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15章:秘密武器,笑里藏刀

第15章:秘密武器,笑里藏刀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2824  |  更新时间:

望着终于不再打趣她,闭眼休息的柳飞,韩颖的眼里除了愤怒外,还有一丝好奇。

她还是头一次遇到面临牢狱之灾还可以这么淡定的人,他似乎很自信,而且这种自信就像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一样。

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他又是什么样的背景能让娄所长那样为他出头?

韩颖觉得在他这看似玩世不恭的外表下似乎隐藏了太多不为人知的秘密,让人猜不透,摸不着。

这也是一种可怕的体现。

因为你永远无法给他一个准确的定位。

“喂,韩警官,我虽然长得还行,但是你也不能一直这么死盯着我看啊,我可是会害羞的!”

房间内本来鸦雀无声好一会儿了,柳飞的这句话无疑又惹恼了韩颖,她瞪了他一眼后,将头一转道:“自恋狂!”

柳飞微微一笑,继续休息。

转眼间到了十点半,柳玉莲突然急匆匆地冲进房间道:“飞哥哥,据我安排在那的朋友说,目标已出现。”

韩颖一头雾水地道:“什么目标?”

柳飞坐起身,舒舒服服地伸了一个懒腰道:“当然是这整个案子的始作俑者。”

柳玉莲道:“你确定是他吗?你这是打算直接去会会他吗?那家伙恐怕早就想教训你一顿了,你这么去太危险了,不行,我要跟你一起去保护你!”

柳飞指了一下韩颖道:“这不是有美女警官保护嘛,能出什么事?你多虑了。”

说完,他扯了一下镣铐道:“韩警官,打开啊,我要换衣服,你不会还打算光明正大地看吧?”

“你!”

韩颖脸色微红地白了他一眼,赶紧松开,然后走到门口。

看她这样子,柳飞忍不住笑了出来,她本来就长着一副娃娃脸,害羞或者生气的时候又显得很萌很可爱,这让他总是情不自禁地想逗她……

见柳玉莲还眨着一双美眸看着自己,柳飞道:“还有你!”

柳玉莲轻哼了一声,也是走到了门口。

柳飞把门一关,换了一条长裤和汗衫,然后飞速打开拎包,从中拿出一个小盒子,捏出了两根不到一厘米的细小银针别在裤袋上。

这些银针可不同于他给人针灸时用的银针,而是一种特制武器。

准备完毕后,柳飞打开门,安抚了柳玉莲两句便赶往凤凰市,韩颖一路上问了他无数遍到底是要干什么,他就一句话,不跟就走人,他乐得清闲。

很快,他们来到欢喜酒吧前,韩颖再次道:“你这到底是要干什么?”

柳飞笑了笑道:“这么轻易被你猜到,我还有什么资格当你师父?你这身警服很不错,挺能唬人的,记得待会保护我!”

韩颖哭笑不得地道:“你有没有搞错,想让我保护你却不告诉我你的目的,你这人神经病吧?”

柳飞拍了拍她香肩上的肩章道:“保护人民生命财产安全是你们警察的天职,谢谢!”

韩颖一听这话,竟无言以对。

……

欢喜酒吧一超大包间内,柳豹、王财等人正各搂着一个美女,喝得昏天暗地的。

王财喝了一大口酒,在怀中美女的屁股上拍了一下,然后笑道:“老大,你说那柳志是不是太实诚了点?我只是让他‘碰瓷’见血就可以了,结果他硬生生地把自己撞成了脑震荡,到现在还昏迷不醒,听说还有可能失忆,真是服了!”

柳豹瞪了他一眼道:“不许这么说我这憨厚老实的老乡,这多有奉献精神啊,可歌可泣!”

王财强忍着笑容道:“是是是,是我太肤浅了!”

柳豹道:“话说他是失忆了好,还是不失忆好?”

王财连忙道:“目前这情况明显是失忆了好。一旦他失忆了,这就是一笔永远说不清楚的账,柳飞那家伙不是不知道凭借什么狗屁关系出了派出所了吗?他即使最终撇干系,不负主要责任,但是只要柳志昏迷不醒或者失忆了,他就永远得背负这个骂名,而且小柳庄的村民们会放过他吗?”

柳豹点头道:“确实如此!我也没想到那小子还有点人脉,不过无妨,目前他名声已臭,大小柳庄又因此事更加对立,他即使最终没坐牢恐怕也休想在柳家村继续待下去,很有可能再次沦为流浪狗啊,想想都过瘾,哈哈哈……老财啊,不得不说你这计策用得实在是太妙了,简直大快人心!那柳飞即使怀疑到我们头上,没有证据,他也没辙!”

王财十分谦虚地道:“这还不是老大平时就频施恩惠,又舍得花钱,让柳志柳昊父子以及柳大威甘心为您卖命吗?我只是牵绳搭线,略施雕虫小技而已,不足挂齿,不足挂齿!”

柳豹指着他哈哈大笑道:“你这张嘴啊,真是太能说了,好了,喝,今天一定要不醉不归!我可是听说那柳飞愁得在家睡大觉呢,他越愁老子就越开心!”

他话音刚落,一个黄毛急匆匆地跑进包间道:“老大,财哥,大事不好了,柳飞带着一个女警来酒吧了,那女警出示证件后点了名要见您,这……兄弟们也不好明目张胆地拦他们啊……”

柳豹连忙起身道:“他不是在睡觉吗?你们特么是怎么做的情报工作?”

黄毛挠了挠头道:“这个……”

王财笑道:“老大勿慌,那家伙算个屁啊,一没证据,二在我们的地盘,他能掀起什么浪花来?”

柳豹朗声大笑道:“对,我们光明磊落,坦坦荡荡,有什么好怕的!罢了,算起来七年没见了,我还是挺想念那条流浪狗的,见见也罢,去,把他们请来,你们几个女的,都先出去吧。”

过了一会儿,柳飞和韩颖出现在了包间。

柳豹翘着二郎腿仰坐在沙发上,打量了一番柳飞后,又肆无忌惮地扫荡了一下韩颖那火爆的身段,微微一笑道:“小飞,七年不见,你现在终于有点人样了!不过在你身旁的这位美女警官的衬托下,你这人样又有点走样!”

柳飞咧嘴一笑道:“那也比某些人一直都是狗样强,不对,更准确地说某些人的狗样还变质了,七年前是装模作样地当野狗乱咬人,现在是明目张胆地当家狗听使唤。柳豹,你说这是进步了呢,还是退步了呢?”

“王八蛋,你找死!”

柳豹的众多手下纷纷呵斥,但是就是没人敢向前。

柳豹用手抹了一下鼻子,站起身道:“呦吼,流浪狗也有春天啊,竟然知道乱吠了,有点意思!听说你最近很狼狈啊,需不需要我帮忙?我这人可最喜欢以德报怨了。”

柳飞走到他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打开一瓶酒,慢悠悠地品了一口,然后道:“咱们都是老仇家了,装什么装啊?你不累吗?你直接说是你干得不就得了,我没证据,也不能把你怎么样!”

他此话一出,包间内笑声震天。

柳豹用手抚了抚胸口道:“不行了,不行了,小飞,你说你咋还那么喜感呢?天生逗比吗?美女警官可是在这呢,你可不要血口喷人,不然我告你诽谤!”

柳飞一边端详着酒瓶一边道:“听你这话的意思,你是不打算承认了?”

柳豹干笑一声道:“小飞,你特么是在梦游呢吧?我承认什么啊?杀你老母还是奸你老婆啊?你若是想来我这喝酒,我管够,要是想闹事,最好先掂量掂量!”

他话音刚落,包间内捏拳头的声音响起,颇为齐整。

“你们这是吓唬我吗?”

柳飞一怒而起,猛然将手中的酒瓶往地上一摔,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要动手,屏息凝神准备应对的时候,他却突然笑道:“搞这么剑拔弩张的干什么?我只是想提醒你们,要停电了。”

众人稍微迟疑了一下,顿时笑翻了天,这特么还是认怂了!

然而,就在他们笑得前合后仰的时候,包间内突然漆黑一片,不过短短三四秒后,柳飞又将手往按钮上一拍,打开灯道:“童叟无欺,我没骗你们吧?”

“呃哈哈哈!”

“呃哈哈哈!”

……

就在众人再次被他这逗比举动整得想笑的时候,两道很突兀、很刺耳、很卖力的笑声让他们彻底没了兴致,他们齐刷刷地看向柳豹和王财……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