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33章:任性得丧心病狂

第33章:任性得丧心病狂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467  |  更新时间:

会议室内静悄悄的,除了柳飞以外,所有人都屏息凝神地看向唐昌琦。

他们对于这个不苟言笑,深藏不漏的新任镇长都不是太了解,不知道他将会怎么应对柳飞的这种赤果果的“挑衅”,不过可以确定的是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村长肯定要遭殃了。

唐昌琦是谁?

他不仅是守成镇的镇长,而且还是县委常委,正处级干部,一直都是一个为人称道的明星官员。

四年前,他曾经让比柳家村还穷的杨家村彻底摆脱贫困,二年前,他曾经因地制宜,独辟蹊径,成功实现了泰阳镇的跨越式发展。

虽然他的这些政绩都是在外省实现的,但是会议室内在坐的很多人都知道,因为他一直被当作一个标杆和榜样在宣传。

在他刚来守成镇的时候,他们也不相信他会被调到这里来,不过从他上任就主抓柳家村搬迁一事兴许可以看出上面的意思,这是想让他利用以往的丰富经验帮助柳家村彻底摆脱贫困,实现守成镇的跨越式发展。

传闻他做事很果断,很铁腕,现在这么一个大言不惭的小村长上来就给他使绊子,这即使是傻子也看得出来,这小村长今后铁定没好日子过了。

不过,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唐昌琦听了柳飞这么针锋相对的一句话后,竟然朗声大笑了起来。

众人面面相觑,完全不解。

柳飞也是多少有点诧异,这镇长脾气很好啊。

“看来柳村长也有发展柳家村的详细方案了,不妨说出来让大家讨论讨论,这样也好有个对比。”

唐昌琦笑完之后,又突然一脸严肃地看向柳飞。

柳飞道:“我的想法很简单,归纳起来就十六个字,立体经济、海陆结合、成立公司,村民入股。”

唐昌琦颇有兴趣地道:“哦?能否详细说来听听?”

柳飞十分坦诚地道:“初步想法,还在探索和完善,而且说了,你们也肯定会笑话我的,所以暂时还是不说了。”

陈君然再次大怒道:“放肆!你……你这分明就是在胡闹!唐镇长,要我说,直接把他轰出去得了,免得影响我们议事。”

唐昌琦将手一摆,心平气和地看向柳飞道:“你确定你的这个方案可以实现?你可以用这个方案让柳家村的村民们心甘情愿地留在海鸣山?”

柳飞道:“从目前来看,我的方案比你的更靠谱。”

众人再次惊呆。

他一个只有初步想法,还没完善,自己都不好意思说的方案竟然也敢和唐镇长的比,这小子是得了失心疯了吗?

他们从政或者从商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拽,这么不懂官场规矩,这么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

李云柔已经听不下去了,或者更准确地说她已经不想紧挨着他坐着了,免得被一起当成神经病一样看待。

唐昌琦终于生气了,咱们有话好说,但是你这么一个比法是几个意思?这不是直接否定我这辛辛苦苦拟定的方案吗?

而且准备参与柳家村搬迁以及利用柳家村得天独厚的资源,发展旅游经济的几家公司的老总都在,你这么闹,让我颜面何存啊?

他看了一眼依然是淡定如水的柳飞,冷声道:“你说你的方案比我的强是吧?我给你个机会,说说看!如果你给不出个所以然来,借用陈副镇长的一句话,你自己主动辞了村长之职吧,柳家村太小,容不得你这样一顿大神!”

柳飞反问道:“那么请问唐镇长,您说服村民们,选好新村址,建好房子,完成整体搬迁,需要多长时间?”

唐昌琦强忍着怒气道:“最多两年,不过我会控制在一年半以内!”

“将海鸣山发展成旅游胜地呢?”

“三到五年。”

“这些时间都是很乐观的吧?”

“我有成功经验可循!”

“但是未必适合柳家村。”

……

唐昌琦怒了,不过陈君然却是率先发火道:“柳飞,你到底想说什么?我看你就是在故意捣乱!你难道看不出来吗,咱们镇长已经对你保持了极大的克制了,你咋还这么不识趣呢?”

柳飞不慌不忙地道:“看来陈副镇长最近火气很大,记得多吃点梨、西红柿、黄瓜等水果。其实我这么问就是想说时间太长了,没别的意思。”

这时间还长?

众人差点忍不住笑了出来。这家伙果然是没常识啊,典型的不当家不知道茶米油盐贵!

唐镇长要是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妥善解决这件事那已经是很了不起了,他懂个屁啊!

唐昌琦看了两眼柳飞,苦笑着摇了摇头,他是个很民主的人,他本来还觉得这家伙很特立独行,很大胆的,所以耐着性子让他说,谁知他越说越不靠谱。

这不是捣乱是什么?

“柳村长,请你出去吧,回去后记得写一份辞职报告。我可是听说柳家村的村民们对你也很不满,前些天还差点投票罢免了你。”

柳飞笑了笑道:“确有此事,不过这不是没被罢免嘛!您先别急,听我说完!我的这个方案发展的时间段大致是这样的,一个月改变,三个月重塑,半年日新月异,一年翻天覆地,两年独领风骚!”

“哈哈哈!”

“哈哈哈!”

……

他这么一说,众人怔了一下,随后全都捧腹大笑了起来。这绝对是他们这辈子听过的最大的笑话。

一年翻天覆地?

两年独领风骚?

他以为是在发展经济特区吗?

他这已经不是猖狂、不懂常识的问题了,完全就是病入膏肓,无可救药了。

李云柔这会儿都已经懒得看他了,她以手捂脸,恨不得找个缝隙钻进去,她的命咋就这么苦呢?怎么遇到了这么一个绝无仅有的极品搭档?她都觉得丢人啊!

唐昌琦收敛笑容,重重地咳嗽了几声,用手指了一下门道:“柳村长,先出去吧,你在这,今天这会议开不成。”

柳飞道:“看得出来,你是一个很开明,很宽容的镇长,是我们守成镇之福!既然你不相信我,我也对你的方案有看法,那要不咱们来一场竞争!你按照你的法子推进,我按照我的想法实施,反正我所需要的时间也很短,很快就会见分晓。当然,我们都必须遵从村民们的意愿,不能来硬的。”

陈君然猛拍了一下桌子道:“柳飞,你闹够了没有?我已经忍你很久了,这是很严肃的场合,你在发什么神经?你以为这是小孩子过家家啊?唐镇长有时间和你玩这个?你给我滚,立即滚,不要再让我看到你!”

唐昌琦冷冷地道:“好了,柳村长,对于你的这个提议我不给答复,你自己看着办吧。”

柳飞笑着站起身道:“这已经是最好的答复了,多谢!”

说完,他拍了拍李云柔的香肩,小声道:“这个镇长不错,多跟着学点,好好表现。”

李云柔瞪着他离开会议室后,彻底无语了,吃错药的疯子太可怕!

“好了,咱们继续开会!”

经过柳飞这么一闹,唐昌琦似乎也没有受多大的影响,继续亲自主持会议。

开完会,让李云柔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单独留下她,询问了一下这些天村民们下海捕捞海产品的事情,当听说这是柳飞的主意后,他笑了笑,也没说什么。

火速赶回柳家村,李云柔本来还想找柳飞当面问个清楚呢,但是当听到他以每亩一年一千块钱的价格租赁海拔三百米以下,最好是荒芜或者比较贫瘠的山地,而且一口气要租二十亩时,一向性格很温和的她差点爆粗口。

他这又是在犯什么神经啊,有钱烧的,主动让利村民们吗?

回到家中,看到满院子都是要租山地的村民,李云柔用手捂着胸口,缓了好一会儿,方才走到柳飞面前,怒声道:“柳飞,你到底在搞什么!这样很好玩吗?”

柳飞告诉村民们待看地再确定租赁哪些后,让他们先离开,然后走到房中坐在椅子上道:“你是哪只眼睛看出来我在玩的?我是在很认真地租地!”

“你……”李云柔指了指他,踢了一脚椅子道:“一千块钱租一亩山地,这价格你也敢开,佩服,我为柳家村有你这样的好村长感到骄傲!咱暂且不谈这事,今天你在会议室发什么疯啊?也就唐镇长脾气好,要是换成别人,恐怕有你受得!”

柳飞道:“难道你没看出来我是在故意不断地激怒他吗?”

李云柔大惊失色道:“你一个小村长激怒正处级的明星镇长,有病吧!”

柳飞点头道:“没错,我确实有病。不过为什么有病,相信不用多久,你就会明白的。”

“明白什么啊?你现在在全镇领导的眼中已经是一个大笑话了,如果今天这事再传到县里或者市里,呵呵……你这仕途算是直接终结了,以这种方式把自己仕途终结的,也是够稀奇的!”

柳飞舒舒服服地伸了一个懒腰道:“你看我像是在意仕途的人吗?实话告诉你吧,只要不是村民们联合起来罢免我,我这村长可以随时不当。我当个小农民依然可以带领村民们发家致富,你信不信?”

“大言不惭,无可救药!也许真如陈副镇长所说,你就是一堆腐臭无比的烂泥,谁离你近谁都觉得恶心!”

柳飞微微一笑道:“看来你也是这么认为的啊,那我奉劝你还是赶紧搬走或者回家和你未婚夫成婚吧,不然搞不好有一天你也会被我潜移默化成‘烂泥’,到时候没人要了可别怪我!”

“我呸,真不要脸。”

李云柔朝着他啐了一口,气呼呼地回到卧室。

柳飞摇了摇头,大声道:“你们都太心急,太喜欢下结论了,十天后,我让你们开开眼!”

李云柔大声回应道:“你简直就是奇葩中的战斗机,我懒得理你!今后别和我说话,免得惹我一身晦气。”

柳飞道:“每次主动找我说话的人好像都是你吧?对于有夫之妇,我向来是很注意避嫌的。”

“你!那就走着瞧!”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