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21章:我什么都没看见

第21章:我什么都没看见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3465  |  更新时间:

为了卖海产品,再遇“旧冤家”,又结“新冤家”,柳飞这心里也是乱得很。

看到莫玉形容憔悴,低声抽泣着,他叹了一声道:“想发泄就发泄吧,别为了这种人渣憋坏了自己,不值得!”

男朋友劈腿好闺蜜,这样的狗血剧情被她在现实生活中遇到,柳飞还是挺同情的。他也突然理解为什么这两次遇到她,她都是这样的暴脾气了,这事发生在谁身上,估计都不会好受。

“呜……”

莫玉轻声抽泣了一会儿,忽然嚎啕大哭,紧接着像是发了疯似的将办公桌上的水杯、文件夹、书籍等都给奋力扔到了地上。

柳飞有些咋舌,这发了疯的女人好可怕,不过更让他咋舌的是当她把放在办公桌上,显得很突兀的小盒子也给扔到地上的时候,很多情趣用品从里面滚了出来。

他目瞪口呆。

莫玉杏眸圆睁。

听到大动静,慌忙推开门,同样穿着一身职业裙装的女子则是香唇半张。

如果将时间就定格在这一刻的话,这画面会显得很有趣。

柳飞蠕动了一下喉咙,见莫玉脸上的红晕已经蔓延到骨感十足的锁骨处了,甚是羞赧,哪里还有半点怒意,赶紧一怒而起,指着莫玉呵斥道:“你说你交的都是什么狗屁男友啊,堂堂一个大老爷们竟然指使网店卖家用这种‘刷单’的方式恶心你,要我说,你还忍个屁啊,报警!”

莫玉望着他那不断眨动的眼神,很快反应过来,慌忙道:“是可忍孰不可忍,我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不可!那个秦……秦秘书,这里没你的事,你……”

小秘书看了她一眼,又看了一眼散落在地上的东西,面色通红,赶紧应了一声,把门彻底关死。

柳飞转头看了一眼,吐了一口粗气,往沙发上一坐,忍不住又看了两眼那些东西,翘起二郎腿道:“这个……大家都是成年人,正常,正常!我就当什么都没看见!”

“我……”

莫玉想解释些什么,可是话都到嘴边了,还是没说出口,她满脸通红地将东西收进盒子里,然后支支吾吾地道:“谢……谢谢你,你很机智……”

柳飞微微一笑道:“原来你也会说谢谢啊?”

“你!”莫玉瞪了他一眼,沉声道:“你赶紧走吧,走得越远越好,不要再出现在凤凰市了,不然他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柳飞浅笑道:“走?走到哪去?凤凰是我的家,我已经离开那么多年,好不容易回来了,肯定不会再走了!”

“可是他会派人杀了你的。”

“你当我是猪啊,别人想杀就可以杀?”

“噗!”

也不知道为什么,聊着这事关生死的大事,莫玉竟然忍不住笑了出来。

她抿了抿嘴道:“你真不知道凤凰三雄是什么?”

柳飞往沙发上一靠,皱了两下眉头道:“七年前,我还小,涉世未深,七年后,我才回来,太多东西不知道,所以我是真不知道。”

莫玉哭笑不得地道:“不知道你还打,而且还自报家门,谁给你的胆子啊?我告诉你,凤凰三雄是凤凰市最大的三家集团公司,这些年借了互联网发展的东风,实力更为强大。那个人渣就是凤凰市吕氏集团的大少爷,财大气粗,你觉得你是他的对手吗?”

柳飞将身体一缩道:“听起来好牛逼的样子,我好怕怕啊!”

都这个时候了,他竟然还没当回事,莫玉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她摇头道:“你个混蛋,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你如果实在不想离开凤凰市也可以,先到乡下躲一阵子避避风头,我再帮你求求情,这事毕竟是因我而起,我不想连累你……”

柳飞笑了笑道:“他撂下的那最后一句话你没听到吗?即使没有这事,我们也会交手的,所以你就别自作多情了!”

莫玉回想了一下,皱了一下柳眉道:“你们俩之前就认识?你们是什么恩怨?”

“无可奉告!总之我自有应对,你无需担心。”

事实上,柳飞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恩怨,这个肯定要再查,不过看他那信誓旦旦,咬牙切齿的样子,他可以断定他们俩之间有旧仇。

莫玉有些无奈地道:“罢了,既然你这么死活不听劝,那就随你吧,你自求多福!话说你今天来找我所为何事?我怎么闻到一股腥味?”

柳飞站起身将尼龙袋拎到她面前道:“我只是想为这些海产品找个售卖渠道而已,看在我这一会儿的功夫帮了你两次忙,而且你还霸道地夺了我初吻的份上,要不你就做个顺水人情?像你们这样的大酒店,对这样新鲜海产品的需求量应该很大吧?”

莫玉强忍着笑容看着他道:“你这人还真有意思!什么叫你的初吻?上次你帮我做人工呼吸,那……那算什么?”

柳飞干咳一声道:“当时我是以医生的身份在救人,所以你在我眼里就是一器官……”

“真不要脸!”

莫玉送他一个大白眼,卷起尼龙袋,用手捏起几个海产品仔细看了看道:“这些海产品的质量都很不错,是你从东海里捕捞的?你手头上有多少?”

柳飞道:“刚上手,今后每天供应最起码百斤以上吧,会越来越多的。说说吧,你能给个什么价位?”

莫玉站起身道:“像我们这样的五星级大酒店,海产品购买都是有固定渠道的,而且量很大,但是既然你都开口了,那我就还你一个人情。你这海产品有三样,扇贝、蛏子(chēng zǐ)和牡蛎。扇贝,二十二块钱每斤,蛏子十四块钱每斤,牡蛎三块钱每斤。”

柳飞十分爽快地道:“行,成交,明天我就把货送来,每样争取都白斤以上。”

莫玉大惊道:“你明天还要来市里,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吗?”

柳飞淡然一笑道:“你可以这么认为吧,反正他爱干嘛干嘛,我想怎样就怎样。”

“那我还是不做你生意了,免得看着你送死。”

“那我就再换一家酒店就是,凤凰市知名的酒店还不少,不一定非要和你合作!”

“你!”

莫玉真是服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了,她沉默了一会儿,突然盯着他道:“不对啊,你不是医生吗?怎么卖起海产品了?”

柳飞抽了一下鼻子道:“这个嘛,首先我是一个农民,其次我是一个村长,再次我是一个医生,最后我还是一个混混,另外,我最近正在往老板方向发展,这五个角色之间我是可以自由转换的,所以不必大惊小怪。”

莫玉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忍不住笑道:“你……你还是村长?你逗我玩呢?”

柳飞一本正经地道:“怎么?不像吗?”

“不是像不像的问题,而是你浑身上下压根就没有一点儿官员的样子!”

“村长不是干部,谢谢!”

“但是有句常言说得好,别拿村长不当干部……”

“我是特例还不行吗?我就是为村民们打杂的,没想当官,也当不了官。”

莫玉抚着急速跳跃的胸口走到沙发旁坐下,翘起明晃晃的大长腿,实在没忍住,破口大笑道:“你是我长这么大见过的绝无仅有的奇葩!我看你身手很好,你难道还会功夫?”

柳飞道:“马马虎虎吧,你怎么突然对我这么感兴趣,不会是爱上我了吧?我可不接受如此狗血的剧情。”

“臭不要脸,去死吧!”莫玉狠瞪了他一眼,坐直身体,放缓语气道:“你……你真的确定要和我做买卖? 你就一点都不怕他?”

柳飞耸耸肩,转身走到门后道:“明天下午四点见,这几样海产品就送给你了,记得少吃点牡蛎。”

“喂,你什么意思?”

看着柳飞飘然而去,莫玉连忙喊了一声,柳飞回了句“滋阴补阳”后,她才猛然想到牡蛎有这效果,继而想到了盒子里的那些用品,顿时羞得恨不得找个缝隙钻进去。

她都有点搞不懂自己了,她为什么要和他这个混蛋合作?他看到了自己如此不堪的一面,又看到了那些隐秘的东西,而且还得罪了吕应斌,无论是于她自己,还是为他好,她都应该离他远远的才是,她这是怎么了?

……

柳飞一身轻松地回到守成镇,买了几捆长绳和几个非常大的滑轮,预订了一辆大面包车后,回到柳家村。

李云柔看到他买的这些东西,一头雾水地道:“你这一天去哪了?你知不知道明天就要投票了?”

柳飞指了指绳子和滑轮道:“我已经想好了,人活着要有骨气,明天我肯定会被罢免,到时候我自己用绳子吊死得了!”

李云柔无比愤懑地道:“这都什么时候,你还有心思开玩笑!你把这个背熟了,明天辩护的时候念。”

说完,她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递给柳飞,柳飞看了一眼上面密密麻麻的字,挠了挠头,十分配合地道:“难得啊,还给我准备演讲稿,看在你的面子上,那我背!”

看他终于有点觉悟了,李云柔连忙道:“那还不赶紧的,不要死背,一定要有肢体动作,声泪俱下。我去做饭。”

柳飞点了点头,回到房间,扫了一遍“演讲稿”,往头上一盖,呼呼大睡起来,而当李云柔喊他吃饭的时候,他又有模有样地拿起纸张“背着”,别提有多投入了。

第二天上午十点钟,已经到柳飞为自己辩护的环节了,但是柳飞却是像昨天一样再一次失踪了,好几拨村民去找都没有找到。

“太不像话了,我看他压根就不想当这个村长,这个票也不用投了,直接罢免得了!”

“就是啊,这小子太混蛋,太不把父老乡亲们放在眼里了,必须得罢免他!”

……

柳飞对待此事的态度无疑激怒了村民们,那些原来还打算支持他的也纷纷倒戈,柳玉莲见大事不妙,赶紧去劝,但是根本平息不了众怒。

李云柔十分着急地踱了几圈步后,忽然想到柳飞昨天说的上吊的事,顿时头皮发麻,他不会真的去上吊吧?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