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35章:向来不讲理

第35章:向来不讲理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225  |  更新时间:

生活的乐趣在于有一群可以打打闹闹的朋友。

柳飞深知柳玉莲大大咧咧的性格,所以在她面前,他可以毫无忌讳地说任何话,她即使生气,隔天依然会对他嬉皮笑脸的。

从一定程度上而言,他也是这样的人,这也是他们俩从小到大,可以一直玩得那么好的原因所在。

两人又吵闹了一会儿,李云柔突然走进卧室,一把将柳玉莲给拽了出去。

过了一会儿,柳玉莲回到房间道:“飞哥哥,你好像对咱村搬迁的事一点儿也不担心,我和我爸都极力反对,但是目前全村有百分之六十的村民都支持搬迁!尤其是小柳庄,他们普遍都支持,而且还嚷嚷着要让镇里把两庄彻底分开!”

柳飞笑道:“百分之六十?这估计又是那个和我在玩‘冷战’的姑娘摸底调查的吧?她整天不是调查,就是数据分析,这些有用吗?我做事,很少看这些的,因为我向来不讲理!”

“柳飞!”

听到柳飞明目张胆地诋毁自己,李云柔忍无可忍,直接冲进卧室,怒目圆睁地看着他。

柳飞用手抹了一下鼻子道:“你这是打算用眼神杀死我吗?不好意思,你的眼睛就像猫咪的眼睛,太温顺了,没有任何杀伤力!”

“你!”李云柔指了指他,竭力控制自己的情绪道:“我懒得和你这样的奇葩一般见识,免得掉价!你不是口口声声说看村民们的意愿吗?现在数据在这摆着呢,你好自为之吧。”

柳玉莲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连忙道:“村民们这么急着把地租给你恐怕也有这方面的考虑吧?这是想在搬之前赚你一笔,飞哥哥,你这次可真要当冤大头了。”

柳飞十分淡定地道:“这百分之六十的比例根本就没有多大的参考价值。”

李云柔大怒道:“那你说什么有参考价值?真是无可救药!”

“因为我还没出手……”

“……”

李云柔彻底折服了,这家伙到底是有多自恋啊?她承认,他是有点小聪明,但是搬迁一事涉及到村民们的切身利益,岂是他让改变想法就能改变的?

柳飞道:“无论你相信也罢,不相信也罢,用不了多长时间,我就会让绝大多数,乃至所有的村民都死心塌地地留在海鸣山!当然,我不会强迫任何人。”

他之前就说过,任何人都有追求更好生活的权利。

他要留下他们,自然是要能够给予他们更好的生活,而这更好的生活还一定要比镇里绘制的搬迁后的生活蓝图要好才行。

李云柔见他还是那么自负,还是那么不听人劝,摇了摇头,又不想说话了。

柳飞道:“怎么样,又是你主动找我聊的吧,我可从来不轻易冤枉人。奉劝一句,你工作积极是好事,但是不要动不动就发火,小心……”

说到这,他不说了。

但是李云柔何尝听不出来,这是说她小心大姨妈紊乱呢,其实已经这样了。她脸色微红道:“你个混蛋,认识你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了。你就可劲作吧,我祝你早日作死!”

看着她气呼呼地离开,柳玉莲美眸一转,朝着柳飞抛了一个小媚眼道:“我觉得这个村支书之职呢,还是我当最合适!”

柳飞脸一黑:“呃……估计我的处境会更加水深火热。”

柳玉莲白了他一眼道:“你确实是个大混蛋,我也不理你了,你自生自灭好了,哼!”

……

翌日,柳飞来到守成镇林业局走山地租赁的手续,结果直接碰了一鼻子的灰。

就在他嚷嚷着要见他们领导的时候,陈君然突然冒出来了。

他上下打量了柳飞一番,笑了笑道:“没想到柳村长还是个土豪,而且还知道让利乡里啊,真是失敬,失敬!”

柳飞见他气定神闲的样子,想到刚才林业局的工作人员曾打电话向人专门汇报咨询,当即道:“林业局这边的工作是你主管的?”

陈君然点头道:“没错!”

他就说了这么一句,再也没说其他的,但是柳飞几乎是在瞬间便全都明白了。

这还真特么是冤家路窄啊,陈君然对他向来不爽,现在租赁土地的事又必须要经过他这里,这要是能通过才怪!

怎么办?

柳飞暂时没有太好的办法,但是也没有慌乱。

“陈副镇长,给个理由吧。”

“一,你租赁的山地太多,而且还没有给出用途;二,柳家村即将搬迁,整个海鸣山都会租给旅游开发公司,这是镇里已经规划好的,无从更改!你作为村干部,我希望你能自觉点,支持镇里的工作,不要故意添堵,不然产生的后果,你觉得是你一个小村长能够承担得了的吗?”

柳飞笑道:“说白了,还是因为搬迁?”

陈君然也没否定:“没错,可以这么说!这事现在可是镇里主抓的几件大事之一,容不得出现任何纰漏。”

“可是村民们愿意租,我愿意买,你们凭什么不审批?而且这不是还没搬迁吗?等真的搬迁了,再找我谈就是。”

陈君然摇头道:“你不嫌麻烦,我以及林业局的同志们还嫌麻烦呢!柳飞,消停点吧,昨天你大闹会议室的事,唐镇长没有找你麻烦,已经是你上辈子积福了,你还想咋样?而且李支书今天一大早就给镇里送来了民意调查,百分之六十的村民同意搬迁,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柳飞没想到李云柔动作还挺快,她这明显是向着镇里了,不过这也可以理解,在镇里这么大的压力之下,除非是疯子才站在他这一边。

他抽了一下鼻子道:“在柳家村整体搬迁出海鸣山之前,我都不算输!陈副镇长,就一句话,租赁这事还有回旋的余地吗?”

陈君然斩钉截铁地道:“要是别人嘛,还可以商量,至于你,绝不可能!话说你应该感谢我,我这是在帮你省钱!那可是十一万啊,你要是实在不想要,赶紧回柳家村直接分给村民们得了,估计还会闹个大新闻出来!”

“你别后悔!”

柳飞撂下这么一句话后,迅速消失。

陈君然摇了摇头,暗自嘀咕道:“小子唉,你这官商、情商都为零啊,你把全镇的领导都给得罪了,还想在镇里潇洒地混下去,现实吗?幼稚!可笑!”

他本来以为这事就这么过去了,谁知中午的时候,上百个柳家村的村民把林业局给围住了,纷纷要求林业局给办理租赁合同。

陈君然瞬间压力山大。他实在没想到柳飞敢玩“煽动”村民这一招,这分明就是在作死啊!

他亲自出马,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但是村民们根本就不买他的账,眼见事情越闹越大,他正焦急万分地想办法呢,得知此事的唐昌琦急匆匆地赶到林业局,十分生气地看着他道:“他既然愿意花真金白银,村民们又是既得利益者,为什么不给办理?”

陈君然苦着脸道:“那小子这么做肯定是别有用心啊,就怕将来对搬迁不利。”

“虾米能翻得了浪花吗?”

听他这么说,陈君然瞬间觉得挺惭愧的,这就是格局啊!柳飞再嚣张,再胡闹,那终究也只是一个小村长而已,如果连他都驾驭不了,那谈何治理整个守成镇?

他连忙掏出手机给柳飞打去了电话,然后好说歹说,说尽了好话,总算是把他给请到了林业局。

柳飞见他的脸色异常不好,笑道:“陈副镇长,何必呢?您这才是折腾吧?”

“你……赶紧办理!”

陈君然瞪了他一眼后,气呼呼地离开,他没想到就这么栽在这个小村长的手里了,这家伙什么手段都能使,他今后不得不防……

柳飞迅速办理了一下,又在镇上预订了搭帐篷所需的几样工具,然后回到柳家村,将家里的其他四亩稻田地通过换地的方式换到了他已经搭建的帐篷旁。

接下来的两天,他一边在原来占地两亩的帐篷里种上种子,一边找人帮忙搭建另外两个帐篷。

村民们虽然还是不解他到底想干什么,但是他掏钱,他们也没有理由拒绝不帮忙。

这天,村民们正干得热火朝天呢,一村民急匆匆地跑到柳飞身边道:“柳飞,你……你种在山上的那些小树苗长得贼快了,我昨天看的时候,还只有十几公分,今天一看就有几十公分了,太恐怖了!”

他这话一出,众人皆是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开什么国际玩笑,有什么东西一天能长这么多?这不纯属扯淡嘛!

柳飞让大家伙继续干活后,来到山上,先后看了看刚种下没几天的两样东西,嘴角微勾,深有意味地道:“是时候加速了!”

他话音刚落,手机铃声响起,接通手机后,只听莫玉有些慌张地道:“小飞,不好了!酒店被那人渣给盯上了。这几天老是有人来捣乱,我还没怎么在意,直到今天又有人来捣乱,而且还散布谣言,制造酒店负面新闻,我基本确定这一定是那个人渣指使人干的。”

柳飞并不意外地道:“该来的总是要来的,没关系,我下午送货的时候再说。”

莫玉道:“这事有点棘手啊,毕竟他们也是正常消费,平时也有顾客投诉,这万一弄混了……”

柳飞笑道:“无妨!你可别忘了,我是个医生,最喜欢给人看病,尤其是那些主动犯病的人!”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