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41章:我的柔情你不懂

第41章:我的柔情你不懂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546  |  更新时间:

“玉莲,你有没有磕着?”

柳飞帮柳玉莲松绑后,赶紧帮她检查了一下,刚才他为了让她躲避子弹,把她连人带椅子一起踹到了一旁,那一下磕得可不轻。

柳玉莲含情脉脉地看着他,摇头道:“就是膝盖磕破了一层皮,没事的。飞哥哥,你太厉害了,我爱死你了!”

说完,柳玉莲凑头啄了一下他的嘴唇。

柳飞抿了抿嘴,指了一下她的鼻子,然后来到面如白纸,但是依然在哈哈大笑的柳豹的面前。

柳玉莲瞪着他道:“这下知道给别人当狗的下场是什么了吧?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

柳豹有气无力地道:“没错,我是条有用时就招手,扔根骨头啃,没用时,随时都有可能被烹的狗,但是那又如何?这就是我的选择,我宁愿像狗一样活着,也不要活得像条狗!”

柳飞摇了摇头,叹了一声道:“既然如此,那你下辈子就投胎当狗吧!”

柳豹咬着牙道:“如果阎王让我自己选择,我一定当狗!但是你呢,你觉得你今天还能从这艘船上离开吗?”

柳飞耸了耸肩道:“不然呢?就你这样,你还妄想拦住我?”

“我是拦不住,但是有人能!我今天就是死,也要拉你们俩垫背!”

说完这话,他突然朝着驾驶舱大吼道:“小七,炸药,咱们来生再做兄弟!”

一听这话,柳飞怔了一下,猛然想到驾驶舱里还有一个人,他立即绷紧神经,将枪口对准了驾驶舱。

然而当一个全身绑着炸药并已经把引线点燃的人,大吼着从驾驶舱里冲出来的时候,他哪里还有心思开枪啊,立即拉着柳玉莲向外狂奔而去。

“噗通!”

“噗通!”

“噗通!”

……

伴随着接二连三的爆炸声,渔船被炸得粉碎,而柳飞也以自己的身体作为盾牌,抱着柳玉莲跳进了海里。

此时雨已经下得很大了,海浪一浪高过一浪,渔船被炸的那一小片海域的海水有些发红,但是很快被冲淡。渔船的碎屑十分凌乱地飘在海上,任由海浪拍打着……

“飞哥哥!”

“飞哥哥!”

……

率先浮出海面的柳玉莲呛了几口海水后,拼命地大喊着,双眸早已朦胧。

她知道刚才要不是柳飞用身体帮她挡住了炸药的冲击波,她恐怕早就没命了!

她不希望他有事,如果可以,她宁愿用自己的命来换他的命,反正她就是个不祥之人……

喊了一会儿,就在她近乎崩溃的时候,柳飞突然窜出了海面,他剧烈地咳嗽了几声,伸手抱住了一个小木板,然后冲着柳玉莲喊了几声。

柳玉莲慌忙循着声音游向他,当发现他的整个后背已经血肉模糊,在不断流血后,她直接崩溃!

“飞哥哥,你怎么这么傻?”

柳玉莲用手轻轻地碰了一下他的后背,香唇已经咬得出血。

柳飞让她抱住木板,一边带着她拼命地往回游着一边道:“没事,就是看着吓人而已,我们拼命往回游,我叮嘱你爸适时报警了,肯定会有人来接应的。”

柳玉莲摇头道:“你别骗我了!我就是再笨也看得出来你这伤势,对了,你不是医生吗?你赶紧给自己止血啊……”

柳飞苦笑道:“这是后背……等等,我这还有几根银针,你按照我说的穴位,帮我扎一下,千万别扎错了!”

柳玉莲慌忙道:“那你快拿出来,我一定不扎错!”

柳飞从衣摆中拿出银针,颤巍巍地递给柳玉莲,然后抱着小木板弓起后背,详细地说了一下几个穴位的方位,柳玉莲咬着牙扎了几下,见他后背流血的情况明显改观后,连忙道:“还有呢?还有呢?一定可以止住血的对不对?”

柳飞道:“这已经是极限了。别在这耽搁了,赶紧往回游,不然都得死在这!”

柳玉莲看了一眼一周,见全是黑布隆冬的,能见度极低,眉头紧皱道:“可是这么黑,完全看不出该往哪里游。”

“你跟着我就行了!”

这并不是他第一次落海求生存,之前他执行任务时也遇到过这种情况,是以他有经验不说,也有一定的方向感。

两人一同游了一会儿,柳玉莲可以明显地感觉到柳飞的身体透支得很快,她连忙道:“飞哥哥,你别游了,抱着木板就行,我带着你往回游,你放心,我一定把你带回岸边。”

柳飞强忍着后背传来的疼痛道:“行,那咱们俩就轮换着来,一人歇息一小会,你要相信我们一定可以游回去!”

柳玉莲点了点头,一口气游了二十来分钟,身体近乎虚脱了,柳飞赶紧让她歇歇,他继续游,可是没游多久,他便游不动了。

柳玉莲知道他这是流血太多所致,又不管不顾地往回游了一会儿,当看到前面依然是漆黑一边时,她真的要绝望了。

柳飞沉声道:“别担心,我命硬着呢,死不了,你也肯定没事!从刚才那一阵爆炸声来看,那人不仅点燃了绑在他身上的炸药,还点燃了藏在驾驶舱里的炸药,不然威力不会那么大!真是没想到那柳豹会如此狠毒,这明显是早就做好了一旦不成功便同归于尽的打算了!他不是要拉着我们垫背吗?我们非不让他如愿!”

柳玉莲立即点头道:“嗯,我们一定可以活下去的!”

尽管知道希望在慢慢变小,尽管知道柳飞这很有可能是在安慰她,但是看到他都这个时候了还那么乐观、坚韧,不惧死亡,柳玉莲自然也没有什么好怕的,她继续咬着牙往前游着,就在她彻底游不动的时候,前方突然有几道强光照来,紧接着映入他们眼帘的是几艘快艇。

“飞哥哥,我们有救了,我们有救了!”

看到这一幕,柳玉莲喜极而泣,用力地拽了拽柳飞,当发现他没有任何动静时,她直接嚎啕大哭了起来……

三天后,凤凰大医院。

柳飞缓缓地睁开眼,看到趴在床边熟睡的柳玉莲,忍不住伸手撩了撩她的额前的发丝,谁知这么一撩却是惊醒了她。

柳玉莲见他终于醒了,立即凑头亲向他,由于柳飞是趴在床上的,所以他只是将头一转,她便直接亲在了他的后脑勺上。

“哼!我偏要亲!”

亲了一嘴头发的柳玉莲一气之下,掰过他的头,吧唧吧唧地亲了不停,像是小鸡稻米一般。

柳飞哭笑不得地道:“别人都是饿死,痛死什么的,我这倒好,马上要被你给亲死了!好妹子啊,你就是再饥渴也要顾虑一下我这个病人的感受啊,求放过!”

“去你的,刚醒来就胡说八道!”

柳玉莲推了他一下后,托着香腮,目不转睛地看着他道:“医生说了,你后背的伤不是太严重,只是失血过多,只要醒来就没事了。”

柳飞道:“我昏迷几天了?”

“三天了!”

“啊?”

他挣扎着就要起身,柳玉莲一把将其摁住,瞪了他一眼道:“你干嘛啊?好好养着!想吃苹果吗?小妹帮你削一个好不好?”

她这不仅态度温和,语气绵柔,而且举止投足之间满是娇羞,柳飞太不适应了。

他重重地咳嗽了一声道:“那个……玉莲啊,你别这样和我说话好不好?我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柳玉莲轻拍了他一下道:“你这人咋这么讨厌呢?身在福中不知福!”

柳飞道:“咱们俩从下玩到大,对彼此太了解了,你这画风转变太大,我真不习惯!”

柳玉莲嘟了嘟嘴,轻声道:“我一直都很温柔的好不好?只是你没发现而已!别矫情了,老实趴着,我给你削苹果吃哈!”

柳飞哭笑不得地笑了笑,忽然意识到霸道妹子突然不霸道了,其实也挺可怕的。

过了一会儿,柳玉莲削好苹果,送到他嘴边道:“啊,张嘴,我喂你!”

柳飞连忙道:“我自己吃就行了!我只是后背受伤,手脚又没事。”

“听话!不然我亲死你!”

“……”

柳飞在她的关怀下有一口没一口地把苹果吃完,房门突然被推开,几个穿着警服的人走了进来。

为首之人,柳飞认识,是凤凰警局的局长。

他干咳一声道:“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就又见面了!”

局长表情有些凝重地道:“我也没想到,你醒来就好。玉莲已经把事情的经过和我们说了一下,现在还需要你这边讲讲。要不先让医生帮你检查一下?”

柳飞道:“不用,我自己就是医生,我已经没什么大碍了,你们的心情我能理解,我马上说一下!”

一艘渔船在海上爆炸,而且一下子还死了那么多的人,这案子肯定是备受关注。

他这一昏迷就是三天,即使有玉莲这个证人在,如果没有他的笔供的话,他们恐怕也只有干着急的份。

而且不用猜也知道他们目前面临的舆论压力非常大,这件事肯定是要尽快给公众一个交代的。

所以柳飞很能理解他们。

他迅速地把当天的经过说了一下,一名男警立即道:“柳先生,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想说你以一抵九不说,而且还躲过了威力那么大的炸弹的袭击,你到底是什么背景?另外你又如何让我们相信不是你凭借你这逆天的身手杀了他们,然后引爆炸药,毁船灭迹的?”

柳玉莲一听这话,直接怒了,站起身指着他道:“你什么意思啊?难不成你是想倒打一耙,说我们绑了他们,毁尸灭迹啊,你这人是不是有病啊!”

男警冷声道:“请你冷静一下,作为一名警察,是不能放过任何疑点和可能的。没办法,他这身手太好了,我们……”

柳飞示意柳玉莲冷静,看了一眼局长道:“这个简单,烦请你给守成镇派出所的娄所长打个电话,他会告诉你我是什么背景。”

局长一听这话,赶紧打电话问了一下,问完之后,他冲着柳飞微微一笑道:“明白了!你好好养伤,有什么疑问,我们再来咨询,我们先走了!”

男警见状,不依不饶地道:“局长,您就这么走了?他还没给个合理的解释呢,据我所知,他和死者一直有恩怨!”

“够了!”局长忽然瞪了他一眼,厉声道:“过度的怀疑和吹毛求疵只会显得很可笑,这是病,得治!”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