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30章:最贱的灭敌方式

第30章:最贱的灭敌方式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322  |  更新时间:

没有海的激荡,没有鸟的欢叫,也没有村民们的喧嚣,海鸣山的夜晚静悄悄的,宛若世外桃源一般。

可是在这个夜晚,这种静谧被凌厉的破空声和呼啸的剑风所打破,死亡的气息很浓烈。

鹰爪,锐利而霸道。

软剑,软柔而灵活。

这两件武器搭配起来,威力十足,一般的练家子在这样的轮番攻击下恐怕早就伤痕累累了。

柳飞虽然看起来有些狼狈却一直没事,这让柳玉莲和李云柔都异常震惊。尤其是柳玉莲,她现在总算是明白刚才三个黑衣人为什么会那么说了,他的身手和她相比,高得可不止一星半点,哪里需要她保护啊。

他藏得可真够深的!

要是在平时,她恐怕早就大发雷霆了,但是现在她根本就来不及生气,她一咬牙,大吼一声就冲向他们。

柳飞见状,连忙道:“别来!”

柳玉莲忽然止住脚步,一脸着急地道:“可是你……”

“他们杀不了我的,你站在一旁看好戏就行了。”

“卧槽,真是大言不惭,笑掉大牙!柳飞,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果然是够拽够猖狂,你还愣着干什么?双节棍伺候!”

……

柳玉莲是听话没有加入,不过柳飞这话无疑把三个黑衣人都给狠狠地刺激了一把,拿着双节棍的人当即冷哼一声,抡起双节棍,犹如一道鬼魅一般,朝着他的背部狠狠地砸去。

柳飞鹰眼一凌,两耳耸动了几下,一个侧身闪过,还没缓口气,双节棍又至。

他一退再退后,两把锃亮无比的铁爪划破夜空,从他的背后袭来。

柳玉莲和李云柔见状,不约而同地大喊道:“小心身后!”

柳飞嘴角微勾,也不退了,而是站在原地左右闪躲,刹那间,他周身像是有无数闪电在乱窜一样,随时都有可能给他一击,然而让人称奇的是他除了衣服被划破外,整个人一点事都没有。

这就像是在钢丝上跳舞,在悬崖边倒立,在薄冰上滑行,总感觉下一秒危险就会来临,但是却一直都没事。

这其中蕴藏着的风险与刺激,恐怕也只有柳飞心里最清楚。

李云柔紧攥拳头道:“他这到底是打得过他们,还是打不过他们啊?好吓人!”

柳玉莲眉头紧锁道:“他到目前为止一直都是只守不攻,虽然凶险,但是并没有受伤。从这方面来说,他的身手应该更胜一筹才是,可是他为什么不反击呢?我也搞不懂,难道是在玩?”

李云柔目瞪口呆道:“玩?这都什么时候了,他还有心思玩!要是一剑刺到他的身体里……”

她话还没说完呢,拿着软剑的人还真趁着柳飞和两人打得异常胶着的时候,猛然甩出软剑,朝着他的心窝刺去。

李云柔惊呼一声,双手捂嘴,柳玉莲也是大惊失色,因为这一剑实在是太突然,太凌厉了,柳飞现在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铁爪和双节棍上,似乎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次偷袭。

十厘米!

五厘米!

两厘米!

……

由于李云柔和柳玉莲离他们比较远,再加上今晚的月色很黯淡,所以从她们的角度来看,软剑已经刺进柳飞的身体了,柳飞根本就没有来得及闪躲。

然而,神奇的一幕再次发生了,柳飞只是一个微移,那长剑几乎是贴着他的胸膛窜了过去,当然,他的T恤又遭殃了。

看到这情形,柳玉莲破口大骂道:“柳飞,你个混蛋,搞什么啊,拿下他们啊!”

柳飞似乎并没有听见,或者也有可能是装作没听见,他继续左闪右躲,同时应付三样武器。

“刺啦啦!”

“嘭嘭嘭!”

“嗖嗖嗖!”

……

在一阵阵听着十分紊乱但却似乎很有规律的声音中,柳飞如蛟龙,似闪电,极限应对于三人之间长达十分钟。

是的,十分钟过去了,三个黑衣人全都大汗淋漓,心急如焚,可是柳飞却依然在闲庭信步地“走钢丝”。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越来越感觉这个男人太可怕,太变态!他这与其说是在寻求刺激,不如说是在故意羞辱他们,就是让他们可望而不可即,就是让他们耐心全无,心乱如麻。

柳飞见他们的攻势大减,微微一笑道:“看来是时候出手了!我来教教你们该如何使用铁爪、双节棍和软剑!”

说完,他忽然窜到拿着双节棍的人身旁,双拳齐出,没用几招便十分巧妙地夺了他手中的双节棍,然后以黑衣人最熟悉的方式打向他。

黑衣人一闪再闪后,大吼道:“尼玛,你偷学我的招数!你们俩还愣着干什么,帮忙啊,啊……”

他话还没说完,柳飞像他之前一样接连玩了三个虚招,随后一棍打向他的大腿,黑衣人心神早已大乱,根本就没躲过去,是以痛呼一声,单腿跪在了地上。

其他两个黑衣人火速驰援,柳飞依然是把双节棍玩得风生水起,不一会儿的功夫,三人皆是被打得惨叫连连。

柳玉莲和李云柔看到这一幕,那叫一个高兴啊,不停地喝彩,就像是在看武打片似的。柳玉莲高兴之余,甚至还情不自禁地比划了起来,明显是在偷学……

玩腻了双节棍,柳飞将其一扔,又夺了一黑衣人手里的软剑,同样是耍得虎虎生风,不一会的功夫,三个黑衣人跟乞丐似的衣衫褴褛,甚是狼狈。

耍腻了软剑,他和使用铁爪的人对拼了一会儿,忽然放手甩剑,狠狠地弹了一下他的胸膛后,将剑往他的脖子上一架道:“乖乖把铁爪交出来吧!”

黑衣人咬牙切齿地道:“士可杀不可辱,有种你就杀了我!”

柳飞笑了笑,将软剑一扔,祭出擒拿手,夺了他的铁爪,随后又对他们三人一番羞辱。

三人这会儿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对于一个练家子来说,这世间最耻辱的方式莫过于被别人用自己的招数打败。

柳飞就是这么干的。

他不仅成功找到了他们招数的漏洞,而且还现学现卖,用他们三个人的招数分别把他们给打败了一遍。

这实在是太贱了!不过这也充分说明他要远比他们听说的要强大!

柳飞彻底玩够了后,将铁爪一扔,拿出绳子把他们三人都给绑了,然后笑着走到柳玉莲和李云柔的面前道:“让你们担心了,献丑了!”

柳玉莲朝着他一顿乱打,嗔怒道:“你个大骗子,你不是不会武功吗?”

柳飞干咳一声道:“你不是从小就喜欢保护我吗?我这还不是为了满足你的保护欲?”

“你!”

李云柔抿了抿嘴,眼神有些复杂地看着他道:“你这七年间到底干了什么?这完全就是医武双绝,太厉害了。”

柳飞道:“低调,低调。”

说完,他快速走到卧室拿了几根银针,然后来到三个黑衣人的面前道:“这下该心服口服了吧?说吧,谁派来的?”

一人怒瞪了他一眼,冷声道:“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我们是不会说的!”

“挺嘴硬的哈,那可就别怪我了。”

柳飞将手轻轻一甩,但见一根细小的银针窜入黑衣人的腰间,黑衣人当即大笑了起来,不过没笑两声,他突然一头撞地,直接把自己给撞晕了过去。

柳飞摇了摇头,哭笑不得地道:“看来是有备而来,这也不用问了,肯定是柳大混那家伙派来的,还是交给警方审问吧。”

他打电话报了警,娄峦亲自带着韩颖等一群警察赶来,了解了一下情况后,他们当即审问,可是三个黑衣人绝口不提是谁指使的,无奈,他们也只得先把他们给押回警局慢慢审问。

临行之时,韩颖一连打量了柳飞好几遍,但是就是不说话。

柳飞笑道:“怎么?你这是想拜我为师了?晚了!”

韩颖抽了一下琼鼻,脸色微红道:“谁要拜你为师了,你等着,我一定会查清你的底细的。”

柳飞道:“韩警官,你有没有搞错啊,放着他们这样的罪犯你不查,你来查我干什么?我可是遵纪守法,憨厚老实的好农民,你可别欺负人。”

“你……哼!”

韩颖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看了他一眼,冷哼一声,气呼呼地离开,柳飞则是笑了笑,她这童颜明眸的,越看越觉得像是未成年少女,让人忍不住想逗她玩……

警方的人离开,柳玉莲和李云柔立即把他逼到卧室的墙角处“审问”,柳飞双手抱胸,警惕十足道:“两位美女,你们想干嘛?我可要喊非礼了哈!”

柳玉莲朝着他的小腿给了一脚道:“别没正经,你说还是不说?”

柳飞道:“真的没什么好说的,我在外被欺负惯了,一怒之下就学了点功夫。不是我的功夫有多好,是那三个黑衣人的功夫太烂!”

柳玉莲二话不说,朝着他的身下就是一脚,柳飞反应极快,当即夹住她的腿,心有余悸地道:“卧槽,你想让我断子绝孙啊?”

柳玉莲摇头道:“你就可劲装疯卖傻吧!你当我是眼瞎啊,那三个人的身手还太烂?他们的身手比那些有钱人家的保镖要高好几个档次吧?而且你看看你这反应,那么迅疾,怎么可能是一般的练家子?”

柳飞以手扶额道:“你们不困不累吗?有什么事咱们明天再说好吗?”

柳玉莲想了想,一咬牙,直接像是八爪鱼一样死死地抱住他道:“你要是不说,我就一直这么抱着你,一直抱到你说为止!”

李云柔看到她这姿势,有些羞涩地转过了头。

柳飞则是心里乱糟糟的,这本来就是大热天的,两人都穿得很少,她这么抱着他,不是怂恿他干坏事吗?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