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29章:喝交杯喝上瘾

第29章:喝交杯喝上瘾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451  |  更新时间:

面对柳玉莲的敬酒,柳飞也没有端起酒杯,而是慢悠悠地吃着菜道:“你们俩即使想把我灌醉,怎么着也得有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吧?要知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听他这么说,柳玉莲心里咯噔了一下,嗔怒道:“你就可劲臭美吧,谁要灌醉你?而且我们两个女人灌醉你干嘛?”

“这个要问你们喽!”

“你!喝个酒也这么磨叽,还是个爷们吗?我都比你豪爽!”

说着,有些生气的柳玉莲竟然直接一仰头又喝了一杯,柳飞哭笑不得地道:“我是真为了你们好,我是怕喝这么急,你们还没把我灌醉却自己先醉了,那可就不好玩了!”

良辰美景,美女相伴,这可是难得一遇啊,如果她们早早地喝醉了,就他自己在这喝闷酒,那多没意思?

李云柔眼见要被揭穿,莞尔一笑道:“你想哪去了?我们就是看你最近挺辛苦的,犒劳你一下不行啊?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咱就慢慢喝,你也可以说说你到底打算怎么发展柳家村的嘛!”

说这话时,李云柔的语气说不尽的温柔,这估计就是脾气再大的人在她面前,恐怕也不好意思发火。

柳飞看了她一眼道:“你看我像是有想法的人吗?反正现在海边海产品很丰富,让村民们捕捞着,先赚点快钱改善改善生活再说。”

李云柔摇头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你想过没有,按照现在这么个捕捞的速度,海边就是有再多的海产品也会被捕捞完啊,到时候又该怎么办?”

柳飞漫不经心地道:“那就买大船下海捕鱼!”

“那渡口呢?”

“就修在断崖下面呗!”

“这也只有你敢想。”

“关键是这并不是不可行啊……”

见他们俩针锋相对起来,柳玉莲有些不耐烦地道:“真是服了你们俩了,还能开开心心吃个饭吗?这些事,你们抽空再讨论,今天不谈这些,来来来,再喝一个!”

三人皆是一饮而尽后,柳飞见她们俩脸上都浮现出红晕,多了一些妩媚,暗笑一声,拿起酒杯道:“那个……你们张罗了这么一桌子的菜,让我大饱口福,我也应该敬你们一杯,来,咱们再喝一个。”

李云柔打了一个嗝,拿起酒杯,继续喝。

柳玉莲见柳飞有些古怪,忽然指了一下他的身后道:“啊……老鼠!”

柳飞转头看了一眼道:“哪有老鼠?”

“跑过去躲在柜子下面了,要不你去找找?”

柳飞嘴角一勾,无情揭穿道:“咱不想喝就不喝,也别浪费啊。”

柳玉莲怔了一下,故作疑惑地道:“你说什么呢?我听不懂,你不会是已经醉了,开始胡言乱语了吧?”

她脸皮厚,柳飞也是早就领教过的,既然她不承认,他也不好彻底揭穿,遂摇了摇头,继续吃菜。

三人就是这样时不时地聊几句,然后一起喝几杯,不知不觉间,柳飞已经喝了一瓶白酒,而柳玉莲和李云柔则是喝完了一瓶红酒。

见柳飞依然是脸不红,心不跳的,头已经有些发晕的柳玉莲和李云柔都有些犯愁了,他的酒量咋就这么好呢,这看起来像是千杯不醉啊!

柳玉莲抿了抿香唇,突然倒满一杯酒,故意踉踉跄跄地走到柳飞的身旁,然后盈盈一笑道:“飞哥哥,我要和你喝交杯!”

柳飞看了一眼李云柔,连忙道:“别闹!”

柳玉莲扯了扯他的衣服,撒娇道:“我没闹,咱们小时候不是经常这么喝吗?怎么,你一个大老爷们还害臊啊?我告诉你,我这辈子到目前为止,就和你喝过交杯,这就跟小孩子过家家似的,没有那个意思,所以来嘛!”

柳飞见她都快歪到自己怀里了,脑海中不免想起小时候的情形,也是颇为感慨,一咬牙,和她交错手臂喝了起来。

李云柔见状,眼神略显得古怪,不过持续得时间并不长,她起哄道:“你们俩还真是青梅竹马,让人羡慕啊!都七年没见了,喝一个怎么能行呢?要喝也是喝三个啊!”

柳玉莲立即道:“对,喝一个怎么能代表咱们俩的感情呢,喝三个!”

柳飞实在拗不过她,又喝了两杯。

柳玉莲摇摇晃晃地回到座位上,竟然怂恿李云柔道:“你们俩一个是村长,一个是支书,今后肯定要搭档很长时间的,要我说,你们也喝三个交杯永结同心吧!”

此时的柳玉莲脸已经红成了大苹果,很显然有七八分醉了,不然也不会说出这样的话。

李云柔有些娇羞地看了一眼柳飞,轻咬着薄唇站起了身。

柳飞连忙道:“不是吧?真喝啊?我真担心你未婚夫会杀到柳家村来灭了我!她喝醉了,就是说说而已。”

李云柔剜了他一眼,磕磕巴巴地道:“谁……谁要和你喝交杯了?想得美!我是要和你喝三杯,今后咱们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了!”

说着,她主动走到柳飞的身旁,然后无比认真地敬酒。

她搞得这么正式,柳飞自然也不好坐着,他站起身笑道:“等你先在柳家村撑一个月再说吧。”

李云柔十分坚决地道:“你也太小看我了,放心,我是绝对不会放弃的。”

“是吗?”

“就是!喝不喝?”

“喝!”

三人连喝了三杯,李云柔一连打了好几个嗝后,踉跄了几步,突然身体一歪,柳飞眼疾手快,向前快闪一步,伸手把他勾到了自己的怀里。

李云柔勾着他的脖子,有些愣神地看了他两眼,慌忙站起身回到座位上低头吃菜。

柳玉莲走出堂屋洗了把脸回来后,直接把凳子挪到柳飞的身旁,紧挨着他坐下,然后把藕臂往他肩膀上一搭,嘟嘴道:“飞哥哥,你咋这么能喝呢?这么好的酒量,不把这瓶白酒也喝完,太浪费了,来来来,我喂你!”

说着,她直接端起酒杯往柳飞嘴里送。

刚才还一杯杯敬呢,这会儿已经变成灌了,柳飞也是无力吐槽了。

他颇为配合地喝了一杯道:“有必要费这么大的劲吗?说出你们的问题吧。”

李云柔几乎是脱口而出道:“你这七年到底干嘛去了?”

柳飞指了指她道:“暴露了吧?不就是想摸清我的底细吗?我说不就是了!”

柳飞喝了一杯酒,详细地把他这七年来捡过破烂,做过小工,摆过地摊,卖过玩具,当过混混,进过大牢等的经历详细地和她们说了一遍。

每说到紧张处,在她们的“怂恿”下,他就会喝一杯,是以说完后,一瓶白酒已经被他喝完了,柳玉莲赶紧把剩下的红酒给他倒上,大有让他混着喝,尽快不清醒的意思。

柳飞回答了她们俩问的几个问题,又连喝了几杯红酒道:“真的就这些,我是在外面实在混不下去了,所以才回到柳家村的,这谁看不出来啊?”

柳玉莲往他怀里一歪道:“你骗人!那你的医术哪学的?”

柳飞扶起她道:“在医院打了两年杂,偷学之余,又机缘巧合认识了一个有名的中医,他看我很有天赋,收我当徒弟,教了我很多!”

柳玉莲直接往桌上一趴道:“太假了!飞哥哥,你肯定隐藏了什么重要信息。”

李云柔亦是往桌子上一趴,有些困乏地道:“就是!太能编了,你这摆明了还是不相信我们。”

柳飞吃了几口菜,托着下巴絮絮叨叨地说了一大堆,反正翻来覆去就是那几句话,结果硬生生地把她们俩给催眠了……

看到她们俩都睡得香甜,他摇了摇头,想起身收拾一下,可是头却很疼,索性也是往桌子上一趴,暗想着先休息一下,缓缓酒劲再说,谁知这一睡竟然直接睡到了凌晨,而且要不是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他恐怕也不会醒。

当他猛然直起身的时候,入眼处便是三个一起冲向堂屋的黑衣男子,他当即抄起酒瓶奋力地扔向他们,然后赶紧喊醒李云柔和柳玉莲。

两人转头看到这一幕,也是大惊失色,身上的酒气瞬间变成了冷汗。

三个黑衣男子见他们已经醒来,站在门口,将门堵死。

柳玉莲酒劲还在,头脑一发热,大吼一声,直接抡起凳子就冲向他们,但是没过几招,她便痛呼一声被踹到房里来。

柳飞摇了摇头,赶紧扶起她道:“你没事吧?这一看就和上次的混混不是一个级别的,你不是他们的对手!”

柳玉莲用手抹了一下琼鼻,把他往自己身后一拉道:“没事!打不过也要打!你放心,只要有我在,我绝对不会让他们伤你一根寒毛的!”

三个黑衣男子一听这话,皆是忍不住笑了出来,其中一个双手绑着铁爪的人指着柳玉莲道:“美女,今天这事和你没关系,识趣的话就闪一边去!”

柳玉莲厉声道:“怎么就没关系了!他是我的好兄弟,我就是死,也要保护他的安全!”

“呵呵……就你这三脚猫功夫,他要你保护?”

柳玉莲皱了一下眉头道:“你们……你们什么意思?”

一人摇头道:“柳飞,佩服啊,看来你这是英雄救美的戏码玩多了,改玩美女救英雄了!”

柳玉莲转头看了一眼柳飞道:“飞哥哥……他们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柳飞忍不住弹了一下她的额头,扶她到凳子上坐好,然后双拳一攥,冲了出去!

三个黑衣人主动退到院子中,迅速对他形成三面包夹之势,一双寒意凛凛,锋利无比的铁爪率先对他发难。

柳飞一闪再闪后,T恤竟然被刮了几道口子,柳玉莲和李云柔看到这情形,心皆是提到了嗓门眼上。

而就在这时,一男子抽出腰带软剑,从侧翼加入,与手绑铁爪之人遥相呼应,剑剑刺向柳飞的心窝,柳飞每次看起来都是堪堪躲过,十分危险。

两铁爪,一软剑就让他快吃不消了,无疑让柳玉莲和李云柔都紧张到了极点,要知道还有一个拿着双节棍的人一直在一旁虎视眈眈,伺机而动呢,随时都有可能给他致命一击……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