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11章:一条狗引起的风波

第11章:一条狗引起的风波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2541  |  更新时间:

随着一声河东狮吼,围观的村民们齐刷刷地看向一个衣着华丽,身材略显臃肿,面容早已狰狞的中年妇女。

她不是别人,正是柳飞的婶婶徐燕,在村里可是出了名的大嗓子,而且很霸道,这也让柳大海成为柳家村最有名的“妻管严”。

正在忙碌的柳飞转头看了她一眼,十分干脆地道:“这是我家的地,我想干嘛就干嘛,有必要做给别人看吗?婶子,你想多了。”

徐燕咬了咬牙,怒指着他道:“没错,这些地现在是还给你了,但是这些稻子也是我和你叔一根根栽上去的,又是打药,又是除草的,花了多少心血,你知不知道?你这不是糟蹋东西是什么?”

顿了顿,她继续道:“你刚回来那会儿,我就和你叔说狗改不了吃屎,他还不信,现在让乡亲们说说是不是这样?你爸妈要是还活着,铁定被你给活活气死!”

她此话一出,众村民纷纷附和,大家伙虽然对她也没啥好感,但是现在柳飞这做得实在是太过分了,任谁也看不下去。

柳飞见状,耸了耸肩,还是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随便你怎么认为吧,我会以实际行动证明给你们看我到底是不是在败家!如果你们真的这么闲的话,要不都帮忙搭把手,我付工钱。”

徐燕怒火冲天地道:“柳飞,你……你就作吧,可劲地作,柳家没有你这样的不肖子孙,等你把这些都败完了,你还是有多远滚多远吧,柳家村不欢迎你!”

柳飞笑了笑道:“就怕到时候大家伙会拉着不让走。”

“我呸!死猪不怕开水烫,真不要脸!今天这么多村民都在,我也就挑明了说了,你要是敢把水稻和树木都给糟蹋了,从今以后,我和你叔就没有你这个侄子,你是死是活与我们无关!”

柳飞淡然一笑道:“这么多年,你拿我当过侄子吗?”

“你!好,从今以后咱们就断绝关系,你就败家等死吧!”

说完,徐燕恶狠狠地朝着柳飞所在的方向吐了几口唾沫,然后冲着周围的人咆哮几声,愤然而去。

柳飞见请的十几个村民都愣住了,摆摆手道:“别看了,赶紧干活吧,很赶!放心,工钱我是一分钱也不会少的。”

李云柔对他一直都没什么好感,看他这样,更是变得很憎恶,她本来还想劝两句的,但是转念一想这和她好像也没关系,遂也转身离开。

柳玉莲和柳飞从小玩到大,自然很清楚柳飞家和他叔家的那些恩怨,她叹了一声,走到柳飞面前小声道:“飞哥哥,太任性了哈,你就是想气她也犯不着这样啊……”

柳飞微微一笑道:“你想多了吧?我有必要这样气她吗?我是真的要重新种东西,真没骗你们。”

“你要种什么啊?这早稻再过几个月可就能收割了,你现在把地给翻了,成本去了,也没收成,这得赔多少啊,你种什么能种回来?”

柳飞笑而不语。

这不是他不想解释,而是压根就解释不清!

在他没有种出东西赚到钱之前,他就是说再多,村民们还是会觉得他败家。他与其有这功夫,倒不如省点精力多放在手头的事情上。

柳玉莲见他欲言又止的样子,嘟了嘟嘴道:“算了,随便你了,你原来就是一个挺倔挺任性的人,你这么做也许有你的道理。不过呢,无论最终如何,我都会站在你这一边,若是被你败光了,我就包养你呗!”

柳飞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然后道:“你确定你包养得起?”

柳玉莲盈盈一笑道:“确定,赔上我啊,咯咯咯……”

“……”

柳飞一阵凌乱之后,再次败退,这叫她包养我?分明是我包养她啊,这兜兜转转得一大圈,她还是在玩倒贴,看来她是黏定我了……

鉴于确实是在赶工,柳飞也没时间和她闲聊,把她请出田地后,他又继续忙碌了起来。

两天后,他真的把六亩稻田地给翻了一遍,而且还在两亩稻田地上搭起了大棚,除此之外,他还做出了一个让人难以置信的决定。他所有的十亩山地上所有的树木,谁砍就是谁的,期限为五天。

村民们一听这话,彻底炸了,虽还是骂他败家,但都争先恐后,抢了起来。

柳大海夫妇看到这情形,气得吐血,可是他们又能有什么办法?

柳飞见村民们热情高涨,也很开心,这下终于没有一帮闲人围在他周围叽叽哇哇个不停,一会儿说大热天搭大棚纯属就是胡来,一会儿又说他是在造“炕房”的,他也落得个耳根清净。

忙了小半天,柳飞已经是热得汗流浃背,他返回家中准备洗个澡。见房门大开,他喊了几声没人理,遂直接推开了李云柔的房门,当看到李云柔只穿着粉红色的贴身衣物,正拿着毛巾在房里擦身体时,他瞬间怔住了。

“啊……流氓!”

李云柔看到柳飞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稍微愣了一下,随后大叫一声,甩出手中的毛巾砸向他。

柳飞只觉带有勾人体香的毛巾遮面,然后滑落,他赶紧接住,连忙转身,把门一关,想解释些什么,但是最终也没解释。

这让他解释什么呢?

自从他们俩认识到现在,他们俩就误会不断,他在她心目中恐怕早就是猥琐形象了,他就是说他不是有意的,她也不会信。

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粉红的毛巾,他苦笑一声,微微摇了摇头,不过脑海中却是不停地浮现出李云柔那前突后翘,曼妙婀娜的身材以及欺霜赛雪,白到晃眼的皮肤。

“我去,想什么呢?她可是有妇之夫,罪过,罪过!”

柳飞深呼了一口气,正准备去洗把脸,柳玉莲却是急匆匆地跑来道:“飞哥哥,大事不好了,两庄的村民打起来了!”

柳飞皱着眉头道:“他们不是都在抢树吗?还有心思打架?”

柳玉莲哭笑不得地道:“好像是因为小昊家的狗咬到了人,然后不断发酵,新账旧账一起算。现在已经有几十个村民聚集在小桥上了,你赶紧去看看吧。”

柳飞半信半疑地道:“你确定是打不是骂?”

柳玉莲道:“是打,快点!”

柳飞吐了一口粗气,摇了摇头,赶紧冲到小桥边,待发现双方正在互相推诿后,他连忙冲到中间道:“你们这是干啥啊?有树不要,脑子里就剩下干架了?”

柳天霸瞪了他一眼道:“小飞,你闪一边去,这一码归一码,柳志这老东西和他儿子平时都老实巴交的,今天像是吃炸药似的,他们家的狗咬到人,他们不承认也就罢了,竟然还反咬一口,说我们大柳庄的人讹人,真是岂有此理,这摆明了就是欠揍!”

早已将衣袖高高卷起,双眼充血的柳志一听这话,直接冲着他咆哮道:“柳天霸,你要脸吗?你哪只眼看到我们家的狗咬人了?你这他娘的就是欺负人。我告诉你,我们爷俩早就忍气吞声受够了,今天有种你就杀了我,否则别想把这盆脏水泼到我头上。”

柳志的儿子柳昊虽然只有十六岁,但是今天也像是突然爆发似的,双手早已攥着一根粗棍,他咬牙切齿地看着对方的一群人道:“你们大柳庄就没有一个好东西,这几年我爸被你们打了多少次了?今天你们要是敢乱说,我就和你们拼了!”

……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