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逍遥小村长>第3章:你们都有病

第3章:你们都有病

本书:逍遥小村长  |  字数:2424  |  更新时间:

柳家村,位于临海之地,属海元省凤凰市永正县守成镇,坐落在海鸣山山脉之中。细柳河发源于海鸣山主峰之上,在柳家村曲曲折折地绕了一圈,最终一路向东,流入东海。

而正是这条细柳河,将柳家村一分为二,东边的是大柳庄,西边的是小柳庄。

大柳庄住的都是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的村民,小柳庄的村民则是解放前一支外省的柳姓人为躲避战乱来到此地,当时的族长考虑到同为柳氏,同脉相连,所以就力排众议,收留了他们。

只是他们的到来让原本就不宽裕的资源更加紧张了,老族长死后,因为争山、争地、争河等,摩擦不断,而且一争就是几十年,两庄的村民可以用势同水火来形容。

虽已经离开七年了,但是听到他们又因为这点嘴角而要动手干架,柳飞还是嗅到了熟悉的味道。

他看了一眼胖子和二愣子道:“喂,你们俩是不是也想去凑热闹啊?要不咱们一起去?”

胖子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咧嘴一笑道:“柳神医,你这是想逃跑吧?”

二愣子道:“胖子,少跟他废话,先按照霸爷说的,把他给绑了再说!”

柳飞摇头道:“有这个必要吗?我一个大活人能跑哪去?”

两人相互看了一眼,也没听他的,立即又把他给五花大绑了起来,然后闪到门口抽烟去了。

柳飞笑了笑,看了一眼已经睡着的老爷子,两手稍微捣鼓了几下,绳子解开了,然后蹑手蹑脚地脱下小西服,换了一件T恤,来到门旁,拍了拍胖子和二愣子的肩膀。

“你……你是怎么解开绳子的?我可警告你,你别想逃跑,我们可是得到了霸爷的真传,学到了他的擒拿手,我们只要一招就能让你跪在地上!”

“屁的跪在地上,是挫骨扬土啊,霸爷教你的都忘了吗?要霸气!”

“对对对,让你挫骨扬土、五窍流血、形神俱灭!”

“大哥,是挫骨扬灰、七窍流血啊……”

“嘭!”

……

柳飞也是被这俩逗比给逗得肚子疼,他两手向上一窜,让他们的头对碰了一下,两人便晕了过去。

“有钱人,好烟啊!”

他从胖子口袋中掏出一盒烟后,掏出一根往耳朵上一夹,然后把烟盒往兜里一揣,来到了横跨在细柳河上的小桥上。

这里无疑是大小柳庄的“楚河汉界”,两个庄子闹得最凶的时候,两庄的村民都曾嚷嚷着要炸了这小桥,从此老死不相往来。

看到双方都拿着农具摆好了阵势,他晃晃悠悠地走到最中间,然后跨坐在桥墩上,往两旁各扔了几根烟道:“你们都别这么看着我啊,你们继续,你们继续!我就是七年没看到了,怪想念的,所以想好好看看。”

柳天霸大怒道:“胖子和二愣子那两个家伙呢?你是怎么出来的?”

柳玉莲也像是忽然意识到什么一般,连忙道:“对了,你在我房里的时候身上不是还绑着绳子吗?你是怎么解开的?”

柳飞还没说话,一小柳庄的村民立即嚷嚷道:“大家伙都听听,这简直是伤风败俗,成何体统啊!你们这是自己承认逼着二混子就范的吧?克死两外乡人,现在又来克本村人,你们真不怕遭祖宗唾弃啊!”

柳天霸扯着嗓子嚷嚷道:“放你特么的狗屁!那是我们大柳庄的祖宗,和你们这一帮流浪狗有毛线的关系!而且小飞是我们大柳庄的人,我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关你们屁事?”

“可是我们都同住在这海鸣山,我们绝对不允许你们这么不知廉耻,胡作非为!”

“放屁!你们这帮人啊,早八百年就该滚出海鸣山了,还好意思说同住!昨天你们庄有人下河抢鱼的事,我还没找你们算账呢。今天正好,咱们两件事一起算!”

“行啊,刘天霸,你别仗着你会点三脚猫功夫就无法无天了,昨天你让那二愣子打伤我们一人,我们还没找你算账呢,今天咱们就往死里磕,谁要是怂,谁就滚出海鸣山!”

“呦吼,今天这是咋滴了?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你们这帮缩头乌龟也敢把头给伸出来了,这感情好啊,我一脚脚给你们踹回去!”

“你个恶棍,乡亲们,一起给他点颜色看看。”

……

听他们吵得唾沫星子乱飞,柳飞扭了扭脖子,伸了一下懒腰道:“我说你们到底是打还是不打啊?这都对喷了大半个钟头了,要打就麻溜点。”

双方村民看了一眼看热闹不怕事大的柳飞,也是气不打一处来。

小柳庄一村民指着他道:“你小子能有点良心吗?我们这可都是为了你,你说你一个大老爷们,他们这么对你,你还跟个没事人似的,你祖宗十八代的人都被你给丢尽了!”

“就是,七年不见,你是比以前更有人样了,但是脸皮真比以前厚太多了。柳二混,作为一个男人,要有原则和底线,你不会是看上他们家的那点财产了吧?可是你得先想想有没有命花!”

见小柳庄的村民们齐声附和,柳飞微微一笑道:“各位的好意我心领了,可是这真不关你们的事,如果你们想以这个由头来打架,我也乐见其成,关键是你们倒是打啊。”

“靠,柳二混,你这小子也贼没良心了吧?分明就是欠揍,你简直就是我们柳家村男人的耻辱,今天我就代表你爸妈打醒你!”

一个三十出头的男子拎着一个棍子,直接冲到柳飞的面前就打,柳天霸见状,一个箭步冲到他面前道:“他现在可是我柳天霸的女婿,你敢动他一根寒毛试试?”

“老子今天还就打了!”

男子一棍子打向柳飞,柳天霸则是一拳砸向男子的面颊。

“嘭!”

“啪啦!”

……

只听两声脆响,柳飞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横在了他们俩的面前,柳天霸的一拳砸在了他的胸膛上,男子的一棍抡在了他的身体上。

结果……

男子的棍子断成了两半,柳天霸则是痛呼一声,拳头发红。至于柳飞,他还像木桩一样站着,好像什么事都没有。

“他竟然没事!”

也不知道是哪个村民失声嚷嚷了一句,柳飞忽然捂着胸膛,缩着胳膊往地上一蹲,“痛呼”了起来。

柳玉莲见状,慌忙跑到他面前道:“飞哥哥,你没事吧?你可不要吓我啊,你要是也死了,那我,那我就一头撞死在这石桥上得了!”

柳飞连忙道:“千万别!我在外混的这几年,别的本事没学到,就是练得皮糙肉厚的,能挨打!”

男子将手中的半截棍子一丢,朝着他啐了一口道:“我呸!人有脸,树要皮,你还真是没脸没皮,无药可救了!”

柳飞揉着胸膛站起身道:“不是吧,我刚才可是舍身为你挡了一拳啊。”

“你自己找打!”

柳飞摇了摇头,见众人突然都不说话了,咧嘴一笑道:“那个……大家吵也吵够了,发泄也都代表性地发泄一下了,那我就说一句,你们都有病!”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