了三种疾病疗法,风靡全岛国,造福病人无数,又很有前瞻和创造性地提出了西医药理理论,深获世界各地医疗专家的好评!”

听着如此光鲜的履历,桌子对面坐着的很多的资深医生都脸露自愧不如的神色,不过柳飞却没有把关注点放在他这履历上面。

他看了一眼山口大康身旁的男子道:“这归纳总结得很‘华夏化’,你是华夏人吧?”

男子尴尬一笑道:“没错,我是他们的翻译,考察团中也就山本先生和另外一位先生会汉语。”

“哦,难怪,确实很厉害,听着我都有点害怕了,可是我这人很推崇‘亮剑精神’,就是喜欢蚂蚁斗大象,山本先生,给个机会呗?”

山本理了理衣领,十分不屑地看了他一眼,趾高气昂地道:“我为什么要给你一个郎中机会?等你有一天达到我这个高度,再到岛国找我讨论吧!”

柳飞连忙道:“别介,给个自取其辱的机会嘛,你不会是怕输吧?”

他这话一出,又经翻译低声翻译了一下,整个岛国考察团的人都指着他大笑了起来,他们叽里呱啦地说了一大堆,柳飞反正也听不懂,就当没听见。

凤凰大医院的一个主治医师实在看不下去了,低声对李争一道:“院长,我承认他的医术很厉害,但是现在也太不像话了,这好好的学术交流会,难道就由着他在这乱来吗?这要是传出去的话,估计咱们要被笑掉大牙了!”

李争一笑了笑道:“别急嘛!这家伙做事从来不按常理出牌,而且就是这风格,我都习惯了。我对他的实力是深信不疑的,我相信他一定能够为他自己,为我们,为我们凤凰大医院,乃至中医挽回尊严和面子!”

“可是他口口声声说他高中都没毕业,全靠兴趣学医,哪有什么系统的医学理论啊,这完全就是学渣对学霸,肯定会被山本给虐得惨不忍睹的。”

李争一心平气和地道:“说是一码事,会是一码事,做又是另外一码事!知道是一码事,不知道是一码事,能不能赢又是另外一码事!”

听着这么一段很顺溜,但是又很让人难以琢磨的话,主任医师苦笑一声道:“李院长,你这都成哲学家了,想不让我说也犯不着用这一招啊,我不说了还不行吗?”

李争一哈哈大笑道:“很快你就明白了!”

……

山本大康笑了好一会儿后,喝了一口茶道:“既然柳郎中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我若是不给个机会的话,那岂不是显得我太自负,太高傲?咱们就拿‘中西医’这个话题好好地说道说道,请吧!”

两人来到长桌前,很快有工作人员搬来了两张椅子,柳飞示意山本大康坐下后,坐在椅子上,翘起二郎腿道:“从哪开始交流?”

山本大康是存心想让他难堪,直接道:“我这人其实一直都对中医特别感兴趣,但是奈何太愚笨,直到今天也没有搞明白,中医到底是什么,所以劳烦柳郎中给个完整的定义吧,还请务必简单直白,让我能听得懂。”

这个问题对于华夏的医生来说肯定不难,即使不能给出完整的定义,结合经验诌一个也能诌出来。

所以饶是柳飞的学历再低,凤凰大医院的众医生也不担心他说不出来,只是他们也明白,山本大康加的这个得让他听明白的条件,有故意刁难他的嫌疑。搞不好是想在这个最基础,最本质的问题上直接把他给玩死,让他颜面尽失。

就在众人都期待柳飞会给出一个什么样的定义时,柳飞却是率真直接地道:“不好意思,我还真不知道中医是什么……”

他此话一出,凤凰大医院的众医生一片哗然,岛国考察团的众医生则是笑翻了天……

山本大康都不好意思再损他了,直接站起身理了理衣服,用意再不明显不过,你个学渣,你不嫌丢人老子还嫌丢人呢,不陪你玩了,免得掉身价!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