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39章: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第39章: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330  |  更新时间:

两天后。

柳飞正在大棚里查看幼苗的生长情况,突然收到了一条短信。

看到短信后,他脸色大变,赶紧来到柳玉莲家。

柳天霸正和几个人打麻将,见柳飞来了,笑道:“好女婿,来来来,搓一把,我这手气正好着呢,你最近赚了那么多,不输个几万块讨好一下我这个老丈人,合适吗?”

“讨好个鬼啊!”

柳飞二话不说,一把将其拽起并往门口拉,柳天霸有些生气地道:“臭小子,你犯什么神经呢,老子马上要糊了……”

柳飞看了一眼四周,见没人,沉声道:“玉莲呢?”

“赶集去了啊。”

“还没回来?”

“那丫头每次赶集不都是要疯疯一天,怎么了?”

柳飞以手扶额,将手机递给他,柳天霸看后,勃然大怒,直接扬起手臂就要摔了他的手机,柳飞十分利索地夺了回来道:“别嚷嚷,那柳豹是什么人,你还不清楚,他可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柳天霸咬牙切齿地道:“他奶奶的,那个混球竟然欺负到老子头上了,竟然敢绑架老子的女儿,我这就带人灭了他去!”

柳飞摇头道:“我知道你关心玉莲,我也很关心,但是咱能先冷静点行吗?他这已经明确说了,只能我一个人去,报警或者其他人去,玉莲都会没命!那家伙骨子里一直有股狠劲,不照做的话,玉莲真的有可能没命。”

柳天霸道:“那能咋办?你还真的一个人去啊?”

柳飞道:“我来找你不是商量的,而是告诉你今晚九点之前,如果我和玉莲还没回来的话,你就报警!这件事因我而起,你放心,我就是豁出命也不会让玉莲受到任何伤害的。”

柳天霸眉头紧皱道:“不行,你万一失手了怎么办?玉莲要是被害了,你让老子白发人送黑发人啊?”

柳飞斩钉截铁地道:“不会失手!”

“你说不会失手就不会失手?那帮家伙搞不好拿着枪等着你呢。”

“我是挨过枪子的人。”

说完,他将衬衫一掀,柳天霸看了一眼他后背的几个弹孔伤疤,目瞪口呆道:“这……这七年你到底干嘛去了?”

柳飞道:“现在情况紧急,我也没时间多说什么。玉莲已经把我会武功的事告诉你了吧?现在你无论如何也要相信我,这事暂时不要让其他人知道。”

柳天霸犹豫了一会儿,拍了拍他的肩膀,面色凝重地道:“小飞,我柳天霸这辈子还没求过人,但是这次我求你一定要把玉莲给平安救回来,我就这么一个女儿,她妈又死得早……”

柳飞沉声道:“这些我明白!玉莲和我从小玩到大,她就像是我的亲妹妹一样,我是无论如何不会让她出事的。记住我说的话,我这就去准备一下,然后出发。”

柳飞一再叮嘱他后,火速回到家中,拿出一件看起来很普通的休闲外套,然后拿出十几根银针,分别安放于休闲服衣摆内侧的小凹槽中,他拿出针线稍微缝了几下,快速出门。

就在这时,李云柔打电话询问什么时候出发售卖海产品,柳飞和她说市里出了点事,他去解决一下,让她把已经收购的先运回家,他解决完事情再去卖。

李云柔一再问是什么事,他也没说便直接挂了电话。

出了海鸣山,绕了一大圈后,柳飞出现在东海海边。

随着天色越来越暗淡,海边的人是越来越少,在夜幕降临之前,一艘白色的快艇飞快地行驶到他的面前。

两个戴着墨镜的男子跳上岸,快速地检查了一下柳飞全身上下,确定他没有携带什么武器后,让他上了快艇,然后将他的手往后一别,用绳子拴住。

看到这情形,柳飞暗笑一声,又是被绑!

这算起来,回到柳家村以后,他已经四次被绑了。

第一次和第二次都是发生在他被柳天霸绑亲那天,他被绑了两次,然后不动声色地解开了两次。

第三次是他和莫玉一起去抓那个变态黑客,他让莫玉用黑丝把他的手脚都给绑了,他也是毫不费力地解开了。

现在这是第四次,这看着把他的双手绑得动弹不得,殊不知对于他这个解绳高手而言,形同虚设而已。

他们自以为多了层保险,其实是变相让他可以使用“障眼法”,迷惑他们。

“柳飞,你最好老实点,不然那娘们随时都有可能没命!”

一人警告了一句后,开启快艇,往深海飞奔而去。

柳飞看了一眼两人道:“你们也是柳豹的人?怎么之前没见过啊?”

两人皆是不吭声。

柳飞又冲着坐在他身旁的男子道:“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是不是晕船啊?这是谁想的主意,这不是坑你吗?”

“卧槽,你再说一句试试!”

男子突然怒气冲天地看了一眼柳飞,提起拳头就要打他。

正在开快艇的男子连忙道:“算了,他都是快死的人了,他和他一般见识干什么?而且柳豹不是特意交代了嘛,不要和他说话,不要和他起冲突,免得着了他的道,你忘了吗?”

男子瞪了一眼柳飞,不再说话。

柳飞则是嘴角一勾,微微摇了摇头。这两个家伙自以为滴水不漏,其实已经在无意中透露了一些十分重要的信息。

刚才那开快艇的男子称呼柳豹为什么?直呼其名啊,柳豹的手下敢这么喊他?很明显,他们不是柳豹的人。

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这次不是柳豹这一拨人要弄死他。

可是他回到柳家村后,除了柳豹和吕应斌外,好像也没有其他的敌人了,难道是吕应斌?

想到这,柳飞头皮一紧,莫非他和吕应斌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吕应斌说他们是冤家就是因为他是在幕后给柳豹撑腰的人?

仔细琢磨一下,柳飞觉得还真有这个可能。

就柳豹那家伙的能耐,他也了解,如果不是像吕家这样有实力的金主在背后撑他,他很难混到今天这程度。

不过这些都只是他的猜测而已,他必须要想办法核实才行。

想了想,他干咳一声道:“咨询你们一个事哈,我听莫玉说吕应斌天生不举,有没有这事?好惨啊,从一生下来就当太监不说,那莫玉闺蜜肚子里的孩子岂不是也是别人的?绿帽王啊!”

“尼玛,你说什么?”

“草,死到临头了,嘴还这么毒,信不信老子一刀捅死你!”

……

两人男子听他这么说后,反应都很大,柳飞瞬间笑了,果然不出他所料,柳豹幕后的金主就是吕家,这真特么巧啊!

两个男子看他一脸邪笑,很快意识到他这是在套他的话,一人大怒之下,“嗖”得一下从腰侧拿出匕首就捅向柳飞,柳飞十分麻利地侧闪了一下,一脚往他的小腿处一踢,让他趴在快艇的边缘,然后一脚重重地砸在他的后背上,厉声道:“你特么以为老子怕你啊?再动一下,信不信老子送你到海里喂鲨鱼!”

正在气头上的男子拼命地动了几下,发现后背上就像是被一块千斤重的石头给压着一般,他根本就动弹不得。

开快艇的男子见状,有些害怕地道:“柳……柳飞,你想干嘛?你不想让柳玉莲活命了吗?”

柳飞道:“我本来是很配合的,是你们先激怒老子的!别以为我不知道柳豹和吕应斌沆瀣一气对付我,其实我早就知道了,所以你们也没必要藏着掖着。”

男子道:“你……你先放我了我哥们再说!”

柳飞移开腿,一脚将他踢到一旁道:“你们这明显也是带着任务来的,若想顺利完成任务,咱都消停点,OK?”

他这么一说,两个男子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大半个小时后,快艇驶到一艘看起来很旧,但是体积颇大的渔船上面。

柳飞被拉上渔船后,两个男子立即用枪指着他的脑袋,把他带到了船舱内。

看到绑在椅子上,被两个男子看着的柳玉莲,柳飞连忙道:“玉莲,他们没把你怎么样吧?”

柳玉莲摇头大喊道:“你个混蛋,谁让你来的?你不知道他们会杀了你吗?”

“砰!”

她话音刚落,只听“砰”得一声,这可把她给吓坏了,她还以为柳豹上来就杀了柳飞呢,谁曾想这只是刚从驾驶舱走出来的柳豹做出的唇音而已。

柳飞大场面见得太多了,这样的把戏又怎能吓得了他?

他看了一眼穿着百褂白裤白运动鞋的柳豹,笑了笑道:“大混,穿得这么白,你这是打算给你自己送葬吗?”

柳豹转了转手中的枪,突然捶胸顿足大笑道:“看到没有?刚才我还和你们说我这兄弟是完全不知死活的家伙,这下你们都信了吧?你们说他这是不是枉费了我的一片苦心啊,我本来可是看在我们都是一个祖宗的份上,特意穿成这样给他送葬的!”

一人道:“确实不知死活!老大,为避免夜长梦多,要不现在就崩了他?”

柳豹笑道:“急什么?再往深海开开,他这皮糙肉厚的,一般的鱼恐怕啃不动他的尸体,只有鲨鱼才行!”

柳飞扫了一眼舱内,见他们一共有八个人,其中两个人拿着的还是双枪,而且表现得很稳重,他估摸着应该是职业杀手。

如此算来,算上那个在驾驶舱开船的,这艘渔船上应该有十一个人,他要以一抵九,面对这么多的枪不说,还要救下柳玉莲并护她周全,这个挑战对他而言无疑很大。

不过,他已经没得选择了,看这架势,今天不是他们死,就是他和柳玉莲亡,他纵横世界各地那么多年,若是回来就死在一帮混混的手上,那岂不是没脸再见那帮兄弟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