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10章:未富先败家

第10章:未富先败家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2755  |  更新时间:

这是一种绝对实力的碾压。

十几个混混全都看傻眼了,他们这么多人打他一个,没有伤他半分也就罢了,竟然被他这么轻描淡写地给虐了,用“惨不忍睹”恐怕都不足以来形容了。

他们一个个面色铁青,身体发抖,心中也不禁飘着一个疑问。

这七年他干嘛去了?

他是如何从一个软弱无能的混混蜕变成一个“武林高手”的?

这要是老大碰到他,恐怕分分秒被虐成渣渣啊!

柳飞见他们皆是沉默不语,指了一下穿得西装革履的男子道:“你叫什么名字?”

男子沉声道:“王财!”

柳飞笑了笑,向他面前走了两步道:“他们都称你为‘财哥’,看来你在柳大混手下混得不赖,回去告诉柳大混,三天之内老老实实出现在我家,不然后果自负!”

这是被下“通缉令”了!

王财也不傻,当即唯唯诺诺地道:“一定原话带到。”

“那就好!”

柳飞扫了他们一眼,吹着口哨离开。

“财哥,现在该怎么办?”

看他走远后,一帮人连忙站起身围在了王财的周围,眼中带着某种期待。

他们之所以尊称他为“财哥”,一方面是因为他是柳豹手下的大红人,地位很高;另外一方面是因为他脑袋瓜子特别好使,善于用计,有本事。

现在揍人不成反被虐,这样回去肯定会被老大骂废物,他们必须得想个法子才行。

王财并没有说话,只是用手抹了一下鼻子,然后带头往前走。

“财哥,就这么回去了?”

十几个人齐声问了一句,他还是没说话,无奈,他们只得老老实实地跟着。

他们来到欢喜酒吧的一包间内,一个驴脸尖腮,敞着胸膛,戴着金项链,怀中还搂着美女的光头男子听了王财的几句话后,一怒而起,指着他们大骂道:“你们这帮废物,老子的脸都被你们给丢光了,被虐成狗了还有脸回来?为什么不一头撞死算了?”

一人咬了咬牙,磕磕巴巴地道:“老大……这……这也不能怪我们啊,那小子太变态了,早非七年前的那个二混子了!”

“尼玛,还敢嘴硬!”

柳豹抹了一下自己的光头,猛然抄起酒瓶就抡向他的脑袋,王财见状,连忙拦住他道:“老大息怒。他说的没错,现在那柳飞的身手太厉害了,一打十几,毫不费力!”

“啪啦!”

柳豹把酒瓶往地上一摔,异常坚定地道:“不可能!他天生就是一怂货,七年前就是被我给硬生生地赶出柳家村的,他要是真有你们说的那么牛逼,还会回来当农民?这不是犯贱吗?”

王财不慌不忙地道:“您是我们的老大,我们有必要联合起来骗您吗?”

柳豹沉默了一会儿,半信半疑地道:“你先把今天的事详细地说一下。”

王财不紧不慢地说着,柳豹是越听眉头皱得越紧,待听到柳飞像是脑后长眼,轻而易举地躲过了一刀偷袭,而且还反踹一脚后,他不停地摇头道:“这有点不可思议啊,难道那小子真的变了?”

王财道:“您最近不是经常和我们说他七年前是如何如何怂的吗?这一对比,显然不一样了!他让您三天之内必须出现在他家,态度极其强硬,就他这身手,您恐怕有麻烦了!”

柳豹阴着脸道:“靠,他难道还能杀了我不成?七年前我能把他虐成流浪狗,七年后照样可以!他就是一打十几又如何?一打几十,一打上百呢?而且你们这次也没用什么武器,他要是惹毛了老子,信不信老子找人直接一枪崩了他!”

王财连忙道:“不可取,而且也犯不着这样。俗话说得好,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小柳庄的一些人这些年没少受您的恩惠,现在是派上用场的时候了。”

柳豹道:“哦?你又想到什么妙计了?快说说。”

王财附在他耳边如此如此地说了一番,柳豹一拍大腿道:“你可真是我的智多星啊,这计策太绝了,肯定玩死那小子!这件事你全权负责,这就去准备,事成之后,我绝对不会亏待你。”

王财谄媚一笑道:“老大这说得是哪里话,咱们是那么多年的好兄弟了,为您排忧解难是我们的职责!您放心,这次我一定会把他送进大牢!七年前被逼流浪,七年后身陷囹圄,哈哈哈……您就是他的阎王!”

柳豹哈哈大笑道:“这话说得好,我就是要永远把他踩在脚下,让他生不如死!”

……

柳家村。

李云柔见柳飞买了很多菜回来,颇为吃惊地道:“难道那些草真卖到钱了?”

柳飞哭笑不得地看了她一眼:“卖没卖到钱不重要,重要的是如果你想好好搓一顿的话就搭把手。”

李云柔伸头看了一眼,见鸡鱼肉蛋什么都有,干咳一声道:“你家里又没有冰箱,你买这么多东西……”

“还要请几个人呢。”

“哦……”

李云柔略微迟疑了一下,挽了挽衣袖帮起了忙。

柳飞离开了一会儿后,围上围巾,不到两个小时,张罗了一桌子的菜,老村长、柳天霸、柳玉莲和柳飞的叔叔柳大海相继到来。

柳飞示意众人入座后,打开一瓶酒给他们斟满,然后看向柳大海。

柳大海连忙道:“那个……你婶婶身体不舒服,所以就没来。”

听他这么说,柳飞也没说什么,这位亲叔叔对他还凑合,但是那位婶婶一直都不待见他,他也早就习惯了。

他主动敬酒道:“今天也没别的事,就是离家多年,想找大家小聚一下,顺便露一下厨艺。来,我们走一个。”

柳天霸乐呵呵地道:“这女婿好啊,能治病,能做饭,还有一个好身板,看来我们家玉莲有福了!”

“爸!”

柳玉莲见众人都哈哈大笑了起来,赶紧伸手扯了他一下,柳天霸一仰头将杯中酒喝完道:“好,我不说了还不行吗?来来来,大家伙都快尝尝我女婿的手艺!”

“……”

众人有说有笑地聊了一会儿后,柳大海重重地咳嗽了一声道:“小飞,你是真打算在家种地当村长了吗?”

柳飞微微一笑道:“是,所以……”

柳大海也明白他是什么意思,连忙道:“既然这样,那这些年我帮你种的那六亩田地和十亩山地都还给你吧。那六亩田地已经种上早稻了,你等着收割就行了,至于那十亩山地,那上面的树也都是你的。”

柳飞举起酒杯道:“谢谢叔,这些年要不是你帮忙种,恐怕早就荒芜了。”

柳天霸直接了当地道:“你谢个屁啊,你都免费给他种了七年了,一分钱没要,你请吃饭,你那婶婶连个面子都不给,我这个老丈人都看不过去了!”

“爸!”

柳玉莲瞪了他一眼,赶紧夹了一个鸡腿放到他碗里,用意再明显不过。

柳飞见柳大海很尴尬,轻咳一声道:“这有什么?我和他是亲叔侄,不给他种给谁种?来,喝酒,喝酒!”

酒足饭饱后,众人相继离去。第二天一大早,一条爆炸性的消息便在柳家村传播开来。

柳飞昨天刚从亲叔那里要回地,今天竟然就找了十几个村民把稻田地给翻了,早稻完全不要了不说,据说还要把十亩山地上的所有树木都给砍了……

“疯了,这家伙是疯了啊!本来还以为他和七年前不一样了呢,现在看来比七年前还过分,这已经不是混的问题了,完全就是糟蹋东西,肆意败家啊!”

“这可是六亩稻子啊,他知道能卖多少钱吗?这是有钱烧的吧?”

“他有钱个屁啊,他要是有钱,会回来种地?要我说我们真是白瞎眼了,选他当村长,他早晚会把我们全村的人都给坑了!”

……

稻田地里,柳飞带着十几个人忙得热火朝天的,田地边,几十个村民围在那里看着,叽叽喳喳个没完。

而就在这时,只听一道河东狮吼传来:“你个败家的混蛋,你这是做样子给谁看呢?”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