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47章:妙计救支书

第47章:妙计救支书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333  |  更新时间:

“嘭!”

柳飞的一拳结结实实地打在了男警的脸上,男警大怒,立即出手擒他,柳飞先是踩了他一脚,随后胳膊肘子向后一捣,让他痛呼不已。

附近的几个男警见状,哪敢犹豫,一起动手去拿柳飞,不过柳飞翻来覆去,变着花样,就是那么两招:踩脚和胳膊肘子捣人!

这两招的威力其实并不大,但是被他一用却大有神当杀神,佛当杀|佛的意思。

一直十分紧张的李云柔看到这情形,完全无力吐槽了。

他这是宁愿袭警,也不愿想办法救她吗?

挟持她的男子看着这画面,也是微微皱眉,如同丈二的和尚一样摸不着头脑。

这小子是不是有病啊?现在气氛这么紧张,他跑来发什么疯啊?

韩颖见是柳飞,也是气得差点吐血,连忙冲到他面前道:“柳飞,你犯什么神经呢?滚!”

柳飞一把抓住她的香肩,把她往歹徒所在的方向推了一两米,然后指了指他自己,又指了指他最开始揍的那个男警道:“小颖,我现在就让你说,你到底是选他还是选我?”

“你特么有病吧?”

韩颖完全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使出擒拿手就要把他给拿下。

然而,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她根本就掰不动他的手。

眼见这么闹下去铁定出事,娄峦赶紧将手一摆,五六个男警一起冲向柳飞。

柳飞以韩颖为“轴”,左闪右躲了一小会,见歹徒的注意力已经完全被吸引了过来,当即踹飞两人,伸出左手把韩颖往怀里一勾,借用她的身体作为掩护,右手则是从腰带上捏出两根银针,猛然错位,十分灵巧地甩出。

“嗖!”

“嗖!”

“啊……”

但见两根银针一前一后,以极快的速度窜向歹徒,歹徒只感觉眼前有东西袭来,还没来得及闪躲,他拿着匕首的手掌先中一针,整条手臂忽然痉挛了一下,匕首直接滑落,紧接着他感觉腰则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咬了一下似的,随后他便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从柳飞甩出银针到歹徒的笑声响起,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用时极短,是以除了柳飞之外,在场的其他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柳飞瞥见李云柔还傻乎乎地站在那,也是无语了,当即给了韩颖一脚,随后又用胳膊肘子把她捣到一旁,不过捣完之后,他感觉胳膊软绵绵的,这才意识到捣的不是地方……

李云柔见状,终于反应过来了,当即抬起脚狠狠地踩了歹徒的脚一下,随后胳膊肘子往后用力一捣,顺利摆脱歹徒,快速跑向柳飞。

柳飞也不敢大意,快速迎了上去,见歹徒已经笑和痒得没有其他心思后,他才吐了一口粗气,快速走到他面前,一拳将其打晕,拔了他手上的银针。

众警察看到这一幕,总算是反应过来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不过他们的脸色都很不好看,尤其是娄峦和韩颖。

娄峦气呼呼地走到柳飞的面前道:“我知道你有本事,可是这是人命关天的事,你怎么能不吭一声就直接来呢?万一要是发生了意外,你负得起责任吗?”

韩颖亦是道:“你这分散他注意力,趁机偷袭将其拿下的方法是个不错的方法,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你那银针万一扎不到他怎么办,万一不足以疼得让他丢掉匕首怎么办?”

他们俩这么一说,众警察也是议论纷纷。

柳飞一脸淡定地道:“没有万一!我是确保能够成功才这么做的!实话说,我本来可以直接用银针将其拿下的,就是为了避免出现你们说的万一,才费事整了这么一出的。”

自从他以银针为暗器之后,这么多年了,他就从来没有失手过。

今天为了避免发生意外,他更是用了三重保险。

一是用普通的银针刺中歹徒的手掌大穴,让他拿着匕首的整条手臂发生痉挛,拿不了东西;二是用特质银针刺中他腰则的笑穴,让他笑得难以自拔,痒得心烦意乱,失去反击的能力;三是通过不断地使用踩脚和用胳膊肘子后捣的招数暗示李云柔,让她能够第一时间用这两招彻底摆脱歹徒。

事实证明,这三重保险很稳妥,根本就没有给歹徒任何反击的机会!而这也是建立在他知道歹徒只是个普通的村民基础上的,如果他要是有一定身手的练家子,他也许就会换其他方法了。

面对这些质疑,他本来可以详加解释的,可是一想到他曾用特质银针对付过柳豹和王财,当时还竭力否认过,他便不想再多说什么了。

他明白他们现在的指责和抱怨更多的是心有余悸,不过谁也无法否认结局是非常好的。

抽了一下鼻子,他走到被他打的几个男警面前道:“实在不好意思,刚才那么做只是为了救人。”

李云柔连忙走到他身旁,然后冲着众男警道:“多谢你们,多谢你们,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们好了,让你们受委屈了。”

他们原本对柳飞的火气挺大的,但是看到这么个大美女忙不迭地向他们说感谢,他们也不好多说什么。

李云柔微微侧头看了一眼柳飞后,抿了抿嘴,走到脸色依然很难看的娄峦面前道:“娄所长,那个……我知道他没有和你们提前沟通就这么做很唐突,但是从他刚才一直暗示我用那两招以及不断迫近我和那人可以看出,他还是准备得很充分的。”

娄峦看了一眼柳飞,长叹一声道:“罢了,人没事就好。你脖子还在流血,赶紧去医院包扎一下吧。”

李云柔点了点头,用手捂着脖子快走几步,突然痛呼一声,差点歪倒在地。

柳飞见她似乎崴到脚了,摇了摇头,走到她身后,什么也没说,拦腰将其抱起,火速往家里跑。

李云柔挣扎了几下,但是看他神情严肃的样子,只得闷头勾着他的脖子,任由他抱着。

来到家中,柳飞拿出自己的小药箱,迅速地帮她处理了一下伤口并包扎好,然后帮她活动了一下脚腕,沉声道:“别担心,脚没事,脖子应该是被匕首蹭伤的,不严重。”

“嗯……”

李云柔轻声应了一句,微微抬头看了他一眼,又慌忙低头道:“谢谢你,是你救了我一命!”

想到她刚才在所长和众男警面前帮他说话,柳飞干笑一声道:“你不心有余悸?你不怪我鲁莽?今天这太阳是从西边出来了啊!”

“我……”

李云柔欲言又止。仔细想想,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这种感觉,难道是因为他在某种程度上给了她充足的安全感?

要是今天歹徒挟持的是其他村民,他用这一招救人的话,也许她事后也会指责他,但是正因为被救的人是她自己,她于电光火石之间切身体会到有惊无险的感觉,所以才没什么好指责或者抱怨的吧?

见她吞吞吐吐的,柳飞摇头道:“不会是被吓得还没回过神来吧?实话讲,我这人虽然平时看起来吊儿郎当的,但是这种人命关天的事,我比谁都认真!你这么英勇无畏地救村民,我怎么可能会让你有事!不过,真没看出来,你还挺傻的。”

“你才傻!”

李云柔白了他一眼后,脸上悄然浮现红晕。

柳飞看着她那精致的脸蛋和薄薄的樱唇,心下一荡,赶紧侧头,心说柳飞啊柳飞,你想什么呢,人家可是有夫之妇,别干这么没节操的事行吗?

很快,柳玉莲带着一帮村民赶来,他们问这问那的,确定李云柔没什么大碍后,方才放心。

娄峦让人把歹徒先押回警局后,带着韩颖来到了柳飞家。

娄峦开门见山地道:“虽然你的方法有待商榷,但是现在最重要的是人没事,所以我们警方还是很感谢你的。”

柳飞连忙道:“身为一村之长,保护村民,这是我应该做的,没有什么感谢不感谢的,只是希望被我打的几位同志不要恨我……”

娄峦道:“嗨,你那也是为了演戏转移歹徒的注意力嘛,而且据我所知,你除了对第一个同志下手重点外,其他的也都没太用力,他们都是识大体的人,不会斤斤计较的。”

“那就好!”

柳飞笑了笑,韩颖却是当着众人的面气呼呼地把他拉进卧室,然后美眸圆睁地看着他。

柳飞连忙用双手护住胸膛道:“你……你要干嘛?我虽然一不小心捣到了你的……但是那纯属无心之举,你可不要乱来!”

说到这,柳飞忍不住看了看她胸前的壮观规模,暗叹真是发育极好……

韩颖留意到他的眼神,眼睛瞪着更大道:“去死!别装了,这世上还有你柳飞怕的东西?”

柳飞笑了笑道:“神经刚松下来,别又搞得这么剑拔弩张的嘛,说说吧,什么事?”

韩颖向他面前走了两步,言简意赅地道:“又笑又痒,腰侧还有小红点,这一切都好熟悉啊,你说是不是?”

一听这话,柳飞心里咯噔了一下,这姑娘观察得可真仔细,看来是瞒不过去了,不过他也没打算瞒。

他直接走到她面前道:“你想知道?”

韩颖白了他一眼道:“废话!快点,老实交代!”

柳飞歪头到她耳边小声道:“韩警官,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有本事你就搜集证据抓我啊!一个救人的人被抓,这也算是奇事一件吧?”

“你!”

这脸皮厚得简直可以当锅底了!

韩颖盛怒之下抬起脚就踩向他的脚,柳飞赶紧闪了一下脚,她又用力向后捣了一下胳膊肘,柳飞又顺利闪过,然后窜到她面前笑道:“不错嘛,学得真快,很有当我徒弟的潜质,不过现在想拜师,已经晚了!”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