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18章:以德报怨

第18章:以德报怨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2823  |  更新时间:

随意并不代表不在意。

如果被朋友们知道当个村长没几天就被村民罢免了,他们估计会笑掉大牙。

而且柳家村斗殴一案,柳飞可是受害者,在这种情况下还被罢免,舆论肯定会再起波澜,他是一个很低调的人,他可不想再被舆论“轰炸”。

所以他必须得想办法应对才行。

……

两天后,由小柳庄村民发起的罢免村长的行动正式开展,由于联名提起诉求的村民数符合规定,所以村委会必须得受理。

李云柔虽然不喜欢柳飞的做事风格以及散漫的态度,但是经过斗殴一案后,她对他又有了一些新的认识,她觉得小柳庄的村民们通过这种方式来羞辱他,对他太不公平了。所以她也是绞尽脑汁地帮他想对策,甚至还提前帮他摸了一下底。

结果让她大跌眼镜的是很多大柳庄的村民竟然也反对他继续当村长!原因主要集中在两点:一,他行事作风完全是混混行径,而且还挥霍败家,嚣张任性,让人受不了;二,这次斗殴事件终究还是因为他和柳豹之间的矛盾引起,让两庄关系更加尖锐的。

她急匆匆地赶到已经搭起的大棚旁,把这个不幸的消息告诉了柳飞,正在指挥几个村民在大棚上拉上遮阳网的柳飞依然是一脸淡定地道:“知道了。”

李云柔颇为诧异地道:“你难道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你难道就一点都不在乎吗?还是你从一开始就压根不想当这个村长?”

柳飞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指了指占地两亩的大棚道:“如果我告诉村民们我搭这么大的一个大棚是要种你称之为‘草’的玩意的话,我的支持率是不是要进一步下降?”

李云柔哭笑不得地道:“柳飞……你神经病吧?真是气死我了!我算看出来了,你压根就没想当这个村长,罢了,我通知下去,由村委会主持,五天后进行投票,如果票数过半,你就被罢免了,好自为之吧,哼!”

李云柔剜了他一眼后,气呼呼地离开,很显然,在她眼里,他已经无药可救了。

柳飞望着她的背影笑了笑,继续忙碌。

拉上遮阳网后,柳飞便安排人开始将早就买好的两种植物的种子(孢子)播种。

让村民们无力吐槽的是他在这个季节搭建了一大棚育苗,在棚顶盖上了遮阳网也就罢了,竟然还将大棚四周敞开,而且好像是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敞着,这不是各种画蛇添足,多此一举吗?

真是有病!

对于甚嚣尘上的议论和诋毁,柳飞也没解释。不过这并不代表他作为农民的儿子,连这点基本常识都不懂。

他搭建大棚其实是为了更好地往里输送自己修炼的“五行之气”,不让它们扩散,只不过由于天气太热,大棚不能一直密封着,所以他选择在凌晨一点到四点之间,气温比较低的时候将大棚密封,进行这项工作。

由于这个时候村民们基本上都在熟睡中,所以他们也不知道,这也就造成了他们以为大棚一直都是敞开的错觉。

除了以“五行之气”培育植物幼苗外,柳飞还在偷偷进行着另外一件十分大胆的举动。

在距离罢免选举还有两天的时候,柳志和柳昊父子出院了,按照柳飞的要求,韩颖送他们回到家中。

当他们推开院子的大门,看到院子里躺着一个穿着一身十分朴素的衣服,披散着头发,手腕处在不停流血的女子时,别说柳志和柳昊父子,就是韩颖也是惊呼一声,吓得半死。

“老志,儿子……”

忽然,女子轻呼了几声,然后慢慢地侧头,当柳志和柳昊看清她的真面目之后,两人几乎是不约而同地瘫坐在了地上。

柳志稍微迟疑了一下,突然嚎啕大哭着爬向女子。

柳志则是双手捧着脑袋挣扎了几下,猛然发了疯似的打向韩颖。

韩颖大惊,躲了几下后,柳飞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了,直接从身后死死地抱住了柳志。

“小荷,你怎么能这么狠心啊,你为什么要抛下我们父子?我错了还不行吗?都是我的错,我今后绝对不酗酒,绝对不冲你发火,什么都听你的,好不好!”

这边柳昊的神经病再次发作,那边柳志已经抱着女子老泪纵横。

韩颖慌忙道:“别哭了,赶紧救人啊!”

柳飞伸手拉了她一下,然后打了一个响指,但见李云柔端了一碗汤药走进来。

柳飞接了汤药,让韩颖帮忙,给柳昊灌下,然后指着女子流血的手臂大声道:“你看清楚,那不是你妈,而且那是猪血!”

“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柳昊哪里能听进去,不停地捶打着他,柳飞也不闪躲,任他发泄了一会儿,直接将他拉到柳志的身旁,然后把女子脸上的面具一撕,再将他手臂上的鲜血一抹道:“志叔,小昊,这下看清楚了吧?这不是荷婶,是柳玉莲!”

柳志用手抹了一把眼泪,定眼一看,随后大吼道:“柳飞,你个挨千刀的,你竟然……”

韩颖大惊道:“你……你记忆恢复了……”

柳志怔了一下,然后看了一眼傻坐在地上,嘴里不停嘟囔着的柳昊,满脸狐疑道:“这……这是怎么回事?”

柳飞道:“解铃还许系铃人,心病还需心药医!你和小昊潜意识里有个一辈子都不能迈不过去的坎,那就是荷婶,所以我便根据照片找人制造了和荷婶面容一样的人皮面具,然后重现当年荷婶自杀时的场景刺激你们的神经。”

顿了顿道:“现在看来很有效,你的记忆恢复了,至于小昊,他发神经时的症状也好了很多,只要你给我一点时间,让我帮他调理,痊愈应该问题不大!”

一听这话,柳志连忙拉住他的手道:“你……你真的能治好他?这么多年了,我带他看了那么多医生都没辙!”

柳飞道:“我刚才也说了,他这更多的是心病,如果只是药物治疗的话,恐怕不行!志叔,我知道你这次之所以豁出命地听柳豹的指使,就是想挣钱给小昊看病,只要你愿意老实向警方交代,小昊的病我负责了,免费的,我保证一定给治好!”

柳玉莲附和道:“志叔,飞哥哥这可是以德报怨了,而且我听他说只要你主动招供的话,他会替你求情为你减刑,然后争取缓刑几年,如此一来你不但可以抚养小昊成年,而且可以亲眼看到飞哥哥把他的病治好!”

柳志慌忙道:“真的可以这样?”

柳飞道:“由于王财已经招供,柳大威也招供了,一部分赃款也在你家中搜到,所以你即使失忆也难免罪责,我大可不必帮你恢复记忆,现在这么做了,肯定是想帮你,让你明明白白地活着,你还有什么不相信我的呢?说说吧,指使你的人是不是柳豹?”

虽然说柳豹因为袭警被拘留几日后放了,但是如果现在柳志能够站出来指证他的话,那肯定够他喝一壶的。

柳志沉默了一会儿道:“案子已经破了?王财招供了,那柳豹呢?”

柳飞把事情的经过和他说了一下,当听说柳豹好好的后,他嘴唇抖动了几下道:“这件事自始至终都是王财在和我谈,柳大威在一旁怂恿……”

柳玉莲十分生气地道:“你这是怕柳豹吗?我告诉你,飞哥哥现在可有能耐了,有他在,你有什么就说什么,一定没事的!”

柳豹忍不住哭泣道:“真的只有王财……求求你们了,我的命无所谓,但是我儿子已经够命苦的了,我不想他再出事。”

“你……你这人怎么可以这样?你知道飞哥哥对你们父子俩多宽容吗?要是换成别人,恐怕早就……”

柳飞连忙捂住她的嘴,然后道:“志叔,我明白你的担忧。这样,你把王财和柳大威招出来就行了,至于那个柳豹,我还有其他办法,就不让你们父子俩胆战心惊地过日子了。”

听他这么说,柳志强拉着柳昊往他面前一跪,不停地磕起了头。

柳飞扶起他们道:“不必如此,你们洗心革面就好,特别是小昊,他还小,不应该参与到这样肮脏的事情中来!”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