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17章:罢免危机

第17章:罢免危机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2756  |  更新时间:

柳豹满眼恶毒地看着柳飞。

他千算万算,但是万万没算到柳飞会采用这么直接的方式让他们招供,而且竟然还成功了。

这看起来很滑稽,很可笑,很让人难以接受,然而它就这么发生了。

王财为了保全他而主动揽了全责,这也就意味着柳飞直接断了他的左膀右臂。他即使还有为他报仇的机会,但是少了这个“智多星”,他便少了很多的底气。

同时,他现在也充分意识到柳飞的可怕。

这哪里还是七年前的那个怂货啊,分明就是要计谋有计谋,要手段有手段,能够杀人于无形的“恶魔”。对于他而言,柳飞现在实在是太陌生了,他不禁要问,这七年他去了哪里,经历了什么,为何改变会如此之大?

柳飞留意到他的眼神,一边低头发着短信一边道:“别这么看着我,我再重申一遍,我可什么都没做,你们要想告我逼供的话,请拿出证据。”

王财咬了咬牙,突然想到在他关灯之后他的腰侧像是被什么给咬了一般,他赶紧掀开衣服看了看,待看到腰侧有个极小的小红点后,他又连忙看了一下柳豹的,发现也有,顿时勃然大怒道:“还说不是你干的,你到底对我们做了什么?”

“别信口开河,我能对你们做什么啊?你们不服气的话可以去做全身检查!”

柳飞将手机装进口袋里,有恃无恐地说着,他既然敢用这一招,那就不怕他们查。他就是要让他们尝尝犹如恶鬼附体一般生不如死的感觉,在这种感觉下,没几个人能扛得住。

算起来,为了逼他们主动承认,他也是下了血本了。要知道在他关灯的那几秒间,迅速甩向他们腰侧“笑穴”穴位的银针可是由遇血即融的特殊材质制造的,又在可以让人发笑发痒的汤药中淬炼,程序非常复杂,价格自然不菲,他之前只是在执行特殊任务时才使用。

这次也是舆论发酵太迅疾,他被逼得没办法了,才用了这么一招。在他看来,有点浪费了,若是他有更多的时间,不用这一招,他也绝对有信心把他们送进大牢。

现在“银针”遇血已融,可以持续六分钟的药效也自动散去,即使检查也一定查不出个所以然来,所以这个哑巴亏他们是吃定了。

柳豹和王财见他完全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气得肺都炸了,可是他们又能怎么样?这局败得实在是太窝囊了!

很快,警方的人赶到,由于柳豹等人存在袭警的嫌疑,所以无论他们有没有涉及到柳家村斗殴一案,都被尽数带到了警局。

柳飞不可避免地被问及对他们采取了什么手段,但是他来来回回就是那么一句话,我什么都没做,亲自负责此案的娄峦也是被他给整得很无奈。

当笔录做得差不多时,韩颖像是突然得了癔症似的看向柳飞道:“对了,还有那个柳大威啊,我们没有及时控制住他,他如果听到了风声,恐怕……”

柳飞以手扶额道:“你这也太后知后觉了吧?在酒吧的时候我已经发短信给柳天霸,让他带人控制住柳大威了,这会儿应该在来得路上,估计快到了。”

听他这么说,韩颖简直要膜拜了,她一脸好奇地道:“你到底是什么身份?”

“农民和村长。”

“你这是在糊弄我!”

“但是我没骗你,不是吗?”

“……”

见他嘴唇像是用针缝上似的严密无比,韩颖气得直咬牙,从酒吧到现在,她已经问了他无数的问题了,结果他有效回答为零,关键信息一字不谈,这即使是傻子也看得出来,一个农民或者混混很难做得如此滴水不漏。

她现在唯一能肯定的是柳飞对柳豹和王财的“笑穴”动了手脚,可是在她的观念中,动笑穴就让人发笑这种事似乎只存在于小说或者电视中,纯属无稽之谈,现实中怎么可能发生呢?

很快,柳大威被柳天霸给押来了,他们俩是死敌,柳天霸自然很喜欢做这种事情。

他看向柳飞道:“好女婿,这差事我太喜欢了!我以前就是做梦都想亲自把他送进大牢,这下终于实现了。”

柳大威凶神恶煞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又瞪着柳飞道:“王八蛋,你倒是很能倒打一耙啊,你凭什么这么对我?”

柳飞摇头道:“还执迷不悟呢,你自己干了什么好事,自己不清楚?有什么想说的和警方的人去说吧,我懒得和你多说什么。”

“你!小柳庄的村民们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你一定不得好死!”

柳大威似乎也意识到事情败露了,立即咒骂了起来,不过柳飞已经信步走远了。

他来到医院帮柳志,柳昊父子检查了一下,柳志已经醒了,不过真的失忆了,至于柳昊,他完全把柳飞当成了自己的死敌,看到他就秒变成小野兽,要扒了他的皮,柳飞也没和他一般见识。

回到柳家村,他请柳天霸多找几个村民帮忙继续搭大棚后,往床上一倒就要补觉,李云柔却是异常高兴地走进房间道:“我刚才看到新闻了,派出所已经召开新闻发布会替你澄清了,案子就这么破了?这也太快了吧?”

柳飞笑道:“再不破,我恐怕就要遗臭万年了。”

李云柔嘴角微勾道:“你不是不在乎名声吗?”

柳飞道:“我是淡泊名利,但不是毫不在乎,更何况这还涉及到柳家村和守成镇的名声,必须要火速破案。”

李云柔莞尔一笑道:“想不到你这么一个吊儿郎当的人原来这么有集体荣誉感,太难得了!我问你,你是怎么锁定那帮混混,然后用了什么办法让他们自己承认的?”

柳飞道:“我只回答你第一个问题。首先,我之前曾经和柳豹的人说过,让柳豹三天之内出现在我家,昨天正好是第三天,然后就出现了那档子事;其次,我问过玉莲了,柳志、柳昊父子和柳大威平时就和柳豹走得挺近的,柳大威之所以敢和财大气粗,人又霸道的柳天霸扳手腕,就是仗着有柳豹撑腰;最后,昨天小桥上发生的很多事太蹊跷,比如柳志的碰瓷行为,比如柳昊见血后神经病突然发作砍人等,这都是摆明要把事情闹大,冲着我来的。”

李云柔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你这是绕开过程,直击结果啊,蛮厉害的嘛!”

柳飞笑道:“破案,破案,破了才是王道,至于过程,谁关心呢。这次的事经舆论一发酵,影响很恶劣,王财、柳大威和柳志恐怕都会被判刑,至于柳昊,他是未成年,还有神经病,不会有事,他们做这事时恐怕也利用了这一点,真是够残忍的,他还只是个孩子啊,哎!”

李云柔长叹了一口气道:“我也没想到老实巴交的柳志会和人密谋做出这样的事来,只是柳志失忆了啊,而且王财把罪责一揽,这不是便宜了柳豹吗?”

柳飞言简意赅地道:“柳志失忆的事我再想办法,至于柳豹这个漏网大鱼,出奇招有奇效,但是注定难以周密,所以就让他多蹦跶几天吧,我有的是手段陪他玩!好了,一宿没睡,我睡觉了!”

说完,他将眼一闭,李云柔又连忙询问他到底用的什么方法让他们主动承认的,可是他不再说话,这无疑让她气得直跺脚。

就在这时,柳玉莲走进房间,有些无语地道:“飞哥哥,你还有心思睡啊,我刚看到小柳庄整个庄子的人在小桥上开会呢,据说要联合罢免你的村长之职。你这刚当几天就被罢免多丢人啊,赶紧想想办法啊。”

这种情况倒也在柳飞的预料之中,两庄之间的裂痕由来已久,又经过这么一闹,无论孰是孰非,两庄之间的关系只会更加撕裂,他能当这个村长,就是两庄视他为一个平衡点,现在平衡被打破,小柳庄的村民肯定难以接受,要罢免他也不意外。

他也没睁眼,直接道:“随便他们吧,先睡一觉再说!”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